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哪只狗在叫?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三章 哪只狗在叫?

玛莎拉蒂,大多是女性开,如果给车子分类别的话,玛莎拉蒂毫无疑问是女人,还是那种出身豪门,雍容华贵,气质绝佳的女神。 可现在,玛莎拉蒂在沈非的操纵下,哪里还有半分雍容的气质,有的只是霸气,霸道无比不可阻拦的气势,仿佛化身坦克,朝路虎碾压过去。 路虎男眼里闪出一抹慌乱,但他下一瞬间又是无比的镇定,笑看着玛莎拉蒂压近,嘴里冷道:“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你以为你能压在我的车上吗?我用我的脑袋打赌,你压不到!” 沈非面无表情。 路虎男仍是信心十足,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他有着翻盘的实力。 只因为,这是草庐的地盘。 正这时,草庐门口传来冰冷的声音,“住手。” 两字入耳,路虎男笑得更开心了,这就是他的底气,草庐的规矩,无人敢破,无人能破。 破者,必受惩罚。 重者生不如死,轻者残废。 无人能逃过。 以前一个很有实力的人不信邪,在草庐地盘上打了一个曾经得罪过他的手,然后就被草庐的人生生断了双手砸了双脚给扔在了路边上。而这人身后的实力,却连半个屁都不敢放!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无数血淋淋的例子,都阐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草庐的规矩,万万破不得! 所以,路虎男倒在地上,任由额头上鲜血横流,嘴角笑意浓得像在一杯水里放了一百斤白糖。 草庐的人出手,沈非只有乖乖的停车。 然后,再受处罚!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坐看沈非悲剧。 心里正得意,路虎男脸色猛然大变,笑变惊,嘲讽变惧怕,因为玛莎拉蒂并没有停下,仍然气势冲天地碾压前来。 “你……这里是草庐,你怎么敢不听话?” 路虎男惊喝着,沈非却是不动声色,油门依然是轰到最大,刚才出声喝止的草庐之人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见吗?” “哪只狗在叫?” “狗在叫?” 周围的人眼睛大得像要被杀死的牛,那可是草庐的人啊,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也许就是草庐的一个保安,但是,他代表着草庐。 而这个人,竟然说他是狗在叫! 这简直就是在打草庐的脸。 叶倾城都焦急地说道:“沈非,快停下,草庐的后台很硬!” 沈非回头看着叶倾城,摇了摇头,“倾城,我一直以为你很懂我,原来,跟我想的不一样。” 叶倾城一滞。 这是什么节奏? 对于沈非和草庐杠上,她在心里简直都笑开了花,沈非的敌人越多越大,她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可她总不能什么表示都没有吧,她焦急地说那些话,不也是关心沈非嘛,可沈非却说她不懂他。 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她不要命地制造车祸,制造偶遇,制造杀手事件,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布局,不就是为了抓住沈非的心,让他为她做任何事吗? 如果沈非不喜欢她了,对她失望了,那她怎么能勾引得住? 叶倾城心乱了。 第一次觉得沈非似乎不是她想的那么容易掌握,但叶倾城不是寻常人,压下慌乱,笑道:“也好,无论怎样,我陪你!” “这才是我亲爱的。” 沈非笑着说来,目光又狼,叶倾城心里一阵恍惚,这沈非还变得真快,刚刚都还一副失望到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现在却又恢复了之前状态,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车子里的对话,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 外面那个草庐保安已经是满脸阴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违了草庐的规矩,还敢口出狂言,你不停,那我就让你停!” 当即,这个虎背熊腰的草庐保安箭步一跨,似闪电般出现在玛莎拉蒂面前,深呼吸,一声大喝,双手推向玛莎拉蒂。 咝…… 众人绝惊! 草庐保安竟然如此强大,敢用一双肉掌去阻拦玛莎拉蒂,用血肉之身去和车子相挡。 怪不得,草庐的规矩无人敢破。 这样的实力,太吓人。 路虎男那颗心是彻底放了下来,草庐保安强悍出手了,这个要压他的男人,除了悲剧,再无他路可走。 “白痴,与草庐为敌,那就准备被草庐的怒火烧得粉身碎骨吧!”路虎男嘴里念着,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着能不能趁此机会和草庐把关系拉得更紧更近。 草庐保安一脸冷峻,心里早已打好算盘,这辆玛莎拉蒂的速度虽然不慢,却也不是超快的那种,凭他修炼的气功,以及超五百斤的力量,完全能够阻拦下来。 车子拦下后,剩下的就是惩罚了! 这保安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开车子的人全身骨头都打断,用他的鲜血和痛苦,来为草庐的威风再添一重,让大家对草庐更加敬畏。 而他,也将得到更多的好处! 周围的人都觉得沈非离死不远,路虎男和草庐保安也打着沈非的主意,要踩着沈非做一些事得到一些好处。 而沈非,却是半点神情都未变。 这个草庐确实不简单,外面守门的保安就有着如此实力,光从力量上来说,在他所遇到的人当中,他能排到第二。 第一则是叶静龙。 五百多斤力量,以及他体内鼓着的那股气,都证明此人不简单,不简单的人却当着保安,草庐之强,可见一斑。 不过,五百斤还远远不够,哪怕他用气将五百斤力量发挥出一千斤力的效果,也不够。 沈非脚下用力,车子向前移动。 草庐保安眼射惊光,脸带惧色,在气功摧动下相当于一千斤的力量,竟然挡不住这辆车子。 玛莎拉蒂的性能是不错,是撞破成这样,怎么也有损吧,他应该能拦停车子才对的啊。 草庐保安不信邪,咬牙咬舌,将气功运转到极致,今天这车子他必须要拦下,否则,他就丢了草庐的脸。 到时,他得到的就不是好处,而是惩罚了! 就在草庐保安将实力发挥到极限,自认能够拦下车子的时候,玛莎拉蒂轰然爆起! 似野牛冲撞! 噗! 草庐保安吐血,身子爆发出去,整个人划出一条带血的抛物线之后,狠狠砸在地上,生生砸出了一个坑。 什么? 草庐保安惧意狂生,他很肯定,光凭玛莎拉蒂的车子力量,是不可能将他撞飞,还撞得这么狠这么严重。 唯一的可能,就是开车子的人! 这人到底是谁? 草庐保安还没想出一丝一毫的线索,嘴里又狂喷出鲜血,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地痛了起来。 周围的人更加惊讶。 他们和草庐保安的惊讶不同,在他们眼里,开着车还是大占便宜的,草庐保安被撞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他们惊讶的是这人竟然敢撞草庐的人! 骂他是狗,已经在打草庐的脸,现在撞飞保安,就是摆明军马炮的和草庐为敌了。 与草庐为敌,这人是得了失心疯,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吗? 便在众人大惊当中,玛莎拉蒂压在了路虎车上面,路虎男满脸的笑容全部化成了苍白的脆纸。 咔嚓! 咔嚓! 玛莎拉蒂开在了路虎上面,就像是压路机一样,将路虎车压扁在地,车盖车椅车架全都压趴。 那刺耳的声音就像一把把刀子磨在众人耳边一般,让人遍体生寒,浑身冰冷得禁不住打寒颤。 路虎男看到车子破碎的支架,离他的身体越来越近,再无半分优越感,杀猪般嚎叫道:“救命啊!快救我,救我!” 路虎男的求救声还真起了作用,又一名草庐保安跑了出来,目光冰冷地直射沈非,喝道:“马上停车,否则,后果自负。” “那就负吧。” 沈非继续用力碾压过去,那名草庐保安非常生气,“在草庐地盘上撒野,找死!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草庐保安话音一落,手中就多了两柄刀子,扬手甩出。 刷! 刷! 一柄刀子直射沈非右胸,还有一柄,却是射向车轮。 无论是射中沈非,还是射中车轮,都能阻止掉车子继续前进,还能教训这个嚣张狂妄的小子,为草庐挽回颜面。 这保安相信,不管沈非怎么躲,都躲不开两柄飞刀,可心念刚定,他就看到破烂的玛莎拉蒂就像一个醉汉走路般踉跄了一下。 就这一个踉跄! 两柄飞刀尽皆落空,没有射中沈非,更没有射中车轮,车子一压而过。 飞刀保安还处于震惊当中,这还是庞大的车子吗?刚才那一闪而过的姿势,简直就是一只无比敏捷的灵猫。 车子里面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啊! 路虎男一声痛叫,却是一根压坏的钢条,生生刺进了他的身体,穿过了几根骨头。 痛叫声惊醒了飞刀保安,飞刀保安盯眼一看,惊讶又起,车子竟然还向他撞来,飞刀保安赶紧闪躲,可就在他起身跳空的那一刻,车子撞到。 砰。 飞刀保安真的飞了,像一把飞刀似的射了出去。 射在墙上! 撞破了坚硬的墙壁,卡在了里面。 众人狂惊当中,沈非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将车子停在车位上,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倾城坚定无比的站在沈非身边,她不想让沈非再生出之前的那种感觉,却是主动地挽起了沈非的手臂。 沈非一笑,往前走去,周围看热闹的人,明明还隔了挺远的距离,却不自觉地往后退。 路虎男还在痛叫,但看到沈非的那一刻,路虎男狂吼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最讨厌别人抢我的路!” “你……” “抢我的路,就要付出代价。” “麻的,我姓王!” “你就是王又能怎样?” 沈非淡淡说来,正要从路虎男面前走过,草庐里走出十来人,为首一人剃了个光头,光头冷道:“伤了草庐之客,就要付出严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