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学车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章 学车

最终,沈非转身往省城走去。 杨伟石所说的比唐铭人还要黑的黑手,还是勾起了他的一些兴趣。 沈非走的是寻常路,正准备打车去省城的时候,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他的身边,车窗摇下,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惊艳似火烧云一般的叶倾城。 “你是要打车吗?” “不,我是去泡妞!” “你说这话就不怕我伤心吗?” “心伤了,再用我的爱为你愈合。” “总是有疤痕的。” “不会!保证不会!你要不信,可以让我爱一下!” 沈非笑容邪然,这叶倾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见,今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是来刷存在感还是又有企图? 叶赫那拉的叶啊! 放在以前,还能和金枝玉叶挨上边。 “我倒想让你爱,就怕属于我的爱,不够我活完这一辈子。” “你放心,我的爱会很多的,你看我这么强壮,我的爱和强壮就是成正比的。” “行了,别勾引我了,上车吧。”沈非拉开车门坐在了叶倾城的旁边,“是你在勾引我吧?” 看到沈非那带着狼一般目光的神情,叶倾城惊艳一笑,“是我吗?” “你让我上车,不就是想让我进一步勾引你吗?这车窗是贴了膜的,外面看不见里面,非常适合做些有意思的事,你说呢?” “如果真能勾引你一辈子,我把我的一切交给你又有何妨。” “你能!你一定能!” 沈非一本正经斩钉截铁地说来,叶倾城白了一眼,“你要去哪里?” “你心里。” “此路不通。” “那你的身子呢?” “……” 叶倾城眼刀阵阵,“有时候真怀疑是不是有两个沈非,一个是英雄盖世威风八面令人心醉,一个却是地痞混混流氓色狼让人恨不得斩上千万刀。” “我心藏英雄,身是流氓!” “好吧,你赢了!” “我不要赢,我只要你。” 叶倾城启动了车子,说道:“如果你不说去哪里,那就陪我去省城一趟吧。” “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我要去省城你都知道。” “真的吗?” “如同我对你的爱,再真不过。” “那我先陪你去办事,然后你再陪我去做事。” “做就行,不要事。” 沈非离叶倾城就只有咫尺之距,说话的热气直往叶倾城身上钻,叶倾城心中恼怒,脸上却有着恰到好处的红晕。 “真想不明白你。” “想是没用的,要做,要实践。” 叶倾城一踩油门,车子飙了出去,沈非心里想着,这倒是有意思,杨伟石给出了一个比唐铭人更黑的黑手的猜测是黑榜,而现在他身边就有一个极有可能是黑榜的人。 见一见,挺好! 沈非就那么直直看着叶倾城,三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沈非一次眼都没有眨过,叶倾城终于忍不住,一转头,擦唇而过。 “好香!” 沈非赞叹着,陶醉着,似坠温柔乡。 叶倾城白眼加羞涩,“你就在等这一刻吧。” “不!”沈非摇了摇头,“我对你的梦想怎么可能如此浅薄,我在等的,是那一刻。” “你不去公关太可惜了,沈非,来吧,到我集团当个公关经理,以你的厚脸皮程度,保证能将任何客户都死缠硬磨到。”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快要被我死缠到了?”沈非靠得更近,叶倾城却沉默了,沉默好半晌,叶倾城说道:“谢谢。” 这一声谢谢,很是莫名其妙。 沈非疑惑,“谢谢我缠住了你?”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为我解决了麻烦。” “我觉得没有完全解决,应该杀到那群人的老窝,把他们杀个干干净净,这才算彻底解决,对了,叶美人,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的地盘在哪里?” “沈非,你为我做得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欠你的情,我还不起的。” “还得起的,我胃口不大,以身相报就行。” “那边的事,我自己能解决!下次我会注意的,不会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我叶倾城不是那么好惹的。” “哪里不好惹?能让我惹一下吗?” 叶倾城心中的讨厌到了习惯的地步,沈非就是具有把任何话题都往那方面扯的本事,她再次转移话题,“你还不会开车吗?” “不会。” “都这么大的大忙人了,不会开车怎么行?去哪里都不方便。” “说得有道理。” “那我教你开吧。” “难学吗?” “一点都不难,以你的本事,一说就能明白。” “那说来听听。” 沈非一副认真的好学生模样,叶倾城说道:“这是离合,这是手刹,这是换档的,这是脚刹,这是油门……” “等等,我记不住。” 叶倾城又说了一遍,沈非还是摇头说记不住,叶倾城直直盯着沈非,“沈非,你又在欺负我吗?” “我哪里舍得?只是我这人比较笨,我小的时候,老师教我认数字的时候,她教了我千百遍,我还是一点都记不住,可她手把手教我认了一遍,我一下子就记住了。” “手把手?还是想占我便宜!” “我是好学生,学生怎么能占老师便宜呢?” “懒得和你说。” 叶倾城冷哼着,却是抓住了沈非的手,放在了换档杆上,“这是换档杆,这下记住了吗?” “记住了。” 沈非心中对叶倾城佩服得五体投地,把事实点明,让人失望觉得不可能占到便宜的时候,又亲自握住了手。 这种以退为进,欲拒还迎的手段,简直是炉火纯青到立马就能勾动天雷地火的程度。 叶倾城握住沈非的手摸过手刹,摸过雨刮器,摸过方向盘,沈非如痴如醉地说道:“倾城,那脚刹在哪里?” “你确定要这么学?” “确定肯定以及铁定一定!” “好吧,你就是我的冤家,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叶倾城身子微微坐起,沈非惊讶道:“倾城,你是想让我抱着你。” “混蛋,不是。” 叶倾城坐了下来,沈非赔笑道:“不是,刚才我是惊喜坏了,所以才情不自禁地说了出来,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会抓住,绝对不会再出现刚才的那么挫。” “没有机会。” “可你说过要教我开车的。” “打火,踩离合,挂档,松手刹,松离合,踩油门,车子就能开走了,速度越快,就挂更高的档,就是这样。” 叶倾城一本正经的教了起来,沈非满额头都是皱纹,一副完全云里雾里没有听懂的样子,叶倾城也不理会,只是说道:“你要会开了,我就靠边停车,你来试一试。” “我不会。” “那就算了。” “真是不负责任!开就开!迟早我会把你开着走!”沈非咬牙切齿地说着,叶倾城淡笑,“我不会让你把我开走的。” “啊?”沈非惊呼,“我说错了,我不是要把你开着车,我是要开着车子把你载着走,真是糊涂了,人怎么能开着走呢?” “你就装吧。” 叶倾城停了车,走到了副驾驶,沈非坐在驾驶位置上,叶倾城提醒道:“系安全带!” “不会。” 沈非回答得更是直接,叶倾城再次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盯了沈非足足有半分钟,沈非不甘示弱地回盯,只是眼里满是柔情。 “我再一次确信,你就是我的冤家,是我的克星,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叶倾城愤愤说着,伸手帮沈非系上了安全带,她那苗条的身子美妙的风光,便擦在沈非身上映入沈非眼帘,沈非毫不掩饰地欣赏着。 “行了,踩离合。” “挂1档。” “松手刹。” …… 在叶倾城的指挥下,车子动了起来,可刚一动,车子就来了个急刹车,叶倾城身子一晃,又晃来挨在沈非身上。 沈非赶紧松了方向盘去抱住叶倾城,车子便开始斜跑,叶倾城见状,忙伸手稳住方向盘,两人的姿势无比暧昧。 叶倾城说道:“我直觉你是故意的。” “冤枉啊,我这可是第一次学开车子,再说,我是担心你嘛。” “我还是觉得你故意。” “好吧,被你看穿了。” 沈非抚上了叶倾城的发,一副从内心油然而发的语气说道:“真希望就这样和你一直开下去。” “别诓我!快掌好方向盘!” “一点都不配合。” 沈非握上方向盘,叶倾城的手并没有松开,“掌方向盘不要太大的力气,你轻轻挨着就行,在这种路上,你不要修太多的方向,轻轻一移就可以了。” “以现在的速度,你可以换三档了。” “怎么换?” 叶倾城抓住沈非的手换到了三档,“就是这样换的,每一次换档都要放回空档。” “你的手好滑。” “注意开车。” 叶倾城大声说道,忙一转方向盘,把要撞向护栏的车子搬了回来,就在这时,后面传来急促的喇叭声。 叶倾城带着车子让到了路边。 后面那辆车子没有一开而过,却是停在玛莎拉蒂的前面,挡住了沈非两人的去路,而这辆车也挺豪,是一辆悍马,更豪的是悍马上的车牌。 是军牌! 车子走下来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一头披肩长发,看起来极为妖艳的女人,这女人走到驾驶位置上,敲了敲车窗。 沈非按下车窗,说道:“不好意思,手还有点生。” “不好意思就完了?麻的,你没听见老子按喇叭吗?” 女人一开口说话,沈非就呆住了。 因为这声音太粗了,比男人的都还要粗。 “很惊讶吗?心里是不是在说老子是人妖?麻的,老子最讨厌别人这样说我了!”妖艳男人骂着吼着,伸手便抓向沈非的头发,要把沈非脑袋撞在方向盘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