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虎父犬子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八章 虎父犬子

薛少! 全名薛凡! 虽取凡字,可薛凡一点都不凡! 薛凡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不凡,因为他出生在一个权势彪炳的军人家族,还是家里的独子,身边尽是姐妹,是家族的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那一种。 跟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有些相似,但薛家比里面描述的贾家权势更大,还是实权的那一种,不是靠一个当嫔妃的女人撑着。 也许是红粉脂烟仗当中长大,薛凡喜欢做女人打扮,不得不说,薛凡生得很漂亮,打扮起来比女人还要女人。 可他喜欢女人打扮,却最见不得别人说他是女人,这是他的禁忌是他的逆鳞,谁要是说了,薛凡非得干人家一顿出气。 就算惹出了事,薛家都替他擦屁股,把事情摆得要多平有多平,也正是这样的娇惯宠溺,养成了薛凡目中无人狂妄霸道的性格,觉得没有什么事是他摆不平。 包括眼下这件事那个人。 草庐在他面前低头了又能怎样?他是薛凡,身后有薛家! 这个人不仅说他人妖,还用车子那么撞他折辱他,他要不报此仇,以后哪里有脸在圈子里混? 这个场子必须要找回来! 税志用惊恐的,就是因为薛凡不是凡人,沈非更非一般人,他不知道这两个人因为结了怨有仇,但他知道,这两个主,无论是谁受了伤出了事,他都脱不了干系! 麻烦会相当相当大! 税志用不管身上痛楚,赶紧通知大老板。 此刻,沈非还在和叶倾城讨论一盘有着两条鱼的菜,要以什么样的姿势才能做到相濡以沫。 “两条鱼要相濡以沫,肯定得两条鱼互相着彼此的下面,成旋转形状,比如这样……”沈非用筷子去拔动做得无比精致的鱼。 叶倾城冷眼阵阵,“沈非,你能不能别这么狼?” “我本就是一条狼,不这么狼怎么行?老实说,倾城,我们也可以这样相濡以沫的。” “沫……” 叶倾城刚说出一个字,大门便被“砰”地一声踹了开来,薛凡冷笑道:“还想相濡以沫?老子一会儿保证把你们打成相濡以沫。” “我最讨厌吃饭的时候被人打扰,还是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很倒胃口!” “男不男女不女?小子,我会满足你这个愿望!”薛凡恨意滔天杀机狂涌,挥手喝道:“给老子上,先狠狠打他们一顿!” 跟着薛凡来的六个人,立马冲了出去,嘴里还喝骂不已。 “有眼无珠的小子,竟然敢得罪薛少!” “就你这鳖样,给薛少舔鞋子都不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识趣的,赶紧跪在地上,给薛少磕头道歉,再把你旁边的女人送给薛少玩一玩……” “玩你大爷!” 沈非冷喝,甩手将筷子扔了出去。 咻! 筷子似细剑,直接刺进此人的喉咙,穿了过去! 一股血箭,射在了薛凡脸上。 薛凡惊住,这人是谁,力气如此之大,筷子能当剑用,这是武侠小说吗? 还有,他出手如此狠辣,竟然下了死手。 沈非出手,当然不只是一根筷子就够的,他甩出筷子的时候,人也冲了出去,挥拳如风,踢脚似鞭! 砰砰砰砰! 四声震响! 薛凡还没有从筷穿喉咙中清醒过来,就看到其他人被砸进了墙壁里,全都在一瞬间,薛凡一个一个看过去,每看一个,心里便是一震。 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强大的敌人,但老实说,他还真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大的敌人,要知道这五个人身手都不弱,放出去都是以一打十的好手。 本来他还想着瞅准机会自己出手,给他致命一击的,可现在他不敢了,凭他那点实力,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麻的,这人怎么如此之强?” 薛凡心中的惊讶只是那么一瞬,他的底牌还没有动呢,这个人越强越好玩,他冷眼看着,看沈非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 沈非夹起一块鱼肉,放在叶倾城的碗里,“倾城,这味道不错,你吃一点,小心,别卡了鱼刺!” 叶倾城看着一脸淡然,好像刚才不是拍飞了五个人,而是拍飞了五只苍蝇的沈非,眼带钦佩露深情,心里却在冷笑着,沈非想用暴力破局,却不知他眼前这个人,不是用暴力就能破得了的! 相反,沈非越用暴力,那惹出来的麻烦就越大。 这样的敌人,看沈非怎么对付。 叶倾城乖乖地去吃鱼,却没看到沈非嘴角那些看起来满足实则另有意味的笑意,鱼吃多了,总是要卡在鱼刺的。 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就此卡死! 沈非转头,看向薛凡,“人妖,你喜欢什么姿势?” “人妖”两字生生刺激了薛凡,薛凡冷道:“你知道你刚才打的都是什么人吗?” “你一进来就说相濡以沫,那肯定喜欢相濡以沫的姿势了,只是你一个人,怎么和他们五个人一起相濡以沫呢,你只有一张口,就算加上你的菊花,也只能满足两个人,剩下三个人怎么办?” 薛凡怒意横生,指着筷子被穿了喉咙的人说道:“他老子是团长,雷老虎最护短,而你现在穿了他的喉咙,看他样子,离死不远,你闯的不是大祸,而是杀祸,死祸!” “哦,对了,你这么喜欢当女人,我还能帮你一把,把你变成彻底的女人,这样你又可以多相濡以沫一个。” 沈非自顾自说着,薛凡冷意更甚,还有疑惑,他都说了这人是团长的儿子,这人还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继续激怒自己,他是有十足的底牌吗? “哼,就算是有对团长儿子有十足信心,也远远不够!”薛凡心中念来,嘴里继续说道:“这个人,是二十五师副参谋长的儿子!他是徐师长的儿子……” “徐师长?” “怕了?” 薛凡嘴角尽是冷笑,沈非终于怕了,只要他怕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他后面的底牌,足够让眼前这人悲剧到十八层地狱。 “徐伟?” “不错,正是徐伟徐师长!” 薛凡傲然说来,他带的这些人,不是什么侄子外甥一类,全是直系是亲生儿子,在各自的地盘上都是太子党一类的人物。 徐伟儿子徐正猛,也忍住背部的痛楚,厉喝道:“小子,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你赶紧跪下来给薛少赔罪,给我们赔罪,再废了自己的两条手两条腿,否则……” “虎父犬子!好好的男人不当,非要跟着一个人妖混,真是丢脸!” 沈非说着,直接将一盘水煮肉片类的东西,砸在了徐正猛的脸上,徐正猛被烫得辣得直叫唤。 薛凡一怔,他又想错了。 这人根本不怕徐师长,他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薛凡心里忽然有些不安,他是嚣张是狂妄,却不是傻子白痴,敢这样做的人,没几分本事来头怎么可能? 可事到这一步,他绝不能退! 薛凡继续将剩下几人的身份都点了出来,沈非起身,朝薛凡走去,薛凡眼睛眯起,不听他声音不看他喉结的话,真的好一个美人生怒! “这些人,现在你全部得罪了。” “你和他们是兄弟吗?” “当然。” “那他们都吐血的吐血,砸墙的砸墙,你好好的站在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不仗义不兄弟?” “你想做什么?” “成全你们的兄之义弟之情。” “找死。” 薛凡一声冷喝,甩脚踢出,脚似鞭抽刀斩,听那空中暴鸣声,显然薛凡是个练家子,还是练得比较厉害的那一种。 薛凡出脚,沈非还未动。 眼看就要斩中,沈非这才出手,准确一点说是出脚,一样的踢脚,一样的鞭抽刀斩。 咔嚓! 薛凡骨头直接被斩碎,人直接被抽飞,卡在了门上。 薛凡眼里尽是惊惧,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沈非的对手,可他认为在拼命之下,总是能让沈非受点伤,多少找回一点面子。 可踢中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踢的不是血肉之腿,而是钢刀是铁剑! 他骨头怎能那么硬? 这时,税志用跑了上来,看到雅间里面的画面,脑海里轰地一声惊雷炸响,他以为是一场龙争虎斗,结果却是一场屠杀一场虐打。 薛少一帮人全都悲剧了。 那可是薛少啊,用屁股想都知道,薛家要知道他们的宝贝成了这个样子,一定会怒火滔天。 还有跟着薛少来的其他人,显然也都是有身份有来头的。 反正,九号私房菜馆这回摊上的事大了。 税志用哆嗦着说道:“沈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确实还就是一个误会。” “误会你大爷!你把我们打成这样了,你以为一个误会就能说过去算了吗?小子,你有种,你等着……” 沈非伸手抓住薛凡的头发,直接扯了出来,砸进另外一边墙上,薛凡吐血,税志用惊得不行,同时觉得薛凡真是个白痴,明知不敌还这么嘴硬。 “既然误会已成,那就继续误会下去,反正他也是个人妖。” “小子,你姓沈是吧!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告诉你,你在草庐收服的暴熊那些人,现在全部进了局子,不是警察的局子,而是武警的局子!我早就说了,我要是有一点点伤,那他们全都别想好过,现在,老子受的不是一点伤,而是十万伤,你说他们还活得下来吗?” 薛凡狂笑着,掏出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