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就够了?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就够了?

前两天在龙皇府,有人散尽家财要跟沈非混;这一晚,则有人在学校大门口冲出来毫不犹豫跪在地上,坚决地要跟他混。 龙皇府的那个叫章子豪,青山市一个煤老板,身价数十亿,算是上是个富豪!校门口这人却是陆青昊,是陆锦华唯一的儿子,是锦绣集团的未来掌舵人,自己虽然没什么钱,可陆锦华却有好数百亿的资产啊。 最重要的是,几个小时之前他才打了陆青昊的脸,把陆青昊狠狠折腾了一番,现在陆青昊却说要跟他混,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神转折。 但在沈非眼里,这是意料当中的事,沈非淡淡一笑,“被逐出家门了?” “是的。” “所以,才想跟着我混?” “是的。” “想混出什么来?” “我想证明给他们看,我陆青昊是有用的,不是那种随时可以抛弃掉的棋子,更不是离了陆家就是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废物,我要混到将他们踩在脚下的高度。” “他们是谁?” “陆锦华!陆锦轩!” “这就够了?” 沈非直接往前走去,陆青昊一蒙,脑子一时没转得过弯来,在他想来,他是一个对付陆家对付锦绣集团的很好的工具,而且他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简直是低到了泥土里。 不管是为了利益,还是耍威风之类的,沈非都应该是异常高兴的收下他才对,可他甩下这么一句话干脆地走了。 这就够了? 疑问句! 语气冷凛! 意思就是不够。 那除了陆锦华陆锦轩还要将谁踩下? 陆青昊真的想不到,就在沈非要走进学校的一瞬间,陆青昊脑海里劈下一道闪电,劈出一个人的身影! 登时,陆青昊浑身惊住。 难道沈非说的不够指的就是那个人? 沈非怎么敢? 陆青昊开始颤抖了起来,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可能知道沈非与京城唐家的战斗,所以,猛然猜到沈非要对付那个人,陆青昊有一种蚂蚁要咬死大象的震惊。 蚂蚁能咬死大象吗? 不可能! 陆青昊第一反应就是这三个字。 哪怕这只蚂蚁很强壮,哪怕有蚁多咬死象这句话,陆青昊依然认为不可能! 这样的结果,就是自寻死路! 陆青昊认为沈非和那个人斗都是找死行为,更别说认为他自己能将那样的人踩在脚下,所以,他眼睁睁看着沈非走进了校园里面,看着保安来将校门关上。 陆青昊很清楚,等这道大门关上,那他就别想再跟着沈非混了,他将失去证明给陆锦华看的机会,他以后估计会很悲惨。 可他实在是没有胆量叫住沈非,把那个人加入“他们”里面。 但下一刻,痛苦爆发! 就像有炙热的岩浆将他瞬间包围,痛得死去活来,他们的怕意惧意,便被这股翻江倒海的痛给抽得粉碎,与这样的痛比起来,那个人那个家族又算什么? 忍不住剧痛的陆青昊大喊起来,“还有沈从!” “沈从?” 沈非立马想到了京城十大家族当中的下脉立沈,还想到了赵子秋所说川西省现在最大的一股势力便是沈家,能让陆青昊如此顾忌的沈从,肯定是京城沈家人了。 沈从之前是与陆青昊一道而来,陆锦华的锦绣集团这些年扩张得如此顺利,这足以说明陆锦华与沈家的关系不一般。 就他所接触的京城世家子来看,除了杨伟石有点二有点没脑子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简单,赵子秋不用说了,唐铭人的阴毒更不用说,剩下的朱筠、叶静龙都不是那般简单的。 虽然他只和沈非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但沈非觉得沈从不简单的机会很大。 那么,沈从之前表现出来的狂妄,以及对陆青昊的不屑,就很有意思了。 百般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沈非嘴里说道:“就只有这一个理由吗?” 沈非的步子,并没有停下。 陆青昊痛得什么思维都没有了,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我怕痛,我不想变成太监,我不想娶钱诗燕那个女人,我……” 一长串理由从陆青昊嘴里冒出来,沈非停下脚步不再向前,同样没有向后,陆青昊跪在地上朝沈非爬去,短短十来米的路程,陆青昊却爬了足有十分钟,且爬出一条血路。 终于,陆青昊爬到了沈非面前,以头磕地。 “我可以让你跟我混……” “谢谢沈少。” 陆青昊非常激动,嘴里说着“沈少”的时候,脑海里却闪过沈从的身影。 “但是,你必须要娶钱诗燕。” “沈少,我……” 陆青昊没想到他跟了沈非,还是要娶钱诗燕,钱诗燕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娶?沈非抬走又走人,甩下一句话,“既然你不愿意听,又何必跟我混?” “我娶!我娶!” 陆青昊连声说到,钱诗燕虽然很讨厌,可是再讨厌也没有人身上的痛苦吓人啊,陆青昊再次跪着往前,沈非问道:“你觉得我让你娶钱诗燕是羞辱你?” “没有,我不敢。” “有就是有,哪有什么不敢的?这也是我瞧不起你的地方,你都立志要踩自己老子的脸,你又如何不敢?跟我混,就得记住一个字,必须敢!” 换在往常,陆青昊肯定会鄙夷万分,因为必须敢是三个字,而不是一个字,但此刻,他低下头颅,敬畏万分地回了一个字,“是。” “你老子逐你出家门,不仅是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我,还因为你必须信守承诺娶了钱诗燕!只要你一娶钱诗燕,那你就会成为陆家的污点,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对陆家的影响会非常大。而你要踩你老子,除了你证明自己有能力之外,还得告诉他,你娶了钱诗燕不是一件愚蠢的事,而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事!” 陆青昊眼睛发亮,确实就是这样,大家都认为不行的,他做到了,这才叫逆袭才叫装逼,可下一瞬间他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沈少,我该怎么做?” “堂堂陆家大少,还哄不了一个女人吗?” “沈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做好了再来跟我混!” 沈非随手在他身上按摩了两下,陆青昊痛楚稍减,却还没有完全消失,但陆青昊看着远去的沈非,已经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起身狂奔出去,去找钱诗燕。 现在的钱诗燕,就算是一坨屎,他也得想办法让她变成香的,得到无数人想吃却不能的地步! 陆青昊在校门口下跪的一幕,见证者不仅仅只是门口的保安,也不仅是喝得醉熏熏的燕南天三人,还有陆锦华,还有沈从,还有更多的人。 陆锦华愤怒,但愤怒之中却有一点喜色。 沈从冷笑,笑容当中有一抹杀机。 还有不少人看着戏,神情有些玩味。 …… 他们看到了陆青昊,却没有看到沈非的心,沈非的心也在笑,要玩嘛,那就玩得更有趣一点,要用孩子套狼,那就要准备好面对狼杀千里。 沈非将三兄弟扶回寝室,安顿好之后,出了学校,到了兰姐那里,一进门,沈非便紧紧抱住兰姐,脑海里浮现着那时的危险画面。 就差一点,他便见不着兰姐了。 还好,还好。 兰姐更是抱得紧,这个男人,比她的生命更重要。 干柴,烈火。 自不必说! 一晚春暖帐,醒是鱼水欢! 陈兰说道:“沈非,味一品的连锁店差不多确定了,就是还差厨师,虽然秘方在我手里,但也要比较好的厨师来掌勺才行,不然,做出来的菜也不好吃。” “你说了算。” “恩。” 陈兰贤惠地伺候着沈非穿了衣服,沈非神清气爽地往学校走去,这难得的宁静时间,他还是准备去教室坐上一坐。 然而,沈非这个小小的梦想,在就要踏进学校的那一刻破掉。 有电话,自省城来。 “沈非,我是杨伟石,我有重大发现。” “哦?” “站在我幕后的那个人就是就城唐家的唐铭人。”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再见!” 沈非直接挂了电话,他都知道唐铭人火烧唐家离京出走了,算哪门子的重大发现。 刚挂断,杨伟石又执着地打了过来。 “你最好给我一个真的得大发现。”沈非语气很不善,现在就连上一节课的愿望都满足不了了吗? “沈非,你以为唐铭人就是最后的幕后凶手吗?” “有点意思,不是唐铭人,那又是谁?” “不知道,我还在查!” “那就查到了再说。” “沈非,你别忙挂,我有两个猜测!一个是那只黑手就在京城十大家里面,一个就是黑榜!”杨伟石说到黑榜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仿佛就有黑榜的人在他身边。 “这叫两个吗?” 沈非淡淡地问来,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线,他一直认为唐铭人就是最终黑手,毕竟他现在的交集点,能惹出的最大的麻烦,就是通过叶静云惹出来的。 除了唐铭人,还有人不愿意看到他和叶静云的关系那么近。 如果说是京城十大家,那还很好理解,可黑榜为什么又来插一杠子,真的就是单纯地为了对付他? 杨伟石“呃”了一声,又说道:“沈非,如果你想确认,可以来省城一趟,我这里有点东西,你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