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大的事,站着去解决!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大的事,站着去解决!

去向组织反应! 这话似利剑,刺中了何参谋的心脏! 何参谋回头看向徐伟,半晌后说道:“徐师长,我小看你了!” “你不是小看我了,你是小看了军法军纪!” “我会去向组织反应的。” 何参谋气愤而去,看着何参谋的身影,雷老虎站了起来,紧随其后,走过徐伟身边时,冷声说道:“徐师长,我也会向组织反应,我会反应得很彻底!但是,我把那句话放在这儿,无论是谁,伤了我儿子,都要付出代价!” 说完,雷老虎大步流星走掉。 沈非皱眉,他直觉这里面大有文章。 何参谋与雷老虎都走了,剩下两个人处于矛盾当中,他们想让沈非帮儿子治病吧,却不能肯定沈非帮不帮他治,他们想直接走掉向组织反应吧,后果还真有些严重。 不说以往的事,就眼前私自调动部队一事,真的是可大可小,小的都化到没有,挨几句骂就过去了,大的却能大到丢官弃职,说不定还要进监狱。 可再纠结,也得做出选择,他们在看向沈非,却没有得到沈非半点回复之后,不得不带着儿子走了出去。 王长治也乖乖请罪去了。 薛凡看到这一幕,心里复杂到了极致。 这些人,都是他叫来的。 结果,他搬起一块大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还连累了很多人! 除了徐正猛之外,其他的人可能都要悲剧! 第一次,薛凡觉得他很弱。 离了家族威势,他真的什么都不是。 最让薛凡纠结的是,他家里没有任何反应。 虽然他没有打电话通知家里人,但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以他家的情况,在第一时间就能得到消息。 可是,家里没有半点动静。 连最宠爱他的妈妈、奶奶,都没有发下半句话,他的那些叔伯们,同样一个字未传出,这是一个什么状况? 让他自生自灭吗? 这时,徐伟对薛凡说道:“首长说了,你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凭你自己的本事将沈非踩到在地,做到你今天原本想做的事!一条是跟着沈非!” 薛凡眼睛暴睁! 徐伟嘴里的首长,就是他的爷爷! 是薛家的家主,薛家的定海神针! 在家里,没有人敢违逆爷爷所说的话。 怪不得,平时最宠他的人都没能出现,原来是爷爷发了话。 可是,爷爷给的这两条路,是什么意思? 第一路他要走得通,他要做得到,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事情了!沈非实力那么变态,他怎么能打得过? 很明显,第一条路是走不通的。 他能走的,只有第二条路。 可,跟沈非混? 他堂堂薛家大少,却要跟着一个比他都还要年轻的人混? 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想起他之前对沈非说的那些话,薛凡心里就揪得慌。 但是,爷爷就给了这样两条路,他要走第三条路,那绝对是很惨的节奏,从徐正猛身上就能看出来。 薛凡纠结得要死。 沈非说道:“薛大少,你不用纠结,我不会收你当小弟的,你回去给你家人说就行了!当然,我欢迎你把我踩在地上。不过,你踩的时候,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说完,沈非不再理会薛凡,蹲在地上给那些军人治病,他看那些人不爽,但这些军人都是奉命行事,他心里没有芥蒂。 那些大兵心里早把沈非服得彻彻底底,他们讲的就是实力,而沈非的实力,强大得不像话。 有实力,他们当然佩服。 还有徐伟来之后发生的一幕幕画面,更是将沈非的强大给加深了。 所以,在沈非治好他们的伤后,他们真诚地感激出声,将所有的人治好,沈非脑海里多了两百多个光点。 这还真的是一个意外之喜。 沈非治好了大兵们,徐伟赞许地点头,随后下了命令,让他们第一时间赶回驻地! 大兵们走掉,税志用也不敢呆下去,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他这把赌赢了,就好比身无分文的人,忽然中了五百万大奖! 他得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准备下去弄点东西。另外,这里面的事,以他的身份,也确实掺和不起。 房间里,就只剩下沈非,薛凡,徐伟,徐正猛,以及还在弹古筝的叶倾城,叶倾城的思绪已经稳定下来。 事情确实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没想到徐伟出现让儿子认了沈非当老大,也没有料到薛家老爷子给了薛凡那么两个条件。 但是,雷老虎、何老虎四人却是她的意外之喜。 这四人操作好了,威力也是大得吓人。 反正,这一趟,她赚大了。 叶倾城看了沈非一眼,眼带钦佩与深情,手指一拔,筝音一转,却不再是秦王破阵乐,而是凤求凰! 徐伟看向薛凡,又道:“首长还说了,你只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踩不到沈非,就乖乖跟他混!” 薛凡怎么说得出那样的话来? 又怎么丢得下脸? 膝盖怎么跪得下去? 可爷爷的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他无路可选! 再耻辱,也得认了。 当然,这只是一时。 薛凡已经想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他混到一定地步了,再把沈非狠狠踩倒在地,用事实告诉他爷爷! 薛凡咬牙,拼命将自己从墙壁里拔出来,跪在了地上,“老大,我要跟你混!” “我拒绝!” 沈非很干脆,今天这事儿就是薛凡弄出来的,虽然刚开始的遇见可能有些问题,但后面这场事儿,确实是薛凡。 给他麻烦的人,他才懒得管。 他爷爷虽然厉害,但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又没欠薛家老爷子的人情! 徐伟又道:“如果沈非不答应,你就跪在地上,跪到他答应为止!” 薛凡一听,眼睛一眯,挺直了脊梁跪着! 徐正猛在一旁看着,忽然觉得他那样就认了沈非当老大,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要不然就得像薛凡一样。 天知道这个姓沈的脑子里怎么想的。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薛凡还是跪得直直,他把每一秒每一分带来的屈辱,都记在了心里,在给沈非计着数,他相信,总有一天,会让沈非在他面前跪出一百倍的时间。 徐伟又道:“沈非,首长说了,薛家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有所求,只要薛家能做到,薛家就是破家,也会做到。” 薛凡听到,心里大震,就为了跟着沈非混,他爷爷开出这么大的一个条件,他心里突然很恨自己,要不是他乱来,没有搞清楚搞明白就动手,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另外,这个沈非何德何能,敢接受他爷爷那么大的条件? 沈非挑眉,薛家老爷子的条件太大了,大到他不能拒绝,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局势,看似风光,实则已陷入十面埋伏。 他很需要时间要打造他的势力,可他的对手们,根本不给他时间。 可一旦有薛家,他的情况就要好一点。 虽然他还不知道薛家到底多强,但从徐伟身上就能看出一点来。 真的无法拒绝啊! 如果现在有人知道沈非心里的愁绪,一定会大骂沈非,收薛家第三代唯一男人当小弟,他还不愿意,而且薛家老爷子还做出那么大的保证,他哪门子的不愿意? 沈非沉思三秒,转头看向薛凡,“你可以有一个机会!你说,今天这事儿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薛凡皱眉,要说起问题,这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徐伟有问题,沈非有问题,事情的每一步发展都有问题。 可薛凡觉得沈非所说的不是这么简单。 薛凡冥思苦想起来,他这会儿调动的脑细胞,只怕比他这个月所思考的东西都还要消耗得多。 好一会儿,薛凡忽地想到了草庐,眼睛一亮,寒光迸射,“草庐有问题!草庐给了我一些指明性很强的信息,而我也没有细心去调查,如果我查到你的一些事,今天这事不会是这样。” “能想到这一步,说明你还不是太白痴!看在老爷子的份上,就先收下你吧!”沈非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让人看到绝对是大耳光甩了上去。 薛凡笑了,他的报仇之路,已经开始! 他现在跪下,是为了以后站得更直,甩耳光甩得更加用力! 就在这时,沈非一脚将薛凡踢飞了出去。 徐正猛大惊,沈非都收了薛凡当小弟,不应该是给他治病吗?怎么就把他踢飞出去了呢? 他为什么踢? 徐正猛还没有想得完,一只脚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他做了抛物线运动,飞了出去砸在薛凡身边,嘴里吐血。 两人眼里都尽是震惊! 沈非问了出来,“薛大少,徐大少,知道我为什么踢你们吗?” 如果是换在往常,徐正猛会回上一句你有病,薛凡会直接反踢回去,告诉他为什么,可现在,两人像绵羊一样摇了头。 “因为你们的膝盖很软!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跪我这个外人做什么?哪怕我是你们老大,你们就得跪吗?” 两人很憋屈,他们当然不想跪,可那不都是被逼的吗? “是不是觉得有人逼你们,你们别无他法,只能下跪?如果你这样想,恭喜你们,你们离男人又远了一步!事情,不是下跪就能解决的,若是下跪就能解决掉事,那我一定能跪遍天底下每一寸角落!” 沈非声音冰冷。 “记住,跟着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下跪,把脊梁给我挺直了!再有天大的事,给我站着去解决!” 这话一入耳,薛凡和徐正猛眼睛里闪出一点异光,他们真的没想到沈非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徐正猛心里更加佩服,也非常赞同,不自觉把背挺得更直。 徐伟眼露赞许,他相信,他的选择,不会有错。 当然,今天的选择,只是大布局当中的一部分,就现在来看,进行得很完美。 薛凡眼中亮光很快消失,他心中认定沈非这是在装逼,觉得不过一些话,谁都能说出来,没什么了不起。 正想着,沈非又是两脚踢来,两人再一次撞倒在墙上,嘴里鲜血喷得更多,沈非问道:“知道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