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绝不能让其他女人抢走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绝不能让其他女人抢走

迎面走来的,正是刘虹和顾妙暄母女俩。 喊他名字的就是刘虹。 沈非一听一看,直觉不妙,嘴里说道:“阿姨好。” 顾妙暄见到沈非,也是脸色一滞,显然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沈非,刘虹大步向前走了过来,目光在沈大海和程秀英身上扫视着,刘虹说道:“沈非,这是……” 刘虹都问了,沈非也只能介绍了,“阿姨,这是我爸沈大海,这是我妈程秀英!” “你们好!我是妙暄的妈妈,叫刘虹。” 刘虹眼睛大亮,这几天她一直在催女儿让她请沈非爸妈来见一面,可女儿总是说东说西要不就来个失踪,反正就是不请。 而她跟顾东来说吧,顾东来更是让她不要再管沈非的事,最好不要和沈非扯上关系,离得越远越好,刘虹实在不明白顾东来是怎么想的,不说别的,沈非好歹救了他的命。 沈非对他家有恩,还有一手神奇的医术,女儿跟了他,不会吃亏,所以,她根本没将顾东来的话放在心里,她想的就是早点嫁给沈非。 哪怕没毕业都行! 正好,今天碰上了沈非爸妈! 沈大海两人不知道其中内情,还在心中惊叹儿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认识的人也都很不一般,打招呼这人一看就是很有气质,身份只怕不会低,她的女儿长得也极为惊艳。 程秀英忙回说“你好你好”,还有些局促地和刘虹握了手,刘虹笑道:“沈非,我们去旁边茶楼坐一坐,喝上一杯茶?” 沈非条件反射看向顾妙暄,顾妙暄身子一僵,她当然知道老妈说去喝茶是什么意思,肯定就是要谈婚事之类的,顾妙暄那叫一个郁闷。 原以为将计就计用沈非当挡箭牌,可以免除相亲之苦,谁知这冒牌男人一挡,就挡出了更麻烦的事情出来,这些天她听“沈非”的名字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她更不能说出当初沈非救老爸的时候,她曾对沈非说过,沈非想对她怎样就怎样! 反正,这茶最好不要去喝! 顾妙暄冷着脸说道:“沈非,你不是还有一个实验要赶着去做吗?” 沈非点头,“是的,是还有一个关键的实验。” 顾妙暄赶紧劝道:“妈,沈非有事,那就改天吧。” 刘虹笑道:“有事你们去忙就行。恩,就这样,你陪沈非回学样,我和沈非爸妈去喝喝茶。” 顾妙暄无语,老妈这是铁了心要去喝茶,她肯定挡不住,怎么办?顾妙暄不由的将求助目光看向沈非,沈非耸了耸肩,他也没有办法,除非让他将刘虹弄晕,但这根本不现实。 沈大海夫妻俩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这里面有事儿了,程秀英说道:“妹子,你是有什么事儿要和我们说吧。” “是有点事儿,旁边就有一家茶楼,里面的茶很不错,我们去那里边谈。”刘虹再次发出邀请,程秀英看向沈非,沈非看向顾妙暄,顾妙暄说道:“妈,你忘了咱们是来给爸买衣服的吗?” “衣服早买迟买都是一样的,可你的终生大事,那可耽搁不得。” 刘虹已经点题了,沈大海吃惊地看着儿子,沈非的女朋友不是苏锦瑟那个漂亮的姑娘吗?怎么又牵涉到眼前这个美女的终生大事了。 顾妙暄急得不行。 刘虹又加了料,“沈非,是不是阿姨已经请不动你了?” 话都说到这一步了,沈非除了答应别无他路,“阿姨,您是长辈您说了算。” “还是沈非好。”刘虹朝顾妙暄看了一眼,对沈大海两人说道:“沈非爸爸,沈非妈妈,我们往这边走。”刘虹带着两人在前面走,沈非与顾妙暄跟在后面。 顾妙暄冷冷地说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说得好像我就不能来似的。” “你就是不能来,现在怎么办?” “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啊,反正你都说过我想把你怎样就把你怎样的。” “你!” 顾妙暄恨,却无话可说,沈非说道:“不要这么愤怒地看着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或者把你吃了让你当我女人的!就算你想,也当不成我的女人!” “无耻!我可以让你对我怎样,但我死也不会当你的女人!” “那我就放心多了,我就害怕你求着当我情人,那我可就难办了。” “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 顾妙暄声音冰冷,还带着一股子怨气,但她顾不得沈非说的这些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她纠结的眼前这事儿,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很快,一帮人就走到了旁边的清风茶楼。 清风茶楼,环境优雅,茶香四溢。 就在走进去的时候,沈非停步对顾妙暄说道:“老师,你可以给你老爸说一下,相信他会全力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恩?” 顾妙暄直觉里面有问题,似乎并不是老爸单纯的不想让她和沈非在一起,而是里面另有文章,虽然她有些不信,但到了这个时候,顾妙暄也只能试上一试了。 包间里面,刘虹已经说道:“沈非妈妈,你生了个好儿子,沈非是个很不错的孩子。” “他可没你说的那么好,他皮得不行。” “男孩子要在外面闯世界,皮一点好!”刘虹看了眼顾妙暄,“我这个女儿吧,人看起来冰冰冷冷的,可心真不错。” “挺好的,一看就是知书达礼。” 两个妈妈你来我往地大大贬低了自己的孩子赞扬了对方的孩子后,刘虹话题一转,说道:“沈非妈妈,我就不和你拐弯子了,我就直说了!” “妈!” 顾妙暄忍不住叫出了声,刘虹笑道:“这孩子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过头,刘虹继续说道:“妙暄吧年纪不小了,他们两个既然在一起了,我的意思是找个日子把他们的事情定下来,至于彩礼之类的事,我们都没有要求……” 沈大海和程秀英震惊得不行,都已经在一起了?儿子这是脚踩两只船?沈非无辜地转了转眼珠,虽然他貌似踩的船不少,但还真的没有顾妙暄这么一艘。 “沈非妈妈,你是什么意见呢?” 刘虹进一步问来,程秀英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时,刘虹的手机响了,她一接通,正想说她和沈非爸妈在茶楼问他要不要过来的时候,顾东来焦急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出大事了,你快回来。” “出什么事了?”刘虹脸色一变,急急问来,可电话已经挂断了,刘虹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心里不由慌了起来,忙说道:“沈非爸爸沈非妈妈,真是抱歉,家里出了一点急事,我先回去一趟,改天再登门道歉。” 然后,刘虹叫着顾妙暄走了。 顾妙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以后怎样,可今天总算混过去了。 等母女俩都走了,沈大海看着沈非,“儿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阿姨误会我们在一起,她女儿不想相亲用我当挡箭牌,对了,她女儿是我的老师。” “哦,这样啊,挺漂亮一姑娘。”程秀英话语中有可惜的味道,沈非笑道:“老妈,我认识很多漂亮的姑娘,要不改天我再带她们来见见你啊。” “你就贫吧,对人家锦瑟好一点。” “我知道。” 沈非这边打道回府了,刘虹那边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里,一推开家门,却看到顾东来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刘虹见到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把烟给他灭了,“顾东来,这就是你说的大事?你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和沈非爸妈喝茶。” “既然知道,你还将我叫回来,你是什么意思?沈非哪一点不入你的眼?” 顾东来看着刘虹,“你真正了解过沈非是一个什么人吗?你觉得沈非仅仅是一名学生吗?” “不是学生是什么?” “我能掌控住锦城市的局面,全靠沈非。” “当然靠沈非,要不是沈非出手救你,你老命早就没了。” “莫天雷是沈非打倒的,余为民是沈非送进监狱的,前一阵子锦城发生的每一件大事,都和沈非有关!再说句不严重的话,在某些方面,沈非说话比我还管用。” 刘虹眼睛大睁,嘴巴张了半天,最后说道:“原来沈非这么厉害,怪不得我们女儿会爱上他!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放心了!” “放心?”顾东来露出一个冷笑,“那你知道昨天锦城市发生的绑架事件吗?如果女儿和他在一起,将来有一天,你女儿就将成为被绑架当中的一员。” “谁在对付沈非?他们凭什么这样针对沈非?” 刘虹厉声喝来,顾东来有一点瞠目结舌,这个丈母娘看女婿都满意到了这种地步?顾东来说道:“老婆,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女儿也可能会被绑架!” “那他们不是都被救了吗?这说明沈非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咱们女儿!女儿喜欢沈非,沈非又这么强,还有一手医术,这样的好烟缘绝不能错过。” 顾东来一拍额头,他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老婆,你精明的脑子去哪里了?你对金融那种敏锐的感觉去哪里了?昨天被绑架了好几个女人,据说这些女人都和沈非有扯不清的关系,难道你想女儿成为沈非女人堆里面的其中一员吗?” 刘虹眼睛一眯眉头紧皱神情凝重,顾东来见状松了口气,总算是把老婆给说住了,这样一来,老婆应该不会再让女儿和沈非在一起了吧。 可气还没有松完,顾东来就见刘虹掏出了手机,还往外走去,顾东来问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赶紧给沈非打电话,今天就把女儿和他的事定下来!女儿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绝不能让其他女人抢走!” “……” 顾东来脑子当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