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二十五章

“左转,黄头发,白色衬衣!” “右转下楼,黑头发,蓝色T恤那个!” “三楼洗手间,穿着清洁工衣服正在拖地的那一个!” …… 这个人确实很厉害,也就是在四楼到三楼的短短时间里,这人就换了三身打扮,那张脸也随着他扯掉胡须,贴上浓眉,按偏鼻子而差不多换了三副面孔。 若不是鹰眼死死盯着,一丝一毫都不放过,那他早就混在人群中溜之大吉,再难寻找到! 或者说,沈非速度慢一点,也追不上此人。 但是,沈非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最后将这人堵在了洗手间里面,沈非站在洗手间门口,就冷冷看着比清洁工都还清洁工的人。 这人并没有被沈非识破的尴尬神情,还是有板有眼的拖着地,慢慢拖到了沈非的面前,说道:“请让一让。” 话音还没落下,这人手中一抽手中的拖把,猛地抽出一把细长利剑,直刺陈兰胸口,剑光刚闪耀在空,离陈兰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的时候,长剑就再不能往前刺出半分半毫! 却是沈非抓住了他的手腕! 沈非说道:“你要让我,是让你到地狱吗?” 清洁工并不慌,“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沈非冷冷说道:“畜生换再多的毛,也是畜生,站在人群里面,自然能一眼看出来。” 清洁工冷眼一扫,用另外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证件,递给沈非,沈非接过来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笑道:“特殊部门啊!好牛逼啊!这就是你上天堂的底气吗?” 旋即,沈非脸上笑容消失,飘来一片冰冷雪原,“还是说,这就是你可以不顾孩子们的生命可以肆意把无辜之人当鱼饵与恐怖分子勾结起来杀我的底气吗?” “这与我无关,我只是奉命行事!” “好一句与我无关。” 沈非拍手赞来,随手一扔,那本证件就飞到了便池里面,清洁工脸色终于变了,“沈非,你知道那本证件意味着什么吗?” “我只知道你想杀那些孩子想杀我的女人想杀我的兄弟想杀我!” “我的所做所为,是对是错,不是你所能审判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卑鄙便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吗?我记得有人说过,要对付流氓你就要比他更流氓,要对付恶人你就得比他更恶,要对付卑鄙的人就得更加卑鄙!你说对吗?” 沈非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清洁工却感觉这淡笑好似即将爆发的火山岩浆,清洁工冷道:“你想与国家为敌吗?” “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个国家的人!而你,不是国家,你也没资格代表国家,你身后的人同样没有资格!” 沈非手上一用劲,清洁工立马感觉一股庞大的压力碾碎了他的手骨,长剑落地,清洁工忍着痛没有叫出声来。 这点痛对别人来说很了不得,但对他这个受过专业训练还是精英中精英的人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无论多大的痛,他都受得住。 所以,清洁工冷笑道:“这一招对我没有用,你不会从我嘴里得到一点消息,你也别想让我屈服。” “你想太多了!”沈非施展着酷刑,“我不想知道你嘴里吐出了什么消息,也不想让你屈服。我想要的,就是让你处于无尽痛苦当中,每一分每一秒都生活在地狱里面。还有就是,用你的充满剧痛的身子,告诉你身后那个人,总有一天,我会杀到他的面前!” 一句话,数个穴位。 沈非将话说完,已经按下了六六三十六个穴位,这些穴位所消耗的能量,全是橙色级别的。 比红光能量不知强出多少倍。 这人刚开始还在拼命的忍,可在沈非按下第十个穴位,他就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叫起来,等沈非按完三十六穴位组成的酷刑,他已经痛得恨不得立马死去。 到这时,他才明白,以前训练所受的痛,连此刻体内痛楚的百分之一都抵不了,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余为民那些人要把心中的秘密都说出来。 别说是那些没有受过训练的,就是他都想说了,可沈非不再理会他,牵着陈兰的手往远处走去了。 鹰眼声音再一次从手机里传出来,“沈非,因为我的失误,差点让你险入死境,我刚开始说的两个要求,就当我没说过。” “别!鹰眼,如果不是你,今天这一连串的事不可能如此圆满的解决,不管哪一个人受伤,我都会心痛,对我的处境也会很不利。而且,咱们说好了,那就得说话算话,我欠你两个条件。” “这样,我们一人退一步,一个条件,我给你提一个条件,我们就算两清!” “你说。” “我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 “没问题,随时随地。” “他叫电子!也是一名黑客,比我更厉害的黑客,如果说今天电子在场,那个人绝对隐藏不了!” 鹰眼现在还耿耿于怀,他继续说道:“只是,因为一些事情,他现在浑身瘫痪了,手不能动脚不能动肌肉还在萎缩,他脑子里再多的东西,都不能转换出来。如果你能治好他,让他再一次踏入黑客帝国,以他的性格,他将以毕生精力报此再生之恩!” 听到鹰眼的话,沈非莫名激动了起来,鹰眼就如此厉害了,一个比他更厉害的“电子”,那不是更牛逼? 浑身瘫痪,在别人眼里是废物,在他眼里,那简直就是一座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还要大的黄金山。 天大的宝藏啊! 沈非之前就奢望过鹰眼,可他自知不可能,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现在能够奢望一下电子。 “鹰眼,你确定这是在提条件,而不是给我一个大人情?” “我只是不想电子就这样废掉,至于其他的,我不管。” “好,这个人情,我欠了!他在哪里?” 沈非很急,他不得不急,今天所发生的事给他狠狠敲响了警钟,没有足够的势力,他身边之人就好比是一只只羔羊,任由人家来做文章。 今天是陈兰他们,苏锦瑟和爸妈在赵家躲过了这一劫,可他们不能永远呆在赵家,他们也要走出来。 一走出来就要碰到各种杀机,时时刻刻都生活在被绑架被威胁甚至是被死亡的阴影之下,那怎么行? 还要不要人活了? 这种事情,本是连第一次都不能发生的,可现在发生了第一次,他绝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可一绝不可二! 他和苏锦瑟她们在一起,是要给她们幸福,而不是恐怖灾难的,是要给父亲安乐而不是死亡危机的。 所以,他不能放过任何一点点可以壮大的机会,不能错过护得家人朋友平安的机会,沈非将鹰眼说出的地点记在心里后,又道:“鹰眼,再帮我一个忙?” “你说!” “帮我将那些眼睛,还有绑架孩子们的画面传播出去!”沈非目光冰冷,他的反击绝不是之前让绝枪传播那个朱筠所在势力有牵连的消息,他要将铁证呈上,将他们的恶行暴露在世人面前。 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告诉那些盯着他的人或者要盯着想盯着他的人,盯着他就要做好付出大代价的准备。 “没问题!” 鹰眼爽快答来,眼里透着一股鹰要扑杀猎物的狠光,传消息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高手绝对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不容易的是对方有着大能量强令各大网站论坛撤帖,还有他的身份问题,刚才那个清洁工牵涉到的是那个特殊部门。 但是,再不容易,他也要做到。 鹰眼对一众黑客说道:“刚才,我们漏过了一把利刃,差点铸成大错,再也救不活电子,告诉我,我们还要再失败一次吗?” “不能!” “是的,绝不能!鹰之巢,出击!攻破所有的门户网站,让他们的每一次删除都变成一次更大的传播!” “鹰之巢,出击!” 鹰眼立马行动起来,各施其职,储藏弹药,于是乎,在锦城市恢复网络和通信的时候,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却不知一场狂风暴雨又将来临。 结束和鹰眼的通话之后,沈非看着陈兰,“兰姐,我先带你到安全的地方。” “沈非,现在没事了,你不用管我,快去办你的事。” “可惜啊……” “可惜什么?” 沈非拥着陈兰,咬着耳朵呢喃道:“我还想着一会儿和你胡天黑地,做人间最美妙的事。” “沈非……” 陈兰娇羞了,身子发热了,她脑海里浮现出沈非在她身子上温柔狂野的画面,心中惊慌尽去,脱口说道:“我等……你。” “兰姐,我等不及了,我想现在就……” “不准想,快点去办事。” 陈兰推着沈非往外走,沈非还是将陈兰送到安全地点后,才往鹰眼所说的电子所在处快速赶去。 当沈非在与时间奔跑的时候,锦城市的种种大事件已经在那个圈子里疯狂传播着! 最先知道的便是还身在锦城市的叶倾城,哪怕叶倾城与沈非经历过了那一场大刺杀大暗杀,但是,那一大堆的挟持事件,绝不是那般容易解决的。 挟持事件有五起,任意救其中一起,动了其中一个环节,都会导致局势大崩坏,无论是他的女人兄弟还是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不知要死多少。 可沈非却在十分钟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救出所有被绑架人质不说,还把那些劫匪那些暗中盯着的眼睛,全都废掉。 这种实力让人震惊,里面透露出来的能量更是吓人,震惊之后,叶倾城万分激动,她一定要将沈非控制在手里,让他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如此的话,沈非的实力,沈非的能量,就相当于全是她的,沈非的每一分强大,都将成为她的资本。 叶倾城很小心,并没有将她得到的消息传给叶王,实际上,从那次之后,她就再没有和叶王有过一丁点的联系,包括她对付的梁震,也不知道她与叶王的关系,不知道她是黑榜中人,只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 虽然没有叶倾城传递消息,叶王也很快得知了锦城的挟持大事件,他没有叶倾城那般的惊喜,反倒是眉头皱出了一柄剑状,杀机凛烈。 他感觉到这件事里面,大有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