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人很愤怒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人很愤怒

叶王看着西边如血残阳,回忆着锦城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 挟持事件,瞬间爆发,绝对是打了沈非一个措手不及。 但沈非的反击,更是爆发得可怕。 仅仅十分钟,一切就尘埃落定! 这里面,绝不只是沈非一个人的功劳,即便是屏幕信号与网络,也得将暗中的眼睛找出来,一定是有高人帮助沈非。 谁请的? 赵子秋吗? 这个问题,还算正常,不正常的是沈非挟持事件爆发后传出的那条要与黑榜不死不休的言论。 沈非杀死极光、花豹,还有魔鬼二枪,收服了绝枪,更抢走了那枚龙形玉佩,沈非认为是黑榜在这里面出了手,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 能传得这么快这么广,后面定有他人,这个人所属的势力就值得深思了。 叶王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在这里,表面上看起来,这算不得什么,就连一只小蚂蚁都算不上,可黑榜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靠的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该狂妄时狂妄,该谨慎时,也一定要谨慎! 叶王当即下令,让人严查消息传播的源头,他直觉有人想摸一摸黑榜的虎须了,叶王淡笑,“虎须可不是随便能摸的,摸了,那就准备被猛虎吞噬吧!” 声音里,杀机无限,一如那片残阳当中的血色。 杀机狂涌的,不仅仅是叶王,还有京城某人。 京城某人本来对沈非的杀机就重,因为他认为沈非是不可控的,这样的怪人只有消灭掉才最保险。 所以,他即便是在利用沈非,也给沈非制造了很多的困难,他要沈非在当鱼饵的时候,尽量多噎死一些大鱼鲨鱼,还要让大鱼把鱼饵给吃了毁了。 可沈非的强悍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不仅把那些鱼全给噎死了,就连他派去的拿着鱼竿的人也都被鱼饵伤了。 盯着沈非的人,全部受伤,特别是他的王牌手下,被沈非弄得生不如死,虽然还没有面对面的见到,但光看他那个痛苦的神情,便知道他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能成为王牌,经过的训练是非常恐怖的,水淹过火烧过电击过棒打过,还有很多很多,全是那种往死里弄的,是从死亡线上爬出来的,说是猛虎绝不会为过。 但这样一个精英王牌,此刻根本没有半丝猛虎的样子,从里到外都像一只受伤的小绵羊,把一只虎在短短数分钟内变成一只羊,这里面的过程,想想都恐怖。 他对沈非的杀机,浓郁到了极点,毁了他的王牌,他一定不会让沈非好过,一定会让沈非承受百倍的痛苦代价。 不过,比起对付沈非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锦城发生的事情压下去,否则,他的日子会很难过,即使他身后有人,也会很难办。 一系列的命令快速传达下去。 异国他乡。 唐铭人的怒火不比前两个人,杀机也不比他们弱,真的来说,他的怒火和杀机是最盛最浓郁的。 锦城的挟持事件,是他的布局。 他劝动了净化组织的首领召集所有的杀手却刺杀沈非,这只是他的第一环,是用来掩盖的。 唐铭人暗中的行动,就是通知那边,让那边进行了挟持绑架事件,而他的人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绑架了陈兰。 因为他早调查清楚,那些女人里面,与沈非最有瓜葛的,就是陈兰,从酒店的开房记录就能看出问题来。 他断定沈非必然会救陈兰。 所以,沈非破了干掉了净化组织的杀手,他丝毫不慌,即使信号被切断,唐铭人发现再也联系不上锦城的人时,也不认为会出什么差错。 真正的杀机在陈兰那里,其他的全是烟雾弹,是用来麻痹沈非分散沈非的注意力,让沈非处于多难境地,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 心理负担越重,出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在他花大价钱买回来专门对付沈非的特殊激光面前,沈非就是一张纸一块豆腐。 他仔细研究过沈非的战绩,四千斤力量能踢破墙壁打弯铁棍,却不能将铁棍折断,而那个激光器射出来的特殊激光,却能瞬间洞穿十厘米厚的钢板。 沈非身体再强悍,还能强悍得过十厘米厚的钢板吗? 显然不可能。 再说速度,比车子快,也就两百多码吧,在一蹴而就的激光速度面前,根本比不上。 哪怕沈非对危险的直觉很灵敏,也逃不了。 再把沈非高估一点,沈非以最强姿态第一个去救陈兰,特殊激光没有要了沈非的命,但绝对也能让沈非重伤。 一旦重伤了,其他人就别想救了,他再稍微用点手段,就能让沈非身败名裂,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上面自然有人会要了沈非的命。 如果沈非先救其他人,最后救陈兰,那唐铭人有九成九的把握能当场杀死沈非,毕竟那会儿的沈非是最虚弱的时候。 有这么多的安排,绝不会出现意外。 然而,偏偏就出了意外。 沈非竟然没有死,还把所有的人都救了,没有一个受伤。 这对他而言,丝毫不亚于沈非用脚狠狠踩在他的脸上,简直就是污辱,对他智商谋略布局的污辱。 不仅仅是今天的事,还有杨伟石之事,还有龙皇府之事,一件件,全被沈非轰然踏碎,耳光着实地甩在他的脸上。 当然,最大的,就是叶静云。 在沈非没有出现之前,他是顺风顺水,即使是叶静云对他不感冒,他也有信心最后娶到叶静云,娶到叶家的助力。 可在沈非给叶静云治病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后,他的生活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他从天堂一步步走到了地狱,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再想到沈非的百亿悬赏,唐铭人心揪着痛了起来,之前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因为他有把握沈非会死在锦城,会随着太阳一起落下。 但在他所处的经纬线上,太阳已经落下了,沈非还活得好好的,说不定此刻正准备和陈兰去度过浪漫的一晚。 百亿悬赏的诱惑有多大,唐铭人再明白不过,因为他就是一座移动的金山,他猜测现在已经有人走在寻找他刺杀他的路上了。 一想到这些,唐铭人就有一种要疯的感觉,他身子里每一颗细胞都在呐喊着杀字,他恨不得将沈非撕成千百万块再挫骨扬灰。 然而,沈非在千里之外,他掐不到不说,还连面都不敢露,他不露脸,京城十大家族因为这种那种的考虑,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他出现,立马就会身陷麻烦当中。 除非,他的实力变得很强,强到上面都需要倚重他的那一步。 对此,他早有计划。 唐铭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锦城之事不可为,那就不要再后悔,他要做的是下一波攻击,他当即发出一条短信。 短信只有“行动”两字,很简洁,却代表着又是一个杀局布下! “沈非,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破掉多少杀局!”唐铭人咬牙切齿地说来,恨下心让自己不再管沈非。 现在要做的,是吃掉净化组织。 净化组织已经弱了,但净化组织的残余势力,以及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是他非常想得到了。 他现在非常缺钱,有了净化组织的资源,他那个回归计划才能更好更完美地实施。 想到钱,唐铭人又不自觉地想到沈非的赚钱速度,那简直是比印钱机更厉害的存在,唐铭人又恨得心肝脾肺肾全痛了。 唐铭人刚起程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网站上到处都充斥着锦城大挟持事件的新闻。 不仅有文字,还有配图,有视频! 新闻里面说,这些恐怖事件,不仅有着境外的势力,还有国内的人与之相勾结,频繁出现的三个名字就是黑榜、唐铭人、朱筠所在势力。 这条新闻传播得非常广,全部占据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或者说是所有版面,上网的看电视的玩手机的,都能看到。 甚至,传播到了国外。 唐铭人得到这个消息,当场惊呆了,他知道沈非是个狂妄的人,却不料沈非狂到这一步,他竟然敢把这种事情揭开,暴露在世人面前。 要知道,这事儿一曝光,沈非的影响也会非常大,他是没有考虑到,还是考虑了故意这么做的? 不管是哪一个,唐铭人都是杀机冲云霄,这样的新闻大肆传播下来,他唐铭人的名声就彻底毁了,就算不是他做的,也会受到很大的波及。 更别说,这事还真就是他做的。 上面要深挖下去,以国家之力,肯定能挖出他来。 到时,被毁的不仅是他,更有唐家! 而事情闹得这么大了,上面又怎么可能不查? 噗…… 唐铭人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他这次祭起了数把大砍刀,可最后都砍在了他的身上,砍在了唐家身上,砍得他鲜血直流,大受内伤。 “该死的沈非,我一定和你势不两立!” 唐铭人的指甲都挖进了肉里面,痛楚让他慢慢冷静下来,这个新闻对他来说肯定不是好事,但是,也不全是坏事。 至少,沈非将他与黑榜和朱筠所在势力放在一起,那黑榜和朱筠身后那帮人成了盟友,黑榜的大名,他不仅是听说过,更是深刻到骨子里面过。 因为他在京城低调不引人注意的时候,就想弄出一个黑榜来,让唐家成为京城十大家族之首。 结果还没有实现,就被沈非逼离京城。 现在能与黑榜成为盟友,绝对是一件大好事,他能从中得到的利益也不少,说不定这还是他的一个大好机会。 而朱筠所在势力,唐铭人也有所猜测,所指的多半不是朱筠所在的朱家,而是朱筠做事的那个地方。 忽然,唐铭人脑海里灵光一闪,想起有人给他送来关于龙怀义身后那个势力支撑的消息,要不是那个消息,也不会有今天的大挟持事件。 想到这,唐铭人笑了。 有了那个人,那个部门,他唐铭人能做的事就多了。 “沈非啊沈非,你以为这样就能逼死我吗?就能毁了唐家吗?不能的,我要将这变成唐家一飞冲天的机会,沈非,你就看着我怎么打你的脸!” 唐铭人念着,信心百倍精力十足地往净化组织的老窝进发,而在京城的某人,却远没有唐铭人这么乐观。 他正在狂发怒火!

上一篇   第二百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