第两百一十三章 那你约吗?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三章 那你约吗?

杀手在行动之时,沈非来到了锦绣庄园! 原本,沈非是打电话给赵子秋,托他帮忙在锦绣庄园里拿下一套拎包就能入住的别墅,做为他们的新家,让父母住进去。 这样既可以让父母好好享受一下,又能让父母的处境更安全一些,毕竟锦绣庄园是锦城市最豪华的庄园别墅,安保措施还不错。 但赵子秋却说住在他那套别墅就行,一来他家别墅很大还有很多空房间,坐进去刚好增加人气;二来坐在他的别墅里,会更加安全,他身边都是大内高手,一般人难以攻进来。 第三,他们是兄弟,沈非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 听到赵子秋甩出来的三大理由,沈非没有矫情,当即答应下来,在二山之一有着重重保护的赵家独子身边,安全将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 沈非乘坐的那辆面包车,已经算是不错的,但在锦绣庄园面前就好比是一片瓦遇见了一座黄金宫殿,等见到从车子里走下来的人穿得非常简陋,手里还拎着那种农民工常用的编织带。 以车观人,再以人看权看势,这些人显然不是什么人物,保安们赶紧上前要让这些人闪开,想告诉他们这里不是他们能来的。 就在这时,赵子秋和妻子林晓玉儿子赵文虎,以及古靖阳一帮人走了出来,保安们见状,加快了动作要把沈非一帮人赶走,不能让他们碍了这些贵人的眼。 谁知,赵子秋速度更快,三步并作一步跑到沈非面前,双手握住沈大海的手,唤道:“伯父、伯母,您们好,我叫赵子秋,是沈非的兄弟!” 沈大海和程秀英两人眼里有着浓浓的疑问和惊讶,赵子秋穿的衣服给人感觉就很不一般,而且他是这个用龙腾虎跃形成“锦绣”两字的庄园里走出来,显然是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可他却说是沈非的兄弟。 他们的儿子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的人了? 让两人更加吃惊的是,他们看到一个身穿唐装,赵子秋眼里都有着尊敬的古靖阳走到沈非面前,开口叫了声,“师父!” 这是什么节奏? 沈大海有种自己明明放了一大袋炒菜结果一尝却是甜的感觉,程秀英则是觉得她算过的那些账都变成金光闪闪的黄金! 他们的儿子不就是个大二学生吗?有什么资格当人家的师父? 不等他们想明白,古靖阳又向他们行礼鞠躬喊了声“师爷”,沈大海忙拒绝,古靖阳比他年纪都大,他可不担当不起,沈大海疑惑地看着儿子。 沈非说道:“古老,咱们各交各的。” “对,各交各的。” 沈大海赶紧附和着说来,古靖阳要再叫师爷之类的他感觉压力会很大,古靖阳皱了一下眉,似乎觉得这并不符合他尊师重道的原则。 赵子秋打了圆场,介绍了妻子林晓玉和儿子赵文虎,林晓玉跟着喊了伯父伯母,赵文虎则甜甜的叫了爷爷奶奶,程秀英笑着答应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苏锦瑟。 苏锦瑟显然明白这个目光的含义,脸蛋儿刹间通红,沈非在她耳畔低声说道:“老婆,看来咱们得抓紧时间入洞房了。” “抓你个大头鬼!” 苏锦瑟娇羞不已,走过去与林晓玉说在了一起,赵文虎则缠着沈非说沈非又一次食言没有带他出去玩,沈非许下承诺,一会儿就带他出去,赵文虎欢呼万岁。 赵子秋招呼着大家往里面去,沈非付了司机车费,司机坚决不要,可他哪里拗得过沈非,只好收下。司机离开之前,将赵子秋、古靖阳的面貌都牢牢记在了脑海里,刚开出不到千米,司机就拔通了苟和光的电话,将刚才的事情详详细细讲了一遍。 苟和光听完眼睛发光,他不知道那个赵子秋是谁,也不知道古靖阳是何方人物,但是能住在锦绣庄园还对沈非如此热情尊重,这就说明沈非的能量很不小。 那么,这个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当即,苟和光将他要做的十件好事吩咐了下去,有重新修建破旧的学校,有给养老院送去物资,有彻底打击黑恶势力等等。 苟和光投入了全部的精力,锦绣庄园门口的保安心里则庆幸不已,能让赵子秋一家迎到大门口的人物,绝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么弱。 幸好他们刚才没有上去赶人,要不然,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卷起铺盖回家,若是对方不放过他们的话,那他们还不知会悲剧到什么程度。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两名保安赶紧将消息传上去,几秒钟的功夫,锦绣庄园的保安便知道来了几个穿得不怎么样,于是乎,当沈大海他们坐在庄园专门的迎宾车往里面进时,便看到一路上的保安啊花匠啊清洁阿姨等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向他们鞠躬说欢迎光临。 沈大海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早给弄得不知所措,这个锦绣庄园比他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别墅都还要豪华很多倍,高山流水水转山绕绿树成荫花香四溢,还有各种风格迵异却能和四周风景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庄园。 太豪了。 沈大海越看心中越浓,儿子到底做了什么事,能够走到这一步。 不多时,众人到了赵子秋的家里面,沈大海两人再一次经历了豪宅的冲击波,苏锦瑟也是有些吃惊,整个庄园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别墅,而是回到古时候的某一个朝代,一景一物,布置装修,全都是古香古色有着古风味。 沈非经历过龙皇府的洗礼,倒没有怎么惊讶,但他从这个庄园里面看到赵子秋,或者说是赵家的风格,就四个字,低调奢华! 还有底蕴! 这种品味是大多数暴发户所不能及的! 赵子秋早为沈非一家人收拾好了房间,他们一家都住在第二进的院落里面,躺在床上就能看到山山水水日出日落花开花谢。 那种感觉,真不是语言所能描述! 沈大海惊讶之后,一把抓住沈非,严厉地问道:“沈非,你到底做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治好了虎子的病,再帮了一点小忙。” “你会治病?” “当然。” 沈非一笑,不再多说,直接给爸妈施展了妙手回春,爸妈并没有什么病,只是因为工作劳累,营养没跟上,身体有些弱,沈非替爸妈里里外外都调养了一遍。 五分钟后,沈大海与程秀英感觉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浑身充满了力量,同时两人也知道儿子是真的有医术,至于儿子为什么会医术,沈大海夫妻俩没有追问下去,儿子不说自然就有不说的理由。 等沈非走出去,沈大海感叹道:“儿子是真的有出息了。” 程秀英满脸笑容,“是啊,我以前从未想过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老两口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不一会儿,赵文虎便来叫众人吃饭,沈非他们走到餐厅里,餐桌上摆着一份份和农村差不多却不知精致了多少倍的菜肴。 大家有说有笑地吃着。 饭毕,赵子秋给了沈非一份资料,有关唐家产业势力的相关资料,随后便与苏锦瑟商量着沈氏集团的启动和锦城新区的计划以及白马县的新商业中心计划。 沈非指点了一下古靖阳的针法后,便查看起资料来,他不需要弄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只需要知道那些人的名字以及所在地,那就足够了。 刚刚看完,沈非的手机便响了,却是绝枪打来的,绝枪此刻正在追杀净化组织的杀手,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不少被他锁定的杀手都突然消失了,他全力追踪到现在,才发现好几个杀手的路线都朝着川西省。 沈非眼睛里杀机一闪,朝着川西省来,毫无疑问就是冲着他来,净化组织这是在骷髅刺杀失败之后的疯狂,一个杀手疯狂很吓人,一群杀人疯狂更吓人。 别人杀来了,在这锦绣庄园里,处在保安与大内高手的重重保护当中,安全性很高,但是,躲避是永远不能解决问题的! 要想彻底解决,就只有将来犯杀手全部毁灭。 而且,沈非想得更深。 表面上是净化组织要杀他,暗中会不会还有黑手。 比如放火而去的唐铭人,比如龙怀义身后的那个势力,再比如那个疑似来自黑榜的叶倾城! 若是幕后还有人,那牵连的人可能就会很多,沈非想到了昨晚的人体炸弹,他绝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沈非心里祭起死神之镰,既然净化组织要发疯,那就让他们疯个粉身碎骨! 不管净化组织的背后有什么人,他都不会放过。 反正那些人都是他的敌人,沈非决定来个无差别攻击! 当即,沈非拔通了叶倾城的电话,响了三下,电话才接通,叶倾城那强行平静却掩饰不住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沈非,你找我?” “不,是我想你了!” “我可不是你随便说两句就能骗到手的。” “那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用行动用身体来证明我真的很想你。” “你舍得来看我?” “再不来看你,我就要发疯了。” 沈非嘴里深情地胡扯着,心里则赞叹着自己经过昨晚演技又上升了不少,照这样下去,他一定能达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境界。 叶倾城原本的策略是对沈非进行欲擒故纵,把沈非搞定知道他的秘密就行,可后来她野心一大再大,大到现在要利用沈非对付叶王敌人的地步。 所以,对于沈非这次邀请,叶倾城自然不会拒绝,但她没有急切地说出来,问道:“沈非,你这算是约我吗?” “那你约吗?” “荆棘园!” 叶倾城说出了地点,沈非回道:“倾城美人儿,赶紧洗白白在床上等着我。”说完,沈非挂了电话,给绝枪发了条短信,“传出消息,沈非和他的女人在荆棘园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