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白痴人妖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五十九章 白痴人妖

薛凡掏出手机,按通了一个个号码。 “雷叔,有人用筷子射穿了小老虎的喉咙。” “徐叔,有人打断了猛子的腰骨!” “何叔,有人废了小江的双手!” …… 五个电话后,薛凡再次拔通一号码,“王叔,我们这里有人行凶,他用筷子射穿了雷团长儿子的喉咙,打断了徐师长儿子的腰骨,废了何参谋儿子的双手,还有江副师长和陈部长的儿子,我也被砸在了墙上。王叔,我估计,十分钟内我们要没有躺在医院里,那么我们就只能躺在太平间了。” 说完这番话,薛凡也没有报自己所在地点,直接就挂了电话,然后对着沈非阴冷一笑,“小子,你说,会有多少人来?” 沈非笑道:“多来点人好!” “当然好,人越多,你死得就越惨,我敢打赌,他们会抢着把你抓回去,我还敢打赌,无论谁把你抓回去,你都会很惨很惨。” “好啊,赌什么?” 薛凡眼睛一眯,他当着这人的面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为的就是要震慑住沈非,要看到他惊吓惊慌恐惧的样子。 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慌。 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真的有对付这件天大事情的底牌? 薛凡冷笑,“你想赌什么?”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赌的。” “找死!” 薛凡暴怒,他听明白沈非那句话的潜台词,说他没什么赌的,意思就是说他是一个废物,没什么值得赌。 “也行,那就赌找死吧!我输了,自不必说,我赢了,你自己去找死吧!” 沈非声音淡淡,薛凡内心不安又多了一些,但更多的还是愤怒,沈非的平静淡定激怒了他。 单纯的看到沈非悲剧,根本不能消除薛凡心中的怒火。 还要从精神上折磨到沈非,看到沈非向他求饶,那样他才能心满意足,才出得了胸中那口怨气。 “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 “以前也有很多人让我跪,最后他们都跪了。” “我是例外。” “在我面前,没有例外。” 沈非声音不是那么的云淡风轻,薛凡狞笑着,又打出了一个电话,“刘部长,那些人审清楚了吗?没关系,你慢慢审,但是,一定要审清楚,要让他们说出实话,说出他们曾经做过的坏事,一定不能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 说完,薛凡挑衅地看着沈非,放开了扬声器,只听得手机那边传来一个浑厚却带着恭敬的声音。 “薛少,您放心,在我们手里,不管他们有多硬,都会让他们乖乖说出来!就连他们小时候偷人家内裤的事都逃不过。” 薛凡挂了电话,放声狂笑,“小子,听到了吗?你现在感觉怎样?” “感觉很糟糕!” 沈非说着,薛凡冷笑不已,但心里还有疑问,这人真要是糟糕,怎么会表现得这般平静呢? 正疑惑着,听沈非又说道:“没想到,我能遇到这么一个白痴的人。” “你骂我白痴?” “不,我在骂人妖!” “姓沈的,你……” “难道你不是白痴吗?你对付那些人,能伤到我?能让我为了他们受你的要挟?给你求饶?给你下跪?” “你会跪的。” “跪你个人妖头!他们在你手里,你在我手里,他们受多少伤,你就会受百倍的伤,他们要死,你自然就得陪葬!” “你敢让我死吗?” “这个世界少了你,一样存在,没有谁是缺不了的。” “不错,这个世界可以少了我,但是,薛家少不了我!别说死,就凭你现在所做的事,一会儿你就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那我就再满足你这一个愿望。” 沈非淡笑着,坐在了椅子上,对叶倾城说道:“倾城,下次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吃,这样就没有人能打扰了。” “和你在一起,就是……”叶倾城脱口说到这里,却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吞了下去,转而说道:“你去安静的地方,就是想相濡以沫吗?” “知我者,倾城也。” “那我不会去的!” “我会抱着你去的。” “你……”叶倾城夹了一块菜,喂到沈非嘴里,“赶紧吃!堵住你的嘴。” “倾城真好。” 沈非咀嚼着,墙壁上的薛凡等人,以及门口的税志用,看到这一幕,脑子都有点当机,怎么都驱动不起来。 特别是薛凡。 他被砸进墙里,浑身痛得不行,可这个姓沈的竟然旁若无人般的和他女人调情逗趣,这比打他耳光都还要难受。 因为这表明人家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他是堂堂薛家大少,可以被人赞被人夸被人恨被人怨,但绝不能被人无视。 可眼前这人就无视了他。 薛凡忍不住这口气,冷声说道:“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痴!” “婊子,你说什么?” “好吧,我说错了,你不是白痴,你是人妖!” “贱人,你也会悲剧的。” “我又说错了?你不是白痴,也不是人妖,你是白痴人妖!” 叶倾城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些话,她当然知道薛凡的能量有多大,但以她对沈非的了解,沈非这么自信,就说明他能摆平这些事。 当然,这仅仅是最小的原因。 她这样说,会引起薛凡更大的怒火,而现在她扮演着沈非女人的角色,薛凡从她身上得到的怒火仇恨,最后都会算在沈非身上。 即使沈非用手段摆平了今天的事,但熊熊怒火的种子种在薛凡心里,那薛凡迟早会对沈非出手。 薛凡出手,绝对是一次更比一次强。 并且,她说的那些话,也能表明她和沈非站在一起,表明着无论沈非做什么,她都会支持到底的态度。 一举几得的事情,叶倾城怎会放过? 薛凡自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如此多的勾结,他怒极反笑,“好,很好!你们这一对狗男女,我会让你们变成白痴,变成人妖的!” 沈非举杯,与叶倾城碰杯喝尽,笑道:“为了你的这个伟大理想,我建议你把你老子一起叫来,要不然,把你薛家老爷子一起叫来,怎样?” “你没有资格见老爷子!” “也许,你家老爷子会很想见到我。” “你以为你是哪根葱,老爷子会想见你?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薛凡狂笑着,忽然闭声,转而说道:“你说的也对,老爷子确实会很想见到你,你伤了他的宝贝孙子,他怎么会不想见你呢?” “果然是宝贝孙子。” 沈非重复着,语气肯定,薛凡一听就听出了异样的味道,他嘴里的宝贝孙子那是宝贝,可这人嘴里的宝贝孙子就是孙子! “小子,逞口舌之利有什么用?再等几分钟,你就要悲剧了!” “那就等着吧。” 沈非和叶倾城美美地吃了起来,你帮我夹一块菜,我给你夹一块肉,我喂你一口汤,你喂我一杯酒。 吃得那叫一个甜蜜蜜。 忽然,沈非转头对愣得不知三魂七魄还在不在身体里面的税志用说道:“税总,这里有人会弹古筝吗?突然想听古筝了!” “想听,我为你谈便是。” 叶倾城立马说来,沈非惊道:“倾城,你会弹古筝?” “从小一直练。” “我们果然是上天注定要在一起的,你的古筝肯定就是为我练的,在我想听的时候,你就能弹出来。倾城,我太感动了,我一定要以身相报。” 叶倾城白眼,盯着税志用说道:“税总,去取古筝吧。” 税志用很为难,因为薛凡正用冰冷似刀子狠毒似饿狼般的目光盯着他,毫无疑问,只要他去取了古筝,那薛少就会将他视为眼中钉。 以后,省城就不会再有他的立足之地。 可是,沈非与叶倾城也不是一般人,如果不去拿,他的下场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看看地上那喉咙里插着筷子,坚硬墙壁里砸进了一个个人的画面,就知道沈非有多么的恐怖。 税志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地,税志用跪在地上,“薛少,沈少,你们都是大人物,我这个小人物得罪了谁都不会好过,求求你们就放我一马吧。” 薛凡冷声说道:“放你一马也可以,你立马把他的桌子砸了,我不仅放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税志用心里一跳,能成为薛少的人,那绝对是一步登天的事情,以后他走出去,只要一报薛少大名,只怕很多很多人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了。 换在往常,薛凡要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保证立马答应下来,还得磕头谢恩。 可现在,这里还有一个沈非。 他不敢说! 能把余为民拉下马,让杨伟石悲剧的人,是不会给他三分面子的,更有可能的是,会让他永远生活在痛苦当中。 薛凡以为他的条件很高很优厚,税志用会立马答应,可他等了一秒钟十秒钟三十秒钟,税志用都毫无反应。 这让薛凡怒火又窜了起来,“怎么?当我的人委屈你了?” “不是的薛少,是我……我……” “我你玛勒戈壁,给你好处你不要,给你机会你不抓住,以后,你就别在省城混了,否则,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薛少……” 税志用脸色苍白,却情不自禁地看向沈非,沈非淡淡说道:“反正都得罪了他,你不如赌一把,赌我能把他踩在地上,那样,你不仅能留在省城,还能得到更多的东西。” 这话,很在理。 反正他已经被逼到绝路了。 可是,税志用不敢赌,他不敢得罪沈非,也不敢更深的得罪薛凡,所以,他就跪在那里,不停的磕头。 沈非说道:“税总,行了,我不为难你,你下去吧。” 薛凡立马喝道:“你敢下去,我就要你永远的下去。” 薛凡是打定主意要和沈非争到底,税志用更加苦逼了,可薛凡这话,却像刀子一样插在税志用身上,让税志用感觉很痛的时候,又有了赌一把的冲动。 反正还有沈非在,相对而言,沈非比薛凡的态度好了不少,于是,税志用抬起头来,盯着薛凡。 薛凡冷道:“你盯着我,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