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 妖孽狂医

第二十四章 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说话的是一个彪形大汉,身高一米八往上,一身的肌肉,脸上也尽是横肉,看起来就是凶神恶煞的那一种,这人叫屠志勇。 屠志勇带着七个保安走了进来,将沈非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沈非清瘦的身材,嘴角尽是鄙夷之色,就这样一副体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小子,刚才是你说今天谁也救不了他?” 陈强看到屠志勇等人进来,不等沈非回答,大声喊道:“勇哥,就是这个人,他想在皇家一号闹事,快把他放倒在地!” 沈非冷笑,“你以为他们能救你?” “当然,这里是皇家一号,勇哥是……” 啪! 沈非一巴掌甩在陈强脸上,直接将陈强甩倒在地,一脚踩在他脸上,“我说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天王老子来也不行!” “麻痹的,还找杀手杀我!” “你知道那杀手现在是什么样子吗?除了脑袋,其他地方都碎了!” “老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你,不要打我女人主意,你娘的没长耳朵吗?” “你不是有钱吗?赶紧出钱找人来打我啊!” “陈强,你惹怒我了!” 沈非说一句踩一脚,数脚踩下来,陈强活生生被踩成了猪头,芝兰在旁边看得眼睛直愣愣,这是真实无比的踩脸啊! 不仅踩了陈强的脸,还踩了屠志勇他们的脸,芝兰觉得沈非要悲剧了,虽然沈非打过王坤那一帮人,可王坤根本不能和屠志勇,屠志勇是皇家一号保安部的二号人物,打架极为凶猛! 沈非再厉害也不是屠志勇的对手,而沈非一旦被放倒,那陈强就会趁机报复沈非,芝兰摇了摇头,没有实力的嚣张,就是自取灭亡! 屠志勇此刻正是怒火冲天,他都来了,沈非竟然甩都不甩他,直接暴踩陈强,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屠志勇完全忽略了沈非嘴里说的杀手,怒吼道:“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先给你一点教训!” 说话间,屠志勇一拳砸向沈非后脑袋,拳风呼啸,表明屠志勇这一拳的力量绝对不弱。 事实上也是如此,屠志勇一拳最强力量能达到两百斤,他曾经砸断过三匹砖,现在处于怒火当中的他,力量远超出两百斤。 屠志勇相信,这样一拳能够直接将沈非砸趴在地、狂吐鲜血,屠志勇看拳头离沈非后脑袋越来越近,嘴角的笑容愈加狰狞,就在要砸上去的时候,沈非反手抓住了屠志勇的拳头! 立马,屠志勇的拳头再不能移动分毫,沈非回过头来,冷声说道:“这就是你的罚酒?不怎么样嘛!” 屠志勇挣红了脸,用尽了全身力气,仍然动不得半分,但这么多人看着,他绝不能示弱,厉吼道:“小子,你最好放了我,再给老子道歉,不然……” “不然怎样?”沈非用力一捏,径直将屠志勇的拳头给捏散,骨头尽数捏碎,屠志勇惨叫出声,沈非冷道:“还要请我吃罚酒吗?” “你……” “滚!” 沈非吐出一字,将屠志勇甩出去坐倒在地,接着又是一脚踩在陈强脸上,“我说过,没人能救你的!” 陈强浑身冰凉,沈非太厉害了,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芝兰一帮人也给惊得心跳停滞,屠志勇在皇家一号里面算很能打的人,可沈非却轻轻松松把他放倒了。 惊讶过后,芝兰又摇了摇头,皇家一号的力量,可不仅仅是屠志勇一个人,沈非看似打倒了屠志勇,但这件事绝不会就这样结束。 如同芝兰所料,屠志勇没有就此趴下,他要找回这个场子来,屠志勇爬起来,左手抓住桌上的一个酒瓶子,再次朝沈非脑袋砸去。 沈非头也不回,用出大力量,一脚后踹,踹在屠志勇肚子上。当即,屠志勇被踹得向后暴飞,巨大的力量让屠志勇在包厢门上撞出一个大洞,飞了出去,速度仍不减,将对面包厢的门一起给撞出个大洞,直到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包厢里的人全都傻了眼。 “我的天,他一脚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撞坏了两扇包厢门,要知道这包厢门是用上好的硬木,还加了大理石做成的啊!” “勇哥都不是他的对手,谁还打得过他!他是什么?快点叫猛哥来,眼下只有猛哥才能镇住场子!” 剩下的保安打起了电话,芝兰那张性-感小嘴儿,张得大大,她第一次觉得,这个沈非可能不是那么好惹的,在这个社会,打架厉害算不得什么,可要厉害到这种地步,还是很吓人的! 至于陈强,眼里、心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沈非太恐怖了,陈强不敢再硬撑,他怕沈非一脚将他的脸给踩成肉饼,哭求道:“沈非,苏锦瑟是你的,我再也不会对她有想法了,你饶了我吧。” “去你大爷的,苏锦瑟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你用我的女人来换我饶过你,你的算盘打得很好嘛!” “不,我再也不会对付你了,我……” “老子好怕你对付我,现在我是真的把你打伤了,你赶紧报警啊,让警察把我抓起来,然后再请杀手,双管齐下,说不定真能杀死我了。” “我给你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十万,一百万都行!” “陈强,你是不是觉得有钱就了不起?有钱,你就可以随便玩女人;有钱,你就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有钱,你就能祸害别人,栽赃嫁祸,为非作歹?” 陈强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可他哪里敢说半个字,沈非一声冷哼,“既然钱是你的最大底牌,那我就让你变得一无所有!” 暴打了一顿陈强,沈非那口怨气出得差不多了,一脚踹在陈强的小腹部位,加重了“酷刑”,“陈强,坏事做多了,会遭报应的!我给你算了一命,从今以后,你都当不成男人了!” 陈强立马想起他的老二再也硬不起来,恐惧瞬间浓郁了好几分,沈非却拍拍手往外走去,甩都没有甩芝兰一眼,芝兰真心怀疑自己是不是变丑了,连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吸引不了。 屠志勇带进来的七个保安,看到沈非要走,赶紧拦在沈非面前,沈非在皇家一号里闹事,还把屠志勇打得那般惨样,他们要是放走了沈非,那就死定了。 沈非扫了七人一眼,“你们要拦我?” 淡淡一问,让七人如坠冰窖,其中一个人壮着胆子说道:“这里是皇家一号,是……” 砰!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沈非便一脚将他踹出去撞进了墙壁里面,剩下六人还没有回得过神来,沈非又连踢六脚,将他全都踹进墙里。 芝兰看着墙上的七个人,眼睛里写满了惊讶,沈非到底有多厉害,那可是实心混凝土墙壁,不是豆腐啊,他就那么轻松地把人给踹进去了。 沈非这样做自然是为了震慑,他继续往前走,刚走到门口,一个精瘦汉子拦在了他的面前,芝兰看去,这人正是皇家一号的第一高手,也是那些保安口中的猛哥,叫何猛。 先前她以为沈非就算打趴了屠志勇,也不是何猛的对手,可芝兰看了看坐在墙里面吐血的人,她觉得何猛也不是沈非的对手了,哪怕何猛曾经打过三年的地下黑拳! 何猛盯着沈非说道:“在皇家一号闹事的人就是你?” “滚开,别挡我的路!” “小子,你很狂,但是,你狂错了地方,也狂错了对象,我叫何猛……” “你叫什么关我屁事,你滚不滚?” “该滚的人是……” 何猛最后一个“你”字还没有说得出口,身子就飞向对面墙壁,撞穿了墙壁滚落在另外一间包厢里。 芝兰虽然早预感何猛不是沈非的对手,可她也没料到何猛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就被沈非打倒了。 其他人更是惊得失魂落魄,沈非就像踹了一块石头般,毫不在意,往外面走去,跟着何猛来的还有十多名保安,可他们看到那个墙洞,根本不敢拦沈非,自动让出了一条道。 来到外面,沈非深吸了一口气,他今晚所做的事,无论是踩陈强的脸,还是打皇家一号的保安,都非常的高调。 换在以前,他肯定不会这样做,哪怕就是得到神针之后,沈非想的也就是治治病,泡泡妞,赚赚钱而已,没想过要利用这种能力做什么事。 但陈强请杀手来杀他这件事,深深地刺激了他,他越低调,人家就以为他越好欺负,既然这样,何必低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我必——百倍还之!”沈非心里念来,想着怎样解决陈强,他说过要让陈强一无所有,就一定要说到做到。 而让陈强变成穷光蛋,就得将陈强老子解决掉,沈非想了一圈,准备从欢欢身上着手,如果陈强老子制的药真有问题,那让陈家倾家荡产就不是问题了。 不过,要治好欢欢的病,还得多做些好事,多得到些感恩能量,他现在的能量可不够。 沈非转身往医院走去,虽然是在晚上,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但是,他只要碰上一个危急病人,救上一个,得到的感恩能量便会很多,就像赵子秋,不仅能得到感恩能量,还能挣上一大笔钱。 想到一千万,沈非准备明天给赵子秋打个电话。 这时,沈非已经走到了一条巷子里,忽然看到前面有一个女人朝他跑来,这女人扎着一束黑色长发,五官极为精致,可用沉鱼落雁来形容,胸前两座山峰高高耸起,腰细如水蛇,再加上一双长腿,真的是魔鬼身材。 偏偏这女人浑身上下都穿着紧身的黑色皮衣,将她的凶啊、腰啊、腿啊,全都完美地呈现出来,特别是那一对凶器,随着她的跑动起伏不停,当真是要人命! 沈非眼睛大亮,这大晚上还能碰到这样一个极品女人,真的是艳福不浅,黑衣女跑到离沈非还有三米之距的时候,她身后又出现了一帮人,这些人也全都是黑衣打扮,疯狂往前冲来。 黑衣女眼里生出慌乱,却一闪而过,对着近在眼前的沈非妖然一笑,这笑容如同烟花,璀璨了沈非的星空,就在笑容绽放中,黑衣女手心里突然多了一把蛇形小剑,直刺沈非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