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你报我的名号没有?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四章 你报我的名号没有?

当沈非和他的女人在荆棘园相会这条消息广传于杀手界时,还有一批人得到了叶倾城在锦城市招揽了一位高手,将有大动作的消息,立马赶往锦城荆棘园。 沈非和叶倾城约会,仅仅是以己身为饵,钓那些杀手试探叶倾城的真正底细无差别攻击他所认为敌人的第一步,沈非还给骷髅发了条短信,他要在三天时间里看到净化组织首领的项上人头! 随后,沈非给爸妈说要去上课,虽然沈大海夫妻俩已经处身豪宅,隐隐感觉到儿子很厉害,但在他们心里,读书还是最重要的,忙让沈非赶紧去上课还叮嘱沈非一定要认真,千万不要因为有了点钱就觉得读书不重要。 沈非连点称是,走出锦绣庄园,站在一颗树叶如伞罩的桂花树下,以指作笔,写道:“若有龙怀义身后势力混入,若有无关之人受伤,我,将成为你们最大的噩梦!” 这行字,自然不是写给桂花树看的。 赵子秋都说了,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他,相信那些眼睛会看到这行字。 盯他,也是要做点事的。 实际上,沈非写完字走出不到百米远,这句话就出现在了某人的眼前,某人眼睛里暴射出浓郁的杀机,沈非居然敢威胁他! 旋即,这人想到被沈非毫不犹豫折断手臂脚骨甚至差点掐死现在仍躲在病床上的朱筠,隐去眼里杀机变得古井无波,然后发出了一条放长线钓大鱼的命令。 于是乎,藏身在粪桶里,差点就要被揪出来,已经准备好拼死一搏的龙怀义,有惊无险地闯过了最后一个关口,消失在茫茫群山当中。 在某人看来,牺牲沈非一个人,让那个势力集团彻底覆灭,是非常划算的!而且,沈非的能力太强太妖孽太不可控,这样的人最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与此同时,杨伟石所在的房间里进来一个人,杨伟石大惊不已,正要张大嘴巴惊呼出声,可他的嘴巴刚刚张大,就有一把匕首放进了他张开的嘴里。 杨伟石双眼暴睁,生怕匕首刺进他的喉咙割了他的舌头,他一动不敢动,那人却说道:“想让杨家成为四岭之首的豪门吗?” 这话,比匕首更让杨伟石震惊! 但他心里却疯狂地点了点头,只有杨家变强了,他才能找坑了他一把的那个神秘人也就是唐铭人报仇,只有杨家变强了,他才能找沈非报仇将沈非踩在脚下。 他也可以证明自己,他不是杨家的废物,他杨伟石也是能做大事的! 来人似乎看穿了杨伟石的想法,对他说着一句又一句的话,五分钟后,来人悄无声息的离去,杨伟石则打出了一个电话。 涌动的暗流,远远不止这几股。 处于暗流正中心的沈非,已经来了荆棘园,荆棘园门外,叶倾城正翘首以盼如同望夫石一般,在看到沈非那一刻,眼睛发亮好似孤独了无数年的女儿国国王突然看到了唐三藏。 不过,这一抹亮光,瞬间消失。 沈非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叶倾城眼睛已经平静了下来,眉宇间透着她努力压制的一丝喜意,沈非心里是一愣一愣的,他早上还觉得演技提升了不少,可现在和叶倾城一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啊,叶倾城已经演到了每一丝神情每一毫心理变化。 他觉得叶倾城要是去演电影的话,肯定会成为影后! 真是可惜了。 沈非心里叹着,嘴里去笑道:“倾城美人儿,两天不见,又仙了三重天啊。”说着,沈非就以泰山压顶之势毫不拖泥带水的往叶倾城身上倒去。 叶倾城条件反射躲开,但看到沈非的倒势,如果她完全闪开的话,沈非必然会倒在地上,叶倾城心里是想沈非摔在地上的,但她却赶紧退了回去,搂住了沈非。 沈非当即在那两座愈加挺拔的山峰间蹭了蹭,叶倾城嗔怒地说道:“沈非,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也不要再以这样的方法占我的便宜,还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再接住你了。” “这不能怪我啊!主要是你太漂亮了,我一看你,身子就软了,所以就倒了。倾城,你的怀抱真温暖真让人有想法,反正我迟早会把名字刻在你的心里,现在就当先付点利息,多抱一下我吧。” 沈非赖着没起来,叶倾城恼怒不已,怒是真怒,可怒火当中还有一丝娇羞,反正叶倾城把握得相当好,沈非再一次感叹,幸好叶倾城第一次朝他说谢谢没有感恩之能生出来,不然,他很难不落进叶倾城的爱情圈套。 叶倾城说道:“沈非快起来,人家看见了。” “看见了又怎样?我们就是这么任性!” “谁跟你任性了,你快站起来,今天可能会出事。” “出事?” 沈非面目惊愕,叶倾城回道:“就是上次我给你说过的盛唐风光工程,有人想跟我抢,对方已经放话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放手,今天就会让我好看。原本我都还在想要不要请保镖,正好你说你要来……”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沈非猛地直起身,吼声如虎啸,“难道他们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吗?倾城,你报出我的名号没有?” “……” 叶倾城觉得沈非真不是一般的自恋,和叶王的十足自信一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叶倾城忍住心中的恶心,说道:“我提了提潘秘书的大名,对方不屑一顾,他们身后肯定有更大的后台。” “管他娘的是什么后台,只要惹着了你,那就是触了我的逆鳞,犯我逆鳞者,虽远必诛!倾城,你等着,他们今天要是敢来,我保证他们走着进来,爬着出去!” 沈非拍着胸口,说得是豪气冲云天,接着搂住了叶倾城的腰,嘴角有着笑意,心里笑意更浓,他钓来了杀手,叶倾城找来了对手,这戏真是演得越来越有意思。 叶倾城没有闪避也没有拿开沈非的手,只是冷声说道:“如果你是拿帮我当作摸我调戏我的资本,那我拒绝你的帮助,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荆棘园了。我叶倾城也不是那么好威胁好欺负的,我照样能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就喜欢你这种高冷的模样儿!”沈非一脸痴迷到白痴的神情,“我摸你,是因为我爱你,我占你便宜,是因为我想早一天占尽你的便宜,与你真正的爱在一起。” 叶倾城眼神一阵恍惚,随后坚定下来,笑道:“沈非,我不会被你几句甜言蜜语就吹得飘飘然上天,还是那句话,在我没有确定你值得我付出所有的爱之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要想确定,那很容易啊,直接把我的心挖出来,你就能看到了。”沈非就是不松手,叶倾城心中下了决定,等事成之后,一定要如沈非所愿,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 “行了,不和你扯了,我们进去吧!” “好,那我们进去扯。” 沈非还真扯了扯叶倾城的衣服,这个举动再配上他说的话,他要扯的是什么再明显不过。 叶倾城眼刀阵阵,正要开口说话时,一颗子弹破空射来! 来势汹汹。 还在三五百米之外,沈非的三品灵觉就敏锐感应到,但他没有立马行动,直到子弹飞到一百米的时候,沈非才猛然回神,一把将叶倾城抱在怀里,紧紧的贴在一起。 子弹擦肩而过! 沈非说道:“靠,你到底惹了什么样的对手,来得这么凶残,直接就是枪!比我遇到的敌人都还要凶残好几倍!” 叶倾城声音冰冷,“我现在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总有一天会知道,到时,我要让他们付出一百倍一千倍的代价。” “还是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倾城,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去荆棘园里面扯了,弄不好里面还埋伏了你的对手。”沈非抱着叶倾城一闪再闪,但他的动作一点慌乱急促的感觉都没有,相反两人优雅的就像是在跳一支舞。 “那就往外走,去人多的地方,他们就没有出手机会了。” “不行!绝对不行!”沈非坚决肯定地摇了摇头,“像我这么一个将做好事当成事业的人,绝不会允许有人因我们而被枪杀。” “那我们去哪里?” “对方明显用的是狙击枪,我们去那里都相差不多,我觉得,还不如另选一个偏僻地方,让这些暗中的对手全部跳出来,到时将他们一起收拾了。” 沈非说得很霸气很真诚,叶倾城也觉得沈非所说有理,以沈非的能力,干掉那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些人死掉,他们身后的势力肯定找上门来报复沈非,与沈非不死不休。 而她只要跟沈非不离不弃的一同承担,几次三番下来,沈非肯定不会再对她设心防,到时她要知道沈非的蹊跷就轻而易举了。 同时还能为她的对手寻一个强悍敌人,这笔账,一举好几得,简直太划算了。 心念一闪,叶倾城点了点头。 沈非立马将叶倾城抱在怀中,往外跑去,他跑的速度并不是很变态,叶倾城当着沈非的面打了个电话,让胖子和瘦子来帮她。 “倾城,不用叫他们来了,我一个人就能应付。” “对方很疯狂,叫他们两个来以防万一,毕竟多一个就能多给你分担一些,你受伤的可能性就少。” “你这么好,叫我如何不要你?”沈非深情地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刚才那颗狙击子弹,会不会是那群杀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