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两个消息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两个消息

不管是绑架陈兰他们的,还是挟持孤儿院那帮孩子们的,都难以逃脱“恐怖”二字,如此大事件,绝不可能是悄无声息,没有任何迹象就一触即发一蹴而就的。 特别是朱筠所在的那一方! 他们能用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连他一举一动都不放过,就真的没有发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吗? 沈非不信! 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是怎么混进锦城市来的? 他们手中的枪又是怎么弄进来的? 即便他这个外行人,都能发现里面的很多问题,更别说那些专业人士。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想起了龙皇府外面的炸弹事件,朱筠身后的人知道龙怀义身后有极其危险的势力,他们却只派了一个朱筠。 还有,龙怀义已经被张大刀打杀得浑身上下没有一条是好的,也就是吊着一条命,他想要逃掉,即使是有外人相救,也是难于上青天之事,可他龙怀义偏偏就逃掉了。 这让他更进一步认定,他和朱筠在龙皇府相遇不是偶然,甚至更深一步想,赵子秋半路遇刺,他去龙皇府都有着被安排的痕迹。 不仅仅是唐铭人的安排! 他们放掉龙怀义有什么目的,沈非不想知道,放长线也好钓大鱼也罢,都行! 可他们怎能漠视那些炸弹混入人群当中? 怎么能漠视这种挟持孩子的事情发生? 他们在赌什么? 赌他吗? 和叶倾城一样,想用他来拉仇恨挡枪眼做砍刀然后再过河拆桥鸟尽弓藏吗? 如果真需要他,直说就行,如此好事,他怎么会拒绝?可他们却选择了这样激发他的仇恨,点燃他熊熊怒火的方式。 “点燃了我愤怒的导火索,那就承受我的雷霆之火吧!”沈非念着,脑海里闪过唐铭人、黑榜、幕后黑手等等字眼儿。 还是之前所想,分不清,那就无差别攻击。 沈非拔通了绝枪的电话,“两件事!第一件事,悬赏一百亿买唐铭人以及他所在唐家人的命,无论死活!第二件事,传出消息,锦城孤儿院遭遇挟持事件是朱筠身在势力默认发生的!” 绝枪听到这两件电话,直接蒙了,这手笔太大了,以前他所知道的悬赏一亿就算是惊天大事件,后来跟了沈非,觉得一亿没有什么,十亿才牛逼。 现在一看,十亿算个毛,沈非直接悬赏了一百亿。 他就是用膝盖骨想也知道,这一百亿将会引起多大的风暴。 这一百亿,就和在鲨鱼所在区域里放了一大堆鲜血,将吸引万鲨争抢! 更重要的是,绝枪从这一百亿里面,感觉到了沈非的滔天之恨,否认也不会说出无论死活的话。 此外,第二件事,引起的风暴比悬赏一百亿,只大不小。 这两个消息一放出去,他的处境也会变得极为艰难,可他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害怕,血液里涌出来的都是兴奋。 这才叫刺激! 比他在黑榜里面刺激多了! 绝枪毫不犹豫地应下,边追杀净化组织的杀手的同时,用他们那个地下势力的独有方式,将消息放了出去。 沈非杀机,还是那么浓,浓如无尽黑幕! 他比绝枪更清楚这两个消息放出去将引发的风暴,而他的处境比绝枪更加艰难一千倍一万倍! 以他们对他的监控程度,他给绝枪打的这个电话,多半被人监听到了! 京城唐家,可是四岭之首。 哪怕经过一阵打压,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力大大,势力多多。 他们得到的这样的消息,会不怒?会不对他出手? 显然不会。 还有朱筠身后的势力,他不知道朱筠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但想想朱家想想那个特殊部门,绝对是比唐家强出百倍的存在。 如此一来,向他笼罩而来的狂风暴雨,将是惊涛骇浪的程度。 但,沈非不惧。 他们不是要逼他吗?他们不是要让他发怒吗? 礼尚而不往来怎么行? 当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之身! 他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让那些人发怒,他就不信,上面全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之人,就没有心存正义的堂堂之人! 他就是要用怒火烧出一个疯狂大手笔,让他的对手明白惹怒他将是多么的可怕,只不过,这个可怕,是要在他摆平这次风波,好好活着才能起效! 沈非打出了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叶静龙所给的那个电话号码,只说了一句话,“帮我传出去,我向黑榜挑战!” 然后,挂掉。 电话那边的人,接到沈非这个毫无来由的电话,眼珠跳跃着震惊,沈非向黑榜挑战? 黑榜何其强大? 哪怕以他的位置,他调查出来的有关黑榜的那些资料,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知道黑榜的人不少,可地位越高实力越强势力越大的人,就越能知道黑榜的强大,就越不敢乱动。 牵扯太大,顾忌太多! 可沈非,一个毫无根基,只是身手实力有些厉害医术比较高明的人,却要以一人之力,向黑榜挑战! 是自不量力? 是螳臂当车? 还是自寻死路? 恐怕都是! 更让他不解的是,沈非为什么要通过他传出去?他有什么想法? 他挂断电话后,立马打给了叶静龙! 叶静龙沉思下来,三秒之后,给了答复,“替他传出去!黑榜这个庞然大物,也该动一动了!不能让他继续吸国家的血吃国家的肉!” 那边立马着手将消息传出去。 传消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传的,还要做很多的事情。 叶静龙的吩咐并不止这一点,他又拔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在与叶静龙相隔万里之外一个喝得大醉形象邋遢仿佛几年都没有洗过脸剪过头发剃过胡子好似野人男汉拿到了诺基亚最老款的砖头机,接起了电话。 “想再次成为兵王吗?” 醉汉愣住,遂即发出咯咯咯的非常难听的声音,嘶哑无比地说道:“我是废人了,还能成为兵王吗?五脏六腑都损了,浑身肌肉都萎缩了,骨头都脆如豆腐了,寒毒侵身需要用烈酒来吊住最后一丝命,你问我想不想成为兵王,狂龙,你是在羞辱我么?” 吼完,醉汉就要砸掉手机! 叶静龙的声音冷静地从扬声器里传出来,“你没有死,就说明你想!想,就去锦城吧!找沈非!” 话音落下,电话掐断。 醉汉拿着手机愣在当处,迟迟没有摔下去,三分钟后,醉汉眼里射出两道可战苍天可为雄的睥睨目光,他带着酒,向着锦城出发!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消息都传出去了,一般人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可在上面的圈子里,那些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唐铭人怒火滔天杀机凶猛,“沈非,你确实够狠,一百亿买我唐家之命,好大的手笔!可我唐家,又岂是你这样的蚂蚁所能买的?你以为你过得了这一关吗?你四千斤的力量不够,两百多码的速度也不够!我会看着你死去的!” 京城唐家,唐家家主冷如冰铁,半晌后说道:“真以为唐家是只病虎,是什么小猫小狗都能喊打喊杀的吗?一百亿就想唐家的命,找死!既然你找死,那我就如你所愿!从今天起,唐家所有的势力,全力狙杀沈非!他没死就把他弄死,他要做事就破他的事,他在乎的人就尽数毁去!” 还是京城,某地某人,冷笑森然,“朱筠所在势力!可笑!上脉之朱家吗?就你这样的智商,不算计你算计谁?你异于常人,迟早都得死!只不过是让你在死之前,再多做一点事情!” 这人丝毫不将沈非的威胁放在眼里,相反他让手下再将沈非盯得死一点,绝不能让他好过! 不多时,这人又得到沈非要向黑榜挑战的消息,冷笑更浓更讥讽,“挑战黑榜,还能不死吗?” 黑榜。 叶王笑得倒是很爽朗,“有意思!以一己之力战我黑榜,我是将你这句话无视呢?还是全力打压呢?或者是直接杀死呢?不过,你身上的秘密,我真的很有兴趣啊!” 不仅与沈非有怨隙的人在嘲笑沈非的嚣张狂妄不自量力,就是欣赏沈非和沈非有处于同一阵营的人也在摇头叹息不已。 有如此巨大的潜力,要做的是低调,是隐藏自己,别说装孙子,就是装猪装王八都行,因为这样能得到足够的发展时间与空间。 一旦他日龙飞九天,这些装王八的日子,那就是潜龙在渊,谁不会称赞他够忍够狠够有智谋? 现在呢? 大喊大杀的挑战了,那口气找到了发泄的地方,心里也爽了,可接下来那无穷无尽的打杀,他坚持得住吗? 就算要挑战吧,挑战一家不就行了? 来个各个击破不好吗? 干嘛要一起,唐家要灭,黑榜要打,还点出朱筠之名,一出手就是三头猛虎,此外还有那些势力,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沈非将他自己处于漩涡里面,狂风暴雨九天雷霆刀山火海一起向他扑去,沈非还活得了?还能活吗? 不说别的,眼前这事儿,他就很难过关! 赵家家主是最纠结的,赵家两次难关都是因沈非而度过,救过他孙子他儿子的命,赵子秋和沈非还称兄唤弟,在别人眼里,沈非和他们赵家就是同盟,赵家会很受影响。 除非,和沈非撇清关系。 可这样一来,他儿子怎么想不说,别人也会将赵家看成忘恩负义之人,贴上这个标签,赵家的名声就算是毁了,以后更是艰难。 叶家。 叶家家主正在锄草,听到这些消息时,正要铲掉最后一根杂草的他,却停了手,然后看了看远处一棵覆盖了大半个院子的大树。 不得不说,沈非的翅膀一闪,再次吸引了一众大佬的目光,沈非却根本不管他所说之话带来的影响。 他放出了话,多说多想亦无用。 要的,就是用行动将那话,变成钢铁一般的事实。 向黑榜挑战,真的就只是狂妄之语,就没有一点点底牌吗? 沈非杀机冰冷,此刻他已经离君豪大酒店不远,如果他想冲进去,十秒钟都用不了,但他没有冒然闯进。 他在等! 这时,手机震响,沈非掏出来,还未按下接听键,电话就自己接通了,屏幕上还出现一张他曾经拍过的一张照片,扬声器里传出声音。 “我是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