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叶赫那拉的叶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叶赫那拉的叶

还有内奸? 众人听到沈非的话,完全傻住了! 八号当铺到底混入了多少敌人的奸细,梁震脸上满是愤恨,还有着深深的愧意! 而不少人脸色都变了,包括那些受伤趴地的,大家都不是白痴,以沈非揪出老火的事实来看,沈非的手指指着谁,那谁就死定了。 特别是那些心里生出了杀机,却明白自己不是奸细的人,他们的杀机是因为他们身上的伤,全是沈非给赐予的。 很多人都忐忑不安,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沈非见状,笑道:“既然你们愿意像老火一样痛不欲生,那我就满足你们。” 这话一出,又让众人的注意到回到了老火的身上,看到老火痛得浑身缩成一团,浑身哆嗦得就像被无数野狗厮咬的样子,他们心里都打着激灵。 沈非踏步走向前。 一步。 两步。 三步。 忽地,一个人站了起来,举着一把刀子朝沈非冲来,“姓沈的,老子和你拼了!” 与此同时,还有三个人朝沈非拼了过来。 而那些受伤趴在地上的,也有两个人自己抹了脖子。 沈非见三人杀来,笑道:“你们的耐心真不好,我只是诈你们一下,没想到就这样把你们诈出来了!” 三人一听,浑身一僵,诈的? 如果那两个直接抹脖子的人能活过来听到这句话,只怕也会当场气死。 那三人回神之后,更加愤怒了,杀机更浓了。 他们被诈了出来,本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只求杀了沈非或者伤了沈非,三人杀来,沈非甩出三脚,将三人踢飞到老火面前,继续往前走去。 梁震一帮人都傻了眼,他们没想到组织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奸细,这些人里面,除了老火的位置比较高之外,剩下五人位置都不算太高,但是占据的地位却很重要,都属于那种手下有一党人的。 如果老火某天要叛变,就算他杀了自己,软禁君文,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八号当铺给控制下来。 梁震想得更多,这里就有如此多的奸细,那家里肯定还有其他奸细,怪不得他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得到叶倾城的动向,原来那都是故意传给他,可笑他还大赏了那个奸细,说他立了大功。 人家是立了大功,却不是为他梁震立的,而是为叶倾城那个女人立的。 大家震惊之后,目光又落在沈非身上,沈非还在往前走,他要做什么?难道还有奸细吗? 沈非停在了一个胸口上被刺了一剑的人面前,说道:“你猜,你能不能忍得住,会不会被我诈出来?” “沈少,我是对你有杀机,那都是因为我身上的伤,我……” “聪明。”沈非笑道:“可是,我并没有说杀机啊,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看到我要杀老火的时候那么镇定,还想问问你大家知道老火的真面目震惊不已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快的就露出无比愤怒的表情?” “沈少,我受了伤,我脑袋都在发晕,我……” “刚好,我能治病,我帮你治治。” “不要啊!” 这人看到沈非伸出手来,一声惊叫,竟然忍痛翻身滚起,跪在地上,磕头说道:“沈少,我错了,我愿意投降,我……” 沈非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没意思,你们演技都太差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二掌柜,人我给你找出来了,你看着办吧。” 那人忙朝梁震跪下,“二掌柜,我错了,你给我个机会,我愿意当他们的卧底,我愿意给小姐传假消息,我……” 梁震本来还真有这样的想法,可听到他嘴里喊出的“小姐”二字,杀机涌上,冷道:“背叛者,从来只有一条路!阿方,送他一程!” 一个魁梧的汉子走到这人面前,一刀子捅了进去,然后大声吼道:“谁要是背叛,这就是下场。” 剩下的人眼神坚定。 梁震挣扎着站了起来,对沈非说道:“沈少,谢谢你,是你救了八号当铺,要不然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救你是为了让你更好的做事更好的演戏,当然,我这也是另外一种吞了你势力的手段。” “沈少看得上,是我们的荣幸。” 梁震真心实意地说来,以沈非的本事,想弄势力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吗?看得上他,看得上八号当铺,确实是荣幸。 “行了,天都要亮了,咱们早点办完事,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沈非给梁震治起伤来。 妙手回春一施展,热流在身体里涌动,梁震便惊讶万分地看见一颗颗子弹身体里面滑出来,枪伤慢慢愈合,就是他腰间的骨头似乎也完好如初。 这…… 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沈非又给其他人治病,人不少,花的时间也比较多,不过,沈非把他们的伤治完好,他的能量不减反增,橙色光点都增加了好一些。 这些人的感激,很浓。 之所以这么浓,除了沈非真的治好了他们的病,还有沈非这么大的身份却亲自给他们治病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更有刚才老火一帮奸细事件给他们留下的记忆太深刻。 梁震再次表达了感激后,说道:“沈少,您想要我们怎么做?” “当然是按她的意思不死不休了!” “是。” “这些人,你准备如何处理?” “他们不少人都受了重伤,很难活过来,现在活着回去就是漏洞,我准备秘密组建一只暗势力,以防不时之需。而且,这样做,老火他们的消失也能解释!” 沈非点头,问道:“你们所知道的叶倾城是怎样的人?” “叶倾城,是东北叶家的人!就我们所得到的资料,叶倾城的并不姓叶,而是姓叶赫那拉,是满族血统,祖上很风光,与清朝皇室有牵连。” “靠,不至于吧,都扯到大清王朝了?” “我们的势力主要也在东北,因为有不可妥协利益之争,我们两家是死敌,叶倾城是他们叶赫家现任家主。” “还是家主?” “是的,自从她接任家主,就大力进攻我们,我们损失已经很大,虽然还能撑一段时间,可长此下去非常危险,我们得到消息叶倾城没有在东北老家,我带着人一直在追寻他,所以,我们一得到消息,就立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锦城布下了杀局。” “有些不对。”沈非摇头,“叶倾城找上你们和我不死不休,你们的势力不会如此弱,而且你们势力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奸细。” “不瞒沈少!老掌柜早年间救过一个人,那人现在在东北的势力很大,暗地里人称东北王,东北王重情重义一直将老掌柜当救命恩人,老掌柜当年死的时候,东北王出手将灭了那个势力,可是,没想到,真正的凶手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也许他们是想通过我们,让你和东北王发生矛盾,甚至火拼。” “这就差不多合理了!我觉得,你可以再查查,当年那个小势力的具体情况,还有这个东北王的敌人又是谁,说不定会很有意思,反正人家是高手,下棋绝不是看一步走一步的。” 沈非点了一句,甩手走人了,梁震等人赶紧躬送沈非离开后,隐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从沈非的话里感觉到,这叶倾城好像不仅仅是叶赫家的家主那么简单。 梁震不再耽搁,赶紧带人撤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说其他,光是将这批人马藏起来就不是件容易事,更别说八号当铺还可能存在的奸细。 沈非带着电子回了锦绣庄园赵子秋的家,电子趁着这一段时间,已经查了很多档案,暂时锁定了一百个人! 并且给他们发出了短信! 一个沿街在垃圾桶里找垃,看起来胡子拉碴,头发乱成一团都可以当鸟窝,走一步便咳嗽一声,时不时还咳出黑血,足有四十多岁的汉子收到了一条短信。 汉子在路边坐下来,拿出手机按出短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何铁成!今年四十岁零三十九天!曾是一名拆弹专家,在十年前,因为同事的陷害误拆了炸弹,导致两名群众受伤!本应入狱,因身受内伤,网开一面保外就医!” 看到这些,汉子浑浊的眼睛里,射出了精光,眼角还滚出了泪珠,不因其他,只因上面的“陷害”二字,那次事件一直是他心中的痛,却没有人相信他。 现在,有人相信他。 他继续看下去,后面写道:“若你想查找当年事情的真相,若你想洗清冤屈,还自己一个清白,若你想治好身上的病,那便去锦城,找沈非!” “锦城?沈非?” 汉子知道锦城,却不知道沈非,他身上的伤有多重,他很清楚,医生早说了,他最多还有半年的性命,这么重的伤,还有人能治好? 沉默了好半天,汉子站了起来,扔掉了手中的垃圾,他终究是不甘心的,他必须要找出事情的真相,要找一个清白。 哪怕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他迎着东升的旭日,向着锦城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