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谁的规矩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四章 谁的规矩

伤了草庐之客,就要付出严重的代价!这声音冰冷得像是从冰山里面炸出来的一样! 沈非扫了一眼,这十三个人比之前的两名保安更强,特别是那个光头,沈非心念百转。 拥有这般强大实力的人,草庐后台不是一般的硬。 这个叶倾城,还真是能帮他找对手的。 之前是一个挂军用牌照的人妖,现在是一个保安都有气功来历不明却极强大的草庐。 沈非心里一笑,这些对手,也是他想要的。 在他思绪翻涌之间,旁边的人看到光头,惊呼阵阵。 “老天,是暴熊!是把熊瞎子都打倒在地而得名的暴熊!” “还有一次,暴熊以一敌百,把那一百个人的腿全部砸断,暴熊的实力如此强大,亲自出面,这个人死定了。” “白痴,和草庐做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议论声声中,沈非淡淡对光头说道:“我就不是草庐之客吗?” “坏草庐规矩的,都不是!”外号暴熊的光头,干脆利落地回绝,路虎男听来,大喊道:“暴熊大人,给我报仇。” “王少,你放心,你所受的罪,我会让他十倍相还。” “不,要让他百倍相还。” “好,那就百倍。” 光头干脆地应下,这个王聪家里是做房地产的,做得相当大,毫不夸张地说,省城的楼盘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王聪老子修的。 在省城将房地产做到这一步,可想而知,王家的能量绝对不小,而王家不仅仅是做房地产的,他们以房地产为中心,辐射了很多产业很多子公司出去,比如钢材、沙石、建筑队、保安等等,上游下游的产业都尽被王家囊括。 这样的王家,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比较吃得开。 虽然草庐不惧王家,可草庐连王聪这样的客人都不能招待好,那对草庐的影响,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草庐收那么高的会费,价格那么高,凭的就是草庐的威风,凭的就是草庐的实力,能保护好客人能让客人爽的本事。 所以,必须要让王聪出了心中那口气。 还要让大家再次感受到草庐的强大,至于眼前这个人,自然就是用来杀鸡儆猴的。 光头与王聪就像买卖货品一样,确定了沈非的悲剧下场,根本不将沈非当一回事儿,光头冷视沈非,“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动手?” “你们就不调查调查,是谁惹起的这场事吗?” “我说的就是调查。” “也就是说,我要讲拳头的时候,你们要讲规矩,我要讲规矩的时候,你们要讲拳头了?” “你废话很多。” 沈非笑道:“你抢了我好多的台词!”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动手了。” “如果不想丢脸的话,那就尽管动手。” “好狂的口气,你知道草庐的规矩是什么吗?” “我只知道,我心里很不爽!” “你还不爽?” 光头脸色冰冷,这人把王聪都整成那副模样了,居然还说出不爽的话来。 “我当然不爽!我好好的去停车,却被人发神经地挤到一边,像疯狗一样冲着吼着叫,换成是你,你心里会爽吗?” “那只能说明你倒霉!” “现在又开始讲运气了?可惜,我这人运气一向很好,而他的运气貌似不怎么行,所以,他很倒霉。”沈非淡淡说来,光头目光一冷,往前走来,声音更冷地说道:“再所以,你必须更倒霉!” 沈非同样往前走去,“我不去抢别人的道,别人也休想抢我的道!我不惹人,但人最好也别来惹我!” “这里是草庐!你违了草庐的规矩,就得付出代价!” “我也有我的规矩!” “笑话!你有什么规矩?” “谁要给我麻烦,我就给他更大的麻烦!这,就是我的规矩!” “无论你是谁,到了草庐的地盘上,是虎得卧着,是龙得趴着!” “我是人。” “那就给我跪下。” 光头每说一句话就像抽出了一把刀子,同时一句一步,走到了沈非面前,两人相距不过三步远。 沈非冷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算什么狗东西?” “动手!” 光头直接下了命令,眼前这事必须要尽快解决,拖得越久,对草庐的名声损害就越大,而且王聪还在那边受着伤,得尽快医治才行。 当即,十一人朝着挟着拳风,带着脚声,狂风暴雨般袭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光头,光头一拳砸向沈非脑袋。 沈非看都没看一眼,挥手拂去,就像拂苍蝇一般拍在了光头的拳头上面,顿时,光头感觉像被孙悟空从铁扇公主弄来的铁扇扇了一下,整个人往后飞去。 光头不凡,冷哼声中,一个千斤坠坠下身子,又是一拳快如闪电般击向沈非心脏。 与此同时,其他十一人又要轰到。 沈非伸手抓住光头拳头,光头心喜,扭身,用力,就要将沈非甩到在地,他信心满满,他连熊都能摔倒,还能摔不倒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人? 然而,他这一甩,不仅没将沈非甩动,反而把自己给甩飞起来。 光头心里一个激灵,身子一弯,要用双脚去踢沈非脑袋,光头脚似钢鞭,真要被踢中,那绝对讨不了好,可他脚刚踢起来,浑身就是一抖动。 像蛇被抓住,用力一抖,抖散了全身骨头那般。 光头的骨头,也被抖散了。 脚,软了下来。 然后,光头成了沈非的武器,被沈非抡起来往其他人砸去,只听得砰砰砰一阵乱响,剩下的人,无论是出拳的还是踢脚的,全被砸倒在地。 沈非松手,光头跌落,眼中惊骇,这人实力强大的不像话,如果他是熊的话,那眼前这人就是飞天的龙,暴打的闪电,巍峨的苍山,根本不是他所能应对的。 周围的人惊得不敢相信眼前的事,那可是能打倒熊瞎子以一敌百的光头啊,就这么干脆利落地被打倒了,还有其他保安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惊讶之后,他们看向沈非的目光更加怜悯了,草庐的实力可不仅仅是一头熊瞎子,否则,草庐不可能在省城立足,还如此低调的嚣张。 路虎男也是这样认为,他的嘴角挂残笑,坐等草庐出来比暴熊更厉害的人,他相信,凭他的身份地位,草庐绝对不敢不管! 此时此刻,草庐里面,一个穿唐装的年轻人,看着电视屏幕里面沈非与叶倾城的身影,对身边一留有胡子的中年人说道:“冷叔,换成是你,能打得过吗?” “不能!” 冷血回答得干脆利落,一点犹豫都没有。 唐装年轻人笑道:“打不过那怎么办?我看这个人真的很不爽啊,打我草庐的脸,打我的脸,我这口气出不了怎么办?” “你应该知道,他叫沈非。” “是啊,他叫沈非!所以,我这口气,只能出在别人身上了。冷叔,你去吧!”唐装年轻人看着沈非,笑容越来越浓,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冷血应了声是,快步往外走来。 外面,沈非正转头看向叶倾城,“事情必须在草庐谈?” “不用谈了。” “好。” 沈非笑容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光辉,叶倾城笑意浓郁,心里同样如此,她把脉把得很准,沈非果然就喜欢这样的,她相信经过这场事,沈非对她会更加依赖,看沈非把她抓得那么紧就明白了。 “那我们的车子呢?” “留给他们做个纪念吧了!” “倾城,你真的是越来越能倾我的心了。”沈非牵手往前走去,丝毫不去管玛莎拉蒂,可刚出两步,门口又传出一个声音,“等一下。” 沈非看去,来人不多,就一个,不过这人的给沈非的感觉比前面所有的人都强,沈非淡笑道:“还要和我讲规矩?” 来人没回答,围观众人便议论开来。 “冷血,是冷血大人!是草庐的管家!” “冷血大人是特种兵出身,我听说冷血大人曾一人闯入以前省城地头蛇江如虎的地盘,将他们所有的人都打倒,还将江如虎打得吐血。” “这么厉害!怪不得暴熊在冷血大人面前,乖的就像一只绵羊!连冷血大人都出来,这下子,他想不悲剧都不行了!” 议论声声中,路虎男王聪狂笑出声,他猜的没有错,草庐果然要为他出气。 他是草庐的高级会员,知道得更多一点,冷血代表的一直都是草庐主人的意志,冷血出来,就相当于草庐之主要对付沈非,草庐要全力对付沈非。 草庐拼尽全力,眼前这人会很倒霉很倒霉。 冷血走上前来,就在众人认为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要开始时,他们却见到冷血鞠躬弯腰,“沈少,草庐会给您一个交待。” 旋即,冷血走向王聪,王聪已经意识到不对劲,焦急地问道:“冷血大人,您要做什么?” “你坏了草庐的规矩。” “我?不是我,是那个人,是……” 王聪话还没有说完,冷血已经一把将王聪从车子里抓出来,狠狠摔在地上,接着重脚踩下! 全场,死一般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