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要有了钱……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要有了钱……

钱诗燕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大一块馅饼砸在她头上,还砸得如此巧合,如此具有戏剧性,她一直要靠着陆青昊成为陆青昊的女人,为此她不惜千里献身,还豁出去为陆青昊出头大骂沈非,结果陆青昊视她为工具大声喝骂她。 反倒是沈非成全了她。 即便是在之前,她最大的奢望,也就是成为陆青昊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能有足够的钱供她挥霍供她纸醉金迷。 结果沈非直接让她成为了陆青昊的妻子,还要得到锦绣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她就是白痴也知道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什么。 钱诗燕两眼发光地盯着沈非,脑袋似小鸡啄米般点个不停,沈非笑道:“美女,你看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你就不想点办法?” 钱诗燕转头看向陆青昊,陆青昊正眼似怒蟒般恨着钱诗燕,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娶钱诗燕这个女人,他希望用凶恨的目光将钱诗燕吓退。 不得不说,钱诗燕确实被吓得浑身冰凉,可是,为了能过上有钱人生活可以千里献身的她,对钱的渴望就像一团熊熊火焰,将他的凶光烧得干干净净。 她不怕。 或者说,再怕,她为了钱,也要拼一把。 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她绝不能错过,所以,钱诗燕对沈非说道:“沈少,您教我怎样做?只要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做什么我都愿意。” “刚才他赌约的事情,你录音了吗?” “我……我忘了。” “这是一个教训,你得记住,跟他结婚之后,一定要把他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全都给记下来,比如说他要对你家暴啊,要打你的,或者说不履行当丈夫的责任啊,你记下来就有证据。” 陆青昊喘气声无比粗重,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他已经将沈非和钱诗燕全都杀得干干净净了,钱诗燕直接将他的杀光漠视,很以为然地说道:“沈少,我记住了,可这一次……” “我这里录下来了,有视频有声音,我传给你,你可以传到电视台门户网站等等地方。”沈非说来,钱诗燕眼里光芒都快能堆成金字塔了,“沈少,我还需要做什么?” “要做的很多,比如你和他订亲的时候一定要让他把订亲仪式弄得高大上一点,还有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轰动全城全国全世界,不用我说,你懂的!” “我懂我懂,我要让他花上几个亿来办婚礼,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成为了陆青昊的妻子,我是锦绣集团的少奶奶,我要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新娘。” “聪明!不过,还有一个东西,比这些更加重要,那就是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一定要抓在手里,有了钱,你完全可转以不甩他,甚至可以去包养男人,想包养几个就包养几个。” “恩恩恩。” 钱诗燕真的是忘乎所以了,她已经被自己想象的那个奢华世界给迷住了,完全没有看到陆青昊那青得快要变成癞蛤蟆的脸色。 陆青昊冷笑道:“姓沈的,你觉得这可能吗?” “当然可能!”沈非走向他,“就算你要当个愿赌却不愿认输不愿把自己屁股擦干净不愿当个男人,我也会让这件事变成事实。” 话音落下,沈非走到陆青昊的面前,闪电般出手在陆青昊身上点了十处大穴,接着又说道:“除非你想变成太监,永远玩不了女人永远只能被男人玩,除非你能忍得住身上的痛,除非你愿意跑到公安局去自首交待你所做过的一切坏事。” 陆青昊立马觉得浑身不对劲,沈非笑道:“你只有一天的时间,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就带着她,和她的结婚证,百分之十的股权转让合同,以及媒体报道的三天之后的大婚。” 说完,沈非斜眼看向那个年轻人,虽然他一直在和陆青昊你来我往地暗战,可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在年轻人身上,陆青昊看向年轻人的询问目光,他看得清清楚楚。 很显然,这个年轻人身份不一般。 沈非朝他一笑,“你是不是嫉妒陆青昊娶了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所以,你惊讶的目光下充满了仇恨,孩子,这样不好,你应该祝福咱们的陆大少,送上一两亿做个礼金。当然,如果你出得起钱,我也可以帮你牵一根红线,让你找到比钱诗燕更好更贤惠的女人。” 年轻人眼睛一眯,陆青昊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大声吼道:“沈非,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眼前的人是……” 啪! 年轻人反手就甩了陆青昊一耳光,然后笑道:“陆大少,恭喜你,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陆青昊傻了蒙了。 年轻人看向沈非,“我们不是敌人。” “希望如此。” “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是想让我帮你牵红线找女人吗?” 年轻人不再说话,也不理会陆青昊,直接走了人,等他走出锦绣大厦,年轻人打了个电话,“爸,沈非比我们想的还要难缠,虽然我故意在他面前装得很狂妄很傲慢,然后一遇事又吓得不行的只靠家里混的胆小鬼。可沈非根本没有被迷惑住,听他的意思,好想要直接搞我。” “不要乱动,回来,从长计议,我们不能步唐家的后尘。” “是。” 年轻人挂断电话,回头再看了锦绣大厦一眼,这个高耸入云每年都能带来大笔资金的大厦,从此就是沈非的了,“沈非,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自把锦绣大厦还回来。” 他有着十足的底气,哪怕是他亲眼看到沈非的手段知道沈非很难缠。 大有来头的年轻人走了,留下陆青昊痛着恨着憋屈着。 钱诗燕见陆青昊真的被震住了,忙对沈非说道:“沈少,谢谢你,我要有了钱,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不用!你要有了钱,可以买两套别墅,一套用来住,一套用来结蜘蛛网。你可以买两辆豪车,开一辆拖一辆。你还可以买两艘游轮,玩一艘沉一艘!你还得买三百六十五个奢华豪包,每一天戴一个!买几千衣服,穿几个小时就换!买上万架手表,见一个同学就送一个,表现你的大方,还有的,你自己想吧,反正宗旨就是,好不容易有了钱,一定要花个痛快花个爽。” “恩,我一定不会亏待自己的。”钱诗燕重重对自己说来,她已经想着买两个用一个扔一个的无数美好画面了,她心里激动得想大声告诉全世界,她将成为有钱人了。 沈非嘴角一扯,笑容别有意味,他让陆青昊和钱诗燕有情人终成眷属,可不仅仅是要将陆青昊往死里玩,陆青昊在他这里受到的委屈和怒火,只怕都要发泄在陆青昊身上。 李梦云还在惊讶之中,她猜到沈非可能有点身份,没想到沈非这么厉害,目光正不知不觉有些火热地盯着沈非身上时,沈非对她说道:“羡慕她吗?” “不。” 李梦云摇了摇头。 “为什么?” “因为她很可怜。” 李梦云看得通透,就算陆青昊在种种压力之下娶了钱诗燕,钱诗燕的下场也会很悲惨。 沈非说道:“谢谢你刚才倒的水,你有什么理想,也许我可以帮你。” “谢谢沈少,给您倒水,是我的职责!” “那就把这种职责传递出去,由你来培训整座大厦所有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怎样让顾客感受到三月春风般的温暖!” “沈少……” “就这么说定了,到时会有人找你的。” “那,谢谢沈少了。” 李梦云感激很是真诚,沈非脑海里闪出一点橙光,点了点头后,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沈大海夫妇说道:“爸,妈,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好好好,去其他地方看。” 沈大海胡乱地应着,他总算是亲眼见到儿子是如何的出人头地了,这么一座大厦,说买就买下了,程秀英看向儿子的眼睛里,满是慈爱欣慰之色。 陆青昊仍然愤恨不已地盯着沈非,沈非笑道:“对了,陆大少,你觉得你爸会不会把你逐出家门呢?还有,记得把你的店子撤出去,需要多少违约金,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沈非,我姓陆,永远不可能被逐出陆家,你看不了我的好戏。” “那就祝你们父子情深了。” 沈非笑着走远,陆青昊脸上有着厚厚一层阴霾,直到沈非消失在视线里之后,陆青昊才转过头来盯着钱诗燕,吼骂道:“贱女人,就你这副样子,还想当我的女人,你做梦吧。” “陆青昊,你以为你是谁?你要不是有个厉害的老子,你连街上的乞丐都不如。我现在嫁给你,是你的福份,你不想娶我,那你就等着悲剧吧!别忘了,你只有一天的时间,你要把老娘惹毛了,老娘不答应你,你就永远当太监了。” 钱诗燕露出了本来面目,径直朝陆青昊吼了一通,然后往外走去,陆青昊伸手抓住她,吼道:“贱女人,你要去哪里?” “我饿了,想先去锦绣食府吃一顿!锦绣食府也带了锦绣两字,也和你们锦绣集团有关系吧,我要去那里吃,不会收我的钱吧?陆青昊,你要是想通了,就先送我一辆宾利。” 钱诗燕得意洋洋地说来,一把甩开陆青昊,扭着屁股走出了锦绣大厦,至于买衣服的事情,早被她抛到了九宵云外,她可是要当少奶奶的人,怎么能做卖衣服这么低贱的事情呢? 沈非那边,他陪着老爸老妈从上转到下从下转到上,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与陆青昊之间的争斗传了开去,反正每进一家店子,导购员都热情得很,沈非给爸妈买了不少衣服。 虽然程秀英知道儿子很有钱,可几万一件的衣服还是买得她很心疼,强烈要求回去了,沈非只得遵从母命,一家人打道回府。 可就在走到二楼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对母女,传来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沈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