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夫人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夫人

金色春天。 是黄原市极为高档的小区,占地面积极为宽广,里面绿树成荫花草遍地,不仅有假山流水,还有真山伫立,真河环绕贯穿整个小区,非常适合居住。 里面的房子,基本上都是联排或者独栋别墅。 六号楼,便是电子所在之处,也是沈非这一趟的目的地。 很快,沈非便站在了金色春天的小区门口,保安尽职尽守地将他拦住,问道:“你找谁?” “六号楼的主人。” “你是来做什么的?” “给他治病!” “治病?”保安将沈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围着沈非转了一圈,说道:“你这么年轻,就是医生了?”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能治病。” “什么意思?不是医生怎么治病?”保安眼光犀利,似要看透沈非的心思,沈非笑道:“是与不是,你是不是该给我通报一声。” “那你等着。”保安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拔通了六栋一号房的电话,“李小姐,外面有人说是要进来给你治病。” “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那你问他一下是给谁治病?” 沈非敏锐的听到这个甜美悦耳的声音里,有着一股子急切渴望的味道,保安转头问道:“你给谁治病?” “电子!” “电子?” 保安眼睛一眯,嘀咕了一句这算什么名字,却照实回了传达了过去,那个甜美的声音立马激动起来,“那你快带他进来,那是我们的贵宾。” “贵宾?” 保安眼里震惊满满,弯下腰对沈非恭敬地说道:“大哥,您稍等一下,我去开观光车,马上就载您去。” 浓眉保安快步朝观光车跑,生怕跑慢了会惹得沈非不快。 沈非别有意味地看了这保安一眼,等保安将观光车开过来之后,沈非坐上了车子,保安点燃火,不快不慢地开着车子往前行去。 开出三十来米,浓眉保安便开口说道:“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怠慢了您,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我计较,和李小姐说,不然,我这份工作肯定就保不住了,大哥,我不能丢掉这份工作的。” “也许丢掉了更好。” “不能啊,大哥,我在这里一个月能拿一万呢,我爸还躺在医院里,每天都需要花一大笔钱,而且我还供着房贷,还要送娃娃上学,要是没了这一万,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如果我说了,你不会杀了我吧?” “大哥说笑了,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我只希望大哥留我一条活路!” “那得看你怎么做了。”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做得好好的,我保证绝不会再出一丁点问题。” “那就好。” 沈非嘴角笑意更浓了,浓眉保安不停说着谢谢,语气也轻松起来,车子左弯右拐,开到了一片茂密的林子里。 “大哥,李小姐的的家就在前面了。” “这里的林子可真密,走在这里面都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大哥,这是后门,前面亮堂着呢!李小姐接待贵宾的人,都让人从后门进!” “还真有意思,不让贵宾走正门,反而走后门。” “其实,李小姐这栋楼的后门比前门气派多了,你一会儿看到就知道为什么要走后门了!” 浓眉保安语气里充满了羡慕,沈非笑道:“这样的话,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保证不会让大哥失望!” “真羡慕大哥,李小姐人长得漂亮,声音又很好听,还很有钱,你要是能得到李小姐的认可,大哥就爽了。” 正说着,保安指着两个喷泉说道:“大哥,您看,那就是李小姐的后门。” 沈非看过去,只见两个比较大的喷泉喷出了两棵青松的形状,且随着水流越来越高,这青松也在慢慢长大一样。 青松迎贵客! 这两个喷泉真的很有些震撼! 保安将车子停下,快快跑到前面去敲门,很快门开了,保安站到一边,笑道:“大哥,您请进。” 沈非走到门口,就要一步踏进去的时候,忽然停住步子,笑着对保安说道:“不如你先进?” 保安忙摇头,“大哥,你是李小姐的贵客,我哪敢先进!” “好吧,那我就进去了。” “大哥,你进吧。” 沈非踏步走进,刚一走进去,明明是大理石的地板,却空出了一个洞,沈非身子直坠下去。 身后的浓眉保安看到这一幕,冷冷笑了,“大哥?大哥个屁!真以为老子喊你几声大哥,你就是大哥了?老子可不是一般守门的,真是不知死活!小子,你马上就要经历无比痛苦的折磨了!” 浓眉保安想到沈非的悲惨画面他就很高兴,再想到他在沈非面前低眉顺眼卑躬屈膝演的戏,他就更加地爽,他觉得自己的演技是越来越高深了。 “还想说我坏话,呵呵呵呵……”浓眉保安哼着小曲开上观光车,一点都没有害了一个人的愧疚,反倒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般回到了门口。 地下室! 沈非一落下去,就有一束足有五六千瓦的灯光直射沈非眼睛,同时有两只铁箭从灯光中飞向沈非。 铁箭力量巨大,带起了呼啸箭风,瞬间而至! 砰砰! 铁箭扎在墙壁上,没入三分,箭尾震响。 这样一个足以让人死掉的下马威之后,大灯光熄灭,正常的灯光亮了起来,一个穿着旗袍,身材凹凸有致,脸蛋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旗袍叉子开在大腿处,走动之间,雪白春光若隐若现,很是诱惑。 旗袍女人身后还跟着两个精壮汉子,看他们紧绷的肌肉,微微突起的太阳穴,足以证明这两汉子的实力很强。 “说吧,你是什么人?” “治病的人!” “谁让你来的?” “你猜!” 沈非一笑,正风情万种走着的旗袍女人,脚步忽地一滞,她将沈非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番后,惊讶地说道:“你没有受伤?” “你是在担心我?别这样啊,虽然我长得比较帅,很多漂亮的女人会对我一见钟情,可我还是喜欢细水长流似的。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我倒是能够接受一下。” 沈非说出一番不着边际的话,旗袍女人李珊又是一惊,这个贵客和以往的那些贵客们完全不一样,陷到这种境地都还完全不慌,还敢对她这样胡言乱语,而且也非常自恋。 李珊妩媚一笑,“我也能细水长流的,你可以试一试的。” “真的?” “当然!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是怎么躲掉那两根铁箭,又是怎么避过五千瓦灯光照射的?” “因为我从电话里听到了你甜美的声音,我猜想那声音的主人肯定很漂亮,所以,我急切得很,落下来的速度就快了一点,灯光照来的时候我已经趴在地上了,铁箭自然也就射不中我。” 听到沈非这么一说,李珊转头对身后两人说道:“听见了吗?落得快的就能够避过,一会儿改一下,要让铁箭将那个区域全方位覆盖,就是趴在地上都得中箭。” “是,夫人!” 两人汉子恭声领命,沈非却惊叫出声,“什么?夫人?你是谁的夫人?” “怎么了?” “你告诉我是那个兔崽子迫害了你,我去把他砍了,难道他就不知道我会在今天遇见你,并且你会对我一见钟情奋不顾身吗?” “真可爱。”李珊笑得更加风情了,“帅哥,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知道那个保安有问题?” “废话,那个保安一听你的声音就两眼发光,身体都起了反应,我猜想他肯定晚上脑子里想着你安慰自己。” 李珊秀眉一皱,似春水起波,怒得煞是动人心,沈非似若不见,自顾自地说道:“他以为叫我大哥,假装讨好我,我就不会知道他的真实面目,哼,敢和我抢女人,活腻了。” 沈非胡扯着,说着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真实情况是在保安听到“贵客”两字,转过头来惊讶看着他的时候,拥有三品灵觉的沈非,当即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味道。 虽然很淡很弱,对他而言,已是绰绰有余。 李珊自然是不信沈非说的话,“帅哥,既然想要和我细水长流,那就应该坦白相对,你说是吧?” “哇,这么快你就想和我坦白了?不过,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坦白吧,我马上为你宽衣解带坦白到底。” 沈非向着李珊走去,李珊凤眼斜飞,“你知道这里哪里吗?” “知道啊,我们相遇的地方。” “你觉得你躲过了铁箭,就赢定了?” “我只想说,这里将成为你无比深刻的记忆,我会让你感受到我的强大,感觉到我的力量,我一定会让你求饶的!” 这话,在李珊听来那是无比的流氓,李珊终于掩住了笑容,换上一片风霜,“小子,我没时间和你闲扯了,既然你不想好好的说实话,那我们就换一种方式!动手!” 命令一下,左边那个嘴角有条伤痕的精壮汉子,猛地拔出了一把枪,瞄准了沈非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