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瘾君子,草庐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二章 瘾君子,草庐

沈非问杨伟石那人是不是撞了他的腰,杨伟石震惊地点头不已,这时,那少妇蒙着脸站了起来,看都不看众人一眼,也没对杨伟石说声谢谢,就往人群外冲了出去。 人群里暴出一顿斥责声。 “怎么能这样就走了?人家好歹救了你,是为了你受!” “人心不古啊,肯定是怕承担医药费,所以,想一走了之。” “不能这样,一定要把她拦下来,让她说个一二三!” …… 这些人义愤填膺地说着,就好像那女人对不起的是他们一样,杨伟石听来,冷声说道:“吼什么吼?刚才怎么没见你们出来帮一下忙?现在在这里哔哔有用吗?人家一个女人也不容易,你们当面议论这议论那的,人家不走还让你们看戏吗?给老子滚!” 杨伟石发飙地吼着,周围的人听来也是有些惭愧,见没有好戏再看,便往四周散去,沈非疑惑地看着杨伟石,这个杨伟石太不正常了。 这时,杨伟石看向那个少妇的身影,眼里出现了一缕亮光。 沈非眯眼。 杨伟石看了好几秒,才不舍地收回眼神,说道:“沈少,我……” “你还真是一个好人!” “不敢瞒沈少,我对少妇有很特别的兴趣,就像吸了毒一样,当然我现在也只能过过眼瘾,然后,我正看得舒服的时候,这个人竟然想当街污辱她,然后我就怒了,就装了一把好人。” “我就说嘛。” 沈非说来,杨伟石松了一口气。 地上那人眼睛发着异样的光芒,嘴里说道:“你们都他麻的找死,知道我跟谁混的不?咦,这里还有个美女,比刚才那个女人都要漂亮。” 这人说着,就要往叶倾城摸去。 砰! 沈非直接将瘦子踹飞,杨伟石说道:“沈少,这人好像是吸了毒的,还是吸了很久把身体都吸空了那种,要不然,我也当不成好人。” “当好人不错。” 沈非出手给他治了病,当然酷刑是没有解除的,杨伟石站了起来,那瘦子还在说道:“等着,等三爷来了,你们就统统都惨了。” 啪! 杨伟石忍痛一脚踩在瘦子的脸上,“去你大爷的,还敢威胁老子,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说完,杨伟石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来,“沈少,你看了里面的资料,就知道我说的那些话了。里面还有不少是唐家的消息。” “不错。”沈非接了U盘,对杨伟石介绍道:“这是我女人,盛唐风月就是她要做的事,你看着点办,知道吗?” “沈少,我明白。” 杨伟石赶紧又扫了叶倾城一眼,叶倾城眼里闪过一抹惊喜,沈非说道:“你应该明白得更多一点。” “恩。” 杨伟石点头不已。 “那你好好明白着吧,我先走了!”沈非转身便走,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声大喝,“打了老子的人就想走,想走到哪里去?” 循声一看,却是来了十多个人,这些人个个都很兴奋,兴奋得有些过度,他们狂冲上来,将沈非三人围住,手脚不停动,脑袋不停摇,半刻都停不下来,显然也是吸了东西的。 “你们是什么人?敢打我兄弟!” “打我兄弟者,十倍还之!” …… 一个个豪气冲云天的说着,杨伟石恭敬地对沈非说道:“沈少,您们先走便是,这些人我来处理。” “能处理下来?” “一群瘾君子,我能对付!” “你说你以前要是表现得这么好,何必受那些罪呢?” 杨伟石脸露羞愧之色,沈非带着叶倾城坐上了破旧的玛莎拉蒂,那些瘾君子赶紧围上来,“想走,没那么容易,把那个漂亮的小妞给小爷留下来,让小爷好好吸一吸。” “不留下来,我们就不让路!” “有种你就从我身上压过去!” 瘾君子们那是各施手段,抓住车门的,趴在车头的,倒在地上的,手拿砖头敲窗的,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样子。 杨伟石忙掏出手机打电话,“老王,这里有一帮吸毒的人想搞我,你赶紧带人把他给抓回去。” “想抓我们?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们了!” “给我们下车,把女的强了,把男的打成猪头。” 已经有三个瘾君子舍了车子撞向杨伟石,杨伟石倒也毫不示弱,与三个瘾君子搏斗在一起,而这三个瘾君子不像第一个身体精气神被掏空了的那么虚,相反,他们很有劲,力量也超一般的大。 砰砰砰…… 一阵拳打脚踢,杨伟石已经被三个瘾君子打倒在地,杨伟石怒骂着,“你麻的,给老子等着,等老子的人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非得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老子好怕啊。” “不就是警察嘛,不就是坐牢,老子被关一阵子,总是要出来的,出来非得废了你。” 瘾君子们真的是不怕死,大一副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子的架式,杨伟石愤怒得不行,“妹的,你们还想出来?做梦去吧!” 杨伟石拼命地反抗着,眼睛却看向了沈非,现在能救他的,也只有沈非,可沈非根本没有下车,反而点火轰了油门,直接往前冲去。 瘾君子们并没有怕,完全没有让开,反而大无畏地吼道:“来啊,来撞我啊,老子刀枪不入。” 沈非嘴角滑过冷笑,启动猛然加速,甩翻车头上那人,方向盘一偏,压在倒地那人的腿上,然后急刹车,抓住车门的人被甩掉。 啊! 惨叫声暴起,却是倒地好人被剧烈的痛楚从毒瘾的虚幻世界里醒了过来,他一睁眼看到庞然大物的铁家伙压在他身上,浑身冰冷像疯狗一样乱叫着。 沈非压过,这人腿废。 车子又是一甩,甩飞跟上来的人,从暴打杨伟石的三个瘾君子身边穿过,登时,三人倒地吐血。 “谢谢沈少。” 杨伟石大声说着,沈非多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用谢。”然后加大油门,绝尘而去,车子里,叶倾城一副终于忍不住的样子,“沈非,你以前真的没有开过车。” “开过啊!什么自行车电瓶车,还有女人车,我都开得滚瓜烂熟。” “没开过就如此熟练,如此精确,我只能说你是一个天才,是开车的天才。” “错!我不是天才,我只是看得多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教的好,我早说过,你牵着我的手教,我一下子就能学会的。” 叶倾城脸露笑意,似怒还喜,沈非继续说道:“就跟那件事一样,我看过数百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对每一个动作都极为熟悉,可就是学不会,不过,我相信你要是亲身教我一回,我保证一遍之后就能行云流水,比开车还要天才。” “三句不离狼心。”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只为给你们心中的热浪降温。” “不和你贫了,我知道一个飙车的地儿,有点意思,你要是有兴趣,我们可以去转一转。” “行啊。” “不过,你得先陪我将事情给办完。” “办你,我毫无问题。” “还是这,真服了,现在去草庐!” “草庐在哪?” “那地儿有点难寻,我来开吧。” “再难寻还能难寻过你的心?连你的心我都要寻到,更别说一个草庐,你用手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 沈非一把手叶倾城的手抓来放在方向盘上面,而她的身子自然就靠在了沈非身上,沈非也不看前面,就转头欣赏着领口处的风景。 还出声赞叹道:“真美!” “美你个头!好好开车啦,小心撞着人!” “真恨!” “恨?” “恨我不是画师,不能将这一副绝妙的风景沷墨纸上,不过,我的目光是笔,我的心是纸,我已经在上面画了千百回,深入骨子了。” “这是我的荣幸吗?” “是我的。” “开车。” “动力不足,需要亲吻一个。” “做梦。” 叶倾城直接偏头,心里冷笑不已,沈非这种急色反应和她所想的完全一样,而她现在要演的就是在拒绝中离沈非越来越近,干脆利落中和沈非越来越暧昧。 所以,在沈非弄停车子半天不发动的时候,叶倾城瞪着眼在沈非脸颊上亲了一下,亲过之后,叶倾城眼里有一抹柔情,紧接着,一闪消逝。 沈非得意地笑着,哼着曲儿,牵着叶倾城的手往草庐开去。 左弯右拐! 你情我浓! 不多时,两人来到草庐外面,还真是一个草庐,外面全是草,粗略看去,这个草庐破得不得了。 可再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些草草并不是真正的草,全是雕刻出来的,只不过雕刻人的技艺很高,雕得栩栩如生。 而这些“草”的材料,更是价值昂贵的原石,有些地方还能看见绿色的翡翠,这也是那些草看起来很真的因素之一。 这个草庐的手笔也不小。 虽然不如龙皇府看起来那么嚣张狂妄惊人世眼,但是,低调的草庐比起龙皇府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说别的,就是这些翡翠原石,还有那些雕刻出来的草,就要花很多很多的钱,再看那些朴实无华的草庐大门,全都是低调中尽显奢华。 沈非一眼扫过,正要去停车的时候,一辆限量版的路虎从沈非身边挤过,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年轻狂妄的脸,甩出一句话,“一辆破玛莎拉蒂,还敢开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赶紧有多远滚多远。” 路虎男傲然说来,轰油门远去。 沈非二话不说,一脚把油门轰到底,破烂的玛莎拉蒂就像不需要加速度一样,直接撞在了路虎车上,将路虎车撞翻在地。 周围之人,尽皆震惊。 震于沈非如此干脆地撞上,惊于破烂的玛莎拉蒂竟然把庞大的路虎给干倒在地。 路虎男同样震惊,更多的是愤怒,这人竟然敢撞他的车子,玛莎拉蒂虽然牛逼,但还牛逼不过他的限量版,况且还是一辆破损的。 震惊愤怒之后,路虎男却是笑了,也不慌着从车子里爬出来,依然狂妄地笑道:“小子,第一次来草庐吧?你知道在草庐的地盘上动手闹事,会是什么后果吗?” 叶倾城脸色一变,正要说话,沈非脚下用力,玛莎拉蒂再次朝路虎冲去! 气势,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