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逐出家门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八章 逐出家门

“从此以后,你被逐出陆家!” “不再是我陆锦华的儿子!” “是生是死与陆家无关!” 这些话就像带了毒药的炸弹一样,轰轰轰地炸在陆青昊的心里,炸得他五脏俱碎六腑尽中毒。 在锦绣大厦,沈非说过他会被逐出陆家,他记得他那会儿还信誓旦旦地说绝不可能说沈非是在挑拨离间,结果刚一回到家,老爸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最痛苦的还不是这,他现在能混得这么好能开豪车能玩极品女人,靠的不就是陆家大少爷锦绣集团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吗? 如果没了这个身份,他陆青昊又算什么? 陆青昊慌了,一把抓住陆锦华的手,哭喊道:“爸,你骗我的对吗?你是说来吓我的,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陆锦华认真地摇了摇头,“我没有骗你,这一切都是真的!” “爸,我是你儿子啊。” “正因为你是我儿子,要换成其他人,你觉得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有命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爸,我错了!我不会再惹祸了,也不会再去碰沈非,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一定改,爸,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在沈少说出那句话,你就没有机会了!” “爸,你再给沈少说说,我今天会去,也是因为沈少要去的啊,如果不是沈少,我也不会……” “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陆锦华声音冰冷,陆青昊一把甩开陆锦华的手,“爸,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好,为了利益,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扔掉我!” “你自己不也说得很明白,如果你娶了钱诗燕,对陆家会有很大的影响,为了陆家,就只能牺牲你了!” “那我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呢?” “我会马上召开董事会,吸收资金进来,稀释掉你手中的股份!” “陆锦华,你好毒!” 陆青昊指着他父亲,点名道姓说来,没有了陆家大少的身份,他就已经从神坛跌下了,现在再没有了钱,他陆青昊还算什么? “不是我毒,是你闯的祸太大,要怪,你就怪自己不如沈非,要怪,就怪你今天没有将沈非踩倒在地,否则,现在你就不是被逐出陆家,而是成为沈少的座上客,我们的锦绣集团也会扩大几倍。” “怪我?陆锦华,到现在你竟然怪我?是谁把沈非有五亿钱的消息传出去的,是你!正是因为有了你才有了后来的一切,你现在却怪我,你就是一个没胆的怂货!” 啪! 陆锦华狠狠甩了陆青昊一记耳光。 陆青昊给甩蒙了,“陆锦华,你打我?被我说中了,你心里不爽就要打我吗?你凭什么打我?你已经不是我老子了,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给我滚出去!” “陆锦华,你真的要做绝。” “小王,把他给我扔出去,以后给我盯紧了,绝对不能让他进来,他要敢闯就报警。” “陆锦华,你不要逼我!” 陆青昊大声吼着,眼里充满了恨意,那样子好像陆锦华就是他的生死大仇人一样,陆锦华却视若不见,直接转身往楼上走去。 然后,小王走了过来将陆青昊给拖出去。 陆青昊在外面又骂了大半天,见陆锦华是玩真的,陆青昊冷冷喝道:“陆锦华,这是你逼我的,是你亲自把我逼到绝路的,那你就不要怪我去做接下来的事!” 吼完,陆青昊转身,毅然离去。 愤怒当中的陆青昊,全然不知道他老子陆锦华正站在落地窗前,眼里满是怜爱,陆锦华低声念着,“儿子,希望这一次你会成长起来,也希望你能足够的恨我,恨得越厉害,做的事越疯狂,你掌控锦绣集团的机会才更大。” 陆青昊没有听到这句话,他现在满身心的都是对陆锦华的恨,这股恨意甚至超过了沈非,于他而言,和沈非本身就是敌人,沈非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可陆锦华是他的亲爹啊,却这样抛下了他丢下了他,背叛才是最大的恨,越亲的人背叛,仇恨就越浓,特别还是在他要成为太监浑身还痛得不行的情况下。 陆青昊去了附近的药店,想买点止痛片,身上从来不带现金的他当然是刷卡,然而,他刷完了身上所有的卡,结局全都是卡被冻结了! “陆锦华,你够狠够毒,你是真的要我去死吗?”陆青昊恨恨念着,他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结果电话也停机了,不能再用。 霎间,陆青昊心里恨比天高! 陆青昊走出药店,举目四看,有一种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一个人,陆青昊紧咬牙齿,“陆锦华,你想逼死我,我就偏不死,我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你抛弃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我会告诉你,没了你,我陆青昊一样能够很牛逼!” 随后,陆青昊大踏步往前走去,目光坚定得就像是用钛合金打造出来的一样,现在能救他的,能让他站在最高处的,只有那人! …… 逐出家门的,不只是陆青昊一个人。 远在京城,还有一人与他的家他的族,一刀两断,从此见面就是路人! 这人,姓赵名子秋! 与陆青昊不同的是,赵子秋不是被逐出家门的,而是自己将自己逐出赵家的。 在赵家的家族会议上,很多人都在让他和沈非划清界限,绝不能和沈非搅在一起,因为沈非实在太危险了,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看似风光实则危机重重的赵家,经受不起那些麻烦。 赵子秋说他坚决不会和沈非划清界限,他和沈非是兄弟,能以性命相交的兄弟,赵子秋还反问他们沈非屡次救他们助赵家度过危机还得了那么大的利益,他们不但不报恩,怎么还能说出如此忘恩负义的话。 他们的回答,无一不是为了家族,牺牲一个沈非又算什么? 赵子秋勃然大怒,直接说从此以后,他不再是赵家之人,紧接着甩门而去! 赵家一大帮人被惊住了,赵子秋虽然没有从政,但赵子秋手中掌握的金钱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赵家能撑到今日不倒,赵子秋的资源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赵子秋脱离赵家带走了那些资源,赵家的形势将会更加危急! 这么一想,赵家人又愤怒不已,个个吵着要让赵子秋把手中的资源交出来,赵子秋盯着赵家家主,说道:“也罢,要断就断得干净一点,我交出所有的资源,我干干净净地离去!但是,请你们记住,以后我赵子秋所拥有的,与你们再无半点关系!” 说完,赵子秋孤身离开赵家,直奔锦城! …… 锦城。 锦绣食府。 沈非正和燕南天何小秋林乐三人一起疯狂喝酒,林乐说道:“三哥,你收我为徒吧!如果我学会了你的功夫,保证战斗力更强!” “当徒弟就免了,不过,我可以教你一套拳法,可以强身健体。” 沈非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也是为了挟持事件再次发生时,他们有更多的准备更多的手段去对付,而让他们实力变厉害一点,来个以一敌五之内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用妙手回春可以将他们身子调理得最佳状态,再教他们一套由神针同志给出来的拳法,只要他们勤奋修炼,短时间内就能做到。 林乐听沈非应下,瞬间狂喜了,“三哥,我太爱你了,这样,我就能当一夜七次郎,一夜九次郎,甚至更多了。三哥,必须喝三杯。” 当下,林乐连喝三杯,三杯下肚,林乐就喝醉断了篇,嘴里说着等俺有了钱一定要找遍岛国动作片里面的女主角来服侍他之类的伟大梦想。 何小秋笑道:“老三,没得说,喝!” “喝!” 何小秋也兴奋地喝着酒,眼里还闪着某种期待,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有温馨有浪漫有幸福还有心酸心痛心碎的画面。 他原以为要很久很久,才会开着宝马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他能让她在宝马车里笑;却没想到,这么快,那一天就要到来。 何小秋喝得很猛,不多时,他也醉了。只有燕南天还保持着清醒,燕南天没有对沈非刨根问底,只是问道:“沈非,这些好事,你确定都要做吗?” “当然!我的梦想就是,将好事做到全天下。” “我懂了。” “大哥,谢了。” “该说谢的是我们。”燕南天碰杯,一饮而尽,“如果不是你,我们只怕很难在这里狂吃狂喝,更别说你给我们三个的银行卡。” “那是应该的!咱们不说这了,继续喝酒!”沈非不停和燕南天碰杯,终于燕南天也被放倒了,沈非叫了辆车子,和三人一起回了学校。 当车子停在校门口,沈非照顾着三人往学校里面走去,正要踏步走进时,旁边蹲着的一个人影,突然冲了过来,猛地跪在沈非面前。 “沈少,我想跟你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