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草庐就这样,挺好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八章 草庐就这样,挺好

跪下! 薛凡甩出了他的第一个要求,唐装年轻人眉头皱纹聚成了一座山,薛凡好嚣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跪! 可是,他又不能不理! 虽然他相信薛凡不会这么容易就让自己死去,但万一呢?那刀子是真插,那血也是真流! 他要不跪,很有可能就是死的结局。 他不想死。 所以,唐装年轻人跪下了。 薛凡笑了,虽然笑容扯得他伤口很痛,但他仍那般大声地笑着。 这也是嚣张,却是另外一种嚣张,和以前不一样的嚣张! 听到这刺耳的笑声,唐装年轻人很想一把将薛凡给掐死,但是,他只能想想,不敢有半点异动。 徐正猛吼道:“别他大爷的笑了,你要笑死自己吗?” “兄弟,我没那么容易死的!”薛凡极为自信,他盯着唐装年轻人,又说出了第二个条件,“利用费,一亿!精神损失费,一亿!劳务费,一亿!车子维修费,一亿!医药费,一亿!” 唐装年轻人与冷血,顿时眯眼,僵住。 一亿! 一亿! 全是一亿! 利用费就不说了,这个代价必须得付,如果仅有这么一个,唐装年轻人毫不犹豫就会付钱让薛凡走人。 可是,他要付的不仅仅是利用费。 精神损失费,他损失了什么精神? 劳务费?开着车子撞了他草庐,事后他不仅要花大价钱去修,草庐名声还会一降再降,不知道要花多少功夫才能回到以前,弄不好无论怎么做都回不到以前,因为这里面有沈非的身影,更有薛凡这样的混世祖。 结果,他还得给薛凡劳务费。 车子维修费就更离谱了,他的悍马车是牛逼,可再牛逼也值不了一亿啊!一亿的话,他能再买几个这样的悍马车了。 医药费更是气人,明明是他自己刺的,却要他们付账。 世上有这样的事吗? 以前不知道有没有,但今天是有了! 五亿啊! 草庐挣的钱再多再厚,五亿也不是一笔小数目,是能够让他大吐血的存在。 唐装年轻人抬起头,盯着薛凡说道:“薛少,这个数目太大,我们……” “伤痛费,一亿!” 薛凡又加了一亿,唐装年轻人暴怒,薛凡却毫不犹豫抽出刀子,又往胸口上刺了一刀,刺得无比地深,无比地狠。 不仅唐装年轻人给吓住了,徐正猛也吓住了,但他没有说话,就那么盯着已入疯魔的薛凡,他想起一句话,不入疯魔不成活! “拖延费,一亿!” 薛凡冷冷说出来,又要往外拔出刀子往胸口里,唐装年轻人不敢再犹豫再想下去,薛凡再刺一刀,说不定就生生把自己给刺死了。 死了,就是摊上天大的事。 麻的,薛家要是再有几个男人,不是薛凡这一个的话,他都不会让薛凡如此嚣张。 在薛凡又要将刀子拔出来的时候,薛凡说道:“好,我给!” “再打自己二十个耳光!” “打耳光?” 唐装年轻人的恨意如果可以燃烧,那就是燃遍整个苍穹的熊熊烈火。 “打不打?” 这一声喝问,让唐装年轻人那股熊熊怒火,瞬间灭掉。 他能不打吗? 都跪了,都付出七亿代价了,如果在这里不打,那他所受的耻辱,所付出的代价,就全部白费了。 于是,唐装年轻人抬起了手,啪啪啪地打在自己脸上。 他没有虚打,他打得很重很狠,他要让自己记住这痛这耻辱,他日定要报仇,哪怕这人是薛家的独孙是薛家第三代唯一男丁。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辱负重。 十个耳光打完后,唐装年轻人问道:“薛少,您还有什么要求?” “草庐就这样,挺好!” 薛凡赞了一句,唐装年轻人却是脸色大变,这句话看起来是赞扬,也很平淡,可里面蕴含的意思却是草庐要保持现在这个破样子。 草庐这么破,还得保持,那草庐以后还有人来吗? 草庐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吗? 还不如干脆拆掉。 这时,薛凡又道:“这么好的草庐,我以后一定要常来!” 常来? 唐装年轻人心里杀机滔天。 这就好比身上被人家割了一刀,化了脓,他本要来个长痛不如短痛,直接把长脓的肉都给剜掉,重新长新的血肉出来。可是,薛凡却不允许,却要让他留着这个脓,时时刻刻都看着感受着痛苦。 最可笑的是,薛凡威胁他的,还是他自个儿的命。 天下荒唐之事,莫过于此。 犹豫间,薛凡又冷声问道:“怎么,你不想让我来?不想让我看到这么舒服的草庐?” 唐装年轻人很想就这样沉默下去,沉默到薛凡的鲜血流干,可他却是将满含怨恨的目光低下,说道:“薛少喜欢,自然就得留下。” “好!很好!千万不要动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实在是太喜欢他们了,太喜欢了!噗……”薛凡说着,又暴吐出一口鲜血。 徐正猛忙道:“你怎样?” “都快要死了,你说要怎样?” “那你赶紧让开,我载你去找老大。” “不慌。”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慌?” “他还没有把钱打给我,我卡号是……” 薛凡报出一长串号码,唐装年轻人郁闷愤恨,本想着拖一拖时间,等薛凡走掉,那笔钱说不定可以给赖下,可薛凡根本不走,他不敢拖延,忙让人打了七亿。 得到钱到账的信息后,薛凡对徐正猛说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问老大在哪里!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坚持不了就去死。” 徐正猛怒火冲天的说着,可他动作却是飞快。 而薛凡在笑着,他那么干脆地刺了自己两刀,不是真正的想死,也不是愣头青随性所为,他是有着底气,沈非要当他的老大,那就得有给他擦屁股的准备,再说,这还是沈非叫来报仇的,他肯定会医他。 不得不说,跟着这样一个人,在这方面很占便宜。 想到这些,薛凡虽然经历着无尽的痛苦,但脸上却满是兴奋之色,实在是这样的欺负法,太爽了。 美中不足的是,他能让草庐畏惧低头的原因,还是他是薛家之独孙,而不是他薛凡本身。 “总有一天,我会靠自己的。” 薛凡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便痛得脑子有些迷糊了,徐正猛已经联系上了沈非,知道沈非在4S店,忙开着悍马一路狂奔而去。 很快,徐正猛便看着破烂悍马车冲进了法拉利的4S专卖店,“老大,快救救薛凡!” 沈非扫了薛凡一眼,却没有上前医治,对叶倾城说道:“我们就买这辆车?” “你喜欢就行。” “那就拿下。” 徐正猛见沈非根本不管薛凡,又说道:“老大,薛凡往自己胸口刺了两刀,你再不救他,他就要死了。” “那么喜欢用死去威胁人家,死了不是正好。” “老大……” “慌什么慌,等他快要死了再救也不迟。” 说完,沈非还真不管薛凡,跟一个长得极为漂亮极为妖精竭力勾引他的售车小姐去办各种买车手续了,徐正猛看得双眼暴睁。 薛凡痛苦更浓,眼里却闪过一抹精光,他隐隐觉得沈非不是故意在整他,而是另有深意,只是这股深意他现在还领悟不出来。 沈非没慌着救薛凡,当然是有深意的。 他想让薛凡在生死之间多呆一些时间多磨练磨练,这样能成长得更快,变得更强。 薛凡感觉到痛苦越来越少了,不是因为他的伤好了不少,而是因为他痛得麻木了,意识都越来越模糊了,痛苦感自然就弱了。 而这意味着,他离死越来越近了。 虽然薛凡相信沈非再怎么混再怎么嚣张也会出手救他一命,可这么长时间沈非都没有出现,薛凡也不由东想西想起来。 他到了以前所做的种种事情,什么开着军牌号的车闯红灯,对看不惯自己的人大打出手,一言不合便拿身份来压,等等等等…… 越想,薛凡越觉得自己可笑,感觉那么多年都是白活了一样。 死亡气息越来越重,徐正猛看到薛凡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整个人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找着沈非。薛凡眼睛里却是有着亮光,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 就在这时,沈非拿着法拉利的钥匙走了回来,问道:“薛大少,活着好还是死了好?” “活……” “其实活着很累,要面对很多的压力,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多轻松。” “活……” 薛凡又发出了一个声音,沈非似知道薛凡心中所想般说道:“是啊,活着很累,却也能活得很精彩,就看样怎么活。” 沈非出手,妙手回春。 一分钟之后,薛凡脸色完全恢复正常,胸前伤口开始愈合,生命危机尽除。 薛凡看向沈非,郑重地说道:“谢谢。” 他谢的,不仅是沈非救了他。 更是沈非教了他。 还让他新生! 沈非脑海里有橙色光点涌出,嘴里说道:“行了,你们走吧。” 徐正猛问道:“老大,我们走哪里去?” “随便,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别妨碍我泡妞就行。” “妨碍?” 徐正猛满头黑线,沈非却是带着叶倾城要去兜风了,车子启动,猛力像箭一般射了出去,眼看就要瞬间消失在眼前时,法拉利却立马停在薛凡面前。 薛凡两人被毫无惯性的停车给惊住,沈非问道:“要钱没有?” “七亿!” “很好!不过,我觉得你这样的纨绔拿着钱就是浪费,你应该多做点好事积点功德,恩,锦城有一家好人基金,你可以全部捐进去。”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