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可我不愿意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可我不愿意

三秒钟的机会! 暴熊心里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他确实害怕草庐的报复,因为他们知道草庐的势力有多大,要不然以他们的实力,也不会在草庐当个保安。 可是,他们毕竟是被冷血废了。 并且,以他们现在残废的身体,草庐还会管吗? 就算能管得了一时,也管不了一世。 他们最终,还是要被抛弃掉的棋子。 还有,最最重要的是,暴熊真的不想就这样一辈子躺在床上,一直躺到死,那样的画面,想想都觉得可怕。 抉择之间,时间快快流逝。 三! 二! 一…… 就在最后一秒,在沈非要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趴在地上的人有很多人大喊出了声,“沈少,我愿意。” 说这话的人,有整整十个。 这些人里面,有暴熊! 还有王聪! 这一幕,完全在沈非的意料当中。 没有人愿意残废一辈子。 实力越强的人,越不愿意。 恰好,眼前这些保安的实力都很不错。 沈非对挽着他手臂的叶倾城说道:“倾城,我去治病,很快就好,你稍微等一下。” “无论多久,我都等!” “真好。” 沈非在叶倾城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向暴熊等人走去,妙手回春一施展,不到五分钟,便将暴熊等九人的伤势治愈。 暴熊站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完好无损手,感觉着体内那一股股强大的力量。 之前那个气功男,更是像小孩子一样不停地跳着。 飞刀男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转着。 …… 九个人形态各异,可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眼里都有着浓浓的震惊,他们很清楚冷血出手有多狠,他们伤得有多重。 但沈非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他们治好,这简直不是医术,而是神术! 暴熊九人看向沈非的目光,有些亮,有些殷切。 冷血看到兴奋异常的暴熊等人,脸黑得快要弄出一场狂风暴雨来,这沈非不仅在打草庐的脸,挖草庐的人,损草庐的面子,还借着草庐往上爬。 与此同时,他心里又是震惊万分。 他很明白自己出手有多重,沈非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他们重新站起来,他的医术已是出神入化。 而他的医术越强,威胁就越大,他就越不敢动。 冷血脸色不好看,剩下那几名没有喊出声的保安,更是不好看,如果暴熊和他们一样还是废的,那也没什么。 可暴熊他们现在却能跳能蹦,精神比之前都还好,反观他们,却像一条死狗趴在地上,可谓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在十八层地狱的地。 终于,又有一保安忍不住,“沈少,我也愿意。” “迟了。做为一个男人,必须要说话算话,说三秒钟就三秒钟,要是现在我又为你们治了,那对暴熊他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沈非往王聪走去,暴熊等人听到这话,不知为什么,油然而生出一种自豪感,心里庆幸刚才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那些保安脸若死色,心里懊悔到了极致。 王聪心里也是庆幸,看到沈非走来,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沈少……” “你刚才说愿意?” “是的,我愿意。” “你愿意什么?” “我愿意成为沈少的人。” “愿意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愿意。” “可我不愿意!” 沈非甩出这么一句话,王聪半天没回得过神来,“沈少,暴熊他们愿意,你都帮他们治了,为什么就不帮我治呢?” “暴熊他们有实力,对我有用,你呢?” “我……” “你有一颗二百五加二的脑袋,还有狂妄嚣张却没本事的性格,你说你当我的人,除了为我惹祸,还能做什么?” 王聪脸色一暗,痛苦袭上,王聪又痛哼起来,沈非说道:“你看,你连一点痛都忍不住,还能做什么?” “我能做……做……”王聪回顾了一下他以前的岁月,大把大把地花钱玩女人,买豪车,用钱砸人,用钱装逼,用钱…… 想着想着,王聪眼睛忽然一亮,“沈少,我有钱。” “你有多少?” “很多。” “一百亿?” “我老子有。” “你也说了,那是你老子的,不是你的。所以,王大少,再见!” “沈少,你要多少钱,我可以让我爸给你的,我……” 沈非似乎听不见一样,转身走到了暴熊等人面前,暴熊忙弯腰说道:“沈少,谢谢你,不然我就废了。” “谢谢沈少。” 一帮人赶紧说来,沈非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瞬间分辨出谁是真心谢,谁是假意谢。 “我这人很好说话,只要不生异心,不做对不起我的事,那么,以后你们的事就是他我的事,有人伤你们家人,我就替你们灭他全家,有人要伤你们,我就替你们毁了他们所有的一切。” “沈少,我知道该怎么做。” 暴熊重重点头,他已经在草庐地盘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冷血的面背叛了草庐,如果他还不能好好为沈非做事,那他就会面临两面打击。 草庐虽然厉害,可这个沈少能让冷血都弯腰吃憋,更不是一般人,他说的话,也更得人心。 还有一点,有一个医术如此厉害的老板,以后打杀起来都要放心得多,至少不怕会像之前那样废掉。 其他人也都在点头。 “很好。”沈非看向叶倾城,“那以后,你们就跟着我的女人,有人打我女人主意,你们就废了他们,有人要伤我女人,你们就让他们消失!总之一句话,用你们的命,保护我的女人!明白吗?” “明白!” 暴熊等人应声喝来。 叶倾城心里大怔,沈非竟然把这些人收服来保护她,她需要保护吗?当然不需要! 可是,沈非这完全是好意,如果她不接受…… 叶倾城心里有些乱,仿佛事情发展跟她想的不一样,她今天叫沈非来草庐,确实是打着让沈非跟草庐结仇的主意。 她相信,以沈非的性格,随便出点事,就能让他从一点小火星变成一个天大的火苗。 甚至是火海。 事实也是如此,她的布置都还没有发挥作用,沈非便和王聪闹了起来,然后一闹就闹到了天大。 沈非与草庐结成了死仇。 虽然冷血忍了下来,没有对沈非出手,但她相信,之后草庐一定会对沈非出手的,有机会草庐就一定不会放过,铁定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可是,到了最后的最后,沈非竟然让暴熊那些人来保护她,这不就相当于转嫁一部分仇恨在她的身上吗? 叶倾城心中还没有理得清楚,眼里已经浮出了浓浓的惊喜,嘴里说道:“沈非,不用的,我没事儿,这些人对你更有用。” “倾城,这是我的心意,你不喜欢?” “我……” “好了,就这样!你是我的女人,我会拼命护着你的,只要你安好,于我而言,便是晴天!” 沈非霸道地下了决定,叶倾城觉得自己要再拒绝的话,就真的会让沈非心中不快,或者让沈非起一些怀疑了。 不就是一些保安,先收下来,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叶倾城心念定下,笑道:“沈非,谢谢你。” “谢什么谢,我是你男人,男人负责打拼,女人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沈非走过去牵住了叶倾城的手,眼里一片深情,心里却念着,“既然你喜欢这些对手,那我就送给你了。” 人群中的女人们,听到沈非这话,再看到沈非做出的一件件威风事,眼睛亮到不行。 “好帅,好酷!” “当他的女人,真的很幸福。” 这些女人花痴着,叶倾城却嗔怒地回道:“你可不是我男人。” 说是这么说,可话里那味道比欲拒还休都还欲拒还休。 沈非一笑,“你是在暗示我尽快把你吃了吗?” “不要逼我。” “好吧,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你去哪,我就去哪。” “那就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 沈非与叶倾城携手而行,暴熊等人跟在后面,心里有些复杂,这时,沈非回头说道:“对了,你们以后的工资,就先一个月十万吧!恩,暴熊一个月二十万!干得好,还有其他奖励!反正,只要你们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们。” 暴熊等人本来还有些复杂,但听到这样的薪水,顿时眼睛大亮,月薪十万,这比在草庐都高出了十倍啊。 他们在草庐当保安,除了因为草庐很强之外,不也有能在草庐拿高工资的原因吗? 现在沈非给的更高,那他们还复杂什么? 为了钱,拼了。 暴熊等人谢过之后,再走起路来,那就是昂首挺胸神采奕奕精神百倍了! 冷血看得双眼发寒! 沈非这不是在打脸,简直就是在宣战了。 可该死的,他还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冷血心里想着怎样消除影响的时候,沈非停在了他的面前,问道:“冷血大人,我还有一个疑问。” “沈少请说。”冷血努力压着心里的种种不爽。 “你是冷血,那是不是还有铁手,还有追命,还有无情?” “没有。” “那真是可惜了,铁手、追命没有就算了,我觉得,无情这个可以有。” “恩?” 冷血疑惑,沈非却不再说话,带着一行人离去了。 草庐里面,唐装年轻人冷冷念道:“无情可以有?是在说无情双断残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