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薛凡的狠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七章 薛凡的狠

九号私房菜馆发生的一幕,在那个圈子里以极快的速度传了开去。 沈非之名,再一次响在众人耳里。 有人喜有人忧。 唐家就是最喜的那一个,唐家家主现在最喜欢看到的听到的就是沈非又惹祸了做出了什么大事。因为沈非每惹一件事,就说明沈非的敌人又多了一个,而他的盟友至少也多了一个。 比如这一次,在对付沈非一事上,他至少有了雷老虎这个盟友,何参谋等人也有可能变成他的盟友,此外,就是薛家大少,都有可能站在同一条线上。 唐家家主以他那吃盐比别人吃饭还多的经验肯定,薛凡这样的二世祖绝对不会一直屈服于沈非,总有一刻,薛凡会爆发的。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接触薛凡,与薛凡联上关系。 唐家的情况越来越严峻了,沈非扫了不少唐家的力量,又被唐铭人连累,现在有不少势力都盯准了唐家,要把唐家当一口肥肉吃下。 所以,唐家必须要以沈非为靶子,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对付沈非的时候,增强唐家的力量,度过眼下的难关。 至少要坚持到唐铭人崛起的那一刻! 薛家老宅。 不奢华也不霸气,只是有点大。 后院一块空地上,薛家老爷子正在练太极,一套太极打下来,薛老爷子脸不红气不喘,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边喝着茶边听着手下人的报道。 听完之后,薛老爷子笑道:“这小子还真下得了狠手!行了,以后你们什么事都不要管,让他们去闹去惹事!敢对我宝贝孙子大打出手,要是闹出事儿给我兜不住,我再找他好好算一算账。至于家里面的那些女人,谁闹,就给我滚出薛家!” “是,首长。” 这人龙行虎步而去,薛老爷子躺着椅子上,哼起了小曲儿,那快要闭上的眼睛里,射出的是一阵阵亮光,为了那个计划,他可是把薛家的第三代希望都扔了出去,“沈小子,你要领头,就得给我把头好好地领起来!” …… 草庐里。 唐装年轻人得到的消息稍慢了一步,可他总归是得到了。 消息传到他眼前时,他与冷血相顾无言,脸色冰冷得吓人。 他算准了薛凡会大闹,会带上他平时玩得好的都有着身份来头的人去大杀四方,他们一动,就相当于他们身后的势力都全动了起来。 那一股股势力加起来,非常骇人! 他以为,收拾一个沈非已经足够了! 谁料,徐伟来了那么一手,到最后,沈非不仅没有事,还把薛凡和徐正猛变成了小弟! 简直就是大祸变大福。 沈非福了,相对而言,他就会悲剧了。 虽然他做得很隐秘,但薛凡也不是白痴,他们要是把沈非踩了,也许就不会有事,可他们被踩了,回想起得到的消息,那就有些问题了。 冷血当然也想通了这里面的环节,说道:“这事,是我负责的。” 唐装年轻人淡淡一笑,“这不是谁负责谁不负责的问题,那个人妖认定了,你再负责也没有用。” “那我们该如何办?” “没有如何办!”唐装年轻人摇着头,“去向沈非求饶是不行的,去和薛凡道歉也没有用!不管怎么说,草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薛凡再怒,还能把草庐给掀了不成?” 正说着,外面忽然炸起一声爆响! 轰! 唐装年轻人脸色一变,冷血忙接通外面问道:“出了什么事?” “冷血大人,有人开着车子冲进来了。” “给我拦下来。” “冷血大人,车子速度好快,我们拦不住。” 那边声音越来越惊慌,话刚说完,电话便挂断了,冷血看向唐装年轻人,“我出去处理。” “注意一点,别伤了他们!” 唐装年轻人十万分不爽地说来,他刚说薛凡他们不会对草庐出手,结果他们就杀上门来,完全是在打他的脸,他真的是很想将两人给碎尸万断了。 但这也只能想一想,碎薛家第三代唯一男人的尸,他后台背景大上天也别想保住他,而且,还有那个该死的沈非! 他敢肯定,这一切,都是沈非的手段。 沈非看穿了他挑拔薛凡等人来对付他,然后他就来了一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薛凡来对付他。 就像打羽毛球,他打了记快准狠的直球,沈非不仅接住,还来了个暴力扣杀! 该他接了。 唐装年轻人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接住! 这个接,不是武力上的。 武力上面,唐装年轻人毫不担心,哪怕是暴熊等人的背叛让草庐实力大降,还给草庐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但有冷血在,足以处理两人。 只不过,武力之外的东西,他却不能控制。 唐装年轻人走到了窗前,俯视着下面的场景。 薛凡开着军用悍马一路撞过来,虽然他的悍马很结实,但在撞破了草庐的大门,碾压了草庐的好几处建筑后,悍马已经给撞得不成样子。 可悍马车的速度却一点都没有降下来,仍一往无前的冲着,就在悍马车冲到中间一片较大的场地,就要冲进草庐里面更重要的地方时,冷血拦在了悍马前面。 冷血吸气呼气鼓气,准备拦下狂奔的悍马! 虽然悍马速度很快,但冷血自信能够拦下,此刻,冷血心里还涌出一个念头,能拦车的不仅有沈非,他也能! 就在冷血准备完毕,要将冲上来的悍马给截停之时,他猛然看到薛凡拿出了一把刀子! 刀子? 开着车子,举着刀子,薛凡要做什么? 他是想在车子被自己拦下之后,就举着刀子杀上来吗? 想一想薛凡的性格,还真是有可能! 冷血眼睛一眯,寒光暴射,就凭薛凡那点本事,也能刺得中他吗? 可就在这时,薛凡抓住刀子,直接刺进了左边胸口! 顿时,鲜血暴溅在车窗上面! 红了冷血的眼! 薛凡拿出刀子不是刺他,而是刺他自己。 还刺得那么狠,那么的干脆。 薛凡刺的可是左边胸口啊,看那位置,似乎离心脏部位也不远。 瞬间,一股冷气从脚底涌上头顶,冷血手在打颤,他刹那间想了很多事,比如薛凡要死在了草庐,那草庐就不是不能继续存在的问题,而是他们所有人,都得陪葬的问题,他们身后的人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具体有多严重,谁也说不清楚。 正想着,薛凡冷道:“滚到一边去,否则,老子下一刀,刺的就是心脏!” 冷血不想滚,可他不能不滚,不敢不滚! 在悍马车子撞上来的那一刻,冷血闪到一边去,悍马车横冲直入,将里面低调奢华价值极其昂贵的东西撞了个稀马烂。 徐正猛看着薛凡胸口上的刀子,震惊如同天雷滚滚,“薛凡,你他麻不想活了?” “正是为了活得更好。” “你就不怕死吗?” “怕,但我更怕被那个人鄙视死。” “那你也不用玩这样的手段啊!” “不玩,咱们怎么报仇?麻的,以后一定要好好练一练,今天,我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对自己狠,以后,我一定要将这股狠,用在别人的身上!” 薛凡控制着车子,专往贵的撞! 徐正猛觉得薛凡疯了,以前薛凡就疯,现在跟了沈非之后,变得更疯了,可是,徐正猛觉得薛凡现在的疯比以前疯得更让人热血沸腾。 疯得他想哭。 “下一次,让我来!” “你的背景,没有我厚!” “那就滚开,我来开车。” “我好不容易对自己狠了一刀,你让我滚开,别人怎么看?要狠,就要狠到底!” 薛凡真的很狠,一对狂撞,把草庐真正的变成了草,冷血看着却不敢阻止,唐装年轻人更是满脸阴沉得似能拧出水来。 他也没想到薛凡来了这么一手。 这与他所了解的薛凡有一些出入,唐装年轻人心里生出不安感,可他来不及去寻求这股不安感,他现在想的是怎样解决掉眼前的事。 薛凡刺得那么深,没至刀柄,那鲜血正不要钱地往外流,就算薛凡刺的不是致命部位,可血流多了,照样还有生命危险,会有可能死掉。 他是巴不得薛凡死掉。 但是,薛凡绝对不能死在草庐,死在他的地盘上。 若真让薛凡死在这里,他承受不住薛家的怒火,他也将必死无疑。 没办法,他必须要出面了。 唐装年轻人以最快的速度出现,等看着悍马车再不能动的时候,唐装年轻人赶紧上前说道:“薛少,我送您去医院。” “去你大爷的!老子是来报仇的,干嘛要去医院?” “薛少,是我的错,我……” “仅仅是错吗?你真的很牛逼,敢利用我!我薛凡是白痴,但不管老子多么白痴,老子姓薛,利用我,就得付出代价。” “薛少请说。” 唐装年轻人很识时务,也没有辩解否认,薛凡都摆出这样的架式了,他再解释都没有用,而且,看他胸前那一股股的血,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解释! 薛凡冷道:“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