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认老大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三章 认老大

从今以后,交给你了! 想怎么骂怎么打都行! 就是打着玩都没有问题! 打着玩…… 这,是一个当老子说出的话吗?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徐伟打了他儿子,废物了他儿子,又把他儿子交给沈非交给对头,这是在做什么? 徐正猛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吼道:“爸,我是你儿子吗?” “老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你不是喜欢认老大吗?从今以后,沈非就是你的老大!在你老大没有认可你之前,你不准回家!哪条腿踏进门,我就打断你哪条腿!还有,如果你不想认,你想到处跑,我就送你进监狱!” 徐伟说这话,就像钉钉子一样,每一个字都深深地钉了进去,再也拔不出来! 徐正猛整个人如同雕塑,他心里真的怀疑他老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其实,沈非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管怎么说,徐伟也是一个师长吧,师长之子,前途无量啊,干嘛要来跟着他? 好吧,跟着他确实有不少好处。 比如他的医术。 可以徐伟的身份地位,一些伤也是毫无问题的,即使是他儿子此刻的伤,好生医治,也能好得不留后遗症。 就算徐伟不去找其他医生,他只要发了话,他自然会出手相治,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啊,还让他打着玩。 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实力,相反,敌人倒是不少,还一个比一个大,徐伟让他儿子跟着他,认他当老大,就不怕他儿子出事? 沈非说道:“徐叔,这……” “这什么这?你叫我一声徐叔,这点事都不肯帮忙了?还是说我徐伟的儿子入不了你的眼?” “徐叔,不是这样的,只是,这件事太大,你知道的。” “老子不知道!老子只知道,今天你要么收了他,要么我废了他,免得以后他给我惹出更大的祸事来!” “徐叔,我也挺能惹祸事的。” “要像你那样惹,他就是惹上了天,老子也赞他一声!行了,别给我东扯西扯的,我儿子都给你跪了,你给我一句痛快话,收还是不收?”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不吗?” “谢了。” 徐伟说着,沈非脑海里橙光闪烁,他更进一步明白到徐伟的真心实意。 徐伟又一脚踹在儿子身上,“没听到老子的话吗?赶紧见你的老大!以后好好跟着你老大混,混不出个人样来,老子就再生一个。” 这一回,徐正猛没有服软,硬着头就是没有拜下! 徐伟还要踹,沈非阻止道:“徐叔,既然你交给我了,那就让我来吧!” “行!” 徐伟痛快应下,收回了脚。 徐正猛盯着沈非,忍痛冷笑,“你以为你能让我服吗?你不能,除非你打死我。” “你说这句话的底气,来源于我不敢让你死,对吗?” “有种你就打死我,你要真敢打死我,我就服了你!” 徐正猛也是拼出去了,沈非笑道:“拼得这么狠,就是因为你相信我看在你爹的面子不敢杀你,或者说你觉得我弄死了你,没法给你老子交待,对吗?”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有种,你就弄死我啊,我看着……” “想死,那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吗?” 沈非抓住桌子上一把刀叉,径直叉进了徐正猛的心脏部位! 又准又狠! 薛凡惊叫一声,其他二世祖更是脸色苍白如纸,毫无一点血色。 何参谋等见过大场面的人,都心里一颤,双脚一软,倒在了地上。 只有雷老虎,冷冷地看着,站着。 税志用更是一头栽倒在地。 徐伟毫无反应。 下一刻,薛凡大吼:“沈非,你杀我兄弟,老子发誓,今生今世,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非得取了你性命不可!” “沈非,我何谋与你不死不休。” “姓沈的,我陈峰与你势不两立!” 其他人也吼了出来,只有雷小虎喉咙里插在筷子,说不出来,但他眼睛里,除了惊慌之外,还有汹涌的恨意。 徐正猛目光冰冷,神情僵滞。 是的,他的底气,还是来自于他的老子。 他觉得他老子做的一切,还是为了他好,想让他改过来,只不过用的是一种比较激烈的手段。 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他。 这就说明,他老子不会真的不管他,虎毒不食子,他老子不会让他死的。 沈非也不敢! 可是,所有的觉得都是水中花井中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非一叉子,不仅刺在他的心脏上,更是刺透了他的底气,刺透了他的以为。 原来,想死,真的很简单。 徐正猛盯着沈非,他还想在闭眼之前看一看,沈非到底有什么特别,凭什么让他老子如此相待,又凭什么要让他认他当老大,更有,凭什么就敢杀了他。 沈非说道:“你是一个男人?” “老子有鸟,当然是男人。” “很好,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我说的话?” “你说,如果我敢杀死你,你就认我当老大。” 沈非说得很认真,徐正猛却觉得这一切很滑稽,他扯出无比难看的笑容,“我都要死了,认不认你当老大,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你要不认,那就不是男人,就算是死了,也只是个懦夫。” “老子说话从来都算数,哪怕是死!你这个老大,我认了!你真的有种,我先走一步,等到了阴曹地府,我跟你混。” “要跟我混,何必到阴曹地府?” “死了不去阴曹地府又要去哪里?” “如果我不允许你死,就没人敢让你死,即使是你自己。” 沈非说着,拔出了刀叉,妙手回春施展下,一分钟后,徐正猛胸口伤痕消失,心脏恢复跳动,脸上的肿块也消失无影踪,手也好了,可以随便乱动,脚也好了,想怎么踢就怎么踢。 徐正猛蹦蹦跳跳之后,惊讶地看着沈非,“沈非,你把我治好了?” “你应该叫我老大!” 徐正猛立马闭嘴,心里翻腾起来,他之前以为自己是真的死了,所以,认下他这个老大也无所谓。 谁知道,他有如此牛逼到逆天的医术,竟然把他给救活了,还治好了他身上所有的伤,而且是在一分钟之内。 说出去的话,就像沷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此外,沈非确实让他很佩服。 他的医术,确实太他娘的吓人了。 他老子还真没有说错,沈非确实能把他打着玩,先暴打一顿,再治好。不仅是可以打着玩,甚至可以杀着玩! 左思右想后,徐正猛喊道:“老大。” “大声点。” “老——大!” 徐正猛也豁出去了,反正事情都这样了,他再扭扭捏捏的,还算什么男人?男人行事,光明磊落! “不错!多叫两声来听听!” 徐正猛翻眼,这沈非是在耍他吧,他心里刚念着,徐猛就一脚踹了过来,“让你多叫两声,你没有听见吗?” “我……” 徐正猛觉得自己很憋屈,老子太不讲理太混了,不过,他算是理解到他老子的一点点良苦用心了,跟着这样的人,他得病是不怕了。 “麻的,不就是喊老大嘛!”徐正猛闭眼,不停地喊道:“老大!老大!老大!老大……” “老大”声,不断回响在雅间里面。 薛凡一大帮人还没有从沈非将徐正猛救活且完全治好的奇迹里面回过神来,这个沈非是什么医术? 何参谋等人却是眼睛一亮,他们先前真的很怕啊,怕徐伟出手啊,可他现在的做法,不就给他们指了一条路吗? 何参谋走到儿子面前,用尽全力将儿子从墙上拔出来,大吼道:“小兔崽子,今天这个教训记住了吗?以后为人要低调,做事要踏实,不能嚣张,别仗着老子的势出去欺人,更别……” “停停停!要教你儿子,请带回去教,别挡着我吃饭!” 沈非出声说来,何参谋话音一滞,心里怒火上涌,可他生生忍了下去,连徐伟都要维护的人,他用什么去愤怒? 而且,儿子身上的伤还要靠着他呢! 于是,何参谋转身,放低姿态说道:“沈非,请你帮我治治他的伤。” “不治。” 沈非回答得干净利落,何参谋脱口说道:“为什么?” “要是今天是他打了我,他会给我治吗?你会给我治吗?别给我说你会,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也不要把你的眼睛看向徐叔,因为我相信,如果换成徐叔,他会给我治!” “沈非,他知道错了。我可以让他认你当老大,可以……” “你以为是谁都可以认我当老大的吗?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当我小弟吗?我收的第一个小弟,替我毁了大半个净化杀手组织!第二个小弟拿出了十多亿身家!你又凭什么让我收他当小弟?” 沈非说得很不客气,徐正猛看着沈非一脸的嫌弃,心中很无语,可认真想一想,他这个小弟,还是靠他老子的面子才当到的。 什么时候,一个师长的儿子当人家小弟,还得靠走后门的。 徐正猛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 可这又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 何参谋听到,脸色黑沉无比,何谋说道:“爸,我们不要求他,我们走!” “走之前,把这里打坏东西的钱赔了,记住,是你干净的钱!”沈非冷冷说到,徐正猛眉毛一挑,说道:“老大,何谋是我兄弟,你就给他治吧。” “你说治就治?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滚到一边去吃菜,把自己的嘴堵住!” “老大……” “还不快滚过去。” 徐伟喝来,徐正猛只得滚到桌子边去了,何参谋听到徐伟都这么说了,知道让徐伟出面去求沈非相救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参谋眼睛一眯,儿子的伤是有点重,但还不至于治不好,却大医院照样不会落下一丁点病根。 所以,何参谋应了儿子的话,“好,儿子,我们走,这世上能治病的医生多得是。” 何参谋扶着儿子走出去,在走过徐伟身边时,徐伟说道:“何参谋,把你儿子送到医院后,自己去向组织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