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彻底的坦白 - 妖孽狂医

第二十七章 彻底的坦白

“该死的混蛋,夺了本小姐的初吻,还想让我当她情人,简直是做梦!等他把恶和尚解决掉,我早就跑没影了!” 曹蒹葭恨恨不已地念着,话音刚落,便是“啪”地一声,曹蒹葭眼里杀机狂涌,因为这个声音,是从她浑圆臀部上传出来的。 “谁打我屁股?” “你男人!” “放屁,我没有……” 说到这儿,曹蒹葭再也说不下去,因为她看到了沈非,正和她并排着跑,曹蒹葭大为惊慌,“你怎么追上来了?” “啪!” 沈非又一巴掌打在曹蒹葭屁股上,曹蒹葭感觉要疯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打过她屁股,可今天晚上,这个混蛋竟然打了她两下,不,算上之前揉捏的,已经是好几次了。 曹蒹葭怒吼道:“你打我做什么?” “不听话,当然该打!” 说着,沈非又打了一下,曹蒹葭不仅愤怒,脸上还浮出了娇羞,因为沈非的打击,竟然给她带来了异样感受。 “难道我有受虐倾向?呸呸呸,我不可能有的,就算有,也不会让这个混蛋虐待。”曹蒹葭心里念着,嘴上却说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因为你是我情人!你男人打架,你竟然敢趁机逃跑,你说该不该打?”沈非又是一巴掌打去。 “混蛋,你再打,我就翻脸了!” 啪! 沈非手掌又打在了她的臀部上,这次,沈非并没有将手拿开,反而放在上面,练起了龙爪手。 “你……”曹蒹葭疯了,她现在很怀疑答应当沈非的情人,会不会是她今生最大的错误,忽地,曹蒹葭想到很重要的事,顾不得沈非的手揉捏着她的屁股,急问道:“你不是在和恶和尚打架吗?” “一脚踢飞了。” “什么?” 曹蒹葭回头看去,虽然她已经跑出挺远的距离,可她仍隐约看到恶和尚正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这下子,曹蒹葭意识到沈非实力比她想的要强出很多很多,她和恶和尚交过手,她知道恶和尚是多么的难对付,可算上沈非追上她的时间,沈非打趴恶和尚,最多也就花了一两秒的时间。 如此短的时间,说明恶和尚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正当曹蒹葭震惊于沈非的强大之时,沈非一把将曹蒹葭搂在了怀里,曹蒹葭条件反射就要攻向沈非,嘴里还喝道:“流氓,放开我。” “小情人,你很不乖哦,看来得多多调教才行。” 听到“调教”二字,曹蒹葭立马想起之前浑身发热,倒在沈非身上非常想要的感觉,赶紧求饶道:“别,我会很乖的。” “女人的话不能信。” “真的,我真的会很乖的。” “那你说,我们去哪个酒店?” “去酒店做什么?” “啪!”沈非又是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你答应做我情人,你说去酒店做什么?” “你……” 曹蒹葭真想用蛇剑将沈非刺个千疮百孔,可她清楚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混蛋功夫太好了,曹蒹葭搞不明白这个怪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把她克得死死的。 但现在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曹蒹葭得想个法子摆脱沈非,要不然今晚还真有可能被他给吃掉了,而且她还得趁机摆脱黑榜的追杀,将玉佩给送出去。 不等曹蒹葭想出办法,沈非又说道:“小情人,你不愿意?” 曹蒹葭心里是真的不愿意,但她现在不敢惹怒了这个强大的混蛋,思来想去,曹蒹葭只得说道:“不是!我是有急事,我改天再陪你去酒店,好不好?” 说到后面,曹蒹葭的声音娇媚起来,曹蒹葭自个儿都感觉到起鸡皮疙瘩,可她现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只得用用这种程度的美人计。 “不好!”沈非断然拒绝,“你今天要跑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混蛋。”曹蒹葭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嘴上说道:“不会的,我曹蒹葭说到做到!如果我不能快点将任务完成,那我会很惨,你不想看到你的小情人死得很惨吧?” “我说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要对付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灭了他!”沈非霸气无比。 曹蒹葭气急,这混蛋简直就是油盐不进,没办法了,只得加大美人计的力度,“老公,你就相信我嘛,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沈非心里一激灵,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他“老公”,虽然他听出了曹蒹葭不是真心实意,只是想摆脱他,可曹蒹葭那极具诱惑的娇媚声,让他热血狂涌,他之前只是和曹蒹葭玩玩,现在却是真的有种要破了自己处男之身的念头。 曹蒹葭要知道沈非心里的想法,肯定郁闷得去撞墙,曹蒹葭见沈非没有反应,心下一狠,一口亲在沈非嘴上,反正都让他亲过了,再亲一下也无所谓,只要能脱身就行。 她本打算亲一下就放开,好表明她是真的想回来。然而,她刚亲上,沈非将她抱得紧紧,与她狂吻起来,同时右手还落在她的臀部上。 受到侵犯的曹蒹葭真想一口咬下去,将沈非舌头给咬断,但想到后果,曹蒹葭只得忍了,心里恨恨念着,“该死的混蛋,等我度过这个难关,非得把你手打断,舌头给拔了不可,还有……” 还有什么,曹蒹葭想不下去,因为沈非的狂野将她淹没了,曹蒹葭开始是极力抵抗,到后面却是有了点主动的味道。 良久,唇分。 “刚才我竟然配合了这个混蛋!怎么会这样?该死的!”曹蒹葭满脸红霞,收拾起思绪,媚笑道:“老公,现在你总相信了吧。” 沈非邪笑道:“要让我彻底的信任,你就要对我彻底的坦白!” “彻底的坦白?” “对啊,一丝不挂的坦白!” “色狼!”曹蒹葭压下心中怒气,“我会对你坦白的,但不是今天,老公,你就放过我吧。” 沈非看到了曹蒹葭的焦急,“好吧,虽然我相信你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不过,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真心实意地感谢我,我就放你走。” “这混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了?”曹蒹葭很是怀疑,但她不想再和沈非扯下去了,“谢谢。” “没诚意!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的谢谢还是那么没有诚意的话,我就不放你走了。” 沈非说得很认真,曹蒹葭心里嘀咕,这混蛋欺负了她这么久,她当然不可能真心实意感谢他了,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心的呢? “真是个怪人!” 曹蒹葭骂了一句,想着怎样才能真诚地说出“谢谢”,可曹蒹葭想了一圈,想到的就是沈非亲她、非礼她、调教她的事,这些让她心里生出来的只是怒火,根本真诚不起来。 忽然,曹蒹葭想到一件事,要不是这混蛋,她多半就被恶和尚他们给抓住了,恶和尚前后包抄,她根本逃不掉,落到恶和尚手里,受尽屈辱不说,玉佩也将不保。 想到这里,曹蒹葭总算有了些真诚,盯着沈非说道:“谢谢!” 立马,一小团红光闪现在沈非脑海里,沈非放开了曹蒹葭,“虽然你的真诚只有很少一点,但聊胜于无。行了,你走吧。” 曹蒹葭懒得去管沈非为什么知道她的真诚那么少,听说要走,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刚走出两步,沈非又说道:“等下。” “你还要做什么?” “记住,你是我的情人,如果你敢背着我找其他男人,我就把那男的废了,再把你变成丑八怪!” “放心啦,我会很乖的。” 曹蒹葭笑如烟花绽放,可刚一转身,俏脸上尽是不爽,“这混蛋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哼,反正我今晚就要离开锦城市,再也不会回来,和他再也见不了面,情人?见鬼去吧!” 其实,曹蒹葭打着什么算盘,沈非心里都清楚,但他不想用手段留下曹蒹葭,因为强扭的瓜不甜,就像亲吻一样,两厢情愿才是最爽的。 沈非扫了眼恶和尚那帮人,不由一笑,虽然在遭遇杀手,打残铁十三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将会踏入与他两天平凡生活所不同的世界。但他也没料到,短短时间里,就多了个“黑榜”麻烦。 看起来是曹蒹葭给他带来的,实际上在他走进这条巷子,恶和尚那帮人看到他的时候,黑榜麻烦就缠上了他,恶和尚他们肯定会杀他灭口的,他不想死,麻烦自然就有了。 虽然麻烦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可沈非却半点畏惧都没有,相反,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刺激,很有意思。 不说别的,至少收获了一个小情人。 这段小插曲没有影响到沈非的原计划,沈非往最近的附属医院走去。 与此同时,皇家一号里面,气氛无比沉重,一个有着鹰钩鼻的年轻人,盯着门上、墙上的洞,眼睛无比的阴沉,他就是皇家一号的老板钱军。 钱军已经问了芝兰整个事情的经过,又问了屠志勇和何猛,知道了那个叫沈非的小子很厉害。 但是,钱军没将沈非放在眼里,现代社会,力气再大也没有用,钱军现在很生气,因为从来没人这样打过他的脸,他要不把场子找回来,那他就会成为笑柄。 看了眼被踩成猪头的陈强,钱军心里已经便有了借刀杀人计,“把陈强送到医院去,通知他父母,把这里的一切告诉陈强老爸!” 芝兰一听,立马明白钱军要借陈强老爸的手来除掉沈非,陈强老子拥有上亿资产,能量也是不小的,至少调动警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芝兰心里一声叹息,沈非再能打,也活不了了。 钱军嘴角狰狞一笑,要离开之时,又吩咐道:“接下来三天里面,你们一定要给我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美少妇回来,我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