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前狼与后虎斗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七章 前狼与后虎斗

利剑袭来,痛叫声凄然炸空惊响! 叶倾城身子冰凉,那个响在耳边的痛叫声,就好像将整个世界上所有的冰都吼了过来冻在了她的心里面,她所有的计划所有的布置所有的局,都是建立在沈非很厉害能够扫除一切障碍的基础上。 之前沈非灭车毁狙的事实,证明她的做法是无比的正确,沈非确实强大得可怕,但在这一刻,中了春-药之毒的沈非,却是如此不堪,被人家一剑刺了个穿心透。 沈非都着了道,她哪里还能活得下去? 她不怕死,可她怕这样毫无价值的死,而且是死在她自己布下的局里面,她不仅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更是砸了自己的命。 太憋屈了。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完成叶王交代的任务,以后再不能为叶王做事,更不能看到叶王站在那高高的山巅之上。 她不甘心! 忽地,叶倾城发现有些不对劲,沈非的目光并没有涣散,还是那么的有神,那么的具有侵犯力!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将死之人拥有的。 叶倾城脱口问道:“你没死?” 沈非笑意盈盈,“我还没有将伤害你的人全部消灭掉,没有得到你的身体得到你的灵魂,还没有与你打造一个快乐而又温馨的家,没有带你看尽天下灿烂,又怎么会死呢?” 听到这些很煽情的话,叶倾城兴奋万分,比中了春-药还要兴奋,不是因为沈非对她的深深爱意,而是因为沈非还活着,她不用死,她还能利用沈非为叶王做事。 兴奋之后,叶倾城又问道:“沈非,那刚才的声音?” “别人的。” 沈非还将她抵在墙壁上,叶倾城认真一细想,刚才响在她耳边的痛叫声,似乎是从后面传来的,只是因为她被粉红色烟雾给刺激到了,辨别的不是太清楚。 叶倾城低头看去,看到一把闪耀着寒光的剑,从沈非的腋下穿过,再穿过她的手臂与身体的空隙,刺到身后的墙上。 后面有人? 被杀死的,是后面的人! 叶倾城惊讶万分之时,刺剑之人更是眉头紧皱,他一刺出去就觉得不对劲,比他想的刺得远多了,本应在三寸之地就刺中,却刺出了七寸还有余。 高人过招,别说是一寸,就是半毫半厘都要人命的很! 更何况眼前提七寸! 既然没有刺中沈非,那痛叫声又是谁的? 剑手顾不及去想那么多,一剑没刺得准,那就再刺一剑,反正沈非和那女人都中了就是太监都挡不住的春毒,沈非身手再行,也有欲火焚身的那一刻。 只要他一疏忽,就能取了他的命,就能成为净化组织的钻石级杀手,就能得到一大笔想都不敢想的钱!剑手抽剑再刺! 与此同时,沈非吻向叶倾城。 叶倾城强压住身子的渴望,往旁边躲去,沈非追上,抓住叶倾城往旁边一闪,刚刚闪过,利剑再次刺来,又是一声痛叫炸响。 剑手又惊又怒。 沈非说道:“倾城,我真的忍不住了,给我解解毒,好吗?” 叶倾城心中得意极了,这个春毒再一次有力地证明了沈非是逃不出她手掌心的,叶倾城坚决地摇头,“我欠你很多很多,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还不了,我欠你的都在我心里烙下了印迹,我也想吻你,可我不能,除非你答应,只取我这一瓢。” “你会答应的。”沈非自信地说来,抓住叶倾城一副要霸王硬上弓的架式,叶倾城竭力挣扎闪躲与沈非搏斗在一起。 这两人在春毒中搏斗,服了解药的剑手则刺着能要人命的一剑又一剑,他每一剑都能刺中人刺出鲜血,可没有一滴血属于沈非,没有一次刺在沈非身上。 一次是巧合,两次巧合,可这么多次能是巧合吗? 剑手不是白痴,想明白这是沈非故意的,他心中涌起浓浓的恐慌,沈非是在借他之手他之剑对付其他人,而这些是什么来头他还不知道,虽然他是杀手,从第一单生意开始就在结仇,但这仇结多了也吓人啊。 特别是这里面有沈非这个恐怖大魔王般的仇人,沈非能轻松躲开利用他的剑,肯定就能灭了他的剑,等沈非想要收拾他,那他不死才怪。 剑手不敢再吃独食,忙通知了其他杀手,合力围杀沈非,只要弄死沈非,那他就赢了就能扭转乾坤,谁也办不到他! 可他心念刚刚落下,沈非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剑手条件反射就要持剑刺向沈非的心脏,剑才刺出去,剑手就感觉到剑上多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 这股力量他根本控制不住! 剑手被这股力量引着往前冲去,速度比他持剑的还要快! 噗…… 剑入墙入肉! 又是一道血箭冲空! 剑手还没有回过神来,沈非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剑手带着剑往后暴退,翻了两个滚,又刺中了墙背后的人! 一剑一飙血! 叶倾城看着狼狈不堪的剑手,这才明白过来,先前沈非不是真的要对她做什么事,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要干掉暗中那些对手。 这个沈非,真比她心中想的还要强。 只是,让叶倾城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对手有些出乎意料的多,比她所估计的多了一倍有余。 是谁在暗中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叶倾城心生杀机,一定要让人好好查一查,查出来非刮他们三层皮不可。 梁震比叶倾城恨得更凶,他是计划得好好的,杀机成网,定能网住沈非将他分成千百万块,可就要行动的时候,突然又冒出一帮人来杀沈非。 见得此状,梁震当即停止了杀机,想着能来个两虎相争渔翁得利,结果那些杀手不仅没能杀掉沈非,相反将他的人杀了不少,毁了他不少布置。 真的是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 梁震恨不得将那个杀手给千刀万剐,绑他一屁股的炸药,将他肠子从嘴里面炸出来。 突然,梁震目光一凛,似有精光如虎而跃! 他想到那个严重的事情,那个杀手真的就是来杀沈非的,会不会这是沈非,或者说是叶倾城演的戏,以叶倾城的为人手段,她完全有可能做得出来。 梁震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儿,当下他不再犹豫,给所有的人下了命令,全力狙杀沈非和叶倾城,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其他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就在梁震命令下达,那些人行动之时,剑手通知的帮手们也赶到了,一大梭子弹朝着沈非射来,密集如暴雨,叶倾城心里那根弦绷了起来,最严峻的时刻就要到了。 剑手看到火力如此之猛,顿时明白了之前他刺伤的那些人,也是埋伏在这里刺杀沈非的,剑手心里大松了一口气,有这么多人杀沈非,沈非不死才怪。 而且,沈非要应付这么多人,也顾不上他,他也能好好的喘口气,被沈非当成皮球一样踢,他实在是太痛苦太憋屈了。 然而,剑手那口气刚松到喉咙管处,沈非抓住了他的脚,像抖蛇一样那么一抖,剑手身子就绷直射了出去,寒剑向前。 砰砰砰砰砰…… 一长串子弹被利剑撞开,火花四闪。 沈非再一转,剑手就来了三百六十度的不停歇旋转,又是一大帮的弹雨被甩飞。 碰撞声,一声接一声就像炸弹响在剑手的心里,剑是他的武器,可他连人带剑却成了沈非的武器,他用剑的时候还爱惜一下,可沈非用他却是毫不顾惜。 看着眼前那密布的弹雨,剑手心里哇凉哇凉的,他感觉非常不好,剑还有断裂的时候,而沈非这么玩他,他能不死吗? 不死才怪呢! 剑手后悔跑来刺杀沈非,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也赚了不少钱,那些钱也够他活得很滋润,可现在只怕命都要丢了。 想到这些,剑手不由闭上了眼睛,反正都逃不出沈非的手掌心,那就任由沈非折腾吧,可他刚闭上眼睛,便听到了周围响起一片痛叫声。 剑手睁眼,却看到让他失魂落魄的一幕。 只见那些同是净化组织杀手的成员们,被两边墙壁射出来的子弹射成了马蜂窝,还没跑到沈非面前,没发挥出一点点作用,就死得不能再死。 这是咋了? 剑手发蒙,那些人不也是刺杀沈非的吗?大家不应该是同心协力刺杀沈非才对,为嘛那些人要将枪口瞄准他们杀他们的人? 是误杀吗? 剑手脑海里刚蹦出这个念头,又有一个杀手倒在了血泊中。 很明显,这不是误杀,而是故意杀害,那些子弹就是冲着杀手冲着他们来的。 “不是误会,那……” 剑手眼睛狂惊,他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之前那一切都是沈非的安排! 要不然,隔着墙壁,沈非为什么能让他每一剑都刺中人呢? 再想想以前那些死在沈非手里的杀手,如果沈非没有一点手段,那些杀手怎么会失手?听说连骷髅杀手都失败了,这沈非绝不仅仅是实力那么简单。 对,肯定是他的安排是他演的戏! 既然这样,那还管个屁,将他们当着沈非的同伙一起给杀了! 其实,不用剑手说,那些杀手已经朝梁震的人动手了,他们也许没想那么多,但他们就认一个理,谁要杀他们,他们就杀谁,他们可是杀手! 于是乎,再派人马激烈的战斗起来! 沈非笑了,他要的就是这前狼与后虎斗,一把将剑手扔到墙壁那边去,然后一把将叶倾城搂住,温柔一笑,“倾城,没有人打扰我们了,我们互相解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