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请你滚出去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三章 请你滚出去

给我出去! 陆青昊说得理直气壮攻击力十足,似乎把他在孤儿院里受到的屈辱和打击,以及这些天被舆论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还有他老子不停骂他而积累下的怒火,全都化成了一柄柄锋利的长剑一颗颗愤怒的子弹,刺向射向了沈非。 眼神里,还满是挑衅! 有着十二万分底气的挑衅! 沈非淡淡一笑,陆青昊的企图他明白得很,表面上是没有什么只不过就是出去的问题,可实际上这关乎脸面,更关系到很多的影响。 如果陆青昊就这么一说,他便走了出去的话,不用想,人家都会以为陆青昊很牛逼,会有很多的攻击立马以陆青昊剑尖刺来了。 对陆家的锦绣集团也有很大的提升作用。 这可不是沈非愿意看到的,陷入泥潭的锦绣集团才好玩,招起标来才更有意思。 最重要的是,陆青昊说出去就出去吗? 沈非笑道:“陆大少啊,我怎么觉得该出去的是你呢?” “出去的是我?” 陆青昊狂笑不已,钱诗燕没有错过这个表现的大好机会,她大声喝道:“沈非是吧?你知道这个店子是谁的吗?是陆少的!你知道你现在坐在谁的地盘上吗?陆少的地盘上!你竟然让陆少出去,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被驴踢了,要我是你,早就买块豆腐撞死,有多远滚多远了。” “所以,你永远不可能是我!” “别废话,赶紧出去,你打扰我做生意,我可以告你的。” “那就告吧,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在这里做生意了。” 沈非还是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陆青昊冷笑,“不让我在这里做生意?你是又要大打出手吗?来啊,有种你就来打我啊!”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于陆青昊左脸响起。 众人惊呆了。 沈大海夫妻俩没想到儿子还真打了上去,李梦云和钱诗燕更是震惊得不知所以然,在她们心里,特别是在钱诗燕心里,陆青昊简直就是皇帝般的存在,而沈非就算是有点身份,最多就是个小兵兵,他怎么敢打陆青昊呢? 那个年轻人的狂傲也为之一滞。 陆青昊则是惊怒,沈非真的再一次打了他的耳光,上一次是他有错,这一次呢?明明是他在他的店子里闹事,他怎么还敢打呢? “你……真打我?” “我是真有种,当然就要真打你了!” “你……” “别这么惊讶愤怒好不好,明明是你叫我打的好不好!怎么,还不过瘾,或者你想说有种就再打我一巴掌?好啊,完全没有问题啊,我这么一个爱做好事的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事。” 沈非说着,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陆青昊吐血了,他仇恨万分地盯着沈非,沈非哪里是在询问他,他全然就是在逗着他玩,就是在耍他。 陆青昊看向年轻人,眼神里有求助之意,可年轻人似乎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陆青昊只能直面沈非的怒火,只见沈非又笑着说道:“陆大少的兴趣就是特别,就是这样的任性,喜欢求打。” “沈非!”钱诗燕厉喝出声,“你凭什么打陆少?打人是犯法的,对陆少动手更是法上加法罪加一等!你快点给陆少道歉,还要跪着给陆少道歉,不然你就等着坐牢等着到监狱里面去吧!” 钱诗燕那架式就像一只护鸡仔的母鸡,陆青昊觉得钱诗燕很白痴很没有脑子,可他现在还就喜欢没脑子的钱诗燕,不然的话,但凡有一点点的脑子,都知道敢打他耳光的不是一般人,要说什么话都会掂量掂量,但钱诗燕就这么不管不顾吼出了他心里想要说的话。 这些话,换成他来吼,那就大失身价,但换成是钱诗燕这样的沷妇,那就再合适不过了,如果沈非和钱诗燕两个计较,那丢脸掉面子的就是沈非。 反正,闹得越大,沈非的面子丢得就越大,他报的仇就越大,心里就越爽,最好是闹到让沈非夹着尾巴灰溜溜滚出去的地步。 陆青昊心里想的正如酷热天吃了冰镇西瓜一般爽的时候,沈非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打得陆青昊鼻血狂溅,陆青昊惊怒万分,明明是钱诗燕说他,沈非却按着他打。 “你凭什么打我?” “不凭什么,就是想打你!” “姓沈的,你不要太嚣张!” 啪! 沈非甩下一巴掌之后,悠悠说道:“不就打了你两巴掌嘛,又没废了你老二让你当不成男人,算什么嚣张?不过,你真需要的话,我可以嚣张给你看啊。” 陆青昊神情剧烈大变,舌头好似宝刀突然从中断裂般僵滞发不出半个音来,他相信沈非绝对是属于那种说得出就做得到的那一种,如果他再说嚣张之类的话,沈非肯定会废了他。 “该死的。” 陆青昊心里大骂不已,目光扫向了钱诗燕,钱诗燕果然没让他失望,她像一头发怒的母老虎冲沈非吼道:“沈非,你算什么东西……” 啪! 沈非一巴掌甩得陆青昊转了几个圈,吐出了一嘴的牙齿,然后笑着说道:“你找的女人脑子有病吧?不停地骂你,不停让我打你。” “你脑子才有病,你连陆少十分之一都当不了,陆少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你就连萤火虫都不是,陆少是人中龙凤,你就是一只蚂蚁。” 啪! 又是狠狠一记巴掌。 “陆大少,看不出来,你口味这么重,又是龙又是凤的,既男又女的雌雄同体啊!看来,就算我嚣张一点,让你做不成男人,你也可以做女人嘛!” 沈非笑着说来,陆青昊怒火一重又一重,旁边年轻人仍是陷入自己视若无睹的震惊当中,根本不理会陆青昊,钱诗燕倒是全力在帮陆青昊,可她帮的都是倒忙。 沈非早就看穿了钱诗燕的企图,想踩着他讨好陆青昊从而一飞冲天,可他的主意,又岂是那么好打的,要打,那就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对付这种人,他早已是一回生两回熟到熟能生巧了,钱诗燕每说一句,沈非就打陆青昊一巴掌,说得越狠打得越重,在钱诗燕又朝沈非吼出一句,沈非一耳光将陆青昊甩倒在地后,陆青昊朝钱诗燕吼道:“臭女人,给老子闭嘴!” 钱诗燕傻了,她是掏心掏肺巴心巴肝豁出去不要脸地为他争为他吵,可陆青昊竟然朝着她吼,钱诗燕心里很委屈,可更多的却是不甘心。 她都付出了那么多,都不要脸到了这种程度,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这绝不是她想要的,也不是她能接受的。 忽然,钱诗燕心中一动,她之前的计划并没有错,陆青昊与沈非的仇怨不是一般的深,之所以这样,只是因为没有将沈非拿下,没有让沈非吃到亏,没有让陆青昊心里爽。 既然仅仅说一些话不能达到她的目的,那手段就更狠一点,钱诗燕眼里露出决然狠光,她朝沈非冲去,边冲还边将自己前面的衣服给撕开来。 为了弄倒沈非为了让陆青昊爽,钱诗燕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她已经想好了,无论沈非再怎么躲,她都要冲上去贴在他的身上大喊非礼,只要形成了既定事实,凭着陆青昊的能量,肯定能将沈非送进监狱里面去! 所以,钱诗燕冲得很猛,就像奔向战场一样一往无前,看到离沈非越来越近,钱诗燕嘴角扯出了一条条狰狞的笑容,她的目的就要得逞了。 “非……” 钱诗燕就要贴上沈非,嘴里就要喊出“非礼”的话,可她只来得及喊出一个“非”字,“礼”字还在喉咙处,沈非就抬脚,直接将钱诗燕踢翻在地。 “啊……” 钱诗燕抱着肚子跪在地上边吐血边痛叫不已,眼里尽是不可思议。她所有的计划都是完美无缺,唯独就没有想到沈非会打女人,出脚还出的那么干脆踢得那么重那么狠,仿佛她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皮球。 他怎么会对一个女人都大打出手呢? 沈非冷笑道:“大爷的,长得这么丑也敢来非礼我,真要被你非礼了,我回去还不得跪遥控板跪体重计跪键盘码出三千个字?” 噗…… 钱诗燕喷出一口老血,心里恨到了极致。 沈非转头看着陆青昊,苦口婆心地说道:“陆大少爷,你说你好歹是一个超级富二代,你要咳嗽一声,整个锦城市都得抖三抖,可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什么女人,你拿这样的女人当你陆家的少奶奶,真的是把你陆家十八代祖宗的脸都丢干净了!” 噗!噗!噗! 陆青昊也吐了,还连吐三口,沈非这话真的是太恶毒了,他想用这个没脑子的钱诗燕来对付沈非,结果沈非却说这女人是陆家少奶奶,就她那样儿,就连被他玩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和陆家绑上关系。 在淋漓的鲜血面前,陆青昊冷静了不少,他觉得东说西说都没有用,他得抓住之前那个理直捣黄龙,陆青昊冷冷盯着沈非,“沈非,我告诉你,不管你有多么的嚣张,现在,这一刻,你站的地方是我的店子,请你马上滚出去!” “陆青昊,我也告诉你,不管你有多么浓的仇恨,现在,这一刻,你站的地方是我的地盘,所以,请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沈非以话还话,陆青昊冷笑道:“我站的地方是你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