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对不起,你入不起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章 对不起,你入不起

这冰冷而深刻的声音,属于朱筠! 说深刻,当然就是放走龙怀义,置数千人于大爆炸之下的深刻! 沈非冷笑,“想见我,不怕我杀了你?” 朱筠回道:“如果你想杀我,那就更该见到我。” “时间,地点。” “地点锦里湖,时间越快越好。” 沈非挂了电话,走了出来,让方玉寒将他载到锦里湖。 远远看去,朱筠与前几日判若两人,以前的红润、娇艳,还有莲花般的不中不妖全都不见,剩下的只是苍白的脸色与坚定执着一往无前的目光。 见沈非走近,朱筠直接说道:“沈非,你要杀我,可以动手了!” 沈非冷道:“真想要让我杀你?” “你要不杀我,就治好我的伤!” “理由!” “我犯下的错,我去补回来!我放走的人,我去抓回来!” 沈非眼睛一眯,朱筠这番话还真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不知道龙怀义身后具体是哪个势力,却能大致猜测是个什么样的恐怖组织。 龙怀义逃出去,肯定是回了恐怖组织。 朱筠去恐怖组织抓人,那里面的危险,用刀山火海九死一生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 而朱筠,却能放下她的身份地位,去做如此大危险的事。 朱筠又道:“除了我,还有那个人!他已经被撤职了!” “撤职?” 沈非冷笑,犯那么大的错,就只是撤职,看来这个人的后台很不一般,而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疯狂举动,相信这人已将他恨到了骨子里。 要恨? 那就让他恨得更厉害一点! 沈非出手替朱筠治伤,朱筠感觉到骨碎手折之痛在一股股热流激荡中慢慢消逝,十来秒之后,朱筠便感觉完好如初。 饶是朱筠知道沈非的医术很厉害,可亲自感觉到,她才深刻理解到沈非的医术厉害到了何种程度。 “沈非,谢了!” “告诉他,不爽我,要毁我,像个男人,冲着我来!若他再东布一局,西挖一坑,当幕后黑手的话,我让他永远变成一个坑,永远黑下去!” “我会把你的话带到!” “祝你成功!” “我会的。” 朱筠说得是铿锵执着,沈非直接转身走人,莫名地想到了叶静云,叶静云姓叶,京城叶家的叶,十大家族二山之叶的叶。 她面对这样的事,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正想着,手机响了。 一看,正是叶静云打来的。 沈非笑道:“叶美女,你怎么知道我正在想你?” “因为心有灵犀啊!” “那你灵犀到我现在正想你怎么怎么的吗?” “你啊!正想着已经有人试过你了,证明你能吞下我这颗毒药,还想要把我吃掉,一饱食欲!” “叶美女,你真是神了,这都知道!择时不如撞时,那我们找个地方,更深一步的心有灵犀得了。” “如果你能在五分钟之内赶到锦城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没问题!” 沈非声音落下,身影已似箭般射了出去,他没有跑出最妖孽的速度,掐着时间,在离五分钟期限还有一秒的时候,来到了总统套房。 门一推而开,沈非看到的不是出浴美人,也不是穿着迷人处处透着诱惑的叶静云,而是一个坐在椅子上,挽着高高发髻,面容和叶静云有七八分相似,却极为端庄不怒自威的中年女人。 沈非猜到了这中年美妇的一些身份,心道这叶静云真是个大坑,第一次见她样儿,痛苦之中仍有着难言气质,绝对的一个大家闺秀。 谁知这大家闺秀挖起坑来,那更是坑死人不偿命! 酒店!总统套房! 这些字眼儿代表的意思,傻子都明白。 虽然沈非没有想过会真的就这样把叶静云拿下了,但谈谈天说说地,还是很可以的,结果一开门,看到很有可能是她的老妈! 沈非敢肯定,叶静云还不知在何处偷着笑,正当沈非要叫上一声阿姨,打上一声招呼时,中年美妇淡淡说道:“不敲门而入,不合格!” 听她这么说来,沈非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踹的门太多了,今天习惯了!” “眼神虚邪,语带轻佻,自以为大,不合格!” “阿姨,你这是在考察女婿吗?”沈非直接点明,中年女人淡笑,“就凭这话,还是不合格!” “所以呢?” “我出一百亿,占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一百亿,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沈非剑眉一扬,这女人真的很豪气,张口就是一百亿,而且看她那样子,好像还没有将一百亿放在心上。 就连他这种觉得挣钱像捡泥巴一样的都给小小镇住了一把。 还有便是,赵子秋注册沈氏集团没几天,现在更是连公司的地盘都没有,这女人就要占这么多股份。 “不错!以你的智商,应该能猜到我入股沈氏集团之后,会给沈氏集团带来多大的好处,不管是金钱还是人脉、资源等等。” “哦,请问你姓什么?” “叶!” 听到这一字,沈非又蒙了一下,他之前猜测这中年美妇是叶静云老妈,可她姓叶,多半就不是叶静云老妈了,那她又是谁? 心里想着,沈非嘴里回道:“那不如你弄一个叶氏集团,我拿点钱,入点股,占个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怎样?” 叶姓美妇冷冷一笑,“对不起,你入不起!” 沈非笑着回道:“这句话,也是我对你说的!” 叶姓美妇秀眉一抬,“你不答应?” “再见,拜拜!” 沈非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即使是现在,一百亿对他来说也是个大数目,但是,他相信自己的沈氏集团,绝对不止这么一点钱。 一百亿,很多吗? 不过一晚的龙皇府罢了! 她都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了,沈氏集团还是沈氏集团吗? 再说,他做集团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赚钱! 而是做更多的好事! 都由她做主了,他还做什么好事? 沈非走得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叶姓美妇看着沈非的背影,嘴角往上扬起,叶静云从隔壁走了出来,笑道:“小姨,这家伙有意思吧!” “是挺有意思,不过意思得过了头!他现在是强,是有实力,甚至以一己之力挑动各方势力风云,以强悍姿态震慑住那帮人。可是,这不是一人大吼就能挥军千万的时代,他一人再强,又怎能强过众人之力?他以后的路会很难走,不说别的,就是马上锦城市新中心的招标,他就会遭遇到大狙击,战斗,并不是仅仅是刀枪!” 叶冷烟一番评论后,对叶静云说道:“小云,总的来说,我不看好他!跟着这样的人,也会很受苦很危险!远的不说,昨天他的那些女人不就被抓了吗?你这样的一颗璀璨明珠,又怎能和其他鱼目一起去分享他呢?” “小姨觉得,我嫁给唐铭人不会受苦不会危险吗?唐铭人就会始终如一的对我,不会再找其他女人吗?” “至少唐铭人要靠着咱们叶家,他要看你的脸色,他有再多的女人,你不许,他也不想带回来一个。” “小姨,你错了!唐家没有叶家强,他确实会如你所说,可有一天,他吸干了叶家的血,自己强壮之后,那他以前对我们叶家对我有多忍,强壮以后就会有多狠!” 叶冷烟沉默,她不得不承认叶静云说得很有道理,这两天的事也证明了这一点,唐铭人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没几人知道,他一脸笑嘻嘻总被京城子弟取笑是巴结一条狗的下面,弄出了那么多的阵仗。 “沈非吧,至少没想着要靠叶家!” “你怎么知道他不想靠叶家?他比唐铭人的心还要大!我查过了,他的医术确实是逆天般的存在,就连癌都能治好,我怀疑他能够完全治好你的病,却非得要说一年后,那他这是想做什么?不就是让叶家帮他吗?” “他不是那样的人!” “小云,我知你聪慧,可还有一句话,陷入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负!你的病,确实需要他来医治,但是,报答他的方式不是电视神剧里面的以身相报,我们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以他现在的所做所为,就算暂时获得表面上的平静时间,但暗涌的水流,总有一天会变成心涛骇浪扑打在他的身上,到时,我们只需要和他做一个交换就行了!” “那你说,他为什么就那么毫不犹豫敲断了朱筠的腿?” 叶冷烟一怔,幽幽说道:“我也是想不明白,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他就下得去手,还下手那么狠!我听说,沈非当时都有把她掐死的冲动。” “小姨,我们打个赌,总有一天,朱筠会不顾一切为沈非哭为沈非笑的。” “不会吧!” “就赌叶氏财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吧!” “恩?” 叶冷烟回神,看着叶静云说道:“小云,看来今天我让你安排,是跳进你挖的好几个坑里吧?” “不多,就一个坑!” “连环坑?” “小姨赌还是不赌呢?” “既然你喜欢赌,那小姨就陪你赌一把!小云,知道吗?其实我希望你赢!朱筠要真那么为他做了,你就安全了!” 叶静云狡黠一笑,“也许我会和她抢一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