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这个可以是真的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这个可以是真的

顾东来傻了眼,妻子向来都是比较保守,非常反感男人身边有很多女人,最见不得就是那种以为有点钱有点能力就想学古代人来个三妻四妾的家伙。 可以说,妻子讨厌的东西沈非全都占完了,但妻子现在竟然说出了让女儿去抢沈非的话,顾东来不由转头看向窗外,他想看看这太阳有没有从东边落下,外面的树上有没有母猪在爬。 跟在后面的顾妙暄更是怀疑老妈是不是像穿越小说里面一样被人给换了个魂,沈非纵然有千好万好,她也不会去追沈非,更别说和其他女人一起抢。 在她眼里,沈非就是一十足的混蛋。 不过,听老爸说的那些东西,这个混蛋好像还真是有点本事! 顾东来父女俩震惊着的时候,刘虹已经分析道:“你看,我们女儿人长得没话说,我就不信沈非身边的女人能有咱们女儿漂亮!” 顾妙暄一想,那混蛋身边的女人还真都很漂亮! 刘虹又道:“而且,咱们女儿气质绝佳,年轻轻轻就博士毕业,真的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没理由比不过其他女人。” 顾东来打击道:“你别小看了沈非身边的女人。据我所知,那个叫苏锦瑟的,人家已经着手进行沈氏集团,已经拿下了白马县的一个大工程,而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招到锦城市新中心那块地。” 刘虹毫不以为意,“就算他们比我们女儿更有身份更漂亮更有才,那又能怎样?我们女儿已经跟了他,我人不老眼不花,沈非这孩子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就凭这一点,他就必须得娶咱们女儿!” “……” 顾东来和顾妙暄看着强大的刘虹,都瞠目结舌惊若木鸡了,顾东来说道:“刘虹,你今天没发烧吧,怎么总说一些胡话!” “我清醒得很!不管怎样,为了女儿的幸福,我会把这件事搞定,我马上就约沈非爸妈定下此事,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甚至不举办婚礼,但这个证,必须马上办下来。” “妈!” 顾妙暄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老妈的雷厉风行太吓人了。 刘虹转头安慰道:“小暄,有妈在,你放心,一切都能搞定!沈非想不负责任都不行,如果他真的做出不男人的事情,我就……”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妙暄脱口吼到,刘虹笑道:“你也对沈非很有信心嘛,沈非确实不是那样的人,那我去找户口本。” “……” 看着刘虹转身就要去拿户口本,顾妙暄真是无语到了极致,她现在算是体会到了说一句谎言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支持。 现在她必须得说明事情真相了,她可不想让这个麻烦越来越大,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她更不想被老妈拉着去和沈非见面再去扯证。 所以,顾妙暄拦住刘虹,认真地说道:“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不会啊!沈非医术高明是真的,你老爸说的他很厉害也是真的,他自己说的能挣一千万也是真的,没有假的啊。” “沈非不是我男朋友,我也没有和沈非发生过关系,你那天听到的,只是他在帮我治病在帮我研究一个课题!我只是不想让你逼着去相亲,才拉上沈非当挡箭牌……” 顾妙暄一口气将事情的真相全部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心里还想着以后再不用看沈非那张讨厌的脸。 顾东来听愣了,原来这里面还有如此多的故事,他早该想到的,却被沈非给弄得忽略了很多东西。 不过,顾东来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既然是假的,那就不必担心女儿会和沈非发生什么事,擦出什么火花来了,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危险的事,他看着沈非也不用那么纠结。 刘虹却没有顾东来感觉这么好,她整个人已如烧焦的木头桩子一个伫在原地,脸上刚刚都还飞扬着的神情消失得无影无踪,取涌上来的全是失落。 她刚开始知道女儿和沈非在一起,确实是很愤怒的,可后来想到为了女儿,她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受沈非,可沈非后面做的事让她很是欣赏,特别是沈非救了顾东来的命,她是真的把沈非当女婿看了。 要不然,她今天也不会说出那一番番与平时作为完全相反的话。 可是到最后,却只是一场戏。 所有的都是假的,女儿并没有和沈非在一起,沈非也不是她的女婿。 刘虹直直看着顾妙暄,顾妙暄心里满是担忧,她真的没有见过老妈这种表情,就是她被那个负心男人伤得关上心门,老妈也只是愤怒大骂并没有这副样子。 顾妙暄脑子里不由闪过哀莫大于心死这样的话,她心里不由埋怨沈非,这该死的沈非到底给老妈下了什么药,让老妈对他如此在乎,她试着喊道:“妈,你没事儿吧?” “小暄,你爱沈非也是假的?” “假的!” 顾妙暄回答得斩钉截铁,在这种时刻绝不能含糊,她也不想再演戏。 刘虹神情认真起来,“这个,可以是真的!” “可以是真的?”顾妙暄真怀疑老妈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要不然怎能说出这样的话呢?顾妙暄同样认真地说道:“妈,这个绝不可以是真的。” “你现在不爱他,以后说不定就爱上他了。” “妈,你不知道,他就是一个混蛋,我怎么可能爱上他?”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沈非身边有那么多女人,自然有他的坏点所在!”刘虹还是一本正经,顾妙暄快疯了,顾东来更是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妻子,他还真没想到妻子说得出这样的话,在他印象里,妻子可一直是知性温和的。 顾妙暄摇头,“那是她们爱的,不是我爱的。” “如果你不爱,为什么一提到沈非,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自从那个人之后,你对所有的人,包括我和你爸,都能以冷静平常之心对待,哪怕你很讨厌那个人,你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因为那人对你而言不过是尘埃,你可以做到无视,但只要和沈非沾上,你就会很激烈,根本无视不了。” 刘虹说完,直接往房间里走去,顾妙暄像是被一道粗大的闪电给劈中,半天回不过神来,仔细一想,老妈说的还真有道理。 学校里曾经有人追她,追她那么厉害那么让人讨厌,她也一点都不生气,反还带着他去尸体解剖室吃了一顿饭将他吓走。 可沈非,不要说追她,他就是随便说一句话,都能让她皱眉让她心里窜出一股股愤怒的火焰,甚至还有掐死他的冲动。 反正就是说,面对沈非的时候,她保持不了平静之心。 这也算爱? 顾妙暄疯狂摇头,她绝不可能爱上沈非的,哪怕她为了承诺让他随便怎么样了,她也不会爱上沈非,顾妙暄回了她房间,她需要静一静。 顾东来看得再一次傻眼,刘虹那番话让他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他仔细想来女儿对待沈非的态度还真有问题,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顾东来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 顾妙暄家里因沈非而颇不平静,同一时间,陆锦华家里也因为沈非更加不平静! 陆锦华知道锦绣商场发生的整件事情后,气得差点吐了血,他第一时间将陆青昊叫了回来,儿子刚回来,他二话不说就一巴掌甩在了陆青昊的脸上。 陆青昊在外面就委屈极了,没想到回来还是这么的委屈,他吼道:“爸,你打我做什么?” “打你这个败家子!你没事去惹沈非做什么?” “爸,你怕他做什么?我们陆家不是有后台吗?你把那人叫出来,肯定能把沈非往死里踩!”陆青昊不服地大喊大叫。 “你知道个屁!”陆锦华骂出了脏话,“沈非要是那么好搞定,你觉得我会这么多天没有动静,甚至任由那些舆论蔓延吗?” “爸,沈非不就是一个学生,外加有点身手,还有点医术吗?” “有点身手?一大帮恐怖分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觉得这是有点身手?能够让中医国手古靖阳拜他为师,你觉得这是有点医术?” “什么恐怖分子什么古靖阳的?” 陆青昊搞不清楚里面的状况,陆锦华无比失望地看着儿子,“你真的是被女人榨干了脑子,你除了花钱玩女人你还能做什么?这样也好,既然你喜欢玩女人,那你就娶了钱诗燕,慢慢和她玩吧。” “爸,我不娶那个贱女人。” “你说不娶就不娶吗?沈少都恭喜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了,你觉得你能不娶吗?还是说,你想当不成男人,你想永远痛下去!” “爸,我真不能娶的,我娶了她,陆家就会成为笑柄,陆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到时锦绣集团的损失会很大的!” 陆青昊吼着说来,很久不抽烟的陆锦华,拿出一根烟,狠狠吸了几口后说道:“陆青昊,你想多了!你娶钱诗燕和陆家没有关系。” “爸,怎么会没有关系呢?”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被逐出陆家,从此以后,你陆青昊再不是我陆锦华的儿子,你做的事与陆家无关与锦绣集团无关,你是生是死,也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