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兄弟,是用来两肋插刀的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兄弟,是用来两肋插刀的

又被踢了! 所踢的部位,产生出一股剧烈无比的痛,痛到了骨子里面,身体都像要被他踢穿了一样。 至于原因? 鬼知道啊,莫名其妙就来一脚,简直就是在踢着玩。 薛凡和徐正猛两人无比的憋屈,他们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心里思绪涌起千丈浪,嘴里却只能乖乖地说,“不知道。” 沈非看向徐正猛,冷道:“之前我杀你之时,何谋他们吼着要和我不死不休,今生不杀我,就誓不为人,足以证明,你们的兄弟情义还不错!可是,我拒绝收他当小弟的时候,还拒绝你请求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徐正猛蒙住了,薛凡也没想到沈非会因为这个踢他们。 沈非又道:“你死,他要豁出去为你报仇,可他伤他遭拒绝,你却不能帮到底!这算哪门子的兄弟?我既然收了你当小弟,就不会看着你不管,你硬气一点,坚持一点,男人一点,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不答应他,也会出手替他治好身上的伤。” “他们身上的伤,虽然外面能治好,但至少要在医院里躺一个月,特别是那个小老虎,三个月他的喉咙都不能进食,若我出手相治,也就是分分钟的问题,他们根本不用受罪!可惜,你真的滚过去吃饭了!” 徐正猛汗颜无比。 忽地,沈非看着薛凡,“还有你,薛大少!既然你把他们叫来,你就得为他们负责,如果你当时男人地办事,说所有的事都你扛,让我把他们都治好,我还真会出手!但你做了什么?你就在旁边看着,惊讶着,心里想着怎么报复我,怎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薛凡眼里剑光四射,沈非的话,刺中了他的心。 “别不服,就你这样的做法,要不靠你家族,别说十年,你就是一百年,也把我踩不到地下!当然,如果你豁出去,靠你家族来踩我,我会让你明白失去一切的后果!” 薛凡明显不信,薛家那般庞大,沈非再厉害,又怎能一个人毁得掉。 “当然,我知道你是不信的!你觉得,如果我行刺杀之道,除掉你家老爷子,你薛家还能支持多少年?我再除掉你老子,你叔伯,就留下你们第三代弟子,你觉得你们薛家又能撑多少年?或者说,你能撑得起薛家来吗?” 薛凡眼里尽是寒光。 “你心里在想老爷子是不那么容易杀的,我是永远做不到的,甚至也不敢的,对吗?”沈非摇头,“如果我想,我自有办法做到,不说其他,你觉得我用医术来杀,谁又能挡得住?” 薛凡脸色大变,沈非神奇的医术,他刚才也亲眼见识到了,如果沈非用医术去杀,还真有可能做到他所说的那些。 如那种可能出现,他撑得起薛家吗? 薛凡不得不承认,他撑不起! 徐正猛在旁边听得心神大震,原以为沈非已经够胆大的了,没想到沈非比他认为的都还要胆大,竟然说出那些话来。 沈非又道:“教你们的第二件事,那就是,兄弟,是用来两肋插刀的,不是用来出卖放弃,更不是用来插两刀的!” 徐正猛不由应了声是。 薛凡虽没应,可心里却赞同沈非说的这番话。 就在这时,沈非又是两脚飞来,两人被踹到天花板处,再重重摔在地上。 两人眼睛死死盯着沈非,要看沈非说出点什么来,可沈非却是转身,牵上叶倾城的手,吃饭去了,留下两人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薛凡问道:“你这一回又是为什么踢我们?” 沈非随口甩出一句,“脚痒了,踢着玩一下。” 噗…… 两人吐血,真的是踢着玩。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徐伟将这一幕幕看在眼里,说道:“沈非,人我交给你,我很放心。” “哪怕我带着他们惹天大的祸?” “有你在,尽管惹!” 沈非眉毛一挑,这话说的,他不应该说有他在,尽管惹吗? 好吧,反正这个徐伟是把他吃定了。 但沈非准备问出心里一个疑问,今天之事好像不那么简单,可刚张开口,徐伟就像知道他要问什么一样,干脆地说道:“人在你手上,你随便玩,我走了。” 随后,又转头对徐正猛吼了一句,“记住我先前说的话!还有,再生一个,也不是蒙你的!你妈是独生子女,现在再生一个,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说完,徐伟转身离去。 毫不拖泥带水。 徐正猛心里狂呼,这是什么老子啊,把他送给人家玩,他是玩具吗? 沈非若有所思,三秒钟后,对薛凡两人吼道:“滚过来吃饭,吃完还要去办事!” 薛凡和徐正猛相视一笑,苦笑无比,他们此刻正痛得死去活来,怎么去吃饭?不过,他们不能拒绝,再痛,也得忍着,忍着爬向桌子。 当两人刚拿上筷子,沈非忽地对薛凡说道:“你的事还没有办完,等办完再吃。” 薛凡一愣,还有事? 还有什么事? 沈非却不再提示,只和叶倾城郎有情妾有意地吃着饭菜,徐正猛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他也没敢动筷子,兄弟,当同进退,共苦难。 好半晌,薛凡终于想到还有什么事没办。 那就是抓的暴熊等人。 薛凡心里又涌过一阵憋屈,那些人是他下令抓的,结果现在他又得亲自打电话去放了他们,这丢的可不仅仅是面子。 可想到刚才被沈非踢,被沈非骂,不当人一样看,丢点面子等等一类的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再说,他还得为徐正猛老虎不是。 薛凡再次拔通了那个刘部长的电话,只说了两字,“放人!” 打完电话,两人看向沈非,沈非慢悠悠吃完饭菜,这才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要我踢你们你们才吃吗?” 两人忙拿筷子夹菜! 当薛凡和徐正猛痛苦地吃着饭时,徐伟已经将围着九号私房菜馆的所有人都撤走了,他开着车走在前面,嘴里划出笑意,“这事,当然不简单,我们一帮人可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就不知道沈非看到哪一步!沈非,你要看得越多越好!” 同一时,雷老虎和何参谋一帮人,正在军队医院里,他们一个个怒气冲天,恨意凶猛,最猛的,还是雷老虎,雷老虎知道他儿子没有生命危险,知道可以治好后,他直接去找组织反应了。 何参谋等人也是如此。 他们想着这么多人一起,组织上处理的时候,肯定会多考虑一点。 不多时,雷老虎四人来到军纪委,坦白说了其中的事,军纪委的领导大眼瞪小眼地呆在当地,这是什么乱弹琴的节奏? 军纪委领导没有立马处理,他说要汇报上级,等上级下命令,可雷老虎却直接说道:“不用了!我猛了错,就得受惩罚,这团长,我不干了。” “什么?” 军纪委领导震惊透顶,雷老虎可不是一般的团长,那是上面都看中的,现在要辞职不干了?军队里面,到了他这个级别,还有自动辞职的? 雷老虎怕是第一人吧! 军纪委领导顾不得惊讶,忙劝说道:“雷团长,你不要冲动,事情还在研究,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有错,必罚,我身为团长,出了这么大的事,更该重罚。” “就算要罚,也是上级来是军规来,不是你想不干就不干的,你以为军队是你家吗?” “那就请上级撤了我。” 说完,雷老虎直接转身走人,何参谋等人蒙了,全然没想到雷老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雷老虎这番话,把他们也陷到不利局面,要是雷老虎的处罚都这么重了,他们肯定也更重。 何参谋忙迈步走出去,拉住雷老虎问道:“老虎,你这是做什么?” “不干了。” “怎么就不干了?你可是团长啊!” “团长一职,能够让我杀了沈非,让我给我儿子报仇吗?” 雷老虎一声反问,何参谋等人愣住,雷老虎这样做,就仅仅是为了给他儿子报仇?确实,有军职在身,再加上那个沈非的能量,雷老虎的团长之职,在报仇一事上,还真的不是助力,而是阻力! “老虎,你想做什么?” “做能够让我报仇的事!” 雷老虎每一个字,都是无比的坚定,何参谋若所所思起来,雷老虎直接去了医院。 这里面发生的事,九号私房菜的沈非,当然不知道,他吃饭喝足,又给薛凡两人治了身上伤之后,说道:“薛大少,你说,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是老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所以,我现在让你想怎么做!你要多动动脑子,不要当个白痴,我手下不要白痴。” “你才是白痴!” “那我也是白痴老大,不是白痴人妖!” “你……” “怎么?不服吗?” 薛凡忍下,想了起来,沈非问他该怎么做,那事情就必然与他有关,还与沈非有关! 与两人有关的,有交集的…… 薛凡眼睛一亮,不就正是那个草庐吗? 说起来,草庐那边的人,还在不声不响的利用了他。 他薛大少,岂是那么好利用的? 薛凡说道:“去草庐报仇!” “你脑子还不笨嘛!那就赶紧走吧,趁着这仇恨的火焰还没有冷,要热炒热卖。”沈非当先往外走去,走到下面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个服务生包着一脸的伤走过,沈非眼睛一眯,问道:“薛大少,人是你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