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徐父教子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二章 徐父教子

徐伟来了! 薛凡等人眼里发亮,徐伟是他们一帮人翻身的希望,因为徐伟手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将沈非打趴,给他们报仇雪恨! 然而,当徐伟站在门口的时候,薛凡他们却深深地失望了,因为来的只有徐伟一个人,他的身后别说跟来了那股力量,就连一个小兵都没有。 他就那么自己跑来了! 薛凡心里不安大增,何参谋王长治等人也是脸色一变。 徐伟扫了一圈,目光落在沈非身上,说道:“不错!你没有让我失望!”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像一块千斤巨石,砸进了众人扔心湖里面,砸得水花四溅翻波滚浪惊涛阵阵。 徐伟认识沈非! 徐伟说沈非没有错! 还说没有让他失望! 沈非做了什么事没让徐伟失望?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徐伟看好沈非,甚至连他的儿子都没有去管,他想要做什么? 还是说,徐伟这话说的是反话? 徐正猛也有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开口唤道:“爸,我……” 徐伟理都没有理徐正猛,目光在雷老虎、何参谋等人身上扫过,笑道:“看来各位都很闲嘛!” “徐师长,我们……” “别叫我师长,我可不敢当你们的师长!不经组织同意,私自调动部队,想打谁就打谁,想怎么嚣张就怎么嚣张,和黑老大叫自己的手下一样,我哪敢当你们的师长?” 这话,更加严重了。 何参谋脸色大变,他这下子能够确认徐伟说的不是反话,徐伟来不是对付沈非的,而是来追究他们责任的! 而私自调动军队,这罪名,可不是一般的大。 王长治、何参谋等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 更加惊惧的,当然是薛凡一帮二世祖,他们能够嚣张能够狂妄,靠的是什么,不就是他们老大的官威吗? 可现在,他们里面一个非常有重量的老子,要亲自出手对付他们! 他们哪里还敢狂妄? 一个个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虽然身上痛苦无比,却不敢哼出一声。 包括薛凡。 薛凡老子的官比徐伟大,他爷爷更是华山一般的存在,但是,徐伟是他老子的兄弟,徐伟还对他老子有救命之恩,他爷爷也非常器重徐伟。 此刻徐伟不是给他出头,而是给沈非出头,这让他怎么不慌? 薛凡等人都在想,这沈非是怎么认识徐伟的? 众人不解,心里惊慌更甚。 正这时,雷老虎吼道:“徐师长,我儿子都要被人弄死了,我带点人出来有何不对?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弄死吗?” 雷老虎吼出了何参谋等人的心里话。 徐伟冷道:“你儿子为什么要被弄死?是因为他在学校里飞扬跋扈出手打老师,还是他泡女人不用情而用你手中的权或者强来,亦或者他是省城三爷的座上宾,无形当中做了三爷的保护伞?” 薛凡听到这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何参谋等人也是满脸冷汗,徐伟这节奏,是要对雷老虎出手,要对他们出手的节奏吗? 徐伟继续说道:“三爷,好威风的称号!虎少,好威风的虎少!” 雷老虎看了儿子一眼,雷小虎浑身都在颤抖,他也不是白痴,徐师长说出这话,那就是要办他啊,雷小虎满眼哀求地看着老子。 一眼之后,雷老虎抬头说道:“徐师长,小孩子不懂事!” “不懂事能把女人玩了一个又一个?不懂事能利用你的权势为非作歹?不懂事能仗势欺人?”徐伟一连三吼,吼得何参谋等人心里七上八下,徐伟继续说道:“雷老虎,心痛你儿子了?那你知不知道你儿子祸害过的那些人现在是什么下场?有的精神失常,有的一辈子残废,你心痛,人家就不心痛吗?” “师长,我……” 雷老虎的话被打断了,徐伟再道:“今天又想仗势欺人,结果踢到铁板上了,被人反打了?你就慌了怒了毛了,以前你儿子欺负别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慌不怒不毛?” 吼声阵阵。 似一道又一道的九天雷霆轰在众人脑海里。 薛凡浑身冰凉,这不是惩罚的节奏,而是往死里弄啊! 怎么会这样? 薛凡看着沈非,他相信,一定是这个人让徐伟有这样的态度,不然,徐伟就算不赞同他们,也不会这样赶尽杀绝。 雷老虎吼道:“师长,之前是我儿子错了,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他!但是今天这事儿,我绝不会揭过,他要杀我儿子,我就和他不死不休!” “好威风!你这么威风,就一个人跑过来找回场子,找回你的道理啊!还要带什么兵?不知道国家重器不得私用吗?” “徐伟,你究竟要怎样?我儿子快要死了!” “这不还没有死吗?” “你……” 雷老虎暴怒,“好好好,姓徐的,你有理!既然你这么有理,那你的儿子呢?你的儿子怎么还挂在墙上?” 何参谋心中点赞,但他们的眼睛都偷偷看向徐伟,看徐伟怎么回答这句话!徐伟二话不说,直接走向了他儿子。 知子莫如父。 同样的,儿子也能看出父亲不少东西。 就比如现在,徐正猛就知道他老子是真的生气,还是气到骨子里的那一种,他哆嗦着说道:“爸,我……” 啪! 徐伟直接出手,甩了他儿子一巴掌。 甩得很猛很用力,徐正猛脸上高高肿了起来,露出了红红的五根指头印。 耳光声让何参谋等人心里一惊,徐伟连自己儿子都打了,那他们的儿子只怕也会很惨,而他想得更多的,这事就仅仅牵连到他们的儿子吗? 薛凡颤抖得更加厉害。 税志用震惊万分,心里却隐隐有着喜意,他看不清楚这里面是什么状况,可他知道,现在的形势对沈非很有利。 换句话说,他今天赌对了! 沈非能够压过薛凡。 这可是一场豪赌啊,他要赌赢了,得到的收获,简直难以想象。 叶倾城还弹着古筝,仍是秦王破阵乐,筝音不乱,心里却是思绪翻滚,“徐伟为什么如此帮沈非?” 现在这事儿,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比她想的大多了! 沈非静静看着,不发一言,他隐隐觉得徐伟这个做法,绝不是表面上的维护他那么简单,而是另有深意。 众人念头千万般,徐伟抓住了儿子的手,“你这只手,曾经打过一个不小心撞到你,你却把人家打得住了一个月的院!” 崩! 徐伟直接折断了儿子的手。 何参谋眼皮大跳,打耳光还在他们的接受范围之内,现在却是直接折手了,徐伟这是要闹到哪一步? 雷老虎都是眼睛一凛。 徐伟又抓住儿子的另外一只手,“你这只手,曾经接过不该接的东西,拿过不该拿的钱!” 崩! 再一次折断! 徐正猛再也忍不住,痛叫道:“爸,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去拿不该拿的钱,不去做那些事了。” “你要忍着,我心里还要好受一点,至少我儿子还算男人!可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在哭,你在喊痛!你欺负别人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不知道哭?” 啪! 徐伟又甩了个耳光。 “我到今天,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是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你凭什么借老子的势去耍你的威风?你有什么资格耍威风?就因为你是老子的种吗?老子年轻还不大,要再生一个,也不难!” 徐伟左右开弓数十个耳光打下,徐正猛已经被打成了猪头,嘴角满是血,可他却不敢再喊,他被他老子吓住,更被他老子说的话震住了。 他老子这是要放弃他,要再生一个吗? 徐正猛平时很嚣张,可他不得不承认,离了他老子,他狗屁不是! “犯了错,就得认错,知道该怎么认错吗?” “知道。” 徐正猛赶紧回答。 “你没有吃饱饭吗?你混的什么混?借了老子的威风,你连饭都吃不饱,你是在丢老子的脸吗?” “知道!” 徐正猛拼命地回答。 徐伟一把将儿子从墙里拽出来扔在地上,“知道,你就做给老子看!” 徐正猛有点蒙,他回答知道,一是因为他仅仅知道错了,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那样说,还会惹得老子生气,还要受到更大的打击。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认错啊! 正心乱如麻,徐伟站在他面前,“看来你还不知道该怎么认错!不知道,老子就教教你!” 徐伟一脚将儿子踹到沈非面前,“跪下,认错!” 徐正猛再次蒙了,他老子竟然让他给沈非跪下,到底他是徐伟的儿子,还是眼前这个姓沈的是他的儿子啊? 他跪了,以后怎么混怎么抬头? 徐正猛不自主地偷眼看向薛凡,薛凡早被徐伟那通大吼给惊得魂魄不稳,还在失魂落魄当中。 “不想跪?那你还拿腿来做什么?”徐伟吼着,再次踹出一脚,这一脚,直接踹倒了徐正猛的脚骨,“扑咚”一声跪了下来。 徐正猛真心慌了,他就是有再大的不愿,也不敢再等下去,天知道他老子下一脚会不会要了他的命,徐正猛赶紧对沈非说道:“对不起!” “大声点!” “对——不——起!” 徐正猛真的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声音回荡在雅间里,震响在薛凡、何参谋等人的心里,他们想着沈非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徐伟做得这么狠这么绝。 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想着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 老实说,沈非不知道徐伟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他见过正义的,但还真没有见过正义到对儿子如此狠的。 不过,徐伟之前说的那些话,他很赞同。 私人的,就得跟国家的分开。 不能国器私用。 再加上龙皇府一事,徐伟出面帮了他,虽说是他打的电话,但最后出面的是徐伟,这个情,他得认。 所以,沈非准备原谅徐正猛,还准备把伤给他治好。 可就在这一刻,徐伟又说道:“沈非,这个逆子,从今以后,我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骂想怎么打都行,就是打着玩都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