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秦王破阵乐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章 秦王破阵乐

“你盯着我,想怎样?” 薛凡声音冰冷,还充满了不屑、鄙夷,他根本没将税志用这样的人放在眼里,或者说,税志用在他眼里,就是一只蚂蚁。 税志用说道:“薛少,我只是个小人物,我求求您,您就大发慈悲,放我一马吧!” “你当然是小人物!”薛凡冷笑,“放过你可以,你去砸了他的桌子,再打他一耳光,我就放过你!” 还是之前的话,相差不多。 但听在税志用耳朵里,那相差就大了。 他刚才那么一问一求,就是想最好证明一下,毕竟这里的人都不好惹,可是,薛凡无情地踢开了他,还要把他往火坑里推。 人,都有脾气。 有血性! 之前税志用的脾气和血性都被压在心底深处,被不得罪人被忍气吞声被委屈求全压得死死。 可薛凡一句句冰冷的话,把他的忍气吞声给砸得稀烂,把他的血性给逼了出来! 税志用不再跪着,他站了起来,看了沈非一眼,长出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薛凡看着他的背影,冷笑道:“姓沈的,抓紧时间赶紧吃一点,马上你就吃不成了。” “为什么要抓紧吃?我马上要听倾城为我弹奏一曲古筝!” “你觉得他敢冒着得罪我的风险为你拿古筝来吗?” “我不和白痴说话,不和人妖说话,不和白痴人妖说话。” 沈非甩出气势十足的排比句,薛凡气得不行,眼睛里杀光阵阵,如果他的目光可以杀人,相信他已经朝沈非砍出了亿万剑。 而沈非,像没看到一样,对叶倾城说道:“倾城,你说弹什么?” “你想听什么?” “凤求凰!” 叶倾城秀眉一挑,凤求凰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叶倾城摇头说道:“不应景,我觉得弹十面埋伏比较好。” “还不如弹秦王破阵乐!” “好!” 叶倾城答应下来,薛凡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说得好像税志用会把古筝给你拿来一样,还秦王破阵,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一只癞蛤蟆而已,你钻洞去吧。” “白痴人妖,你的裤子掉了。” 沈非说来,薛凡条件反射往他的裤子看去,一看之后,立马暴怒,“姓沈的,你敢骗我!” “我只是在证明你的白痴人妖而已。” “你……” 薛凡怒火冲天嘴角渗血之时,税志用又出现在门口,税志用慌乱的眼神里,还有着坚定,有着疯狂。 而他的手里,抱着古筝! 薛凡眼睛像刀子一样砍在那架古筝上面,在他的想法当中,税志用这样的小人物是万万不敢得罪于他的。 可他偏偏抱了一架古筝! 他选择的是沈非! 一只小蚂蚁,也来打他的脸! 薛凡眼睛血红,带着浓浓的恨意说道:“打老子的脸,你有种!你最好马上滚,滚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不过,我保证,无论你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无论你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我都会让你悲剧!永远的悲剧!” “悲剧你个白痴人妖头!以后他就是我的人,谁动他,我就打谁!谁让他掉一根头发,我就让谁掉一条命!” 沈非看向税志用,税志用心里生出感激,沈非脑海中橙光多了几颗光点,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税志用将古筝架好,叶倾城净手,坐在了古筝面前,正要弹奏之时,外面传来冷喝道:“给老子把这里包围起来,一只蚊子也不能飞出去!” 听到这喝声,税志用眼里慌乱狂涌,但两秒钟后,税志用压下了慌乱,既然做出了选择,要赌上一把,那就不能再东想西想。 否则,他不仅得罪了薛少,还得罪了沈少。 只怕到时就真的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税志用站在了沈非那一边。 薛凡狂笑道:“姓沈的,我的人来了。” “需要我放鞭炮去迎接一下吗?” “你完了!不仅是你,还用你这只蚂蚁,你这个贱女人,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不如我先给你讲一个小故事!曾经有一个富二代,要用钱砸人,觉得他的钱能通神,觉得他的钱是无所不能,觉得他能用钱砸到他想要的一切,最后,他……” 沈非话刚说到这里,门口就出现了一排穿着迷彩服的大兵,一个个手握冲锋机,杀气凛烈。 为首的一个人,有四十岁的样子,进门口眼睛一扫,心里就是一片冰凉,这么多人都被废了,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事。 薛凡喊道:“王叔!行凶之人就是他!” 王长治顺着薛凡的手指方向看去,看到了沈非,顿时,眼里杀机狂涌,就是这个人出的手,行的凶,给他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沈非却根本没有看到他,没看到门口的一排大兵似的,还对叶倾城说道:“倾城,我还等着听你弹秦王破阵乐呢!” “恩。” 叶倾城应了一声,她不得不佩服沈非的神经粗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到的还是听古筝。 他想听,她自然要谈。 因为,这相当于和他并肩作战! 锃…… 筝音起,似剑杀! 薛凡暴怒,王长治更火,心里却留了点神,能在这样的阵仗下一点都不慌,还旁若无人般要听古筝的主,不像是没有来头的。 “王叔,这个凶手好嚣张!快把他抓起来,我们被废了无所谓,可雷叔、徐叔他们一会儿就要赶到,绝不能让这个凶手给伤了雷叔他们。” 薛凡一脸急切,王长治心中一声暗叹,薛凡的话他再明白不过,这是在用雷团长徐师长来压他。 不过,王长治还真不能不放在心上,并且认真去办。 眼前这个小子即使是有些来头,可和这么多衙内相比,和薛家相比,也算不得什么。 当即,王长治一挥手,“把他给我抓起来,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军令一下,立马有两名大兵持枪走向沈非。 薛凡又道:“王叔,那个贱女人是他的同伙,还有这个税志用也是。” “一并抓了。” 王长治不管叶倾城和税志用是不是真的同伙,薛凡都说了,他当然得做,还要做得更彻底一点。 叶倾城看都没看场中局势,只是神情专注地弹着秦王破阵。 税志用却是慌乱无比,他只不过是一个餐馆经理,虽然这个餐馆很牛逼,很有些后台,可他仍然只是个卖饭的。 而门口那些人,却是手握重机枪的大兵! 这样的阵仗,稍不注意就是要命的。 他不慌才怪。 税志用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沈非身上,眼睛直直盯着沈非,沈非看了王长治一眼,“如果徐师长知道你这么做,肯定会很伤心!国之利器,怎能私用?” 王长治眼睛一寒,嘴里却喝道:“速度快点!” 沈非说道:“看在我小时候最想当军人的梦想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哈哈哈哈……”薛凡狂笑出声,“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装逼!你装给谁看?你以为你是老虎吗?不,你就是一头猪!” 王长治冷道:“抓起来!” 两名大兵来到了沈非的面前,薛凡等人嘴角全都是冷笑,包括喉咙处卡了根筷子的小老虎。 他们都相信,事情已成定局! 这个姓沈的小子,注定悲——剧! 无论他的实力有多强,他也不敢和军人斗。 如果他敢了,那更好。 对军人出手,后果更加严重一千倍一万倍。 所以,薛凡冷笑道:“姓沈的,你那么牛,你敢打倒他们吗?” “白痴人妖,收起你可怜的激将法!” “麻的,给我狠狠打他。” 薛凡说着,两个大兵伸手抓向沈非,场中所有的人都盯向沈非,事情接下来会怎样变化,就看沈非的反应了。 锃! 筝间高起,似一人独骑,挑灯看剑,杀向千军万马! 沈非出手,如同闪电般,两个大兵倒飞出去,手里的重机枪散乱成一团零件。 这些零件,不是被拆的。 而是被直接砸烂捏散的,上面还有着指印拳印,深入枪柄枪身枪膛。 大兵暴惊! 王长治眼睛眯得更加厉害,这一手,再次证明此人身份不凡。 薛凡却是狂笑道:“姓沈的,你果然牛逼,竟然敢对军人出手,你知道军人代表着什么吗?” “白痴人妖,你既然知道,又怎敢私自调用?” “关你屁事!老子用得着你来教训吗?前面还有这么多军人,你能把他们全部都打倒吗?还有雷叔、徐叔他们也会都带兵,你能全都打倒吗?” “那一晚我就说过,军人的血,不该这样流!今天,我还是想说,军人的血,不该流在这里!” 沈非走向王长治,王长治内心大惊,他感觉到沈非身上有着莫大威势,这股威严他只在老首长的身上感受到过。 可这人如此年轻,不过就二十来岁,怎会有这样的威势? 王长治心念狂闪,嘴里却冷道:“军人不是你能评判的!伤了军人,你就要付出代价。” “我讨厌虚伪的人!想抓我给白痴人妖泄愤出气就直说,别打着军人的牌子,你是军人,却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更不能够代表所有的军人!” “牙尖嘴利!” “这是事实,这是道理!” “你打伤了人就是事实,要把你抓起来就是道理!” 王长治挥手,喝道:“一起上!” 大兵们一拥而上,这次上的不仅是手,更有枪,一把把黑森森的枪洞,全都瞄准了沈非,只要沈非有一丝异动,他们就会开枪。 薛凡冷笑再一次跃然脸上,沈非再厉害,也不是二十八名大兵二十八只重机枪的对手,他能打倒一个三个甚至十个,剩下的人剩下的枪,已经足以将沈非打成筛子。 沈非就这样死了,可不符合他的心意。 于是,薛凡说道:“留他一命。” 这四个字,也正是王长治想要的,这人有点身份,就是不知身份大到何地,如果将他打死了,那事情就毫无余地,但只要留他一命,自然有得周旋。 所以,王长治下令,“抓活的。” 大兵们领命执行,枪已上膛! 筝间高昂,梦回吹角连营! 沈非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