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所攻的,皆倒地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一章 所攻的,皆倒地

疾如风!猛如火! 动若脱兔!动若雷霆! 这些词语,形容的都是出手之人速度很快,威力很大! 可放在沈非身上,这些词语还远远不足以形容。 几乎就在沈非身动出手的一瞬间,在大兵们要将拳头砸下将扳机扣动的一瞬间,二十多名大兵就全都飞了出去,重机枪散落于地。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威力猛到惊天动地! 薛凡等人就傻了眼,浑身僵滞。 王长治感觉身上流的鲜血都是冷的,骨头也是冷的,就连思想都是冷的。 得到薛少雷少徐少何少等等大少爷被人打伤的消息,王长治召集了手中战斗力最最精锐的部队赶来。 结果,这些精锐,能以一敌十,敌好几十,甚至上百的精锐,却不是沈非的一合之敌,被人家像扔鸡仔一样扔掉不说,还拔了毛。 有如此实力的人,岂会简单? 王长治不安感越来越浓。 叶倾城十指拔动,古筝还在细细倾诉着。 税志用惊喜万分,不说别的,沈非露出来的这一手,足以安他慌乱之心。 沈非看向王长治,“你还要找谁来,赶紧打电话!” “找谁?还能找谁?” 王长治满脸苦笑,最精锐的人都被打趴了,把外面围着九号私房菜馆的人调起来也没有用,同样会悲剧。 这样没有用,难不成要调大部队进行大会战,或者说是扔炸弹发炮弹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王长治惊慌失神,不知道该如何办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声雷喝,“哪个不长眼的兔崽子要杀我儿子?” 随着声音,一个虎背熊腰,极为高大的军人出现在门口,这人正是雷老虎,他的身后还跟十来名持枪军人。 雷老虎一看到雷小虎的惨状,再一次怒吼起来,“谁伤了我儿子?” “我!” 沈非淡淡说来,愤怒当中的雷老虎听到这平静淡定,还干脆利落承认的声音,不由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沈非。 一秒之后,雷老虎对身后的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他要杀我儿子,你们还不把他抓起来吗?” 沈非说道:“我以为你会问一问我为什么伤你儿子!” “老子不管为什么,老子只知道你伤了我儿子,而伤我儿子,就要付出代价!”雷老虎说得斩钉截铁,就像将烧红的铁块扔进了冰水里面一样。 薛凡大松了一口气,雷老虎果然是最护犊子的,有他出手,沈非逃不了,雷老虎身后的那些人,都不是一般人,而是经过重重选择的,是特种兵!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特种兵! 薛凡心宽之时,开口说道:“雷叔,这件事都怪我,是我叫小虎子来为我镇场子,为我报仇的,结果,没想到这人手段如此狠毒!” “小凡,这事不怪你!冤有头,债有主,谁动的手,谁就付出代价!”雷老虎前半句话温柔似水,后半句则像疯了老虎在咆哮,一双浑圆怒眼,死死盯着沈非,开口又道:“如果我儿子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让你偿命。” 沈非淡淡一笑。 雷老虎又喝道:“赶紧让军医在五分钟之内赶过来!”说完,雷老虎抱起儿子往外走去。 这时,那十来名特种兵已经逼到沈非身前三步之距处,他们眼里不喜不悲,有的只是冷静,钢铁一般冰山一般的冷静。 下一瞬间,钢铁化万剑,冰山暴飞。 一人似蛇取沈非之喉,一人寸拳击沈非之胸,一人扫腿断沈非之脚,一人顶膝击沈非之腹,一人化掌斩沈非之颈,一人出指点沈非之腰…… 还有一枪,锁定沈非! 可以说,沈非一瞬间就陷入十面埋伏,万千杀机当中。 若是一般的厉害人物,受到这样的攻击,不管哪一处中招,都得吐血倒地。 雷老虎身边的虎兵,果然非同寻常! 薛凡又在冷笑,先前王长治手下的人出了差错,眼下这一幕绝不会再出差错,沈非必定中招必定吐血倒地! 税志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叶倾城的秦王破阵乐又到激昂处,似飞流直下三千尽,会当击水三千里,豪气冲云天! 沈非再动,以拳硬碰拳,对方拳破身飞。 同时踢腿相撞,撞得虎兵腿断倒地,再化膝,手上化掌,掌斩掌,斩得对手掌骨尽断,顶破虎兵膝盖。 继而,掌为指,点腰,再游蛇,抓住对方脖颈。 枪手正要开枪,忽然眼前一个恍忽,不见沈非踪影,再见到时,却看到同伙正向他撞来,不等他有多余的动作,他便被撞飞出去,巨大的力量撞得他狂向后退,所退之路上的物件,尽皆撞毁。 这一切,说来话长。 却不过一瞬之间,一念之间,白驹过隙而已! 所有攻上来的人,想要击沈非何处部位的人,最后他的那个部位都遭到了打击。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砰砰砰砰砰…… 噼噼啪啪的砸地声,震响在空,刺得雷老虎耳朵生痛,雷老虎转过身来,看到了他引以为豪的虎兵们,全部吐血倒地。 雷老虎眼睛变得更大,他的虎兵有多厉害,他再清楚不过,他可以肯定地说,就这十几个人,运用得当,完全可以摧毁敌人一个营,两个营,甚至更多。 可他们在这人面前,却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就被打倒。 伴随着惊讶生起的,还有熊熊怒火。 下一秒,雷老虎脚步一踏,直接踹向沈非,他雷老虎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有实力的,当年自卫战他就能杀得敌人闻风丧胆,虽然他的官越当越大,但他的功夫,从未落下。 脚似炮弹,冲向沈非。 本来还在震惊于沈非强大实力的薛凡,看到这一幕,震惊退潮,狂喜涌上。沈非能打倒那些特种兵确实很牛逼,但他能打得倒雷老虎吗? 或者说,就算他能打倒,他又敢出手打倒吗? 雷老虎,那是团长。 打伤一团之长,绝对的重罪。 性质比打伤他不知严重了多少倍,不管怎么说,雷老虎军职在身。 正想得美,薛凡却看到沈非同样出脚,一样是右脚,一样的角度,踢向了雷老虎。 轰! 一声刺耳爆响,雷老虎右脚直接被踢成螺丝拐,拐出一个常人难以做到的弧底,同时还吐着鲜血暴飞出去,撞在了墙上,卡在了墙上。 咝…… 倒抽冷气声,在雅间里震响成雷鸣! 老天,那可是雷老虎。 一团之长的雷老虎,沈非都敢出脚去踢,还毫不留情面毫不留力。 雷老虎眼里尽是怨怒,怒自己打不过沈非,怒他不能保护自己的儿子,又受到一次伤害,生命更加危险。 薛凡猛然回神,厉声喝道:“姓沈的,你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人吗?你怎么能让他受到伤害?” “无论是什么人,不都是你引过来的吗?你带着他儿子来找我麻烦,不就是想借用他的力量来对付我吗?我如你所愿,又有什么不好?他受伤,归根结底,不还是你出的手吗?” “你……你……” 薛凡暴怒,却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沈非接话说道:“你就是个白痴人妖!” 随后,沈非看向雷老虎,“你护子之心,我能理解,可我不理解,你怎么就不问问事情经过,怎么就把国家的血肉长城当成自己的保镖?你恨我,我也理解,可我想问一问,如果我没有这么强,如果我落到那个白痴人妖的手里,又是什么下场?” 雷老虎眼中恨意更狂,“我只知道,我儿子被刺穿了喉咙,命都快保不住了。” “很好,很强大,你这么理解,我心里就好多了。” 沈非拍手,薛凡身上在颤抖,因为沈非那种无视于对手强大身份强大力量的态度所颤抖,第一次,薛凡意识到今天可能踩的,不是一只蚂蚁,而是一条龙。 王长治更是颤抖得厉害,他想得更多,今天这事不管怎么说,闹大了,大到谁也压不住的地步! 这时,又有一人到来。 正是何参谋。 何参谋一眼扫尽雅间内情况,看到雷老虎也给挂在墙上,眼里寒光一闪,等看到他儿子的惨状,寒光似群星闪耀,不用薛凡指人,何参谋便对身后的人下了令,“开枪!留一命!” 这么多人都受了伤,很明显那人近战功夫很强,不能硬碰,只有用枪,用子弹将其制住。 何参谋说完,便往雷老虎走去。 枪声响起。 暴烈如倾盆大雨。 沈非在枪雨当中,抓起一张椅子,像扔保龄球一样砸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 胡乱响声此起彼伏,开枪的十来个人,全被砸倒于地,他们想站起来,却发现身上痛得钻心痛得刺骨,爬不起来,也握不住枪。 何参谋没听到枪声,停住了步子朝沈非看去。 看到的却是沈非好好的。 他脑海里轰然炸响,看向他带来的人,眼中寒光惊颤! 好强的实力! 近战不行,远攻也不行。 这人是谁? 何参谋心中疑问狂生之时,又有两人联袂赶来,他们眼里惊讶得更加厉害,同样毫不犹豫下令攻向沈非,结果,毫无疑问,他们步了雷老虎后尘。 所攻的,皆倒地。 所杀的,尽流血。 薛凡一帮人已经惊得魂魄不存脏腑移位,这人如此之强,谁还能挡得住? 现在,只剩下徐叔徐伟徐师长了。 徐叔身边有更加强大的力量,若是徐叔出手,应该能制住这人。 薛凡想着,徐伟出现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