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薛凡的顿悟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六章 薛凡的顿悟

“薛大少,人是你打的?” 沈非说得很平淡,可里面的味道却像是平静海面下的暗涛汹涌,薛凡身上神经条件反射地一跳,他有大不妙的感觉。 众目睽睽,薛凡自然不会狡辩。 而且,这也不是他的性格,打了就打了,没必要不承认。 于是,薛凡点头说道:“是我打的。” “为什么?” “他说我是女人!” 啪! 沈非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甩得薛凡转了好几个圈,然后一张脸撞在墙上,撞得鼻子嘴巴到处都是血。 在以往,别说流这么多血,就是一丁点痛,一个眼神,都会惹来薛凡的不快与震怒;可此刻,薛凡心里第一反应想到的,又流血了。 然后想的是,这点血,只怕还不够解决眼前这事儿。 果然。 只见沈非走过来,一把抓住他那飘逸柔顺能飞流直下的三千黑丝,冷道:“你把头发留成这样,长得这么漂亮,谁不把你误会成女人?要想别人不把你当成女人,你就弄得像男人一点,或者在你脸上刻‘我不是女人’五个字!你故意让人家把你当成女人,然后你又打人家,你脑子有病吗?” 砰砰砰! 沈非将薛凡脑袋不停撞在墙壁上。 立马,头破血流! 薛凡却连一声痛都不敢喊,徐正猛心中着实无语,这放在以前绝对是震天惊地的大事情,现在他却习以为常熟视无睹了。 打着玩啊! 税志用和那名服务生简直看呆了,税志用看过那些画面,知道薛凡多半会服软,但他没想到薛凡软到了这种地步,一声都不敢。 而在服务生眼里,那就是惊为天人了,他第一次得罪了沈非,后来沈非不计前嫌原谅了他,这一次又帮他出面对付总经理都畏惧如虎的人,他心中立马生出无限浓郁的感激。 沈非又说道:“喜欢留长头发,那就要直面人家把你看成女人当成人妖,要打人家就得有把所有事情摆平的能力,没能力,该趴着就给趴着。女人男人,靠的不是你这一脑袋的头发,也不是靠你欺负几个比你背景弱比你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人就能表现的!” “有种,你就去和比你更强的人斗,和这世界上不平之事相斗,和这天地间的邪恶相斗,一天到晚靠着自己的家族光吃饭耍威风不干人事,很有意思吗?” 沈非冷声问着,薛凡已经是血流满面,老实地回道:“没有意思!” “不是没有意思,是很没有意思,非常非常没有意思!你要有意思,你别靠自己家族的力量,你自己打出一片大大的天地来,以后别说你打扮的像个女人,你就是变成一个女人,就是趴在地上,他们也得尊重你,或者畏惧你!你说呢?” “是的。” 薛凡声音冰冷似剑斩,沈非说的这些话,他以前不是没有听过,可在他看来,那全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他投胎投的好,他有这么牛逼的家族,为嘛不用来耀武扬威,凭啥不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 至于那些说他这样做下去,会给家族带来大麻烦的,他更是嗤之以鼻,他们这样认为,只能说明他们不知道薛家是何等的强大。 但今天听沈非这么说,却有种醍壶贯顶的感觉! 他是可以靠薛家嚣张,让别人畏惧,可他们畏惧的不是他薛凡本身,而是薛家! 以前他觉得别人看他留长发露出的鄙夷,说出的女人小姐人妖等字眼儿,是伤了他的尊严,他为尊严而点,自然要暴打出手。 这一刻,他有点真正能品尝出“尊严”两字的味道了。 尊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打拼的! 有些时候,有些看起来一辈子都转不过弯来的人,却因为某一件小事,忽然发生了心灵上的转变,进入到另一个境界。 就像玄幻小说里所说的顿悟之后,实力大增一样。 薛凡此刻就顿悟了,进入到更高的人生境界! 他之所以能顿悟的前提,不是沈非说了这些话,而是沈非向他展示了强大的胳膊,暴猛的力量! 不管他承不承认,不管他服不服,他那颗一直高高昂起的头颅,被打得低了下来,看到的不仅有天,还有脚下的大地。 沈非松手,说道:“还用我教你做什么吗?” 薛凡转过头来,带着血,对沈非说了两字,“谢谢!” 沈非脑海里,橙光猛闪,说明薛凡是真心感谢,沈非眼睛一眯,他敏锐地感觉到薛凡发生了一些变化,就好像一把光芒大放的利剑,忽然收敛了一部分光华。 剑之威并未因此而变弱,相反威力更大! 薛凡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能将你踩在地上,你功不可没。” 沈非邪然一笑,“我等着,看你如何的踩!” “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教诲!” 薛凡说的不是反话,而是一脸的认真,满眼的谦虚。然后,薛凡走到服务生面前,给薛凡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我先前太狂了。” 服务生愣住,他从来没想过这人会道歉,还道得这么庄重,他忙说道:“没关系,是我眼力不好,没有认出来,我……” “你的医药费,我会出的,另外,我会再对你进行精神补偿,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给别人道歉!” 薛凡说得很平静,服务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非冷道:“第一次道歉就很了不起吗?要不要我给你放一串鞭炮?还有,从今天开始,薛家的钱,你一分不能用,要用就自己去挣,要赔也得用你赚来的钱去赔。” “好!” 薛凡干脆利落地应下,对税志用说道:“税总,你先把钱垫着,就当我借你的,等我赚了钱,一定马上还给你。” 税志用还处于绝底震惊当中。 眼前这一幕给他的震惊,比沈非暴打薛凡给他的震惊还要大。 薛家大少之名,他听过不少,知道薛大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绝对是属于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进了棺材也不留泪的人物。 现在,他却低下了头,改了性子。 这里面的意义,太大! 税志用隐隐直觉,薛大少以后会闯出一片大天地。 而这一切,都源于沈非。 税志用点头应下薛凡的请求,心里却对沈非看得更重!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强大! 沈非伸手替服务生将病治好,对税志用说道:“诊金,你可以打着我的招牌!前提,不能做坏事!否则,我砸了你脑袋!” 税志用一愣,继而狂喜。 白痴都知道,经过今天这个事,沈非的名声会很响很响,就算今天的事被封锁,以后沈非肯定能闯出难以想象的东西来。 现顾,沈非允许他打其招牌,这意味着的东西太多太强了。 税志用明白,这是他打赌,赌赢了之后的奖励! 这奖励,太丰富了。 并且,这是付的诊金。 而薛家薛大少还欠他诊金,这样的诊金,薛凡又得用什么才能还上? 薛凡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说出去的话沷出去的水,他要的不是收回来,而是说到做到! 再难,也得还上。 沈非与叶倾城携手往外走去,薛凡与徐正猛紧随左右,完全充当了两个小跟班的角色,税志用看着这些背影,有一股浓浓的直觉,省城将要大变天了。 也许,变的,不仅仅是省城。 等沈非他们消失在视线里面,税志用将目光落在服务生身上,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领班!” 服务生狂喜。 税志用又道:“你应该知道,你是怎样成为领班的。” 服务生点头不已,他当然知道,他惹了两次大祸,这大祸可以让他生不如死,但都是沈非让他因祸得福,服务生说道:“税总,我知道。” “知道最好,好好干,有了这个机遇,就得牢牢抓住。” “是,税总,我会做好的。” 服务生心里充满了对沈非的浓浓感激,一双拳头也捏得紧紧。 此刻,沈非对薛凡两人说道:“草庐,是你们的第一个战场,想怎么玩,你们尽管随意!不过,最好动点脑子,不要玩到需要我出手的地步,否则,我会打着你们玩!” 徐正猛问道:“老大,你不去了吗?” 沈非暴喝,“你没长眼睛吗?没看到我正在陪美女吗?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风花雪月多好,你们是不懂的!” 听到这话,徐正猛直翻眼,刚才打杀得最厉害的,就是你这个老大,现在打爽了却说没意思,真不知道这人脑子是怎么长的。 “还愣着干什么?要我送你们一程吗?” 沈非喝来,薛凡转身离去,还留下了一句话,“我们不会让你出手!” 这话,近乎是在发誓。 沈非却没有半点反应,只对叶倾城说道:“倾城,你后来弹的是什么曲子?” “你猜!”叶倾城俏皮地回答。 “是高山流水吗?” 沈非将“高山”与“流水”咬得极重,很明显说的并不是真正的高山流水,也不是名曲高山流水,而是另外一种方式的高山和流水。 叶倾城自然是听了明白,但她却装作不明白地说道:“不错,我弹的就是高山流水,所以,我们便是知己!” “知己的后面呢?” “买车!” 叶倾城答非所问,沈非笑道:“是得去买车,买好了车,在车子里面听你弹高山流水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