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杨伟石求救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杨伟石求救

老大! 薛凡和徐正猛都叫那个人老大! 这是多么吓人的称呼! 特别是对洪亮而言,洪亮已经吓破了胆,尿湿了裤子,他以为薛大少能够镇住那个人,所以他留下了薛大少,又把沈非给激将到俱乐部里来。 他有很多的算盘,他要借此机会讨好薛大少,抱好薛大少的大腿;要借薛大少对付那个人,找回他的脸面场子;还要利用这件事,卖好郑爽一大堆的人,让他们欠一个人情;更要让那个人成为他手中的车手,成为他那个庞大计划中的一枚棋子。 可是,可是…… 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想,是灾难! 那个人才是粗大腿,是薛大少和徐大少都要喊声老大的粗大腿。 人家来,什么都没有做,他就已经被打倒在地了。 可笑他还自以为是,还觉得人家狂妄,现在想一想,人家说的是那么的准确,他确实没资格当人家的兄弟,更没资格让人家给面子。 之前是觉得丢脸,现在却是要命。 洪亮是无比的后悔,如果不是为了郑爽那些人,他要是抱住那人的大腿,他日后不可限量。 但一切都迟了。 人家已经下了死令,他要为他之前所说所做付出代价,他苦心经营的俱乐部,就这样倒了。 不仅如此,他的积蓄,也将全部化为乌有。 面对薛大少和徐大少,他就是有心想逃想做些小动作都不可能。 更别说,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老大。 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洪亮尚且如此,郑爽等人就更是不堪了,薛大少对他们来说都是高了好几个等级的存在,是他们千万千万惹不得的人物。 这下可好,他们把薛大少的老大给惹了。 想想他们之前说的什么。 要和薛少老大打赌,赌注是薛少老大的女人。 还逼薛少老大拿十亿,赌注还是他的女人。 抢他人的女人,这个仇,本就大上了天。 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面对他们,也就是敢怒不敢言。 可一般人换成薛少老大,那他们就是找死! 真的是找死啊! 之前他们还想着赖账,现在怎么赖? 再赖的话,他们只怕真的小命难保了。 更别说,此刻他们痛苦万分。 孟浩羽等人用仇恨无比的目光盯着郑爽,恨不能将郑爽给千刀万剐了,要不是郑爽,怎么会有那场事,怎么会惹到那么一个可怕的人? 郑爽趴在地上颤抖不已,他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他心里早已没了方寸,有的只是恐惧,他是罪魁祸首,这次怎么都完了。 没有人参与到这件事的人,都在庆幸不已。 薛凡说道:“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吗?不知道的话,我来教你们!” 当下,薛凡抓起洪亮就是一顿暴打。 徐正猛则走到郑爽面前,“你们是自己打电话呢?还是我帮你们打?” 郑爽颤抖地说道:“我来打,我来……” 唯今之际,也只有将事情告诉给家里了,他已经处理不了,他的命更是危急,最难受的,是这浑身的痛。 一个个打起了电话。 便在这夜间,不少在寻常人眼中的成功人士,鸡飞狗跳地往极品飞车俱乐部赶去。 而在一条林荫大道上,那辆法拉利车子里。 沈非与叶倾城四目相对,眼里俱是深情不已,相视好几分钟不分离,叶倾城觉得这样看下去,迟早会看出事来。 倒不是像电视里面那样情不自禁地出事。 而是,必须要出事。 不然,她的戏就无法完美地演下去。 所以,叶倾城转头,欲扭到一边,可她刚刚扭过去,却看到眼前正是沈非的眼,她的唇,正好吻着他。 叶倾城心里一慌,这节奏进行下去,会很要命,她也不能这么快就给沈非,可看沈非眼里的光芒,她又担心坏了事。 正在为难之际,沈非手机响了。 叶倾城大松一口气,忙说道:“你电话响了。” 沈非理也不理,“你的心也响了,我感应到了,她在呼唤我的心跳。” 叶倾城摸着沈非的脸,“你快接吧,万一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再重要的事,也没有你重要,没有我接下来要对你的报答重要。” “我人都在这里,又跑不到哪里去。” “倾城,你是同意了?” “我没有。” 叶倾城欲说还休,沈非笑着拿出了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沈非接通电话,冷声说道:“你坏了我的好事。” “沈少,救命啊!” 声音很熟悉,是那个杨伟石。 “救命?你知道你坏的是我的什么好事吗?我不灭了你已经算对你好了,还救你的命,你觉得可能吗?” “沈少,是那些吸毒的人,他们把我绑架了。” “和我有关系吗?” “沈少,我们是同盟啊。” “我怎么忘了?” “沈少,您可千万不要忘,我怀疑他们就跟唐铭人有关系,他们还说了,不仅要杀我,还要对付您,还有您的家人。” “是吗?” “是的。” “那你帮我把他们灭了!以你杨少的能量,灭几个吸毒的不是轻而易举吗?就这么说定了,你灭了他们,我请你吃饭。” 沈非毫不在意地说着,杨伟石在那边却是欲哭无泪,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人,委屈归委屈,杨伟石不得不说道:“沈少,我现在根本联系不上他们。” “那你告诉我,我帮你联系。” “他们不许,现在手机都是他们拿着的。” “那为什么他们允许你给我打电话呢?” “他们想要对付你。”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我们是同盟,别人要你打你就打,你大爷的是不是把我出卖了?还有,他们是不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挖了一个大大的坑,就等着我去跳?” 沈非暴怒起来,杨伟石心里一颤一颤的,他心里想着是不是沈非察觉到了什么,可他嘴上还喊着冤,“沈少,他们打我,我受不了,我……” “比我打你还要痛。” “我……” 杨伟石刚说了一个字,又换成了另外一个声音,这人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沈非,我们已经查清楚你了,你最好在十五分钟之内,赶到天九大厦,否则,我们就杀了他。” “不用等十五分钟,你们现在杀了他都行,我保证不会把消息透过他在金陵当一把手的哥哥,我还会感谢你。” “你真的就不怕我们杀他。” “你妹的,要杀就快点动手,再见!” 沈非直接挂了电话,那边的人听着挂断声,满脸愠怒,杨伟石更是心慌到极点,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按他所想,沈非听到这事儿,会第一时间就赶来救他。 而他现在的情况,救他就得杀人。 就算他不杀人,也得打架。 打了架,不管怎样,他们都会死。 谁知沈非竟然不来救他。 他上午做的事,没有打动他吗? 杨伟石惴惴不安,要是沈非不来救他,他就死定了。 果然,眼前两人又暴打上来,本就身上有伤还带痛的杨伟石,吃了这一顿拳脚,脸色苍白嘴里吐血。 这帮人的首领,冷着脸又拔打了号码。 法拉利车子里。 叶倾城问道:“沈非,怎么了?” 沈非笑道:“没什么事儿,姓杨的被人绑架了,有人想要对付我。” “谁敢对付你?”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黑榜,我的敌人就是净化杀手组织,唐铭人,以及黑榜。净化杀手组织已经被我灭了,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唐铭人被赶出国,而且唐家也在暴风雨当中,应该不至于出手。剩下的,就是黑榜了。” 沈非有板有眼地分析着,叶倾城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凝重,“我也听说过黑榜,听说是非常强大的组织,能量非常大。” “确实很大,不过,他们不惹我就算了,他们要惹我,我就把黑榜给灭了,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沈非说得掷地有声,叶倾城心中冷笑更甚,觉得沈非是自不量力是螳臂当车,可她脸上却关心地说道:“不管怎样,你要小心点。今晚,我陪你。” 叶倾城又在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了。 沈非笑道:“倾城,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去冒险,不想让我今晚去,可我的路,就是冒险冒出来的。虽然刚才我让那人杀了杨伟石,不过,那只是折磨杨伟石一番,谁让他打扰了我们的好事呢?不过,去还是要去的,逃避,不是我的性格!要找我麻烦的,我就让他们麻烦到底。等着吧,等他再打电话来。” 叶倾城倾心听着,眼里尽是崇拜,散发出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的目光! 这时,电话响了。 “沈非,你杀了我家少主人,如果你不来受死,那我们就会疯狂报复你的家人,就会……” “我最恨别人动我家人,本来不想理你们,既然你们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报上地址。” “狂妄。” “说不说,不说就算了。” “我说过是在天九大厦,你……” 电话又挂了。 这个人一连被甩了两次电话,怒火冲天,他不再打电话回去,他将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了杨伟石身上。 而杨伟石,更加悲剧了。 沈非那边,他已经开着车子赶往九天大厦,嘴里问道:“倾城,你听说过黑榜有什么少主人吗?” “没听说过。” “那就奇怪了,这人说我们杀了他少主人,但我们并没有杀人,就算是伤人,伤的也是一群瘾君子,一个少主人,会成为瘾君子吗?” “这是一个圈套,也许是我们走后,有人暗中下了杀手,却把账算在了你的身上。”叶倾城认真地说着,她这样说是在表现她的另外一方面的能力。