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要更公平一点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要更公平一点

沈非嚣张地打倒了暴熊,王聪猜到草庐肯定会派出身份更高实力更强的人出来。 他猜对了。 冷血大人出来了。 可是,他猜对了开头,却没有猜对结局。 冷血大人出面,不是为他撑腰,而是踩他来的! 骨头断裂之痛肆虐在王聪体内,痛得他不管不顾地大吼起来,“冷血大人,我是王聪,我爸是王至强。” “这里是草庐!” 冷血说话之时,又重重踩下一脚,踩得王聪狂喷三口鲜血,冷血这是在用鲜血告诉王聪,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草庐面前什么都不是。 当然,沈非除外。 王聪不敢再摆身份,忙分辨道:“我一直都守草庐的规矩,不守规矩的人是他,是那个姓沈的。” 冷血眼睛一眯,这王聪还真个只会用他老子的钱胡作非为吃喝玩乐,却不长脑子不长心的主。 他都给沈非鞠躬且口称沈少了,王聪还敢说“姓沈的”,这是连他都看不起吗? 冷血踩得更重,嘴里冷道:“如果不是你去抢沈少的车道,不是你出声辱骂沈少,又怎会有后来的事?你就是导火索,就是罪魁祸首,所以说,不守规矩的是你,该受惩罚的,也是你!” “我……” 王聪痛得说不出话来,周围的人却都看傻了,那可是王聪,省城鼎鼎大名的聪少啊,他老子要说句话,省城都得抖三抖啊,现在却被人家像死狗一样踩在地上。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个看起来不怎么厉害,他们以为注定要悲剧要被草庐废掉的年轻人。 连冷血都叫他沈少。 他是什么沈?是什么少? 众人怜悯的看着王聪,这个王聪嚣张惯了,这一次终于踢在了铁板上,冷血大人说得不错,人家沈少在好好的停车,王聪非得去挤,挤也就算了还辱骂人家,不悲剧才怪。 草庐果然很公平。 这些人的议论声传进了冷血耳朵里,冷血心里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冷血继续说道:“因为你的错,让草庐保安都受了伤,这笔债,你得还!看在你老子的面上,拿一亿出来,此事揭过,否则……” 否则什么,冷血没有说。 但大家都再清楚不过,王至强在省城很牛,可草庐更牛,王至强要敢不信这一亿,只怕会遭遇很多的麻烦。 王聪本来就够憋屈的了,再听到还要赔一亿,他气火攻心,又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 沈非也听到了那些议论声,心中一声冷笑,这个草庐还真是有意思,把本来是打他们脸的事情,硬生生扯成了草庐的公平,还要讹一亿的好处。 并且,还拿他做文章。 他的文章,岂是那般好做的? 冷血终于不再管王聪,来到沈非面前,弯腰,恭敬地说道:“沈少,这样的结果,您可满意?” “当然不满意!” “那要怎样才能让沈少满意?” “人家王大少只是抢了我道,说了一句话,都被你们打成这样!那几个对我出手,还用刀子杀我,更是让我下跪的人,又该怎么办呢?” 沈非淡淡问来,冷血眼睛一凛,这沈非竟是要把暴熊那些人全都废掉,或者更严重。 这些人可不好那么好找。 更重要的是,草庐连他们自己的人都保不住,那谁还来为草庐效力?这周围的人又怎么看草庐? 冷血觉得很难办,腰弯得更低了,“沈少,不知者无罪,他们……” “人家王大少也不知道我啊!公平嘛,你们草庐难道是不要公平的?” 这话,再一次逼住了冷血。 冷血很想翻脸,可想到沈非那些骇人的事迹,翻脸显然是不明智的,真要惹怒了这个煞星,说不定他就会大打出手,一路闯进草庐里面,就像龙皇府一样。 如果那样,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相对而言,废掉暴熊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冷血想了清楚,二话不说,便往暴熊他们走去,暴熊等人眼生怒涛,冷血大人是真的要对他们出手了吗? “大人……” “暴熊,别怪我,忍着点!” 听冷血这么一说,暴熊嘴角满是自嘲笑容,他为草庐出力卖命,最后还是被草庐废了。 冷血提脚,便往暴熊腰间踩去。 崩! 腰骨断! 暴熊硬是咬住牙齿没有哼出一声痛,冷血闭眼狂踩,心里念着,“沈非,今日之仇,他日必定百倍相还!” 一顿狂踩,之前对沈非出手的保安全都趴在地上吐血,没有一个人身上的骨头是完好的。 冷血说道:“沈少,这样如何?” “不愧是冷血大人,连自己人都舍得打,要换成是我,我就拼了也不会对自己人出手!” “沈少……” 冷血气得想要吐血,他明明是在沈非的逼迫下才出的手,结果他废了自己人之后,他又在这里说风凉话。 “我说的有错吗?还是说你觉得是我逼你去废的?冷血大人,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说要公平的,我只是为了让你说的话更加正确而已。” “沈少,一切都是我的错,还请沈少原谅。” “千万别,你可没有错!你废了王聪,讹了他的钱,让他更加地恨我!你废了暴熊等人,同样让他们将仇恨落在我身上!你哪里有错了,你再正确不过了,以后这些人想要报复,他们都会冲着我来,你们草庐大可以当渔翁,坐山观虎斗!” 沈非一言,王聪眼有异色,暴熊等人眼睛一张,冷血大人心里冰冷杀机狂涌,这个沈非真的是十足的煞星。 但这口气,他还真的要忍下去不可。 冷血说道:“沈少,你误会了,一切与沈少无关,后面的事情草庐自会摆平,请沈少到草庐稍坐片刻,我会给沈少一个满意的交待。” “误会?”沈非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是误会呢?草庐多么大的牌子,外面发生的事,你会不知道?你知道我是谁?却没有第一时间出面摆平,是在掂量我的实力,还是让我和王大少一家结仇,然后借他的手对付我,借我的手对付王家,不管谁胜谁负,你们都能从中得到利益!你说的误会,就是这吗?” 听到这些话,众人眼里涌起浓浓思绪,王聪眼里精光猛闪,是啊,草庐知道这个人是谁,知道他惹不起,却故意等那么久才出来。 真的是狼子野心! 冷血没想到沈非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更没想到沈非无所顾忌到这一步,可不管怎么说,这些话对草庐的影响相当大,他现在都不知道该处理这件事了。 “沈少……” 冷血唤了一声,抬手就往自己脸上打去,众人见状惊呼出声,心道这个沈少到底是什么人物,说几句话就能逼得冷血大人废了他手下不说还要自打耳光。 眼看那巴掌就要甩在脸上的时候,沈非出手抓住,“冷血大人,我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做戏!你打给谁看?你打自己耳光是让大家觉得是我逼你的吗?整个事件,我是最无辜的好不好?我只不过是陪我的女人来草庐谈点事,结果就被你们拿来当枪使了,乖乖的,如何?” 说完,沈非放手。 冷血耳光不敢再打下去,只是看着沈非,他觉得现在沈非离开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就算草庐会损点名声,却也不至于太损。可沈非在这里站得越久,对草庐的名声损害就越大。 冷血想沈非走,可沈非却转过了身,对暴熊一帮人说道:“你们被草庐抛弃了!” “你想怎样?” 暴熊眼有恨意,虽然沈非那话让他们心里有其他的想法,但他们确实是因为沈非才被废掉的。 “我可以治好你们的伤,让你们的实力比之前更厉害!” “沈少,你不用在我们的伤口撒盐了。” “不信?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冷血大人,或者问问你们身后的大老板啊,我的医术很厉害的。” 暴熊等人看向冷血,冷血心中极其不爽了,他当然知道沈非的医术很厉害,龙皇府张大山的事情,早在地下势力的圈子里传遍了。 可是,他要说吗? 虽然暴熊之前是草庐的人,但有了之前被废的事,如果沈非把他们治好了,那他们对草庐还会那么衷心耿耿吗?要是生了异心,那还不如不救治。 可他要不说不承认,似乎也没有用,沈非完全可以直接出手治好他们,到那时,暴熊对他对草庐会更加地恨,说不定还会成为草庐的敌人。 这沈非,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一句话,就又给他出了一个莫大难题! 怎么办? 三秒钟后,冷血点头说道:“暴熊,你们还不快谢谢沈少,沈少是华佗再世,医术绝世无双。” 冷血的话,让暴熊他们相信了好几分。 暴熊说道:“请沈少,帮我们治病!” “治病是可以的,可我这人有点怪,只帮自己人治病,从不帮我的对手治病!” 沈非一说,暴熊等人犹豫起来,沈非的意思很清楚,要想让他治病,就得成为他的人。 可他们是草庐的人,现在还躺在草庐的地盘上,如果他们在草庐门口背叛草庐,成为这个不知道来历却明显有些来头的人的手下,那他们的日子会很难过。 如何选择? 冷血心里已经炸起漫天怒火,沈非太可恶,当着他的面当着草庐的面挖草庐的人。 这还不算,还让草庐处于更难堪的地步。 如果他不许,那就是把暴熊等人送进火坑;如果他许了,那以后暴熊他们只怕就真的要和草庐为敌了。 该死的! 冷血恨沈非,更恨王聪,要不是王聪做出那样的事,怎么会有现在的事情? 沈非又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担心草庐事后的报复,担心草庐用你们的家人威胁你们!所以,我不会强迫你们的,而且,我的耐心很有限,你们只有三秒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