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于沉默中爆发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二十章 于沉默中爆发

一条胳膊一条腿! 将孩子们一个个杀掉! 沈非的怒火瞬间遍布浑身每一个角落,每一滴鲜血每一颗细胞都在燃烧! 住在君豪大酒店的孩子们,基本上都是孤儿院的孩子,是白松、伊依他们,他们本就够可怜的,但这些该死的家伙们还把刀枪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如果他们直接朝着他来,沈非不会这么恨,可他们竟然牵连到孩子身上,那就绝不能轻饶,沈非对宁安平说道:“你告诉他们,如果有一个孩子死掉,我让他们全家陪葬!” 说完,沈非挂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是芝兰的。 “沈少,不要管我……” 芝兰视死如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好牛逼的沈少啊,你女人在我手里,十分钟内我要没看到你的两只耳朵放在时代广场的雕像上面,那你就去地狱里找她吧。” 然后,电话断了。 沈非眉间杀气成剑,眼睛直直盯着电话,他直觉电话绝不止这两个。 果然,电话又响了。 来电名称赫然闪亮着“林莎”的名字,沈非按下接听键,林莎的声音传了出来,“沈非,你千万不要来,他们要对付你!” “姓沈的,你女人对你真好,生怕你来有危险,宁愿自己一个人面对十个壮汉,也不让你来!你要不把你的两只眼睛挖出来放到活水公园的鱼池里,就得眼睁睁看着你的女人被轮番凌辱了!你说你真不来的话,你会不会后悔?哈哈哈哈……” 疲累。 笑声从手机里传出来轰然炸响在空,沈非只是沉默的挂断了电话,接通了下一个写着“兰姐”名字的号码。 手机里并没有传来陈兰那舒舒软软的声音,只有一个非常不满的汉子不停催促的大喝声,“麻的,让你说话,你听见没有?难道你不想让他来救你,难道你喜欢这些男人玩弄你?” 还是没有陈兰的声音! 那个男人怒吼了几回都没有用,对沈非说道:“小子,你女人很有少妇味道,玩起来肯定很爽,你要舍不得在自己身上划出一百零八道深及入骨的伤口,出现在锦城商场三楼的洗手间里面的话,那我就……嘿嘿……” 笑声很银荡! “那我就不客气地享用了!所以,沈非啊,你可千万不要来,一定要舍不得,想一想割在自己的手上,那将是我么的痛!反正凭你的本事,想玩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玩到,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割伤自己呢?” 这人正说得爽,陈兰的声音猛然响起,“沈非,你若来,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语气,坚决得仿佛能一剑劈开华山! “看看,看看,沈非,乖乖听你女人的话,千万不要来!记住啊,你十分钟不到,我就要好好玩她了,真是想起来都爽啊!” 电话挂了。 紧接着,电话又响了起来。 却是老大燕南天的号码,沈非沉默地接通,手机那边传来三个人的厉吼声。 “老三,不要管我们。” “老三,快报警,让警察来。” “三哥,要是我死了,记得给我报仇,把这帮孙子给宰了。” 三人也就一人说了一句,手机里就传出嚣张的狂笑声,“沈非,这三个人是你兄弟吗?我劝你,千万不要把他们放在心上,兄弟嘛,本就是拿来出卖拿来背后插刀的!” “所以,我让你砸断自己的十二肋骨,割断自己的肠子,再取出来放在学校食堂里面,你就当我是在放屁!” 这人刚说完,便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 沈非仍是沉默,却是沉默得让站在他身边的叶倾城感觉可怕! 仿佛眼前的沈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在万古冰川里冰冻了千万年的寒剑,是一把在火山里咆哮了万千岁的火刀,是一只明明发了疯却又冷静得让人恐惧的野兽! 叶倾城直觉,沈非要爆发了。 是的,沈非心里奔涌着可以焚尽八荒的怒火,可以肆虐天下的洪水,可以撕开无尽天幕的雷霆! 若所有的攻击朝着他来,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怒火也不会汹涌到这种程度! 可他们却牵连了这许多无辜之人! 孤儿院的孩子们何其无辜? 他们怎下得去手? 芝兰只不过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想报自己的大恩,所以才为自己做事,结果却遭遇如此灾难! 还有林莎! 更有陈兰! 这些个女人里面,只有陈兰才是他真正的女人,是有过肌肤之亲的,可他们现在却要触碰他的女人! 这让他如何不怒? 还有燕南天、何小秋、林乐三人,他的室友,他狼狈为奸互相吐槽关键时刻却绝不拉稀摆带的兄弟们! 也因为他的关系,被对方挟持! 他岂能不怒? 他的沉默,不是为了灭亡,而是为了爆发! 要他的一条胳膊一条腿,要他的双耳双眼,要他在身上划出一百零八道入骨之伤口,要他十二肋骨加肠子俱断,真是狠到了极点! 既然他们要逼他要杀他,那就爆发个暗无天日杀他个鬼哭神嚎! 念头闪过,沈非看到叶倾城叫的胖子和瘦子两个保镖赶来,他快快说道:“倾城,我给宁局长打个电话,你让他们护送你到公安局。” “不用!我让他们跟你走,你想叫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叶倾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卖沈非好处的机会,让会让沈非更加感恩于她,她更容易控制。 “不行,你必须去公安局。” “没事的,我的对手都被你打倒了,他们不敢再出手的,而且……” “倾城!她们对我很重要,你对我同样很重要!”沈非打断了叶倾城的话,捧着她的脸说道:“记住,你若不在,我将坠入疯魔世界!所以,为了我,好好的!” 叶倾城怔住了,旋即点头说道:“但你要保证,你也要好好的!” “放心,我们还没有解毒呢!” 说完,沈非身影如电,狂奔了出去,瞬间消失在叶倾城的视线之内,叶倾城眼里再次闪过震惊,她察觉到沈非的速度比之前更快。 他是故意藏拙,还是在大压力之下又爆发了潜力? 叶倾城眼里精光一闪,不管是哪种情况,只要将他抓在手心里,那他就是她的一把锋利的刀子。 这时,胖子和瘦子走了上来,叶倾城冷声吩咐道:“去查一下,绑架沈非那些女人的是哪方人马!” 两人重重点头,护送着叶倾城离开! 叶倾城离开之前,又回头看了眼沈非狂奔消失的方向,心里冷笑如毒蛇吐信蝎子跳尾,那些人的所做所为,就是她将要做的下一步。 狂奔当中的沈非,虽然非常痛恨于对手的做法,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第一个麻烦,陈兰、芝兰、林莎,燕南天三人以及孤儿院的孩子们,分处于东南西北中五个点,相隔最短的都有三千多米,哪怕他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却仍然不是一道闪电,不能一瞬间就劈到。 如此情况下,他无论先救了那一边的人,其他的人都会有防备,甚至会出手伤害他们,无论谁受到伤害,都是沈非不能接受的。 第二个麻烦,他没有对方的具体位置,时代广场的人很多,活水公园的人更多,锦城商场的人更多更多,学校里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些地方找出凶手,绝不是一件易事,就算能找到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可他根本没有时间! 这两个麻烦,让沈非再一次深深体会到自己势力实在是太弱了,若有足够的人马,就能同时去救,更准确的说,她们就不会被对手轻易抓住。 对此,沈非还是有些庆幸,幸好父母和苏锦瑟此刻在赵子秋的家里,否则,他们肯定也是那些人下手的目标。 若父母和苏锦瑟被抓住,他将更加被动。 势力! 一定要打出浩大的势力! 令鬼神尽退! 如此,才能护得家人爱人兄弟平安! 在他势力还很弱的情况下,唯有借势,沈非给赵子秋打了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赵哥,我需要你的帮助!” “兄弟,你说!” 赵子秋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应下来,沈非用最简洁的话将事情描述了一遍,赵子秋听完后,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 这个局太卑鄙太阴险太毒辣,也正因为如此,很难破!无论先救了哪一个,其他人都会有危险。 就算他调动所有势力,短时间内也赶不到,更别说同时行动,在不能一起将分处不同地方的人全都救出来的情况下,就只有将他们的人干掉,包括暗中监视的人,不让消息传递出去。 赵子秋瞬间想到了黑客,立马说出了他的想法,旋即又道:“兄弟,我认识一个很厉害隶属于军方的黑客高手,我立马联系他,让他出马。” “谢谢兄弟。” 沈非郑重说来,心里记下这个大恩,属于军方的黑客,那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马的,赵子秋肯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有黑客相助,营救众人的希望多了一分,但还远远不够! 沈非眼里迸出裂天杀机,这杀机,不是针对目前绑架孩子们挟持他女人兄弟的那帮人,而是隐藏在背后的人,更是那些明知道有问题却仍坐视事情发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