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曹蒹葭 - 妖孽狂医

第二十五章 曹蒹葭

杀手! 看到黑衣美女刺出来的那柄蛇形小剑,沈非脑海里立马闪现出“杀手”两字,想不到“净化”组织的第二波杀手,来得如此之快! 蛇形小剑刺空的瞬间,黑衣美女脸上的笑容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无比的杀气! 沈非出手如电,一把抓住黑衣美女的手腕,蛇形小剑再也不能前进分毫,黑衣美女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这人反应速度好快。 但黑衣美女没有放弃,另外一只手抓向沈非脖子,沈非再次探手抓住,黑衣美女动弹不得,左脚膝盖顶向沈非老二。 “靠!” 沈非骂出一字,这小妞太狠了,沈非立马将黑衣美女双手反背在后,往他的方向抱过来,黑衣美女一撞在沈非身上,沈非就感觉两股汹涌的波涛,拍打在他的胸口。 他知道,那是黑衣美女的凶器! 好爽! 沈非浑身血液沸腾起来,不过,他没忘记这黑衣美女是个杀手,在黑衣美女撞在他身上的那一刻,沈非往前欺进一步,用腿撞开了黑衣美女的双腿。 这下子,黑衣美女再也顶不了沈非的老二,而沈非的两条腿则在黑衣美女的双腿之间,两人的姿势异常暧昧,黑衣美女遭到攻击,条件反射地夹紧了双腿,立马感觉不对劲,似乎夹到了一根硬东西,赶紧松开。 这一夹一松,让沈非体内涌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比自己用五姑娘解决爽多了,爽得沈非喉咙里滚出了声音。 听到这声音,黑衣美女脸上浮过一抹羞涩,旋即变成愠怒,她踢爆过不少男人的那根家伙,可她那地方还真没让男人家伙碰过。虽然现在还隔着皮裤,但黑衣美女却感觉到了那家伙的力量。 看到黑衣美女愤怒的目光,沈非说道:“美女,你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凶这么大,身材这么好,腿这么有弹性,干嘛要当杀手呢?” “落到你们手里,我无语可说!但我告诉你,会有人替我报仇的!你们这些人,还有那个人,都会不得好死!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喂,美女,你来杀我,还这么有理,好像我欠了你似的!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你是铁级杀手,还是铜级杀手?” “什么铁级铜级?”黑衣美女眼里闪过一阵疑惑。 “还在装!”沈非很不爽,“你先是展现你火爆的身材,接着做出一副被人追杀的样子,最后朝我一笑,降低我的防范,然后趁机杀我。不得不说,你的刺杀计划很成功,可惜,你杀错了对象!” “你不是黑榜的人?” “什么黑榜白榜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会放过想杀我的人!以我对杀手的态度,是要打断你的四肢,把你扔垃圾桶的,可你长得这么漂亮,刚才还非礼了我的那里,我觉得就这么把你打残,对你太仁慈了,我也太吃亏了,你说我应不应该把你吃干抹净呢?” 沈非近乎于嘴对着嘴朝黑衣美女说来,黑衣美女听到这番话,算是彻底明白自己弄错人了,忙说道:“误会,我不是杀手。” “装,再装!没听过装逼遭雷劈吗?你布了杀局,拿着蛇形小剑来杀我,还不是杀手是什么?” “真的误会!我以为你是黑榜的人,所以才想杀你,后面那群人和我不是一伙的,他们是要杀我!你快放开我……” “放了好让你再杀我吗?”沈非怒了,“你真把我当白痴了吗?看来,你应该好生调教调教才行。” 沈非按住黑衣美女手上的穴位,施展了酷刑!酷刑中有将人痛苦放大数十上百倍的刑法,也有手段将人的心中欲火放大数百倍,让其明明极度渴望却又得不到,属于一种心理酷刑。 当即,黑衣美女感觉到体内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厮咬,咬得她心里发痒,身体发热,眼里荡出春光,双腿情不自禁地夹紧,有种想要男人的感觉。 黑衣美女觉得不对劲,厉声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欠调教!” “你……”黑衣美女声音多了一种媚意,她还想喝骂下去,可她已经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惊慌说道:“快放了我,我真的不是来杀你的!不然,我们两个都死定了!” “看来还不够!” 沈非用了更多的能量,黑衣美女整个身子靠在了沈非的身上,不停地来回摩擦,黑衣美女又气又急,“我错了,我不该向你出手,你别再折磨我了,我……前面也来人了!” 确实,沈非听到自己身后也有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应该有十一个人,沈非心里不由生出疑问,“难道真的是一场误会?” 这个时候,之前追黑衣美女的十三个黑衣人也围了上来,前后两路人马,将沈非与黑衣美女围在了正中间。 为首一个光头,大声说道:“啧啧啧,想不到蒹葭小姐爱好这么独特,喜欢和男人站着玩!你放心,一会儿我们二十多个兄弟,会好好满足你的这个爱好,把你玩到死的!” “蒹葭?有名字?擦!真误会了?” 沈非停止了酷刑,看着挨着他脸的黑衣美女,曹蒹葭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她是能够逃脱的,结果碰上了这么一个怪人,害得她陷入重围。 “本来就是误会,还不快把我放开!” “我好好走我的路,谁让你先杀我的,就算是误会,那也是你自找的!” 沈非放开了曹蒹葭,曹蒹葭立马摆出架式,准备应对强敌,可刚一动,身子就绵软无力,往沈非身上倒去。 这一次,曹蒹葭浑圆的臀部顶在了沈非那还没有消火的家伙上面,曹蒹葭身子一颤,恼怒不已,“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调教了你一下。” “快把我弄回来!” “你说弄回来就弄回来,那我也太没面子了。” “白痴,你没看到这么多人要杀我们吗?” “别乱说,他们是想杀你,又不是杀我,我跟他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曹蒹葭冷冷一笑,“可惜你现在跟我在一起,而且你也看到了他们,还知道他们是黑榜的人,对了,那个光头叫恶和尚,他们追杀我,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一块玉佩!你现在知道这么多了,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灭口!” “娘的,怪不得书上总说最毒妇人心!你故意陷害我!”沈非怒火中烧,一把抓在曹蒹葭的屁屁上面,狠狠地揉捏。 曹蒹葭鼻息加重,“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 “谁让你先惹我的!” 沈非加大力量揉捏,别说,这曹蒹葭的屁股弹性十足,摸起来手感相当好,曹蒹葭真是欲哭无泪,她怎么就惹了这样一个人。 恶和尚很没有耐心地说道:“曹蒹葭,乖乖把玉佩交出来,老子可以让你少受点折磨。”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到玉佩!” 曹蒹葭毫不服软,恶和尚看向沈非,“小子,你把她交给我们,老子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你有病吗?” “你敢骂我!” “你没病,怎么说得出这种神经病话呢?我的猎物,为什么要交给你!还有,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死?要死也是你死!” 心态已经转变的沈非,毫不客气地说来,恶和尚脸露狰狞,“小兔崽子,既然你这么想受尽折磨而死,老子就成全你!” “忘了告诉你,我是神医,能治神经病,不过价钱很高!” “找死!你们两个上去,先废了那小子!” 恶和尚一声吩咐,立马有两人一左一右砸向沈非,沈非一人一脚,将他们踢得跪在地上,吐血不已。 众人一惊。 曹蒹葭眼里闪过一抹喜色,她原以为被恶和尚他们包围,今晚会性命和清白身子都保不住,可看到沈非轻松废掉两人,她觉得逃出生天是大大有可能的。 “帅哥,你快放开我,我帮你打他们!” “帅哥这两个字我喜欢!不过,你不是帮我打他们,是他们本来就要杀你,我想走,他们拦不住我!还有,想让我放开你,那就亲我一口!” “流氓!” “我女朋友和我老师都是这么说我的!” 沈非说得一本正经,曹蒹葭却想吐血,恶和尚看到沈非还在和曹蒹葭调情,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满脸尽是怨恨之色,“小子,与我们黑榜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闭嘴,没看到我在泡妞吗?” 沈非厉声喝来,恶和尚凶神恶煞地说道:“麻的,从来没有人敢让老子闭嘴,你很嚣张,老子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嚣张的本事!你们八个,一起上,先砍他一双手!” 当即,有八个人抽出砍刀走向沈非,因为有两个同伴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曹蒹葭见八人提刀杀来,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怕这个流氓也不是八个人的对手,曹蒹葭可不想落到他们手里,情急之下说道:“是不是我亲了你,你就不惩罚我了?”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沈非刚刚说完,曹蒹葭就在沈非脸上亲了一口,“流氓,便宜你了,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吻男人。” “我也是第一次。” “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是啊,可刚才你吻的那里,她没有吻过,所以也是第一次啊。” 曹蒹葭无语,这人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她感觉沈非的手还在摸她的屁股,恼怒道:“你还在做什么?” “给你解除酷刑啊!” “你骗鬼啊!摸那里能解除吗?” “当然能啊!” 沈非按住穴位,施展妙手回春,一袭热流涌过,曹蒹葭立马站直了身子,不过,她体内的异样感并没有消失。相反,那股热流在涌过她敏感部位的时候,还让她娇躯一颤。 “他到底是什么人?” 曹蒹葭心里念着,手持蛇形小剑朝其中一名黑衣人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