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陆青昊来了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二章 陆青昊来了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是空号!” 钱诗燕听到这话,整个身子都僵在了一团,心里冰冷得似中了冰魄神针,怎么可能是空号呢?那天明明就是打的这个电话啊! 刚才是不是打错了。 肯定是的。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钱诗燕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彻底地相信了,她赶紧又按出一串数字,按完之后还再三确认了几回,终于肯定无误之后,钱诗燕再次拔通。 然而,空号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下子,钱诗燕失魂落魄了。 她千里迢迢送身上门,一分钱没要,来回车费还是她自己出的,想的不就是鱼跃龙门,麻雀变凤凰,攀上陆青这个超级富二代,过上贵妇人的生活吗? 结果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空号”的结局! 她心里所想的一切好生活,也都成了空号。 钱诗燕不甘心。 她一遍又一遍地打,结果都打不通,眼前还有那么几双眼睛看着,她除了打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沈非问道:“看你样子,好像你还真认识陆青昊。” “我当然认识!”钱诗燕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声。 “那你这要哭的样子,是陆青昊欺负你了?”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了,我是出了名的大好人,专门做好事的,你不慌,我帮你问问,到时你再给他打,让他马上过来。” 沈非没去麻烦别人,直接打给了电子,有电子在弄到陆青昊的号码绝不是一件难事儿,而钱诗燕却是撇嘴冷笑不已,“就你这副样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还能知道陆少的电话,你回家去做白日梦吧!” 听到钱诗燕一再鄙视沈非,程秀英的脸色也阴沉下来,这女人说她没事儿,可说她儿子就不行,程秀英也支持儿子了,这事儿非得弄个明白不可。 钱诗燕满腔的憋屈找不到发泄,全对准了沈非,“你不是很牛吗?把陆少的电话说给我听听啊!我钱诗燕最讨厌那种没本事还装牛逼的男人,你以为你谁啊,你……” 这时,沈非收到了一条信息。 正是电子发来的,沈非念出一串数字,说道:“打吧,这就是陆青昊的最新号码!”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随便找一个号码就说是陆少的,陆少是九天之上的人物,你是十八层地狱下面的,你拿得到他的号码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好,我就试给你看,当面戳穿你的阴谋。” 钱诗燕是真的不相信沈非能弄到陆青昊的电话,可是她心里又有那么一丝奢望,如果,假如,万一真的能找到陆青昊呢? 如果能找到他,那她之前所想的,也就有那么一丝实现的可能。 当即,钱诗燕拔通了号码,很快,电话就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极不耐烦还极具焦虑的声音,“谁啊?” 钱诗燕听这声音,立马愣住了。 这声音,她太熟悉太深刻了。 那天他兴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声音。 只不过语气不一样,但绝对就是锦绣集团董事长之子陆青昊的声音。 钱诗燕看向沈非,这个人真的能拿到陆青昊的电话,那他是谁?是什么人?钱诗燕心里第一次有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安。 这时,陆青昊更不爽地说道:“谁啊?说话!” “陆少,是我,我是钱诗燕。”钱诗燕嘴里说着,心里想着凭借她献过身的本钱,陆青昊再怎么也不会不理她吧,就算不会给她贵妇人的说话,多少也要来一趟,也要给她一点钱,只要陆青昊一来,她就不会丢脸,还能把这些人狠狠鄙视一番。 可惜,钱诗燕的念头还没有想完,陆青昊就甩过来冰冷似刀子的三个字,“不认识!” 不认识? 钱诗燕这次中的不是冰魄银针而是生死符了,怎么能不认识呢? 不管怎么说,她也和他那种过啊。 钱诗燕忙说道:“陆少,前两天,我们那种过的,你还记得吗?就是那天,有很多女人,你还说我让你很舒服,你说……” “我草泥马,老子都换号了,你还能找到我,你们这帮婊子到底想干什么?要钱吗?” “不,不是的。”钱诗燕被陆青昊的一通大骂给愣住了,赶紧说道:“陆少,我不是要钱的,名锦店有人闹事,我想陆少来一趟!” “来你麻痹的!狗屁名锦店,那只不过是老子无聊,为了上某个女人随手开来轰她的,你娘的一个店员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老子警告你,不要再给老子打电话,还有,告诉给你电话的人,别把老子惹火了,否则,老子要他好看。” 陆青昊吼完,直接断了电话。 钱诗燕蒙得没有回过神来,她原以为和陆青昊有过那种事,那她就能过上有钱人的生活,现在看来,她在陆青昊眼里,跟一个妓女没什么两样。 钱诗燕后悔了,她后悔当天为什么没有让陆青昊更深刻的记住她,要是她在陆青昊心里留下了足够深的痕迹,那陆青昊也能帮她开一个店子了。 现在,什么都没有。 钱诗燕想哭,沈非安慰着说道:“陆青昊欺负了你,不想负责?别哭嘛,我说了我是大好人,我可以帮你的嘛,你再给他打电话,就是有一个叫沈非的人找他,他一定会过来的。” “不可能!”钱诗燕条件反射地说出这三个字,沈非笑道:“再试试不就知道了。要是他来了,你不就可以抓住她吗?” 钱诗燕听来,眼睛一亮,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而且,刚才他拿出的电话是真的,说不定报出他的名字,陆青昊真的会来。 不过,陆青昊要真来了,那就说明眼前这个穿得不怎么样的男人有着不一般的身份,而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得罪了这个男人。 到时该怎么办? 忽而,钱诗燕又想到,这人似乎与陆少有些恩怨,等会儿陆少真的来了,她就使劲帮陆少踩这个男人,那样她在陆少心里不就是有深刻印象了吗? 说不定,陆少一高兴,就给她天大的富贵呢? 这么一想,钱诗燕忧虑尽去,心里爽到了极致,忙重拔了陆青昊的电话,刚一接通,陆青昊就吼道:“你麻的没长耳朵没长脑子吗?老子让你不要打了,你再打……” “陆少,不是我要打的,是这里那个闹事的人让我打的,他说他叫沈非,他说只要报他的名字,你就一定会过来的,我……不是我的本意。” 钱诗燕赶紧解释着,生怕惹了陆青昊不快,她本以为陆青昊又要大骂数声,可结果那边却是一片沉默,正当钱诗燕内心惶恐不安的时候,听陆青昊说道:“你让他等着,我马上赶过来。” 电话挂了,钱诗燕陷入惊喜当中。 陆少真的要过来! 还是赶过来。 太出人意料了。 更让钱诗燕惊喜的是,她听得分明,陆少在说到沈非的时候,声音里有着一股浓浓的恨意,似乎他们之间的恩怨还不是一般的小。 这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她如果能够抓住,一定可以从麻雀变成凤凰的,为了过有钱人的生活,她一定要抓住机会,狠狠地帮陆少对付沈非。 钱诗燕盯着沈非冷笑不已,心中的毒计那是冒出了一条又一条! 沈非看到了,却根本没有理会,只是发了几条短信,然后便和李梦云说着话,让李梦云给他爸妈介绍一些合适的衣服、裤子等等。 陆青昊来得很快。 十来分钟,陆青昊便出现在店门口,同来的还有一个轮廓分明,长得还不差,可眼睛里却露出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傲气,这年轻人看着沈非的时候,更是鼻孔朝天,嘴角满是不屑之意。 陆青昊看得同伴这样子,嘴角也是冷笑不已,钱诗燕看到陆青昊跑来,顿时有一种幸福得要晕过去的感觉,忙跑上前,极尽谄媚地说道:“陆少,您终于来了,我都等您好久了,我……” “别废话,到底是谁在这里闹事?” “是他!” 钱诗燕一下子跳了起来,颐指气使地指着沈非,“就是他,他跑进来就想弄坏我们的衣服,我告诉他那衣服很贵很值钱,弄坏了他赔不起,他还非得要进来,自从他们进来之后,我们店子里就再也没有一个顾客进来。” 陆青昊觉得钱诗燕很白痴,沈非要没钱,这世界上不知多少人没有钱,不说别的,前几天沈非才从他老爸那里坑了几个亿去。 不过吧,钱诗燕这话很对他的胃口,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借口。 虽然沈非很厉害在锦城人脉也很广,但今天他可是有理的,而且,他身边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大有来头的。 所以,陆青昊今天也有恃无恐! 陆青昊走进店子里,站在沈非面前,冷笑道:“沈非,听到我手下员工说的什么了吗?你妨碍着我们做生意了,请你立刻!马上!必须!给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