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到锦城,找沈非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到锦城,找沈非

“田伯明,三十九军里面射击第一格斗第一枪法第一侦察第一反侦察第一的超级老兵,在一次追缉国际大毒犯事件中,中了埋伏,身子被炸坏,自此成为一个废人,你怀疑埋伏有问题,你从军队退役隐姓埋名!若你想找出真相擒拿毒犯恢复老兵雄姿,到锦城,找沈非!” “连文景,超级间谍,代号狂风!巨人事件中,以一人之力,独斗三国间谍,且将其戏耍于手掌之中且一一歼灭,本该以英雄回国,却遭遇同伙抢功,设下陷阱,死里逃生之后却已身受重伤,濒临死亡边缘,还被人诬蔑成卖国贼日夜追杀!若想伤病痊愈讨回公道,到锦城,找沈非!” “仇天前,地下黑拳连续三届拳王,英雄难过美人关,被女人、兄弟,还有拳场出卖,布下死局,最后一战,因为吃了女人递来的水,身败名裂!本已被送往火葬场,最后关头醒来,发现手筋脚筋全被挑断骨头尽碎十足废人,只能压下深深的仇恨,换了名字苦苦生活在铁原市当。想报仇,想重复拳王之威,到锦城,找沈非!” “谭千青,八极拳第九代传人,十年前被大师兄出卖,杀你之父,且废你武功,要将你卖入青楼,你男人拼死相护,让你逃了出去!若想报血仇,尽复武功,到锦城,找沈非!” …… 一条又一条的短信,在电子手指挥舞中发往大江南北,发到一个个落魄的重病缠身心中充满了仇恨却又无法报仇的人手里。 每一个人看到短信,都是震惊万分! 短信里的内容竟然能把他们的事迹调查得那么清楚,还能将他们隐藏之后的身份都暴露出来。 除了震惊,还有疑惑。 他们都不信这么重的伤还有人能治好,可是,他们不甘心,即使只有一丝奢望,他们也想试一试。 于是乎,正在扫地的田伯明扔下了扫帚,奔向了锦城!正在收购废品的连文景扔下了车,奔向了锦城!守门的仇天前,饭店洗碗的谭千青,所有的收到短信的人,都立马奔向了锦城。 去找那个沈非! 去那一线奢望! 其实,电子能将信息发到他们的身上,就确信他们会来!如果真的愿意就此沉沦,与世界脱离与社会脱离,他的黑客技术再高超,查到的资料再多,也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通知不到他们。 有联系,他才能找到他们! 电子的查找仍在继续,现在他查找的,不仅是这些能够变成宝的废人,还有坏事做尽的恶人。 发财的事儿,可要落在这些恶人的身上。 当两人赶回锦绣庄园的时候,净化组织的老窝也分出了最终的胜负,唐铭人费尽心力损失好一部分人马之后,终于攻入核心。 按照唐铭人的计划,接下来就是拿下首领,用尽手段逼他交出最后的底牌以及他这些年积累的财富。 可事实和他完全相反,他找到的只是首领的尸体,准确一点说,是没有脑袋的尸体,首领的脑袋已经消失不见。 顿时,唐铭人暴跳如雷。 有人趁着他与净化组织最精锐的力量血战之时,悄然潜入,杀死了首领,更有可能拿走了财富。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首先实力肯定不弱,其次脑子够聪明,最后还有对这里很熟悉,对净化组织的首领也够熟悉。 否则,绝对甭想悄无声息摘走了他胜利的果实! 唐铭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骷髅,去刺杀沈非最后反被沈非收服转刀相向的骷髅,之前他得到的消息是骷髅身受重伤,那条机械手臂完全废掉,十分实力最多就只有三分。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麻的! 唐铭人忍不住大骂出声,他发现这些人在以前并不算怎么样,可跟了沈非被沈非洗了脑之后,就像换了个人换了颗心脏一样,能够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实力。 想到自己拼死拼活的想得到净化组织的资源,再拿去对付沈非,但最后却为沈非作了嫁衣裳,那些资源落到了沈非手里。 这一来一去,沈非的实力又强大了不少。 “该死的沈非,我和你不死不休!你以为得到那些东西就很厉害吗?没有用的,我终究会杀了你,亲自砍下你的脑袋!” 唐铭人对沈非是越来越恨,恨到了他都忘了叶静云,只想着先把沈非弄死再说!净化组织这颗棋子落空,唐铭人继续往外走,他得进行第二计划。 他要去新三角! 新三角,将是他的腾飞之地! 他要在那里打下一片大大的地盘,让国内上面的人都重视且倚之为门户的地盘! 到时,沈非脑袋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唐铭人豪情万丈,狠心一路! 带走净化组织首领项上人头的,确实就是骷髅,他要用这颗脑袋,还有从首领身上收到的一些东西,做为让沈非给他断臂重生的诊金,以及他的投名状。 骷髅疯狂赶回锦城之时,绝枪也在往锦城赶,那些漏网的杀手都被他摆平了,他正带着一些找到的“废人”赶回去,再领下一个任务! 到此为止,在杀手界小有名气,也算能排得上的号的净化组织,就这样被净化掉了,而他覆灭的原因,只是因为惹到了沈非。 杀手界一片震动! 不少的杀手组织,开始给沈非贴上了“危险”的标签,一个能被刺杀就反过去把人家整个组织都灭了的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比净化组织还弱的杀手势力,严禁手下接有关刺杀沈非的任务,即使比净化组织强的,态度也非常慎重。 当杀手界因沈非而惊慌了片刻,百来号人从四面八方奔向锦城时,沈非和电子回到了赵子秋的家里。 一番简单的介绍,电子打过招呼后,为古靖阳叫沈非师父震惊了那么一刹那之后,又沉浸在了他的电脑世界里。 实际上,电子从进入锦绣庄园,还没有走到两百米,便将锦绣庄园的监控设备及其周边的天眼全部控制了,所有的监控,都是他的眼。 赵子秋看到沈非,有很多话想说,锦城发生的事黄海发生的事,他都知道了,他想告诉沈非,无论如何,他都站在他的身边,一起面对。他还想说,需要什么差什么,给他说一声就行。 还有很多很多。 可最后,赵子秋的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两字,“兄弟!” 兄弟两字,足矣。 苏锦瑟眼睛湿润,网上信息爆炸得那么厉害,虽然上面并没有提到沈非的名字,可联系到沈非昨晚一夜未归,苏锦瑟知道这一切都和沈非有关系。 心中情丝早已是千千结,苏锦瑟抱着沈非,满腔爱意涌上,却没有惊天之言,只有淡淡的却饱含深情的一句话,“回来就好。” “我都会回来的,这么漂亮能干的媳妇儿,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怎么能不回来?”沈非笑着说来。 听到沈非的话还是那么的有流氓味道,苏锦瑟那颗心不自觉的安定下来,如同温暖的春风轻抚着她的心。 沈大海夫妇猜到沈非是去做了事,却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做的是震惊上下的天大之事,为了不让二老担心,大家都帮着掩饰了这个问题,只说着高兴的话题。 一夜奔波,沈非也有些累,吃过饭便去睡了下来,睡的时候还非得让苏锦瑟哄着睡,苏锦瑟知道他的无赖,却让他枕着腿上,哼着曲儿伴他入眠。 电子倒是半点都不疲惫,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他瘫痪的时候睡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要把以前浪费的时间追回来! 苏锦瑟等沈非睡着后,悄然起身,拔通了苟和光的电话,她和赵子秋把沈氏集团的事情都商量得差不多了,两人决定就以沈非老家白马县作为沈氏集团的处子秀,先为沈氏集团造一点势,铺开一些摊子。 这样,对锦城市新中心那块地的招标也有积极的影响! 而且,将这块两块地拿下来,还能做为一个整体。 到时能做的事情更多。 现在就得与苟和光商量商量,苟和光接到苏锦瑟的电话那是激动万分,白马县现在的情势很不妙,钟国经事件带来的影响太大,非常需要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来转移注意力,转变白马县的形象。 而沈非的投资就是很好的一件事,苟和光当先向苏锦瑟说了他已经将十件好事吩咐了下去,苏锦瑟秀眉一皱,说好事并不是只做十件就行,是要一直做下去。 这是他们投资与否的先决条件! 说老实话,苟和光想不通沈非他们为什么将做好事看得如此之重,哪个商人不是唯利是图的? 那些说捐了多少款,要为老百姓谋幸福带来好生活的,都是漂亮话是有目的的,最终还是想多赚钱。 从来没有沈非他们这样的,不说漂亮话,不谈利益,先将好事做下,仿佛做好事就是他们的使命一样。 苟和光很想不通,但他更加希望能将沈非他们的投资敲定,沈非他们做的好事越多,他得到的,无论是名声还是政绩,也就越多。 所以,苟和光当即点头应下,说他一定会继续努力做好事,还会号召全县老百姓每天多做一点好事,弘扬正能量。 苏锦瑟这才让他抽个时间,具体详谈一下,苟和光立马说现在就有空,他马上就赶到锦城来,问苏锦瑟在什么地方见面,苏锦瑟想到芝兰那边弄的会所,虽然还没有开放,但好像也差不多了。 这样打招牌的事情,还是往自家弄比较好,便报了以前皇家一号的地址,苟和光赶紧叫上秘书,火速前往。 苏锦瑟放下电话之后,才猛然意识到刚才对她毕恭毕敬的,是白马县的二把手,很有可能还是白马县的一把手。 数十天以前,她还是一名学生,虽然顶着个校花的名声,但在别人眼里也就是一个可以用来长脸的花瓶,而她自己的理想也就是等毕业之后,能够出来找个稳定的工作。 现在,她却能接触到赵子秋、古靖阳这样的大人物,还能让苟和光这样的人恭敬对待,这其中的转变,用天壤之别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但苏锦瑟没有为此傲娇,她想到的这里面的挑战,既然走在这样一条注定不平凡的路上,那她就要更不平凡一点! 听说苏锦瑟要出去,林晓玉主动相陪,苏锦瑟知道现在的处境,没有拒绝林晓玉的好意,再说,工作的事情她还很嫩,有人在一旁看着也好。 就在苏锦瑟离开后不久,沈非被一个电话吵醒,他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冰冷的却异常深刻的声音,“沈非,我想见你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