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给你二十四小时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六章 给你二十四小时

朱筠手上还缠着绷带,走路也有些不稳,但她没让人扶,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声说道:“你觉得自己很无辜?” “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沈非惹出来的?” “难道不是吗?” “如果不是你想利用沈非的实力去打击那个组织,如果不是你见不得别人强,如果不是你枉顾几千老百姓的安危,如何会有今天的下场?” “我有错吗?我没有!沈非是个异类,我早把他的资料查得清清楚楚,他在二十岁之前,就是一个路人甲,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是一个废人!可他过了二十岁,这才几天,他就变得如此之强,你觉得照此发展下去,他会强到哪一步?谁又能控制住他?” “为什么要控制他?他做过什么坏事?他为孤儿院孩子送温暖,为他们打抱不平,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们!他铲除黑势力,与杀手组织做斗争!他让身边的人努力做好事,他打倒恶人也教化他们要做好事!他于几千人之中毁了炸弹,救了无数老百姓!可你呢?” 这人面色阴沉。 朱筠又道:“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纵容恐怖分子绑架了孩子们,绑架了他的女人兄弟,甚至还派出王牌置他于死地!到底谁才是无辜的?” “你没资格问我!” “我会有资格的!我很怀疑,你是真的为了消灭那个恐怖组织而利用沈非,还是为了私心而故意打击沈非!” “朱筠,不得放肆!” “唐铭人得到的消息,是你传出去的吧?” “那又怎样?我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他和恐怖组织结下不死不休的大仇恨,就是要利用沈非的强大去对付恐怖组织!” “那你为何不把沈非吸引进来,让他成为我们的一员,以沈非的做事原则,他肯定为义不容辞去毁掉那些恐怖组织,即使是单枪匹马,可你做了什么?” 这人眼睛一眯,冷道:“我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 “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最后悔的就是放跑了龙怀义,我不该听你的什么放长线钓大鱼的狗屁言论!消灭恐怖组织,本就是我们的责任,你强加于别人不说,还要置别人于死地!你是在妒嫉他吗?” “我妒嫉,简直一派胡言!朱筠,我想不明白,沈非把你伤得这么重,你竟然还帮他说话!” “我在为公平正义说话!” “公平?” 这人不置可否,朱筠又道:“龙怀义是因你之命,经我之手放掉的,那我们应该去把他抓回来。” “我们?” “是的,你,还有我,我们两个人,去抓龙怀义!” “凭什么?” “你果然堕落了,你是当大人物当久了,一手掌千万生命掌久了,忘记了你在党旗下宣誓的那一刻吗?” 这人沉默。 朱筠拿出一张手令,“我向上面申请成立了抓获龙怀义的特别小组,我是组长,你是我的队员!” “你想命令我?” “是的。” “你休想!即便你是朱家之人,也别想命令我!”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你还想重回以前的地信,如果你还想手掌生死大权,你就必须听我的命令!否则,朱家、赵家,将全力狙杀你!” “赵家?” “你真以为自己在赵子秋遭受刺杀当中你做的那点手脚,无人知道吗?” 这人眼睛一暗,朱筠转身往外走去,“给你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我在锦城等你。” “你去锦城做什么?” 这人脱口问来,朱筠却不再回答,径直往外走了出去,而朱筠刚一走,便有特殊人员请他离开。 这人眼睛里恨光汹涌,朱筠竟然要命令他! 沈非,这一切不是沈非惹出来的,又是谁惹出来的? “等着吧,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你们都是错的,只有我才是对的!哼,真以为将我赶出去,我就是孤身一人吗?” 话语里,杀机浓郁。 异国他乡,唐铭人再一次被怒火包围,黄海的事关他屁事,沈非非得要扯上他,难道以后每发生一件事,沈非都要将事情扯在他身上吗? 如果沈非能听到唐铭人的心声,一定会给唐铭人点个赞,并说上一句,“恭喜你,猜对了!” 唐铭人怒火重重却又无法朝沈非身上发泄,甚至不能解释清楚,锦城大挟持事件是他主导,他如何去解释黄原爆炸事件与他无关? 根本解释不清楚。 唐铭人清楚地意识到,以后不能再这样肆无忌惮地去杀沈非,否则唐家的处境会非常艰难,要是压力太大,上面的人放下算盘,打定主意要唐家清除的话,那就完了。 可这并没有让唐铭人的杀机弱一点,唐铭人心里念道,不能惊天动地的杀,那就换一种方式杀,反正那个计划已经在进行了。 而且,在国内不能这样做,并不代表在国外就不行! 唐铭人冷笑不已,下令全力攻击净化组织的老窝,今晚一定要拿下净化组织的所有资源。 可唐铭人不知道,他在前面猛攻的时候,已经有人混了进去,这人正是没有了一条手臂的骷髅! 万里之外。 叶王坐在庄园里,月光如水银般从天倾泻,微微吹来的夜风就像情人在深情的抚摸,好是宁静。 但是,叶王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宁静! 不是因为沈非又在黄海爆炸事件中提到了黑榜,而是他感觉到有另外一股势力在里面兴风作浪。 “有意思,这么早就跳出来的,会是谁呢?”叶王举杯邀月,对饮三杯后,“虽然要用沈非来钓鱼,但也不能让沈非太轻松了。” 终于跳出包围圈的龙怀义,躺着病床上浑身上下都打着点滴的他也看到了这接二连三的大事件。 龙怀义大笑不已,沈非表面上看似风光无比,实际上暗里万分凶险,而他惹的敌人越多,他就越高兴。 “等着吧,沈非,我不会让你久等的,来自我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恐怖分子吗?那我就恐怖给你看看!我一定要把你从高台上拉下来,狠狠踩在地上。” 龙怀义脑海里浮现出那天晚上的一幕一幕,那些画面他很想一遍,身上的痛就更浓一点,可他心中的狠同样更浓,他的动力也就更足! 无论这些人是多么的恨,沈非和电子从黄原一路“扫荡”着赶回锦城,每扫荡一处,网站上就会暴出一个。 林川市经营保健品,年利润达三四十亿的仁和集团,被曝出保健品里含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且能让人产生依赖性,铁证如山!公司高层领导也承认此事! 和光市一把手是当地最大的保护伞,其子在和光市被称为太子,利用父亲的权利,肆意圈地,逼死数十人,天怒人怨,现附上两父子的证据,以及忏悔录! 海原市最大的地下势力海龙会,形成了黄赌毒还有洗钱一条龙服务的产业,证据如山,罪行累累,十恶不赦! …… 不仅是黑榜的,唐家在这条路线上的势力,都被沈非以势如破竹的速度敲掉再曝光。 毋庸置疑,在铁一般的罪证面前,这些人永难翻身! 电子陷入从未有过的兴奋当中,以前虽然查得到一些,也暗中将材料交给有关部门,却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到最后,他也懒得去管了。 而现在,与沈非联手,亲眼看到那些人丑态,看到他们被绳之以法,电子无比的畅快。 这才是快意恩仇! 当他的兄弟,是这世上最爽的事。 除此之外,沈非那恐怖的速度,也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风驰电掣,追风少年! 这一晚,有很多人无眠。 有人在发怒,有人在痛哭,有人在仇恨,更有人在高兴,鞭炮在沈非走过的一座座城市里响起。 叶王却是云淡风轻,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沈非要不能给他们带来希望,他们怎么会跳出来呢? “希望你的攻击,更加的猛烈!”叶王看着黎明前最黑的那片夜,喃喃念来。 一夜狂奔。 在凌晨时分,沈非狂奔回了锦城,他心里也有种练成了绝世剑谱的爽快惬意。 得电子一人,胜过千军万马! 还有,他的橙色光圈,竟然形成到了十分之一的地步。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 因为对他说谢谢的人极少,而那些感恩能量,绝对不足以让橙光形成这么多。 于是,沈非问了神针同志这是怎么回事儿,神针传给他一个信息,橙光出现让它实力大大恢复了一步,它的能力更强,只要有人因他做的好事而感谢,那他就能接收到。 只是,现在他接收的仅仅只是一点点,随着橙光增多,接收到的精神波动感恩能量就越多。 沈非瞬间明白,这就相当于信号接收器,接收器能力越强,接收到的信号,也就是感恩能量就越多。 这是一个莫大惊喜,沈非动力十足! 而他背上的电子,在看到标有锦城之名的地界时,心里也涌动着难以言说的激动,入夜之前他还在黄原,天亮之时,他已在锦城,靠的却仅仅只是沈非的两条腿。 电子心悦臣服! 沈非带着电子来了锦城郊区的一个沙石场,沙石场四周都堆满了高高的沙山与石山,而正中间则是一大片的水坑。 往常,沙石场这会儿都还没有人,但今天,沙石场正中间却摆了一堆人,一个个身染鲜血。 正中一人,坐在椅子上,赤着的身上还满是枪眼儿,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梁震! 梁震在找回所有手下,且将沈非留下的信息破解后,便得到了沈非让他带人连夜来这里的线索。 他毫不犹豫带着人来了! 可现在,梁震的眉头皱得紧紧,一个完好无损的手下说道:“二掌柜,咱们走吧,再不走,天亮了让人发现,可就难走了。” “再等一等。” “我们都等了整整一晚,他都没有来,他不会来了,他肯定是耍我们的!” “你以为人家和你一样闲得慌吗?弄出这么大一个手段,只是为了耍我们?再等等,他肯定会来的!” “可是……” 这人话未说完,沈非走了进来,问道:“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