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借刀杀人计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七章 借刀杀人计

沈非直接给暴熊他们每人预付了一百万,让他们去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解决掉后顾之忧,暴熊等人被沈非的出手给吓住,同时心里感动满满。 就算是在草庐,他们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待遇。 一百万啊,说给就给了。 这种信任,让暴熊等人心悦诚服。 暴熊没有多说,可那坚定的眼神,却能说明很多东西! 一百万,确实不少。 可对沈非来说,一百万也就是九牛一毛,或者连九牛一毛的谈不上,能用一百万收买那些人的心,是再划算不过的事。 钱嘛,没了再挣。 王聪那个肥羊,还等着他去宰呢! 等暴熊等人离开后,沈非便和叶倾城去了九号私房菜馆,玛莎拉蒂已经被撞坏了,还给扔在了草庐的停车场,两人直接打了个车去。 打着出租车去九号私房菜馆,在一众豪中间,绝对是非常寒碜的存在,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可是,当沈非下车,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却以箭一般的速度冲到沈非面前,恭敬地说道:“沈少,您请。” 沈非看了一眼,这个服务生还就是上次不让他进后来却道歉还让他明白权势越强得到感激越浓的那一个。 沈非笑道:“不用管我,你去招呼别人吧。” 服务生听话地离开,第一时间将沈非来了的消息报告给了税志用,税志用本来还在谈一件重要的事,听到消息后立马推掉事情,亲自下来为沈非服务。 “沈少,您一来,九号私房菜简直就是蓬荜生辉,天长地久的雅间正好空着,就去哪里怎样?” “行。” “您想吃点什么?我马上让后厨去做。” “税总,你这么客气,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再来了。” “一定得来!沈少,我们这里推出了一款新菜,您可以尝尝。” “好吧,你来安排。” 沈非随意说来,与叶倾城一起进了天长地久的雅间,这个雅间很大,有一百多个平方,里面真的很雅静,装修也很有情调。 “不错不错。”沈非赞道,“非常适合谈情说爱,畅谈人身!倾城,我们谈点什么?是酒色性也好呢,还是阴阳五行呢?” 叶倾城甩眼,“不是来吃饭的吗?” “你就是我的饭。” “那你现在还没有把我煮熟。” “我们可以在这里煮一下!很快就能熟了!” “真拿你没办法。” 叶倾城耸肩,衣领的领口不着痕迹地变大,宽松了不少,一些春光若隐若现,沈非直直看着,气氛有些微妙起来。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 实际上,两人心里却各自计算着。 叶倾城心里想着的就是要这样一步一步让沈非掉入她的爱之馅饼,沈非则在想要不要让叶倾城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在沈非要伸手之时,叶倾城装做猛地回过神发现衣服狼狈的样子,赶紧拉上领口,嗔怒道:“不准看。” “迟早都要看的,倾城,就让我看嘛。” 沈非眼睛里目光化成了一匹饿狼,对叶倾城死缠烂打的追踪起来,叶倾城那是左支右绌,毫无办法。 最后还是税志用端菜上来解了围,没花多少时间,税志用就准备了一大桌子精致好菜,沈非看着叶倾城说道:“真是秀色可餐啊。” “哼。” 叶倾城冷哼着,给沈非夹了菜。 两人在天长地久里面有说有笑地逗着嘴吃着饭,王聪却悲剧无比地躺在医院病房里,他老妈痛哭不已,他老爸王至强却紧紧皱着眉头。 “至强,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儿子啊,再不救儿子,儿子都要死了。” “死了最好,也不会有人再给我惹祸。” “王至强,虎毒不食子,聪儿再不堪,也是你儿子啊。” “如果他不是我儿子,他现在不是被废掉,而是已经被沉到了江里。” 王至强非常愤怒,草庐事件他了解得清清楚楚,如果说罪魁祸首,还真就是他的儿子,他清楚自己儿子的德性,知道儿子很能惹祸。 可是,这一次,儿子惹的祸太大了。 一惹就惹了两个,一个草庐,一个沈非。 草庐就不用说了。 沈非之名,他也有所耳闻,反正沈非让他很忌惮,可沈非做事很有原则,只有不找他麻烦,他就不会找人麻烦。 但儿子就找了人家麻烦。 王至强想着,王聪痛喊道:“爸,你去找沈非吧,让沈非给我治病,只要他出手,我的病马上就能好的,我都看到了,暴熊他们几分钟就被他治好了。” 王聪老妈一听不得了,忙附和道:“王至强,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叫那个沈非来给聪儿治病啊,难道你想绝后吗?” “闭嘴!” “王至强,你叫我闭嘴,你……” “沈非是我能叫来的吗?草庐都要对沈非低头,你让我去叫,你是让我去送死吗?”王至强怒吼着。 王聪老妈给吓住了,王聪说道:“妈,沈非真的很吓人,你不要乱说!爸,你想想办法吧,你出钱去请他吧!要不你给我一百亿,我去找他治病!” “你还真敢开口!你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王至强朝门外走去,“给我好好躺着,我去想想办法。” 王至强要想的办法,还是落在怎样请沈非出手的问题上,而当务之急,是要知道沈非的下落。 省城,还有一个人非常迫切地想找到沈非。 这人就是路上开悍马的人妖男。 人妖男是满省城地寻找玛莎拉蒂,寻找沈非和叶倾城,人妖男的能量果然不小,不多时就查到了玛莎拉蒂在草庐。 草庐里面,唐装年轻人还在和冷血想办法,想怎样消除沈非带来的影响,想怎样对付沈非。 正这时,唐装年轻人得到有人在查玛莎拉蒂的事,还知道这帮人身后的能量很强,当即,唐装年轻人心生一计。 借刀杀人计! 唐装年轻人立马让手下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他也没有改话,却着重点明了沈非说的两句话,同时隐瞒了一点东西。 一句是谁让他麻烦,他就给谁更大的麻烦。 一句是沈非对暴熊他们说的话,有人伤你们家人,我就替你们灭他全家!有人要伤你们,我就替你们毁了他们所有的一切! 而唐装年轻人隐瞒的则是沈非的身份! 当这些话传到人妖男耳朵里,人妖男眉头紧皱,虽然以他的身份家势,不把草庐看在眼里,可能让草庐吃憋的人,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但是,想到他一路被玛莎拉蒂撞过来,人妖男心里就很不爽,怒火是一重接一重,冷声念道:“有点本事就了不起吗?老子可不是草庐那样的见不得光的势力可比!既然你惹怒了老子,那就承受老子的怒火吧!” 念声未落,人妖男已经掏出了手机,打了三个电话,一个是继续查沈非现在何处,一个是找人来,还有一个则是去拿人! 人妖男再一次展示了他强大的能量。 十分钟后,人妖男知道了沈非就在九号私房菜馆的天长地久雅间。 半个小时后,暴熊等九人全被武警带了回去! 然后,人妖男带人杀向了九号私房菜馆。 草庐的唐装年轻人知道这个消息,当场冷笑三声,这把刀,他借成了! 他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在对方不知道沈非身份情况下,那两句话肯定会惹怒那个人。 而他特意点出沈非对暴熊他们说的话,目的就是要引对方去对付暴熊他们,不管怎么说,暴熊他们是背叛了草庐,背叛了他。 他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等暴熊他们悲剧,他再略施手段,不仅能消除暴熊等人叛变,沈非打压带来的影响,还能让草庐威风更上一层楼,让那些人不敢再对草庐有叛变之心。 冷血心中佩服至极,嘴上说道:“我们要去看看吗?” “用不着!我们在这里,等消息就好。” “也好。” 冷血眼里还有一丝担忧,虽然即将对付沈非的那人身份很牛,可沈非能不能悲剧,还真的很难说。 九号私房菜馆! 一辆悍马飙悍地停在了九号私房散的大门口,人妖男从车上走下,那个服务生吸取了沈非一事的教训后,压住心中的惊讶,上前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女士,请……” “女你麻痹!” 人妖男大怒,一巴掌将服务生甩倒在地,狠狠踩了几脚,跟着他来的几个人也是重脚踩上。 没几分钟,服务生就被踩得满脸是血,浑身是伤,人妖男冷声说道:“麻的,把你眼睛给老子放清楚一点。” 税志用得到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他看到人妖男,心里一惊,这个混世妖王怎么跑到九号私菜馆来了,火气还这么大。 心中虽然忐忑,但税志用赶紧上前招呼道:“薛少,什么风把你刮来了……” “血雨腥风!” “血雨腥风?”税志用浑身冰冷,预感大不妙,“薛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妈!现在是不是有一男一女在天长地久里面?” “薛少,他们……” “他们是老子的仇人!你竟然把老子的仇人当成贵客!你的九号私房菜还开不开下去了?” “薛少,您听我说,那人是……” “是你娘!给老子滚到一边去,你的帐,呆会儿再和你算。” 人妖男一把将税志用推开,往楼上冲去,其他人直接从税志用身上踩过紧随其后,税志用嘴角吐血,浑身剧痛,他却像没感觉到一般,眼睛里尽是一片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