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怎么不痛了?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九章 怎么不痛了?

枪口森然! 梁震浑身血液冰封,肌肉似冻土,他从枪口里看到了死神那张狰狞的面孔! 他没有看到沈非打过枪,可沈非这么强悍的人,枪法会不好吗? 梁震心中一点底都没有,但他没有认输,干不过沈非不说,他就不信在还有三层布置的情况下,他连逃都逃不掉。 赶紧的,梁震抽身狂逃! 身形闪电般扑倒在地,接着就地一滚,刚要一跃而起进入早早预留的逃生通道坐上小车狂奔。 可就在跃起的刹那,梁震后腰三分七寸处似被蝎子尾针刺中被毒蛇咬了一口,痛入骨头浑身发麻,再使不出一丁点劲。 整个身子像被毁了翅膀鸟,重重摔在地上! 梁震伸手一摸,摸出了一把鲜红色的血,梁震有种就像从明朝穿越到现代化大都市看到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的绝底震惊! 不说沈非隔这么远,仍能射中他,让他逃生之路功亏一溃,单说沈非射的部位,就让他恨不得吞刀咽剑。 后腰三分七寸处,是他受过伤,至今还没有治好的位置,医生说过,如果他这里再受伤,他很有可能瘫痪。 也就是说,这个位置是他的死穴! 除了医生之外,他从未对其他人说过,就连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可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沈非,却无比精准地射中了他这个致命部位。 这是巧合吗? 梁震不信,为什么不巧合到其他位置,单单巧合到这个地方呢? 沈非是怎么知道的?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一个人物,为何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呢? 梁震转头看去,只见沈非一手抱着叶倾城,一手持枪杀人毁杀机布局,那三个在他眼里已经很厉害的杀局,在沈非脚下却如同蚂蚁般的存在,人家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了,那轻松的样子就像是在逛自家后花院一样。 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个煞神! 梁震心碎神伤之时,忽然又看到枪口瞄准了他,梁震心里情不自禁地咯登了一下,沈非已经废了他,还要拿枪对着他做什么? 砰砰砰砰砰…… 枪声连响,沈非几乎是在一瞬间将枪里的子弹全部倾泻在了梁震的身上,梁震身子被子弹冲击力弄得一震再震。 以前,梁震从未觉得自己名字有什么问题,相反,他觉得很威风,震天动地震惊世人震风撼云等等,可在这一刻,他明白到了“震”的另外一种含义。 那是震魂动魄震心伤神震胆碎肝! 梁震低头看去,本来那好像千年冰山般的目光,被太阳光直接给照得破裂开来,因为他发现那些枪眼里面并没有流什么鲜血出来。 这怎么可能呢? 枪眼这么大,子弹全部钻进血肉里面,怎么可能就流了一点点血就不留了呢? 还有,这些子弹似乎都不是打在致命位置上。 如果沈非想杀死他,一颗子弹崩了他脑袋就行了;如果沈非想让他生不如死,他废他致命位置已然足够,完全不必要再将这么子弹这样浪费在他的身上。 这里面有文章? 正想着,梁震歪了一下头,移了一下身子,身子还没有完全移到位,梁震浑身又是一震,他居然移动了,而且还感觉身子好像不是那么的痛。 自从沈非一枪射中他后腰,那痛就深入骨髓,别说移动身子,就是眨眼呼吸都痛得像是被下了油锅绑在刀山上用火鞭抽! 现在却不痛了! 身子中的子弹变多了,按理来说是痛苦翻番痛不欲生才是,可事实偏偏相反,痛楚还越来越少! 这太奇怪了! 梁震脑海里一团乱麻,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沈非怀中的叶倾城,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震惊,他没想到沈非发怒之后,是这么的吓人,梁震这人实力、智谋都不差,要不然她也不会将消息透露给他让他给沈非结死仇。 光看梁震的种种布置,也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他所有的布置在沈非绝对的力量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起到,他的智谋也被沈非用拳头强势轰碎。 即使沈非没有头脑,但实力强到这一步,还是很吓人的存在,叶倾城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将沈非控制在手里。 正当叶倾城要给沈非送上一个钦佩的眼神时,却看到沈非握着手枪要扔出去,目标则是梁震的脑袋。 叶倾城心中一慌,之前吧她还觉得杀死梁震也没什么,还能更加激怒梁震身后那个人,但现在,梁震死掉不是什么好事。 一来,沈非比她所预料的强出太多,就算梁震身后那人大举前来报复,也不一定就能把沈非怎么样。 二来,梁震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那种仇恨比直接死掉更浓,死人总会被时间给淹没,但一个明明活着,却生不如死痛苦活着的人摆在面前,绝不会被时间抹去,只有随着时间增多而变得越来越浓,就像酿酒一样。 三来,活着的梁震多多少少知道沈非的底细,等以后再行刺杀沈非就会准备得更加充分,有梁震在,他与沈非之间的仇会结得越来越深,让他们与沈非来个不死不休,既可以让沈非处于可控状态,又能让梁震他们的实力渐渐变弱,两虎相争,叶王得利。 三个理由像气泡一样瞬间冒在心里,叶倾城慌忙说道:“沈非,你不要杀他?” “为什么?他是你的敌人,而且,他一看就是头子,他刚才布下的杀机都很不简单,他这种人要活着,哪怕是生不如死的活着,也会给你带来麻烦,还不如让他直接挂掉,来个斩草除根。” “我也想!只是,你想杀了他,要是有人查到你的身上,会有大麻烦的,重伤和杀死是两个概念。” “倾城,你真好。” 沈非眼中深情深如日月潭一般,心里却是在冷笑,叶倾城打着什么算盘,他一清二楚,而他要杀梁震的动作也只是做出来的,他要等的就是叶倾城的劝阻。 叶倾城摇头说道:“我不好,我也不是一个好女人,我若好,就不会让你陷入这样的危机处境,我若好,就该远离你到天涯海角,可我却是那么的不舍得。我……” 沈非用手堵住了叶倾城的嘴,“在我心里,你纵有千般不好,也是我的情弦!你若不好,我便与你不好到天荒地老。” “沈非……” “你说不杀,那就放过他一马。” 沈非冷眼扫过梁震,转身将枪扔了出去,速度比子弹还要快,直接砸进一名杀手的胸腔里面卡在肋骨之间。 紧接着,沈非朝杀手冲去。 叶倾城见状,心中那根弦放了下来。 梁震抬起头来,看着沈非如虎入羊群,似砍瓜切菜般干掉那些杀手的身姿,眼睛越来越亮,心中涌起的波澜越来越大。 他敢确定,沈非绝没有被叶倾城的美色迷惑,他身上没怎么流血的枪眼就是证据,沈非要告诉他一些事。 梁震相信,证据绝不止这一点点。 只是他仍然糊涂的是,沈非都把他们弄成这个样子了,留下证据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就不会恨他了吗? 波涛,涌成了骇浪! 梁震当即发出求救信息,并且要求一定要把他们所有人都找回去! 净化组织的杀手们,此刻正处在水深火热当中,沈非的杀机就是一阵阵雪崩崩在他们的心里身上。 杀手们后悔了,后悔刚才没有和梁震那帮人一起拼死刺杀沈非,现在梁震他们全军覆没了,他们根本就是一力难支。 沈非没对他们客气,攻击势如破竹,无论是铁级铜级还是银级金级,都只有一个下场,变成废物! 就这样,沈非一路废到了剑手面前,剑手之前被扔进了梁震手下人包围圈里,已经被围杀得像条死狗,要不是沈非从粉红色烟雾中冲出来,他已经死了。 看着沈非,剑手感觉陷入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之前巅峰的时候他都不是沈非的对手,他现在更不可能是,想到那些生不如死的人,剑手说道:“沈非,给我个痛快!” “你说给痛快我就给你痛快,你是老大吗?” “我……” “今天来到锦城市的杀手不少吗?” “我不知道。” “用十个杀手的头,换你的命!” “恩?” 剑手惊疑,他本以为死定了,可听沈非的意思,他好像还能活命,沈非不再说第二遍,也不等他考虑,直接抬起脚,往他脸上踩来。 这一幕,吓坏了剑手。 剑手条件反射地点头说道:“我愿意,我去杀。” “别想逃,否则,上天入地,也要将你抓出来,把你暴晒三个月!你若自信能晒三月而不死,那你尽管逃!”沈非说着话,已经转身走了人。 剑手却浑身抖得像风车,暴晒三月能不死吗?那绝对是被活生生给晒死啊!他丝毫不怀疑沈非会说到做到!就算不是这,眼前这些人的下场,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着他,逃跑,是一件比自杀更严重的事。 只有听沈非之命,乖乖去杀人。 剑手赶紧站起来往外冲去,眼里没有半丝犹豫,杀手嘛,杀别人是杀,杀自己人也是杀,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 叶倾城的第一步完美收官,她脸若桃花般对沈非说道:“沈非,放了我,好吗?” “不放。”沈非真的紧紧抱住了叶倾城,“倾城,我快忍不住了,你真的不给我解毒吗?” “如果你喜欢,那就占有吧!”叶倾城紧紧盯着沈非说来,沈非面部肌肉几度抽搐,最后又慢慢放松下来,发誓般说道:“倾城,总有一时,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其实,我……” 叶倾城话还没说完,沈非手机便响了,是宁安平打来的,沈非刚一接通,宁安平无比焦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沈少,不好了,有一帮人将住在君豪大酒店的孩子们挟持,其中一个条件就是点名要你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否则他们就将那些孩子一个个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