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你若不在,我会发疯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五章 你若不在,我会发疯

沈非抱着叶倾城循着偏僻之地一路狂奔,叶倾城眼里有着惊讶,嘴角有着笑意,秀眉还弯弯翘起,似在为沈非的速度震惊因沈非的胸膛而安心由沈非的拼命而醉,可她的心里却怎么都不对劲儿,总结起来就两字——厌恶。 如果换作是叶王,叶倾城此刻真的会醉了。 只可惜,眼前人非心中人。 叶倾城心里感叹着,嘴上却似乎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我听到了你的心跳。” “我不仅听到了,还感觉到了。” 沈非说着,那只手按在了心脏部位,叶倾城心里生怒,同时伸手拦住,“沈非,你都是这样趁火打劫占女人便宜的吗?” “当然!”沈非回答得铿锵执着,好像他要上战场一般,“你不觉得能趁着火打着劫也是一种本事吗?就像今天,如果我不约你,我就是想趁火打劫占你的便宜也不行啊!是不是,倾城美人儿?” 叶倾城直想吐,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还将无耻当成是荣誉的,与叶王的敢作敢为,一肩挑万山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好比米粒之光与日月之辉的差别。 “那你已经趁火了多少个女人?” “不多!也就几瓢吧!离我三千弱水的人生梦想还差得远呢!” “那你凭什么肯定我会落入你的手掌心?” “你此刻不就正在我的手掌心吗?” 沈非说着,那只手在山峰处妙手回春起来,叶倾城毫不犹豫地抓住沈非之手往外扔去,同时身子还挣扎着要脱离沈非的怀抱,嘴里更是冷声音说道:“如果我想,那我完全可以不在。” 话音还飘在空中,又是数颗子弹破空射来,叶倾城那玲珑的身子还没有完全挣脱就被沈非一把抱回,紧紧的贴在一起,她强烈感觉到似被揉进一个温暖有力充满阳刚的身体里面。 刚刚抱过,子弹便擦身而过,带走了叶倾城的几缕头发。 叶倾城心里发惊,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时候,她又看到一辆车子高速狂飙而来,眨眼就要撞上他们! 顿时,这股惊,变成了冷。 那些人的攻击实在是太猛了,这么短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即使是胖子瘦子,即使是她爆发所有潜力都不可能逃掉。 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沈非,她心里还涌着一个念头,沈非那么强,肯定能带着她避开在一旁,只要一避开,沈非就有机会灭了对方,结下大仇。 心中念头还未落下,叶倾城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机。 这杀机,刺骨! 这杀机,来自于沈非! 叶倾城抬头看着沈非,只见着沈非抱紧紧抱着她,朝着车子冲了上去。 朝车子冲上去? 叶倾城思维有那一瞬间的停滞,或者说毁灭! 这沈非到底是有多么的自信,竟然敢朝着车子冲去! 不自觉的,叶倾城想到了叶王,想着若是叶王在这里在此种情况下,他又会怎么处理,她还没想出个所以想来,沈非与那辆车子已经无限接近了。 开车的时机,看到沈非冲上来的一幕,也是大为一愣,旋即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心道还以为这个女人找了多么牛的男人,原来是如此的白痴,竟然敢用身子和车子撞。 身体再强壮,就是强壮得像一头牛,也不过肉包骨。 而车子怎么也铁包肉,况且,他的车子很结实很坚固,并且在两百多码的速度推动下,产生的力量大得惊人,别说是一头牛,就是一头大象朝他冲来,也是被他撞飞撞得血肉模糊的结局。 大象尚且如此,何况人乎? 这人心中瞬间闪过此般念头时,脑海里已经浮现出撞飞沈非和叶倾城,在他们两个人洒着鲜血去见阎王的同时,他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越想,他嘴角的笑容就愈加浓郁,干掉叶倾城这个女人,那可是一笔天大的功劳,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沈非抬起了腿。 然后,那条腿狠狠向他车子踢来。 他张嘴狂笑,嘴张开,笑声还没有从喉咙里滚动出来,他的耳朵里却是先响起了一声炸雷。 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像在电梯一样,身体传来一阵失重的感觉。 他看到沈非还抱着那个女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他却离他们越来越远。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所有的脑子都燃烧起来,他也没有意识到,因为所有的念头都被炸进了惊讶的狂风暴雨当中,直到下一秒,车子砰地一声巨响,狠狠摔在地上,他给摔得肋骨尽断,大腿骨折,脏腑受损,头破血流时,他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两百多码高速狂飙的车子,被他一脚踢飞了。 受伤的是他,吐血的是他,可能要死的,也是他自己。 仿佛那人踢过来的不是一条血肉之腿,而是擎天柱的几千斤钢铁之腿,是小说里那些高手施展出来的天残脚! 可这些都是虚幻的,是不真实的啊! 而眼前的事,却是再真实不过,身上的剧痛也在不断地告诉他这是事实。 怎会这样? 人之力怎能和车子力相比? 他的脚是什么做成的?他的力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同样,也都是他恐惧的源泉! 沈非看都没看被他一脚踹飞的车子,只是盯着怀里的叶倾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若不在,我会发疯!” 你若不在,我会发疯! 铿锵似打铁般的声音,好似被锤子一字一锤的砸进了叶倾城的心里,她的眸子瞪得大大,前所未有的大,而她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刚才沈非暴踢飞车子的画面。 虽然她已经亲眼看到过沈非双手举起大卡车的画面,但这随意一脚就踢飞车子,还是将她深深的给震撼住了,这实在超乎了人的想象。 不说别的,单靠这一脚,沈非就能排进黑榜前十! 而沈非拥有的,并不仅仅是力量。 叶倾城和以往无数次一样,条件反射地拿沈非与叶王比,之前所比的结果都是沈非大大不如,这一次,叶倾城也想得出这样的结论,可是却那么的难。 不过,三秒钟之后,叶倾城安慰自己她并没有看到过叶王真正的出手,没有看到过叶王最大的底牌最强的实力,叶王不一定就没有沈非强! 况且,身手再强,也不过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已,叶王比沈非强的地方多了去,沈非就是天下第一,也不能和她心中的叶王相比,何况沈非也根本做不到天下第一。 紧接着,叶倾城想到了沈非所说的“发疯”之话,心里无比的得意,她的目的就是要让沈非发疯,沈非不发疯她的计划怎么成功?沈非不发疯又怎么会心甘情愿被她利用? 所以说,沈非疯得越厉害越好。 于是乎,叶倾城冷冷说道:“沈非,你能不要救我吗?你能让我就这样被撞死,被子弹打死吗?死了,我就不会再纠结,也不会去想失去你的以后或者是得到你的未来,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我不允许你死,你就别想死!”沈非声音更加冰冷,手上用的劲更大,紧得叶倾城呼吸都难受,沈非继续说道:“谁若敢动你一根头发,我就要他死。不,是生不如死!” 说话之间,沈非已经抱着叶倾城冲到那辆砸在地上的车子面前,放下叶倾城,双手抓在车门车盖等部位上面,就像撕书纸一样,沈非直接将坚硬的车门给撕了下来。 咔嚓咔嚓…… 这声音响在空中,那人眼睛里的恐惧浓郁到了仿佛轻眼经历一场地震,人真的具有这么强的力量吗?叶倾城是怎么找到这样一个人的? 叶倾城心里也是一震一震的,这种视觉效果实在是太强悍太震撼了,但她心里却涌动着喜悦,沈非越强,对那些人的伤害就越大,为她而结下的仇就越大,对叶王的帮助就越大。 仅凭着这一点,叶倾城在心里狂吼,“就让这些人的杀招,像暴风雨一样,来得更加猛烈些吧!到时,我会一一谢谢你们的!” 叶倾城已经有了更多计划的时候,沈非把那个人从车子拖了出来,一脚一脚在他身上踩着,那人清晰无比地听到骨头碎裂,鲜血暴溅,肌肉破碎的声音,这声音像锤子砸在他的灵魂上,砸出来的全是痛全是怕。 沈非从头到脚将这人踩完之后,冷冷甩出一句,“你不是第一个,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敢惹我的女人,哪怕是一根头发,就是如此下场。” 声音不大,可能听到该听到的人却都听到了。 暗中赶来的杀手听到了,他们心中在打颤,却没有退。 千里之外的唐铭人也用另外一种方式听到了,他只是冷冷一笑,念了句,“好戏才刚刚开始,沈非,这一把,你赢不了!” 遥远的京城,某人不屑一顾,匹夫之勇,不过血溅五尺罢了,而他之怒,那是血流成河,岂会惧这一个小小的威胁。 某人不在乎,可得到消息,前来破坏叶倾城之事取叶倾城性命的负责人,此刻却将眉头皱得紧紧,不仅仅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更因为沈非的狠劲,还因为沈非正抱着叶倾城朝着那几个狙击手的方向,快速冲去,比车子速度还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