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你在怕什么?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章 你在怕什么?

沈非要她坦白的是电子,而不是她的身子,李珊气得肺都要炸了,她盯着沈非怒吼道:“你是谁?” “你再猜!” “你到底想做什么?电子都已经瘫痪了,你找电子有用吗?”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是!”沈非用力一扯,狠狠将李珊的脑袋砸在地上,再扯起来,笑着问道:“对吗?” 李珊给撞得头破血流,心里怕得不行,最怕的不是身上的痛,而是眼前这个男人的那股狠劲儿。 她一向引以为自豪的身材美貌以及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仿佛她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白骨精。 连美女都舍得打,还打得这么狠的男人,很可怕! 但李珊怕着怕着,却是狞笑出声,“你想找电子,那你上去找啊,看看能不能将他的瘫痪治好。” “你说的真对,我怎么就忘了呢?恩,肯定是你太漂亮了,迷得我都失去了正常的思维,美人儿,谢谢你的提醒。” 沈非拖着李珊的头发楼上走去,李珊直想吐血,他竟然说他没有想起来是因为她太漂亮了,他要真被迷住了,她会落到这种田地吗? 身子拖在地上撞在台阶上,很痛很痛,李珊却咬牙忍住,将旗袍腰间部位的一颗按钮按了下去,心里冷笑着,“你以为我让你上去给电子治病是提醒你吗?那只是缓兵之计而已,是为了方便我通知他们,你等着,你绝不会好过的。” 沈非拖着李珊来到上面,上面的装修也不差,看起来很是精致,李珊想着这么大的房子,沈非要想找到电子,也得花不少时间。 可是,李珊惊讶地发现,沈非竟然熟门熟路地往电子所在的房间走去,这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如何知道电子的房间。 不多时,沈非便以李珊身体为笔,以李珊之血为墨,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路,直通电子的房间。 推开门,沈非看到一张宽大的椅子上,躲着一个身形瘦削,眼睛高高突起,脸颊深深凹陷,说是骨瘦如柴都丝毫不为过的男人。 这便是电子。 电子疑惑地看着沈非,沈非笑了笑,说道:“我叫沈非,是鹰眼介绍来的。” 听到鹰眼两字,电子眼里精光暴闪。 沈非不等他说话了,直接将李珊拖进去扔在了电子的面前,说道:“我不信,能让鹰眼都推崇的人,会被这样一个女人迷住了心魂!” 电子看向李珊,眼睛里射出了无比浓郁的仇恨,他似要站起来狠狠踩在李珊的身上,可他瘫痪的身子却支撑不起他。 更让沈非意外的是,电子眼中的仇恨之光一闪即逝,唯一能动的头部,恢复了平静,难以想象的平静,电子转头看向沈非,艰难地说道:“你什么意思?” 沈非皱眉,“若你喜欢这样活着,我帮你把病治好,还了鹰眼的人情,立马走人,不管你以后怎样!若你不喜欢,你想报仇,那我们就并肩作战!” 电子一愣,“把我病治好?” “是的。” 沈非肯定地回答出声,电子却哈哈狂笑,笑得嘴角都渗血了,他还在笑,笑得很疯很狂,嘴里反复不停地念着,“把我病治好?把我病治好?把我病治好……” “很好笑吗?” “不好笑吗?你知道我是什么病吗?” “瘫痪!” “废话,白痴都能看出我是瘫痪!” “你的瘫痪是因为有三块支撑全身的骨头被打碎,此外,你的身体还中了毒,毒性破坏了你身子所有的恢复机能!只要去除这种毒素,恢复那三块骨头,打通经脉,你便能恢复。” 电子心里再震,沈非说的全是真的,他的瘫痪就是这个原因,他怎么知道,他如何能一眼看出来? 不可能!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厉害的人。 肯定是这人调查过他,或者说鹰眼他们得到了某些资料。 对,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电子猛地张口大吼,“我的毒已经深入骨髓,深入到每一颗细胞,你怎么给我解毒?还有我的骨头都已经坏成渣了,你又如何能给我恢复?” “我当然能。” “能?能个屁!骗子!你给我滚,我不要你治病,你给我滚得远远的,顺便告诉鹰眼那帮人,别他妈来打扰我的生活,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就喜欢现在的生活,谁他妈的要来打扰,我就对他们不客气!” 电子歇斯底里地吼着怒着,沈非却清楚地看到电子眼里有泪光,再联想到之前电子透露出来的恨意,这里面肯定有大问题。 绝不仅仅是眼前这个李珊的问题。 这个女人不配让电子明明恨得不行却不敢说出来不敢有任何表示还说过得很好,并且还赶他走。 电子赶他走的真正目的,好像是不要让他卷入到某个漩涡里面来。 沈非说道:“电子,你恨这个女人,对吗?” 李珊此刻正一脸可怜的样子,不得不说,李珊的演技不差,至少现在脸上有血的她,看起来非常的楚楚可怜,是个男人都会去呵护他。 看到电子的眼睛扫过来,李珊欲哭不哭,明明很痛却装作不痛的说道:“阿飞,是我不好,我……” 电子闭眼,再看向沈非,“自从我瘫痪之后,珊珊一直照顾我,要不是珊珊,我早就被野狗吃了,我怎么会恨她呢?” 李珊嘴角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这个电子当年在黑客界也是鼎鼎大名威风八方的,现在却是她的牵线木偶。 就在这时,沈非一脚踩在李珊的脸上,把李珊的得意踩得粉碎,踩出无比浓郁的屈辱,电子都看得眼睛大震。 沈非又道:“你在怕什么?” 电子眼珠凝住,死死盯着沈非,他竟然有一种被沈非看穿的感觉,他心里思绪滔天,鹰眼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来? 心念在闪,电子努力平静地说道:“我怕你破坏了我的幸福,我再一次告诉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你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 “你要想报警,就得先让我治好你的病!” “我用不着你治。” “这女人身后的势力很强大?你怕连累我,所以要我马上离开?” 沈非问来,电子目光再次凝固,他心里一阵无力,既然这人猜到了他的意思,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这下怎么办? 李珊要是把消息传上去,那一场灾难就将到来,他不怕灾难,他都瘫痪了这么多久,还有什么灾难能吓着他? 可是,他怕这灾难蔓延到鹰眼他们的身上! 李珊这会儿也不扮可怜了,只是像不认识电子一眼看着他,电子再一次闭上眼睛,眼前这人就他大爷的是一个狗屁都不懂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啊!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这家伙不是不牢,而是太坑人了。 他隐藏自己的真面目如此之久都没有让李珊,让她身后的人发现一些端倪,结果这家伙一来,就把他全给暴露了。 如果能动,他真想一拳头狠狠砸在他的头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你要死要活,与我何关?我只是看看你不爽,只是恼怒你打了我的女人。” “她如何能成为你的女人?你都瘫痪了,还能做她?你真要想做她,我可以治好你的病,你好好玩一玩!” “你……” 电子肺都气爆了,沈非继续说道:“她背后的势力很大?大到你有军方鹰眼这个朋友都要忍受这一切,还要以瘫痪之身演戏!”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别演了,你再演也没有用,这女人肯定怀疑你了。而且,我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对你的怀疑,况且我还废了他们两个人,哦,对了,刚才我拖着这个女人走上来的时候,她还按了一个东西,不出意外,应该是通知她身后的人,所以……” “你大爷的!” 电子终于忍不住骂人了,沈非不怒反笑,“躲是躲不了的,有麻烦也没什么了不起嘛,把麻烦解决掉不就行了?” “你知道个屁!” “那你说来听听……” 沈非笑着,电子无语,有了这样的事件,他再演下去,确实没有用了,他心里很不爽,却莫名有些放松。 李珊却是一惊再惊,既惊沈非居然知道她暗中通知人的事,更惊电子的反应,电子这反应无疑说明沈非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想到自己以为魅惑住电子这么久,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兴奋,让他爱到了骨子里,结果却是人家在演戏,而她就是那个白痴小丑。 李珊痛恨万分,“电子,你说爱我全都是假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骗我的?” “别把自己说的没有骗人一样。” 电子语气冷淡,毫不掩饰他的恨,李珊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最后的一丝奢望都破灭了,她原本是没有将瘫痪的电子放在心里,一直将电子当成废人的,可此刻她却是不甘心。 李珊疯吼道:“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要不是我,那天晚上你就被雨淋死了,被车子轧死了!是我,冒着大雨冒着被车子辗死的危险,将你背回了我的家,是我每天给你洗澡陪你说话喂你吃饭照顾你到现在!” “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我的身子瘫痪了,我的脑子却没有瘫痪!我也在想,你为什么就要救我这么连男人都当不了的一个废人,还要供我吃从我穿给我治病买药那么细心的照顾我。” “因为我爱你。” “爱啊,真他妈的是一个讽刺!你的老板,或者是你老板的老板的老板,把我弄瘫痪了,再让你来照顾我,你可是真爱到了骨子里,爱到我走一步都不行啊!”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李珊惊惧强装镇定地问来,电子却是大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