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慢慢死……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慢慢死……

“可是什么?”沈非与电子并肩走了进来,说话那人看到沈非,立马感觉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把刀,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梁震身上有伤,虽然不痛不流血,但毕竟有那么多颗子弹在身体里,还是有点悲惨,但他仍坚持着站了起来,说道:“沈少,昨天之事,是我唐突了。” “没事儿,反正我也报复回去了。”沈非轻描淡写地说来,“你能来这里,还坚持这么久,你不错。” “沈少提示的那么明白,梁某要是再不知道,那就是纯粹是白痴了!” “那你说说,我叫你来做什么?” “沈少,我有几点猜测,说错了你别放在心上。”梁震态度非常的好,姿态也放得极低,“第一,沈少叫我们来这里,是想为我们治病。” “继续。” “第二,沈少要与我们联手对付叶倾城。第三,沈少可能对我们势力有兴趣,也许并不仅仅是联手。第四,沈少需要我们演戏!” 梁震说完,直直看着沈非,沈非淡淡说道:“如果我说你想多了,我要的只是你的命呢?” “沈少说笑了,如果您真想要我们的命,我们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我想要他的命呢?” 沈非一指刚才劝梁震回去不要再等的大汉,梁震一愣,这大汉更是震惊,梁震看了看大汉,说道:“沈少,刚才老火是有些激动,若有得罪,我让他给您赔罪!老火,还不赶紧赔罪?” 大汉眼里闪过一丝怨恨,快快弯下了身子,低声说道:“沈少,对不起,我刚才不该胡说八道。” 沈非看向梁震,“你觉得呢?” 对于沈非这一问话,梁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直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沈少,还请明言。” “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却还不至于因为你那几句话,就要你的命!我从来就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谁想要我的命,我就要谁的命!” 沈非声音冰冷,梁震这次听了个明白,“沈少,您说老火想要您的命?这不太可能吧,老火是我们的管家,在当铺里有十年了,不会的。” “哦,看来他的演技很好嘛!我就喜欢演技好的人!”沈非看向老火,“是你自己来,还是让我动手?” “沈少,我刚才是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你想报复我,也不至于找借口杀我吧!”老火眼含愤怒,转而对梁震说道:“二掌柜的,你也觉得我这个被老掌柜从死人堆救回来的人演了十年的戏,我对老掌柜的忠是假的,我对大掌柜的诚也是假的?” 啪啪啪…… 沈非拍起了巴掌,“继续!” 梁震眉头紧皱,他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一步,原以为就是一场好事,谁知道沈非一来就直言要取他们管家的命。 沈非是故意的,还是出于什么目的? 说老实话,梁震不相信老火是在演戏,一个人能演十年的戏吗?再看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眼带怨光,很显然对沈非十分不满。 梁震心惊,这事儿要是不处理好,那就会演变成一个大灾难,虽然他的人比较多,可再多都没有用啊。 沈非一个人就能杀得他们片甲不留,更别说他身边还多了一个人,虽然这个人一直在玩电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但是,能站在沈非身边的人,会是弱者吗? 显然不是。 梁震心里很快有了决定,他对沈非再次鞠了一躬,“沈少,我相信老火,如果沈少执意要杀老火的话,我就要说声对不起了。” “二掌柜!” 老火感动得热泪盈眶。 沈非问道:“你的对不起,就是要和我开战了?” 梁震凛神,“我知道我们这些人不是沈少的对手,但有些事,必须得有所为。” “哪怕你死去?” “是的。” “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沈非赞道,又对老火说道:“你觉得欺骗这么重情重义的人,很有成就感吗?” 老火愤怒,“沈少,你想杀我就杀,不要污辱我的忠诚,不要挑拔我和二掌柜的关系!沈少,如果我死了,你能治好二掌柜的病治好兄弟们的伤,那我一死又有何妨!” “好,我看着。” 沈非直接应下,老火心里一怔,果断吼道:“好,希望你说到做到。”老火摸出了匕首,对梁震说道:“二掌柜,老火先行一步,请给大掌柜说,老火无能,不能再为大掌柜效力了。” “老火,不要!” 梁震冲上去拦住老火,沈非一脚将梁震踹飞,老火又道:“兄弟们,老火走了,若有来生,我们再一起喝酒。” “拼了!他说要杀谁就杀谁,他以为他是谁啊!” “救老火,跟姓沈的拼了。” 一大帮人冲了上来,沈非干脆利落地将他们解决掉,对老火说道:“你慢慢死,我保证不会让他们打搅你。” “你……” 老火悲愤交加,心中一恨,将刀子刺进了肚子里,倒在了地上,那些人恨意汹涌,梁震真的非常迷糊,搞不懂沈非到底在做什么。 之前以为沈非是不是在试探他,现在看来,沈非是真的要杀死老火,要把老火置于死地,沈非就是为了那几句要杀老火? 梁震不信,可他同样不相信老火有问题。 沈非摇头说道:“你真要死,就割自己的喉咙,就插自己的心脏,往肚子里刺一刀算是什么意思?” “沈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因为你想杀我!” “我什么时候想杀你了?” “刚才,在你看到我的一瞬间,你心中有浓浓的杀机!” 沈非话如钉钉,半点折扣都不打,老火心中狂惊,嘴里却大笑道:“可笑,你让我们来到这里,又让我们等了一大晚上,我就是想杀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断!” “所以,那你就赶紧死吧,来,把刀子抽出来,往心脏上插!”沈非没有辩解,直接劝老火杀死自己。 老火摸着刀子,却怎么也抽不出来,刺在肚子上虽然不要命,可抽出来也很痛啊,老火怨恨地盯着沈非。 沈非走上前,一脚踩在老火的腿上,咔嚓一声裂响,老火的腿骨碎得干干净净,沈非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当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的家伙,你以为你不说你死撑着,就没有人能知道了吗?当然,如果你能忍得十八层炼狱之痛,你就不用说。” 酷刑瞬间施下。 老火立马痛叫起来,一张脸痛得不断地扭曲,老火吼道:“二掌柜,快杀了我,兄弟们,快杀了我,给我个痛快!” 看到老火的痛苦模样,很多人于心不忍,恨意再浓,梁震说道:“沈少,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真要杀老火,那就给他一刀子。” 沈非没有理会,这时,梁震从口袋里掏出了枪,瞄准老火脑袋扣了一枪,子弹飞来,沈非一脚将老火甩开,子弹打空,沈非说道“你只能痛,不能快。在我没让你死之前,我保证,你不会死!” 老火现在后悔了,后悔刚才那一刀子没有插在心脏上面,如果插下去了,他就不用受这股痛了。 这痛,好恐怖! 他快要忍不住了。 老火不停吼道:“二掌柜,你快杀了我啊!梁震,老子让你杀了我,你没有听见吗?你麻的,快杀我啊!老子早就知道你是个软蛋蠢货,就你这逼样,你哪里有资格当二掌柜?你凭什么让大掌柜喜欢你!” 原本,老火是求着梁震杀他的,可求着求着,他就忍不住,心里想到什么嘴里就吼出什么来了。 而他的这一番话,简直就是神转折,惊呆了一帮人,所有的人都疑惑地看着老火,老火知道大家都在怀疑他了,他也不想说,他甚至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剪了,可是,那锥心刺骨的痛,逼得他张口就说。 “梁震,你就是个大傻逼!我那么一说,你居然就相信我了,还要为我和姓沈的斗,真他麻的是一头猪!” “不错,老子就是在演戏!我是故意受伤被人追杀在死人堆里,故意让姓君的老家伙救的,原本老子的计划是把君文这个女人弄到手,没想到君文那个贱女人喜欢的竟然是你这样的家伙。” “要不是姓沈的,老子迟早会干掉你,再抢了你的女人,把八号当铺变成老子的势力,变成小姐的势力!” “梁震,你知道君老狗是怎么死的吗?老子告诉你,那就是我设的局,故意让君老狗上当死掉的,老子弄了一身的伤,差点死掉,你们就没有怀疑我,哈哈哈哈,都是一群猪……” “姓沈的,你以为你能嚣张一辈子吗?总有一天,你也会死的!”老火朝着沈非狂吼,他花了这么大的心血,谁都没有发现他的真面目,却不料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杀机,沈非就把他给拆穿了。 他悔。 悔没有忍得住。 他恨。 恨刚才没有拼死出手,就算杀不死沈非,也能拼一下,而不像现在被沈非当蚂蚁一样踩死。 “废话,我当然会死,我又不是神仙,为毛不死?不过,我才二十岁,要死还早着呢,至于你嘛,想死也是件困难的事。” 沈非说来,梁震等一帮人集体陷入了震惊当中,原来老火的真面目是这,原来老掌柜是老火杀死的,原来老火还有这么多的目的…… 他们全都被骗了。 这些人对老火恨了起来,比刚才恨沈非的时候还要浓,一个个大骂出声。 “老火,我草你大爷!你敢骗我们!” “老掌柜是你杀的,我与你不死不休,老子一定要把你的小姐杀死!” …… 骂声隆隆中,沈非扫了一眼众人,说道:“还有演戏的,是你们自己站出来,还是我揪你们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