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就是江湖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就是江湖

七亿! 全部捐了! 薛凡两只眼睛差点没掉在地上。 是的,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不说视金钱为粪土,但绝没有为钱发过愁,有的是人想着法子给他送钱。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从未有过这么多的钱。 而且,这七亿是他自己挣的,用生命用鲜血挣的。 他都还没有捂热,就得全部捐了出去? 薛凡心里很不愿意,就在这时,沈非说道:“看看你的样子,不就七亿吗?有什么舍不得的?你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不该拿点钱出来做好事吗?我这是在帮你,帮你积功德,真不知好歹!赶紧的,这是银行账号!” “帮我?” 薛凡更憋屈了,可他很清楚,这七亿是必须要捐的,不捐不行,薛凡说道:“可以捐,不过,我要留一点钱,我得……” “做好事还要留力?你这人真是没良心!全部捐了,一分不能少!想用钱,自己去挣!”沈非踩下油门,速度几乎是在瞬间就提到了极致,一骑绝尘而去,只剩下无比不爽的薛凡吃着灰尘。 自己去挣?这七亿不就是他挣的吗? 良心?到底是谁没良心? 愤愤不已时,徐正猛来了一句,“捐吧,他要是不给你治病,你小命都没了。” 这话提醒了薛凡,他敢刺自己胸口的底气,不就是因为沈非能够治好他的伤,让他安然无恙吗?如果没有沈非,他再疯狂也不敢这样做吧,而他不敢,七亿也就无从说起。 薛凡懒得再去多想,直接将钱转了过去。 徐正猛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薛凡也是有些茫然,徐伟那话,不仅仅是对徐正猛说的,同样也是对他说的,所以,家是不能回了,他们得跟着沈非混出一点样子来。 可是,这姓沈非的根本不管他们,只顾自己泡妞去了。 就这样呆下去也不好,总得找点事做才行。 可做什么事好呢? 薛凡想了几秒钟,忽地眼睛一亮,让他们去做正经事还真做不来,可要做不正经事的,比如刚刚发生的草庐事件,还真是得心应手的很。 旋即,薛凡笑道:“去继续嚣张!姓沈的不是喜欢让人做好事吗?那我们就去做好事!做多多的,大大的好事!” 徐正猛说道:“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 “当然!”薛凡一挥手,“走,我们先去水晶宫,再去人世间会所,九天大厦,极速飞车俱乐部……” “就我们两个?” “不然呢?” “你疯了吧!” 徐正猛大声吼来,实在是薛凡报出的这些地名,在省城都是很有势力的存在,不说比草庐强,但比草庐也弱不到哪里去。 就他们两个跑着去,万一那些人抽了筋,不受他们的威胁,反而打杀上来,他们两个不就死啦死啦了吗?退一步说,就算他们被威胁住了,一次性招惹这么多明面暗面的势力,完全没有必要啊。 薛凡却是笑道:“疯一点才行!” “你还疯?老大医术再厉害,一会儿时间赶不及,你就一命呜呼了。” “猛子,放心吧,我不会再这样做了。相信现在那个圈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草庐的事了,我们这一趟去,就是摘果实的!” 薛凡爬上了悍马车,徐正猛眼里精光闪过,跟了上去,哼哈疯人组开着破烂的悍马车狂奔在省城大街上,不过,向来横冲直撞的薛凡,这回在红灯亮起的时候,乖乖地停下了车子,他可不想被沈非像沙包一样踢。 沈非这边,也在开着法拉利疾驰狂奔,叶倾城坐在旁边,沈非一脸认真地说道:“倾城,你教会我开车,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离我远远的。” 叶倾城同样很认真,她这话既是在让沈非不要再让她心生钦佩不要再让她心怀奢望再眷恋他的味道,又是在让沈非此时此刻离她远一点,别整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 可她的眸子里,却有着一片真情。 沈非说道:“你已经在我的心里,离不开的。”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好啊。” 沈非答应得干脆,让叶倾城心中又是一个激灵,她说的相忘,那都是以退为进,是另外一种将沈非之心控制住的手段。 可沈非就这么答应了,要忘了? 正当叶倾城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时,沈非又道:“我的身体就是江湖!倾城,我们什么时候去相忘?去沉醉?” 哼! 叶倾城将头扭了过去,以示嗔怒,但她的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以前,她绝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她有的只会是厌恶,是觉得沈非在哗众取宠。 可随着沈非展现出来的实力越来越强,能做的事越来越多,沈非在她计划中所占的比例就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要。 特别是让他变到现在这般强大的那个秘密。 这时,一辆宾利正从后面快速驶来,开着宾利车的司机是一名二十岁左右,打着耳钉的年轻人,年轻人叫郑爽,郑爽开得很快,他是去参加今晚极速飞车比赛的。 当他从法拉利身边一飙而过时,他看到了刚才扭过头去的叶倾城。 虽只是一眼,却是惊鸿一瞥。 瞥到了他的心里。 虽然他身边的女人也很漂亮,胸也很大,身材更是不错,某方面的功夫更是让他快乐得想升天,但是,跟法拉利车子里的女人一比,简直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女的太漂亮了。 虽然他还坐在宾利车里面,他的手还摸在身边美女的大腿上面,可他的心他的魂却留在了叶倾城身上,似被妖精夺了魂魄。 郑爽有一股强烈的想要得到那个女人占有那个女人的冲动,要换成其他的车子,他可能会立马将其拦下,用钱砸了。 可是,人家开的也是法拉利,还是限量版的那一种。 显然有些来头,属于不好惹的那一种。 所以,郑爽只得将他的冲动压下,可他心里却窜起了一股欲火,他的手不安份地往上爬了,他身边的美女不知什么原因,但她却很配合地哼出了声扭起了身子。 法拉利里面。 沈非吻上了叶倾城的秀发,呢喃道:“倾城,你这是不好意思承认吗?没关系,你的心,我明白就行了!那你说去什么地方?算了,你肯定不好意思说的,那就让我来做决定!” 叶倾城转头,很是无语,她什么都不说,沈非就把决定给她做了。 对于这,她倒没有纠结,她想的是,如果沈非今晚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吃了她的话,她要让他吃得逞吗?沈非这么强,想不让他吃到就得到他所有的一切将他变成一把刀一条狗,那是不可能的。 可让他吃掉了,他厌了没兴趣了,怎么办? 说来说去,还得是一个度。 叶倾城计算着让沈非吃到哪一步哪一个部位的时候,沈非已是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疾奔冲前,不几秒钟,法拉利就超过了宾利。 郑爽正摸得爽同时被摸得爽时,忽然看到法拉利超过了他,他脑海里第一瞬间浮现的是叶倾城的绝美容颜,紧接着怒火冲心起,冷声念道:“我没有惹你,你竟然还敢来超我的车!麻的,活得不耐烦了!想飙车?那我就陪你玩玩!” 当即,郑爽抽出了手,全力冲了上去。 郑爽的宾利车是经过改装的,性能相当好,也就一两分钟,郑爽便追上了法拉利,这次他没有一冲而过,他降了速度,与法拉利并排而行,对沈非说道:“小子,跟我玩车,你还嫩了点。” 旋即,郑爽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了叶倾城身上,“美女,坐他的车没意思,不如来坐我的车,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刺激。” 叶倾城直接无视。 郑爽很不爽,还想再说时,沈非笑道:“你喜欢刺激?” “当然!不过,你这样的,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刺激的。” “我不信。” “不信那就试一试。” “好啊。” 沈非说试就试,一转方向盘,法拉利就直接撞了上去,郑爽见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却瞬间消失,郑爽忙转控制车子,嘴里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撞到我吗?白痴!” 郑爽说着,车身已经划起圆,似要摆动到法拉利车子的后面,这一招,他玩得不能再玩,每一次都能让他的对手惊慌绝望。 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在他要摆过的一刹那,法拉利狠狠地撞了上来,撞得他浑身一震,宾利车更被撞得转了几圈,撞在栏杆上。 郑爽刚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将车子控制着停下,沈非停在了宾利车旁边,笑道:“刺激吗?不够刺激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更刺激的。” “你……” 郑爽心头怒火狂涌,他想骂人想打人,可就在他目光再次从叶倾城身上扫过之时,他心里生出一条毒计,郑爽立马冷声说道:“你以为这样就是刺激吗?你以为这样就赢过我了吗?有种,今晚参加极速飞车,我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刺激,让你见识真正的车技,知道你差我有多远!” “有意思,我本来就想去玩一玩飙车。”沈非笑容淡淡,看着郑爽那一脸挑衅的样子,“地点。” “枫叶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