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 妖孽狂医

第二十三章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沈非抱着苏锦瑟,一路荡漾到了女生楼下,苏锦瑟身子涌着一股股异样感觉,转身便要往楼上走去,沈非却抓住苏锦瑟的手,“老婆,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来个晚安吻啊!” 苏锦瑟秀眉一挑,不就是想让她亲一下嘛,还说晚安吻!苏锦瑟担心有人看见,不想亲沈非,可她清楚要不亲一下沈非,沈非绝不会让她离开。 苏锦瑟朝四周看了一眼,没有什么人,以最快的速度在沈非脸上亲了一下,“好了,我走了。” 话音刚落,沈非就吻在她的香唇上,苏锦瑟全力反抗,这可是在女生楼下,虽然这会儿有些迟了,但还是会有人经过的啊。 可是她的反抗根本没有用,而且,沈非狂热的吻,吻得她意乱情迷,十多秒钟后,苏锦瑟闭眼,也吻了进去。 这一次热吻,整整持续了三分钟。 苏锦瑟睁眼,情意流转,嘴里却恨恨说道:“流氓,这叫晚安吻吗?” “当然,我的晚安吻就是这样!”沈非满脸坏笑,“我还有更舒服的早安吻,老婆,要不我们试一下!” “试你个大头鬼!” 说完,苏锦瑟赶紧走人,她担心沈非再来个晚安吻,那她可就真要沦陷了,沈非笑道:“老婆,到了寝室,给我发个短信。” “不发!” “你要不发,我就一直站在下面!” “那你就站吧!” 苏锦瑟快快跑到寝室里,寝室本来有四人,叶静云回去之后,就只剩下苏锦瑟和陈丽、王芊芊三人,陈丽和王芊芊见苏锦瑟回来,惊讶地说道:“锦瑟,你竟然回来了?” “我不回来我去哪里?” “我们还以为你和沈非去酒店呢!” “那流氓就是想去酒店。”苏锦瑟心里念来,王芊芊又说道:“锦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第一次亲密接触了。” “哪有。” “还狡辩,以我的经验看,你嘴唇泛湿,娇嫩欲滴,显然是刚刚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亲吻!你俩该不会是在楼下吻的吧?” 陈丽说着,走到阳台上,往下一看,看到沈非笔直的身影,忙说道:“锦瑟,看来我猜对了。” 苏锦瑟脸蛋通红,“都怪那流氓,一下子就被看穿了!”苏锦瑟本想先等等再给沈非发短信,可看这架式,还是先发短信让沈非离开为妙,不然舍友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话呢。 发着短信,想着沈非真的站在下面等她,苏锦瑟心里又暖暖的,陈丽和王芊芊一左一右坐在苏锦瑟身边,“锦瑟,沈非到底用了什么魔法,把咱们的大美女给俘获了啊?” “我才没有被他俘获。” “否认,继续否认!脸都红成那样了,还没有俘获!看来你明天得请吃饭了,不对,是让沈非请,咱们还得吃大餐!” 面对两人的进攻,苏锦瑟根本招架不住,沈非收到苏锦瑟的信息,回了一句,“老婆,梦里我会来找你。” 旋即,沈非离开女生楼,他没有回宿舍,相反,他往学校外面走去,陈强要置他于死地,他岂能轻松放过陈强。 虽然已对陈强施展了酷刑,可是太慢了一点,他不是君子,别说等十年再报,他就是一晚上都等不得,他心中那口气,要越快出越好。 陈强是学校里的校霸,关于他的消息从来就不曾少过,其中就有关于陈强爱去皇家一号找乐子的消息。不爽了,陈强要去皇家一号发泄;高兴了,陈强也要去皇家一号嗨! 沈非现在就是往皇家一号赶去,如果他猜测不错,那陈强此刻多半就在皇家一号,能杀死他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一件大高兴事,他不嗨一嗨怎么行?就算陈强不在皇家一号,那他也能在里面找到联系陈强的方式! 如同沈非所料,陈强此刻就正在皇家一号里面嗨,他再一次叫了皇家一号的头牌芝兰相陪,陈强正和芝兰唱情歌,一只手拿着话筒,一只手则在芝兰火辣的身子上面上上下下,这里捏捏,那里揉揉。 陈强,脸上没有一点不爽的表情,好像下午在校门口被沈非打脸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芝兰笑着问道:“陈少,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啊?” 陈强大笑了几声,他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为他的仇人,抢他看上女人的沈非,今晚就要死了! 下午他被程永新拖出人群后,程永新立马就解开了他的手铐,可陈强想到自己花钱请程永新,让程永新对付沈非,结果程永新却当着众人的面,让他大大地丢脸。 陈强很不爽,就要打电话给他老子,让他老子找人给程永新一点颜色看看,顺便把沈非一起对付了。 但程永新阻止了他,给了他一个网址,程永新说那个网址是他在一次办案时接触到的,上那个网址可能会帮他解决掉沈非。 陈强半信半疑地登录了那个网址,赫然发现那是一个杀手网址,只要在上面留下具体的目标,就有人联系他。 当即,陈强将沈非写了上去,表明不要牵连到他身上!陈强发布了任务后,三分钟都不到,就有人联系他,一番交谈后,陈强往指定帐户打了十万块钱,请了杀手! 陈强相信,沈非这次必死无疑! 虽然沈非前面几次都逃脱了,但面对杀手,沈非逃不掉! 沈非再厉害,也会死在杀手的手里。 他今晚来皇家一号,一方面是为了庆祝沈非的死,一方面则是为了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只要他不在场,就算有人怀疑他,也没有人敢拿他怎样。 等沈非一死,苏锦瑟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陈强准备明天就设计,给苏锦瑟下药,将他弄到手。 想到苏锦瑟的美妙身子,陈强心里就一阵火热,他低头看到芝兰那雪白高耸的山峰,心里欲火狂涨,恨不得立马将芝兰推倒在沙发上胡天黑地一番。 陈强的手钻进了芝兰衣服里面,想攀登山峰时,他老二猛地传来一股痛感,立马软得像面条。 这让陈强很是疑惑,一般他摸着芝兰,老二都会像一名战士,可现在却半点反应都没有,这很不正常。 陈强不信邪,在芝兰身上狂摸了几下,仍然没能刺激得他老二站起来,陈强不得不放弃,心里想着,等沈非死亡的消息传来,他肯定就能大发神威。 这么想着,陈强便对芝兰说道:“我高兴,是因为我今晚要好好把你玩一晚上,玩得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 芝兰知道陈强说的不是真话,但她没有追问下去,有些时候,不知道比知道更好;芝兰缠在陈强身上,嗲声说道:“那陈少可要对人家手下留情哦!” “我只留精,不留情。” 陈强哈哈大笑,可心里却越来越不爽,因为他老二还没有反应,就像死了一样,在这样的状态下,陈强愈发地想得到沈非死亡的消息。 转眼间二十多分钟过去,陈强还没有收到消息,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没有心思唱歌,甚至连占芝兰的便宜都没兴趣了。 当然,最让他烦燥的是他那东西半点硬度都没有,忽地,陈强将芝兰抱过来坐在腿上,想用芝兰的臀部来刺激。 就在这时,包厢门“砰”地被踢开了,陈强盯眼看去,看到沈非从门口走了进来,陈强就像看到鬼一样,满脸苍白,惊慌地说道:“沈非,你还没有死?” 沈非走进来,笑道:“你是不是很失望?” “你……你怎么可能没死?” “我还要来找你的麻烦,怎么可能死呢?” 沈非一步一步走向陈强,陈强真的给吓倒了,沈非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杀手失败了,沈非连杀手都打败了,他怎么可能是对手? 陈强抓着芝兰顶在前面,芝兰看向沈非,眼里也满是惊讶,昨晚她听说过沈非的名字,她本以为和无数人的名字一样,听过就没了。 但没有想到,陈强请的人,被沈非打得遍体鳞伤,跑来找陈强要医药费,讹了陈强一大笔钱不说,还气得陈强都和她上床的兴趣都没有。 从刚才的对话里,芝兰也得出了结论,陈强今晚那么高兴,就是因为他又请了厉害的人对付沈非,料定沈非必死,可结果沈非却出现在陈强的面前。 这个沈非,看来不是个一般人物!芝兰心里念着,对于陈强将她挡在前面很是不爽,但她却不得不维护陈强。 一来,陈强是皇家一号的贵宾,每个月在皇家一号都要消费一大笔钱;二来,陈强家里小有些势力,陈强要在皇家一号吃了亏,会有些麻烦。 当然,最麻烦的还是沈非。 因为皇家一号的老板,也就是她的老板,是在锦城道上,赫赫有名的狠角色;沈非要在皇家一号闹事,会死得很惨。 别看昨天晚上王坤一帮人在陈强面前很强势,可后来王坤他们还不是挨了一顿毒打,从陈强手里讹来的钱,全都到了老板的手里,最后要不是王坤发誓效忠老板,估计会被打死,根本别想去医院。 所以,芝兰盯着沈非,“不管你和陈强有多么大的恩怨,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劝你不要在这里闹事,这里是皇家一号!” 陈强听到这话,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朝沈非大吼道:“对,姓沈的,这里是皇家一号,我是皇家一号的贵宾,你要敢动我一根头发,你就死定了!” 沈非冷冷一笑,扫了芝兰一眼,“滚!” 芝兰气急,要知道她可是皇家一号的头牌,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 就是一些官儿不小的人物,看到她都会两眼发光,可沈非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丑八怪一样,还对她说滚。 不等芝兰再说话,沈非直接将芝兰推在一边,站在陈强的面前,陈强刚刚强硬起来的气势,瞬间软了下去,他心里怕得不行,嘴里大声喊道:“保安,快进来,有人闹事,救命啊,有人要打我!”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沈非冷冷说来,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大喝声,“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皇家一号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