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坦白从宽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二十九章 坦白从宽

没有枪声,却有子弹射向沈非。 沈非却还看着李珊说道:“美人儿,老实说,我真不明白你这种求爱的方式,我不干你就非得动刀动枪吗?我这个人心很软的,你要是好好的求求我,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说着话,沈非右脚微微一偏,子弹擦过。 李珊皱眉,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沈非是必定中弹无疑的,可他却就这么漫不经心地闪过了子弹。 他到底是什么人? 伤痕男却感觉到这是沈非对他的蔑视,一声冷喝,“既然你的嘴说不来人话,那我就废了你的嘴。” 手一抬,枪一甩,子弹直飞沈非的嘴巴! 沈非踏出一步,闪过子弹,嘴里说道:“美人儿,你这个手下真是讨厌,明明知道我们在风花雪月培养情趣,他还要动手动脚煞风景破坏气氛,真是讨厌至极。美人儿,我把他们除掉好不好?” “你可以试试啊。” 李珊眉宇间有着一股戾气,伤痕男是她的得力手下,代号恶狼,枪法极好,百米之内绝对的百分百中,可今天却接连两次落空。 这不能说恶狼的枪法退步了,只能说这个贵客的实力很强,他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难以想象,她唯一的感觉就是眼前一花,子弹飞了。 恶狼愤怒了,他还没有在夫人面前这么丢脸过,他心生杀机眼露狠光,不停地扣动扳机,枪枪瞄准沈非的致命部位。 子弹铺天而来,沈非笑道:“美人儿,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可就试了!” 话音落下,沈非身影闪动,从子弹缝隙间穿过,瞬间来到恶狼的面前,淡淡说道:“枪是很危险的东西,就算没有打中人,可打着花花草草的也不好嘛。” “你……” 恶狼无比惊恐了,他刚才那一通子弹,将沈非所有的轨迹全都封死,无论他怎么做都会中枪,可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穿过来了。 “为了你以后不要再开枪吓人,我废了你的手臂,怎样?” “鬼刀!” 恶狼一声大喝,右边那个汉子甩手一飞,当即有三把银光闪闪的刀子射向沈非身上三大致命部位。 沈非抓住恶狼的手,反手一折,硬生生将恶狼的手折断,身子一转,躲过三把飞刀,又道:“你的态度真不好,看来不仅要废了你的手,还要废了你的嘴!” 砰! 沈非一拳砸去,将恶狼半边脸给打趴了,脸骨碎了一大半,看起来非常恐怖,李珊美眸暴惊,鬼刀狂怒,飞刀再出。 “喂,我这是为你好,你看你瞪着我做什么?是不是还不满意?不满意的话,那我就废了你老二,怎样?” 沈非问着,却已经出了脚,一脚踹在恶狼肚子下面,将恶狼踢飞撞进了墙壁里,这个时候,飞刀射来。 “你也不听话,刀是很吓人的,还这么多刀!真的,你玩这么多刀,你妈妈知道吗?”沈非一本正经地教训着,伸手一夹,于数十把刀住,夹住了一片速度最快,正射向他眼睛的刀子。 鬼飞见状,浑身不由一颤! 他夹住了飞刀! 夹的还是刀片! 身为玩刀高手的他,非常明白这一夹是多么恐怖的存在,那需要力量、速度、角度,还有胆量、耐心等等很多因素,他却就像摘花一般,随随便便就夹住了。 李珊有些傻眼,有种踢在硬铁板上的感觉。 沈非继续说道:“特别是这种刀,最最危险了,随便碰一下就得留血,你赶紧把这刀收好,以后不能再玩了。” 嗖! 沈非将刀飞了回去,鬼刀如临大敌,一双眼睛死死盯住飞刀,他一定要闪过这把刀,这把刀给他非常危险的感觉。 可是,飞刀忽然消失了。 鬼刀惊惧莫名,他一直盯着,还盯得那么死,飞刀怎么可能消失了呢? 念头还没有涌完,鬼刀忽然感觉右手腕传来一股剧痛,好像是筋断了肉伤了骨碎了,鬼刀忙低头看去,看到他的手腕处,正插着刚才在他眼里消失的那一把刀子。 啪啪啪…… 鬼刀心碎了胆裂了。 原来,那刀子不是消失了,而是速度太快,快过了他的目光,他根本没有捕捉到! 不仅速度,力量也强大得可怕。 这种飞刀,非常锋利,一割就能割开大口子,划破血管等等,可要这样往血肉里刺,并不是很厉害。 但是,这人扔过来的刀子竟然这么深的插了进去,他的筋不是好像断了,而是真真正正的断了,骨也裂了。 伤得这么重,他的这条手臂算是彻底废了,别说再玩刀,就是连刀都拿不稳了! 鬼刀惊恐退后,倒在了地上。 李珊脸上的冰霜破裂,露出了惊讶,恶狼和鬼刀是她手下实力最强的,在组织里面也是排得上名号的,结果却被这个人像拍苍蝇一样玩坏了。 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李珊惊疑惧怕之时,沈非走到她的身边,满带笑意地说道:“美人儿,我照你说的办了,现在,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你可以对我坦白了。” “照我说的办?” 李珊心里苦笑愤恨不已,原来以为沈非的东拉西扯不过是小丑行为,半点用都没有,现在她却觉得这些话好气人,都快要将她的心脏气爆。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该怎么将这人解决了! 看到沈非那双发着光,似饥渴饿狼一般盯着她身上的目光,她心里忽生一计,他要坦白,就好好坦白给他看一下,趁他不备的时候再把他干掉。 当即,李珊绽放笑容,双肩微微抖动,抖得前面山峰也波澜起伏,用她最甜美最诱惑的声音说道:“你真的要我对你坦白吗?” “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就为了这吗?” “那你会不会在我坦白之后,就不会再怜惜我了不会再要我了。” “那得看你坦白得漂亮不漂亮,能不能坦白得我舒舒服服的。”沈非神情有些激动,一双手还在裤脚上不停地抓来抓去,似乎心痒难耐。 李珊鼻子里哼出一声嘤咛,“帅哥,我保证让你舒服得想飞上天,恨不得欲仙欲死。” “我不要欲死,我只要欲仙。” “你就是我的仙。” 李珊使出了她最强的柔媚功夫,身子扭扭捏捏当中,旗袍的领口已然大开,露出一大片的迷离春光,她微微一拂手,甩动了裙摆,雪白大腿从开叉处伸了出来,好是诱惑。 “帅哥,你帮我坦白,好么?” 李珊的声音甜到了极点,媚到了骨子里,她对沈非吹着带有幽香味的热气,她的手搭在了沈非的肩膀上,她将前面风景隐约在沈非眼前,她慢慢挨近沈非,要贴在沈非的身上。 对于她的美人计,李珊有绝对的信心。 她平时只要露出一个笑容,就能让组织里的人色光大放心里蠢蠢欲动不已,她要再甩个媚眼做出点什么动作,那些人绝对受不了,暗地里吐鼻血的都是一大堆。 她相信,要不是她的夫人身份,那些人只怕早就对她下手对她禽兽几百回了。 不说那些精力正常的男人,就是浑身瘫痪,什么都做不了的电子,每天看到她都会露出要想做某种事的渴望目光。 这也是她能让电子为她做一切事的原因! 她的魅力如此之大,身子这般火爆诱人,沈非哪里忍得住?他鼻子里吐出的气息也越来越粗重,再看他双手都控制不住地以裤子上抓来抓去,他显然是马上要狼血沸腾,要化身禽兽扑上来了。 “男人,来吧!” “那我来了。” “来……” 鼻音绕心,李珊都被自己诱惑住了,她的衣服扯得更大了,她等着他扑上来。 来了。 他伸出手了。 他眼睛看的是前面。 越来越近了。 马上就要摸到了,李珊又哼出一声嘤咛。 然而,嘤咛声还没有完,便响起了“啪”地一声! 是耳光声。 打断了她的嘤咛,她的诱惑,她的妩媚。 “你……” 李珊摸着已经发肿的脸,满眼的愤怒不可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该被她诱惑成禽兽忍不住要摸在她身上的爪子,竟然狠狠甩了她一耳光。 这简直就是对她美貌对她自信的一记污辱。 还是说…… 不对! 李珊看着仍然笑意满满色光充眼神情越来越激动的沈非,心里忽然浮出了另外一个想法,“莫非他口味重,喜欢玩虐的?” 这么一想,李珊立马又露出比较疯狂的笑容,喉咙里滚出痛苦却又欢喜的声音,“男人,我要……” 啪! 沈非又是一个耳光甩在了李珊另外一边脸上,直接将李珊甩得转了几个圈,嘴里吐出红得刺眼的鲜血。 看着那淋漓的鲜血,李珊终于清醒过来,沈非不是口味重,不是为了增加情趣为了玩得更疯狂才打她的,他是在真的打她,毫不怜惜的打她。 李珊万分的愤怒,她使出了浑身的功夫去诱惑,竟然没有将这个男人诱惑住,李珊无比仇恨地盯着沈非,“为什么?” “你猜!” 沈非一如之前笑着说来。 李珊怒火更盛万分,沈非第一次说你猜,她觉得沈非就是一只毫无实力的却还在她面前跳来跳去的蚂蚁,而此刻沈非嘴里说出的这两个字就像是魔鬼露出了獠牙。 这让李珊害怕,却更让李珊不爽,她怒吼道:“是你让我坦白的,是你说要细水长流的,是你说要让我感受到你的强大给你求饶的,你TMD凭什么打我?” 砰! 沈非一脚踹在李珊肚子上,踹得李珊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李珊趴在地上一顿狂吐,沈非蹲下来,扯着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来,“美人儿,现在你感受到我的强大了吗?感受到我的力量了吗?” “你……” “是不是想坦白了?” “你究竟要我坦白什么?我将衣服都脱了,愿意把我的身子给你玩,你还要我坦白什么?还要我怎么坦白?” “谁他大爷的稀罕你身子,老子要你坦白的是电子!” “电子?” 李珊身子剧颤,不是惊得怕得,而是给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