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天罗地网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天罗地网

危机似陨石落地,轰然而至! 沈非没有去想这股大危机从何而来,也没有去想危机是什么样的,在感觉到危机的一刹那,沈非毫不犹豫,转身抱着电子狂退! 一退百米! 人刚退,炸弹轰然爆响,起于车头之处,瞬间将红色保时捷爆了个粉碎。 炸弹袭来之时,美少妇还在做着她的奢华之梦贵妇人之梦,还想着要将沈非与电子一起撞死。 结果,美梦成噩梦死梦! 美艳少妇和车子一样,被撕扯得粉碎,血雨纷飞。 旁边不远处的浓眉保安,躲过了沈非的一脚之难,却撞上了炸弹之劫,被炸弹的能量冲击波爆轰向后,震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无比难受不说,还有车子被扯坏的零部件刺在了他的身子里。 活脱脱像一个刺猬。 沈非剑眉直竖,对方的行事手段果然狠辣,用车子相撞,车子里再放高能炸药,杀机还是先对准电子的。 若不是三品灵觉,他像以往一样,直接将车子给踢飞出来的话,那他一脚就刚好踢在炸弹上面。 他就是血肉再强再悍,也会给炸断一条腿,受上一个重伤,电子也会再一次处于重伤当中。 炸弹放在车头,就好像算准了他要去踢车头位置似的,看来,出手的不仅仅是郝威的人! 不管是什么人,他也要安全地带着电子闯出去,杀回锦城,沈非转头看了眼电子,心里深深佩服了,电子还在键盘上叱咤风云,完全没有受到刚才的爆炸影响。 这电子对他还真是够放心的。 既然兄弟以命性命相交,那他绝然不负! “兄弟,来吧,我背你,咱们就在黄原闯他个天番地覆!” “我马上就能确定郝峰的老巢所在地。” “正合我意!” 沈非背着电子狂奔出去,刚跑出小区不远,便看到前面堵满了车子,这些车子大多很破。 很明显,这么多车子堵在这里,大有问题。 沈非的三品灵觉也让他感觉到前面有大不妙,说不定里面就装有像刚才红色保时捷那样的高能炸药,要是置身于这些车子炸药当中,会很危险。 这时,后面又传来轰隆声音。 回头一看,却是八辆重型压路机,推着大滚筒呼啸前来,前后两排,每排四辆,封堵住了后退的路。 前有炸弹,后有压路机。 左右两边又会有什么? 沈非心念刚现,左右两边便有一个个圆筒滚过来,沈非灵敏的嗅觉闻到了浓浓的刺鼻汽油味。 毫不怀疑,那里面装的就是汽油! 这一滚,瞬间就滚了好几百桶,然后有子弹飞来! 砰砰! 也就两颗子弹,一边一颗,汽油顿时暴燃起来,火焰冲天,将左右两边烧出了一大片的火海。 沈非嘴角冷笑,他确信有人跟着他来到锦城,或者说有非常了解他的人在后面布局出手。 要不然,以郝威那样不知道他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拉几车人来,以人取胜。 而不是现在仅仅出动几个人,就布出一个限制他发挥长处的刀山火海天罗地网! 不过,就这些,休想困住他! 沈非看着呼啸而来的重型压路机,狂冲了上去,开着压路机的人脸色一片狰狞,大声吼道:“去死吧!” 吼声中,这人按下一颗按钮,车头处弹射出无数丝线。 丝线很细,却很结实,若是缠到人身上,再给一点的力,这些丝线就能变成比剑还锋利的存在。 如同当日花豹的丝线直接将大理石门给割成几大块! 剩下的车子,也全都喷射出丝线。 八辆重型压路机,八团丝线,全部朝着沈非涌来,而他们的喷射轨迹,又交织成网,封都了沈非向上的路。 真正的天罗地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远处有人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幕,其中一人长得脸方额宽,正是李珊曾经深爱过现在正深恨着的郝威。 郝威笑道:“真的是个大场面,前面有炸弹,后面有压路机有天网还有炸弹,左边是火海,右边还是火海,他还背着一个负担,他死定了!” 旁边一个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的男人说道:“不可大意,沈非最不可用常理推断!很多局势下,我们都认定他必死无疑,可最后他仍然活得好好的,而且越来越强!” 郝威惊道:“不会吧,这个样子他还能逃得出来?” “有可能!以沈非的性格,他逃出生天,必然会报复!而他背的电子是个电脑高手,锁定你的老巢并不难!所以,我们需要准备好第二波攻击!” “没这么恐怖吧!” “也许只有更恐怖!不管怎样,我们有备无患!如果这一波攻击就能杀死他,那再好不过,如果不能,第二波攻击就刚好用上。” “好,听你的。” 郝威按照这人说的让手下布置起来! 这边,天罗地网当中,沈非嘴角掠过如鹰从九千尺高空俯冲向蟒蛇般的冷笑,这样就能拦住他困死他吗? “兄弟,恐高吗?” “上天都没问题!” “那你坐稳了,我送你上天!” 沈非大笑着,将电子扔上了天,与此同时,他从那些密集丝线之间扭动出难想象的角度,穿梭而过,落在压路机身后,说道:“你们速度太慢了,我帮帮你们。” 当即,四脚连环,如风踢过! 沈非的速度太快,快到开压路机的司机没有回过神来,快到远处用望远镜看着的郝威都眼花不知发生了何事。 长发男倒是很快回神,在沈非将电子抛到空中的时候,他就直觉不妙,大声喊道:“快,引爆炸弹!” 而他喊话之间,沈非已经破网而出,等控制炸弹按钮的人接收到命令,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要去按的时候,沈非已经踢得压路机疯狂向前! 待那人引爆炸弹,压路机已经压到了那些废车上面,炸弹一起,惊天动地的连环大爆炸立马轰然在这片大地上。 沈非看都没看一眼,往前跑出百米,伸手一接,接住了刚好从天上落下来的电子。 与此同时,电子按下回车键,笑道:“我把刚才的爆炸拍了下来,还找到了一些录音一些证据,送到了各个有关部门,同时网络上人尽皆知,还把郝威的老巢发了出去!” “牛!” 沈非伸出大拇指,他是真的佩服电子,不说别的,就说电子被扔在空中仍做了这么多事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镇定,就值得人佩服。 更别说电子这一反击的犀利。 他的实力很厉害,可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电子这么一弄,调动的力量何止成千上万。 如此大爆炸,绝对是恐怖袭击! 郝威就将成为人人喊打的老鼠! 不过,仅仅对准郝威,还远远不够! 沈非说道:“电子,把唐铭人、黑榜、恐怖势力以及朱筠身后的人全部加进去!”沈非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但都与这些人脱不开关系。 他相信,上面总有人看不惯他们这样胡来! 他们能量再大,又解决得了多少这样的臭鸡蛋,就算解决了,臭味也沾在他们的身上。 臭了,自有踩他们的人! 电子听来,眼里精光一闪,“不错,必须得加进去!让他们臭名昭著,打乱他们以前的状态,让更多人的知道,更多的人警惕!等他们足够臭了,黑榜里面的那些人,就得躲起来,到时他们任何一个,都是一颗定时炸弹!” 电子兴奋地说着,飞舞的手指已经将这些内容加了上去,电子问着沈非,“郝威已经毁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你的攻击已经足够让他们难受了,为了那个我们即将扔进去的充满恨意的小宫女炸弹,就不对郝威赶尽杀绝了!不过,这件事不能轻易就完,既然他们要玩大手笔,那我就陪他们玩得更大更疯!” “我喜欢发疯!” “你能找出从黄原回到锦城市的有关黑榜有关唐家的势力分布点吗?不管是官是政还是地下势力!” “能找出一些。” “那就够了!我帮他们再传传臭名!” 沈非说着,电子担心地说道:“但这样一来,我们很有可能打草惊蛇,会让他们隐藏得更深,更有可能使得黑榜的势力变得更大。” “我们找不到核心人物,就从外面清扫吧,要是能将他们给激怒,做出一些更恐怖的事,那就再好不过。即便他们忍了下来,总有一刻,我们会扫到里面扫到核心处,扫到他们不能忍。” “可是……” “不仅是这样,黑榜能量再大也不能一手遮天,不能将所有的人都变成黑榜之人,我们每削弱一点黑榜的能量,就能让那些人多一分踩黑榜的欲望,毕竟黑榜是一块大蛋糕,那些人又怎能忍得住不去吞一些利益呢?” 电子听得两眼大放光彩,遂即又黯淡下来,他沉重地说道:“但这样对你会很危险!” “我不是那么容易就杀死的!” 沈非言之凿凿,电子紧紧盯着沈非,其实沈非说的这一切,他曾经也想过,相信很多人都想过,但是所有的人都不敢乱动,就是因为担心黑榜来个斩首行动。 如果领头的人一死,那剩下的人必定遭秧,就好比他,他不过无意间触碰到一点点,只是想去了解一下,就落了个瘫痪的下场,不得不演戏以保他人平安。 因此,大家只能放弃这种方法,想着先找出黑榜核心,再重拳出击,直捣黄龙,从最里面将黑榜给破掉。 可黑榜的核心,又岂是那么好找的? 现在,沈非要挑头! 其中危机,可想而知! 电子脑海里闪过他查到的有关沈非的种种事迹,还有刚才他亲身经历的那一幕,电子点头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将与你并肩血战!” “那咱们就出发吧!” 沈非与电子,在夜色中狂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