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叫你大老板来吧!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叫你大老板来吧!

沈非从锦城大酒店离开后,脑海里都还回响着叶冷烟要拿一百亿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以及“对不起,你入不起”的话。 说这话时,叶冷烟脸上表露出来的那种认真到极致的瞧不起,给人感觉就像是她用一百亿打发一个乞丐,在阐述一加一就等于二,一天就有二十四个小时般的事实! 而沈非在这方面就是个血气方刚的愣子,你说一加一等于二,他就非得要弄出一个等于一等于三等于很多的东西出来。 她说入不起,他非得要拼上一把,看看到底是谁入不起! 同时,叶冷烟的出现,也给沈非提了个醒,接下来的战斗,兴许不会再像之前闹得那么惊天动地明目张胆腥风血雨。 这样的战斗,可能会隐藏在暗处,会更危险更毒辣。 明面上的战斗,只怕会以经济打压为主,给他制造种种难处,比如让他的沈氏集团胎死腹中之内。 沈非嘴角扬出一抹残阳斜照的笑容,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谁动手就斩他的手挖他的心,将他身后的势力全部毁得干干净净。 至于现在嘛,就好好享受狂风暴雨之后难得的宁静,上上课,和兄弟们喝喝酒,再转上一转,最重要的是陪父母在锦城市逛一逛,买点衣服之类的,好好让爸妈享享福,高兴高兴。 别说,沈非一回家,便看到爸妈愁眉苦脸的,沈非问道:“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沈大海看了眼妻子,还是说道:“儿子,你有出息了,我和你妈打心底里高兴,你的孝心我们也看在眼里,只是,这么大的房子这么豪华的房子,我们住着感觉很不对劲。” 沈非很理解,除了不适应之外,估计爸妈还有这里不是他自己的家,有一些拘束。他之前住在赵子秋家里,主要是从安全方面考虑,但长久在赵子秋家住下去确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他想着那些可以“变废为宝”的钻石们应该快要到来,等把他们的病治好,爸妈的安危就比较有保证了。 心里思量了一番,沈非笑道:“老爸,再等些日子,我们就去买套小二层,住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好不好?” 沈大海知道儿子有计较,点了点头。 “爸,妈,我们还没有去逛过街呢!走,儿子陪你们去转一转,等我叫上锦瑟!”沈非正准备给苏锦瑟打电话,程秀英忙阻止道:“锦瑟去忙事情了,你就别打扰她,你陪我们去转转就行!” “好,那我们走吧。” 沈非挽着爸妈走了出去,直奔锦城市的中心地段,他得给爸妈置办一身好行头,一走进大厦里面,程秀英就问道:“儿子,这里装修得这么豪华,里面的东西肯定很贵吧。” “妈,不贵的,你就放心买吧。” “可是……” “妈,你就儿子一个表现的机会嘛!” 儿子都这么说了,程秀英只好点头,继续往里走,她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儿子是真的长大了。 “妈,你看那件衣服怎样?” “看起来挺不错的。” “那咱们去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 沈非正准备让老妈试衣服,一个化妆化得极浓,显得有些妖艳,胸前挂着钱诗燕牌子的女导购走了过来,急切地说道:“喂喂喂,你们别乱试,这件衣服十多万呢,不是谁都可以试的。” “什么?十多万?” 程秀英大吃了一惊,她早知道这里的衣服很贵,却没想到贵到了这么离谱的程度,十多万那几乎是他们一家人两年不吃不喝的所有收入了。 现在却只能买一件衣服! 即使她知道儿子可能比较有钱,但她还是不能接受买这么贵的衣服,程秀英要拉着儿子往外走,“儿子,走吧,咱们别买了,这衣服实在是太贵了。” 此刻的沈非,脸色很是阴沉。 钱诗燕的话让他不舒服,她露出来的那副不屑的表情,更是让他不爽。 沈非还没有说话,钱诗燕又鄙夷地说道:“就是,赶紧走吧,这衣服不是你们能穿得起的!” 说完,钱诗燕看到沈非正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她,她心里不自主地生出一阵不安,可她再看了眼沈非爸妈那非常地摊货的穿着,心里底气又足了起来。 “你瞪着我做什么?还想打我不成?” “打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沈非准备刷卡结账,他没兴趣和一个没有眼力价没有职业操守的女人打擂台,这就好比一个博士生和小学生比谁做题做得快做得对,也不想她坏了自己陪爸妈逛商场的心情。 可是,沈非的卡还没有掏得出来,就听钱诗燕冷嘲热讽地说道:“还脏手,你以为你是谁?你有那个本事吗?没钱就别来这里充大款,我劝你赶紧有多远走多远,别呆在这里碍着我们做生意!” “那就别做生意了!” 沈非掏出了手机,想着给谁打电话,这样一件小事,能解决的人很多,他在想着找谁能最快搞定,钱诗燕盯着沈非手里的国产手机,冷笑道:“用一个破手机,想打电话叫人吗?吓唬谁呢?你知道我们的老板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 “那你说出来,看一看能不能把我给吓死!”沈非也不慌着打电话,钱诗燕得意洋洋地说道:“我的老板是锦绣集团董事长的儿子陆青昊,吓了吧?” “确实吓倒了。” 沈非露出了笑容,他没兴趣和这个钱诗燕玩,但换成是陆青昊,他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兴趣的,上次孤儿院事件之后,他就再没去关注陆青昊怎么样了,他记得曾找过一个叫燕山锋的人帮他黑陆家父子,一报他们鼓动黑势力来抢他钱害他命的仇,他还不知结果如何。 “吓倒了,那就赶紧走。” “为什么要走?” 沈非不但没有走,还叫爸妈一起进去,程秀英不想惹事儿,还在让儿子走,可沈大海也觉得这个钱诗燕有些过分,大步走到昂贵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 程秀英见这父子俩都坐了下去,她也只好走了进去,沈非笑着对老妈说了声没事儿,又对店子里另外一名模样儿清秀看起来较为舒服叫李梦云的导购员说道:“美女,帮我们倒杯白开水来,谢谢。” 钱诗燕狠狠瞪着李梦云,李梦云想了一下,笑着说道:“三位请稍等,我马上去。”李梦云不顾钱诗燕的不爽,去找杯子倒水。 “李梦云,你以为他们会是装低调的有钱人吧?看他们的穿着,还有他们的神情,以及他们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都不是什么有钱人,你巴结不上。” “顾客是上帝,就算他们买不起,只要走进店子,我们就应该热情服务。”李梦云回了钱诗燕一句,钱诗燕气得不行,“李梦云,我会告诉店长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李梦云手上一抖,但她还是将水装入杯子,端来放在了沈非三人面前,沈非问道:“美女,你就不怕被开除吗?” “怕!但我觉得我做得没有错!”李梦云眼神里有着某种坚持,沈非微微点了点头,钱诗燕又在旁边冷冷讥笑,还对沈非说道:“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叫保安多没意思,一层一层叫上去,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直接叫你的大老板来吧!” “你算老几?有资格见陆少吗?” “你不会没有他的电话吧?” 沈非笑着问来,钱诗燕脸色一红,以她的身份,她还真没有陆青昊的电话,虽然只要陆青昊愿意,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献身,可是,她到这店子里来,也就见过陆青昊几面,更别说知道他的电话了。 但世事难料。 前几天,她还真得到了陆青昊的电话,上面还写着陆青昊需要女人,钱诗燕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打了过去,没想到还真是,还让她去某某地方。 然后,她就去了。 再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大群的女人以及陆青昊。 钱诗燕真被那种场面吓着了,但她却迈不开离去的双腿,还鬼使神差地加入了进去,历尽辛苦之后,她终于完成了献身大事。 从此之后,她就以陆青昊的女人自居,自觉高了李梦云她们一等,平日里卖衣服也比较嚣张,就是对那些穿得还不错的人态度都比较恶劣,更别说沈非他们这些穿着地摊货的了。 看到沈非的笑容,钱诗燕胸口一挺,傲然回道:“谁说我没有陆少的电话!” “想不到你还有他的电话,厉害。” “还用你说。” 钱诗燕没有听出沈非嘴里的讽刺,脸色更加地得意,沈非说道:“那你赶紧给陆青昊打电话啊,告诉他有人欺负你了。” 听沈非这么一说,钱诗燕面上浮出一层难色,那天有那么多的女人,等轮到她的时候,他早就兴奋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会记得她吗?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觉得绝不能丢脸,而且她也想试一下,如果真的能把陆青昊叫了过来,那这个店子就没有谁敢不听她的话,店长的位子也是她的,到时她第一个将李梦云给开除了。 这么一想,钱诗燕笑道:“打就打,你就等着悲剧吧!” 当即,钱诗燕掏出她的苹果机,炫耀地在沈非面前晃了一圈,这才按下了那个她深深刻在心里的数字,按下拔打键的那一刻,钱诗燕心里涌着无数期待,她心里狂想着等陆青昊接通以后她该怎么说。 然而,下一刻,钱诗燕脸色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